2014年1月8日 星期三

朗誦

這幾天有一段網上熱傳的短片,是香港校際朗誦節的優勝者梁逸峰,示範他的奪標演出,以及講述他的朗誦心得。單是這個轉貼,已有超過十萬的閱覽次數,逾二千個留言。

可惜網友看了短片的評語,卻是毀多於譽;多數是說「核突」、「作狀」、「不自然」....多難聽的說話都有。

我重覆聆聽和看了幾次,實在沒法欣賞梁同學的演譯。不過我不會怪責和譏笑他,因為他既然勝出,當然是照評判的要求做的;我很奇怪,這些年來的比賽,何以會形成今日的評選標準?

中國古典詩歌,本來就是韻文,當然可以甚至應該以吟誦的方式來欣賞。

四五十年前香港已經有個「朗誦學會」,由國學名宿劉秋生老師指導,定期演出,我有幸聽過幾次。另外香港電台有一位周炎老先生,主持10分鐘左右的「詩聲詞韻」節目,每次介紹一首著名詩詞,逐句解釋,結尾時親自吟唱一遍。當時的朗誦方法,雖然著重字正腔圓,卻絕對不是用現在朗誦比賽要求的誇張聲調、七情上面、身體左搖右擺的。

中國詩詞,多數是以含蓄風格寫成,意象隱而不露,方才令讀者有想像空間,覺得餘音裊裊,實在不適宜「畫公仔畫出腸」的風格來演譯----如詩句說作者四顧風景,朗誦者就以大動作來表達出來,令人有用顯微鏡研究西施的粉面之感。

詩歌風格豐富多樣,有流麗、婉約、豪邁、沉鬱、凄切,各有不同的演譯要求。粵語聲韻鏗鏘,缺少輕聲,表現流麗、婉約的風格時,吐字要圓一點,避免太多稜角,才會動聽有味。

以上我提到唱粵語的壞和好的例子:請大家聽聽甄妮的「奮鬥」和陳慧嫻的「人生何處不相逢」,便會明白我的意思了。

梁同學這兩首作品,都是抒情之作,但他是一個個字,咬牙切齒的dun出來,句子停頓的timing又不好,窒下窒下,真是「衰多二錢重」矣。片末評判還讚他唸詩有節奏感,我的看法是完全相反。

粵劇注重唸白,以下兩段請大家聽聽。

祥哥在「周瑜歸天」讀孔明的激將信,漢軍師中郎將,諸葛亮致書于東吳大都督公瑾先生麾下:亮自柴桑一別,至今戀戀不忘。聞足下欲取西川,亮竊以爲不可。益州民強地險,劉璋雖暗弱,足以自守。今勞師遠征,而轉運­萬里,欲收全功,吳起不能定其規,孫武不能斷其後也。曹操失敗於赤壁,­志豈須臾忘報仇哉?今足下興兵遠征,倘曹乘虛而至,江南齑粉。亮不忍坐視,特此告知­,幸垂照鑒。

這段文字,用慷慨激昂的聲調就對了,2:30 開始:


仙姐在「紫釵記」之中的「劍合釵圓」開始一段的唸白,其實是唐滌生照抄湯顯祖原著妾為女子,薄命如斯:君是丈夫,負心若此!韶顏稚齒,飲恨而終。慈母在堂,不能供養。綺羅弦管,從此永休。徵痛黃泉,皆君所致。李君李君,今當永訣!


網絡名人司徒夾帶,模仿朗誦比賽風格演出,笑死人: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

58 則留言:

  1. standards changed, man! the more exaggerated one can be, the higher mark perhaps one can obtain from certain judges, man!!

    回覆刪除
  2. Raymond上午9:56

    所謂標準,就是投評判所好。

    回覆刪除
  3. 唔係作狀, 係好很作狀, 陰陽怪氣, 起晒雞皮!!! 不過呢 D 唔係佢嘅錯, 係佢老師嘅錯。

    回覆刪除
  4. 這種朗誦方式 , 第一次接觸便覺得很搞笑核凸 , 但說不出原因何在 , 但聽粵曲的龍舟、木魚、南音、白欖 等 , 好像是類似的藝術形式吧 , 感覺又順耳好聽得多, 梁Sir舉的「周瑜歸天」「劍合釵圓」例子 , 都是粵劇的 , 對照下差異便很明顯 , 真奇怪。

    回覆刪除
  5. 我好奇嘅反而係:(1)總共有幾多參賽者?(2)佢地嘅表現又如何?唔通個個「衰」過梁同學?冇片,難以俾我哋自行判斷。

    要中三年齡嘅同學仔演繹到古人詩中那一絲世故滄桑,冇乜可能。。。梁同學最大罪係乸型演繹,淨呢樣在唔少人眼中已是死罪。。。

    回覆刪除
  6. 香港已亡 所言真確 有子若此 實屬必然

    回覆刪除
    回覆
    1. 嘩!真係乜都可以政治化!我都服哂囉!你厠所塞咗,皆因香港已亡,連厠所都寧死不屈,實屬必然。。。

      唉!

      刪除
    2. 吓,你又執死雞呀。

      刪除
  7. 學生仔嘅朗誦比賽,好似個嗰都係咁古古怪怪嘅「抑揚頓挫」,我估標準係以「字正腔圓」為主。。。細路仔咋,點可同大人比?我個人完全唔識欣賞此類「風格」,但放過嗰細路喇,有名有姓嘅評論,當事人若睇到,傷人㗎。

    回覆刪除
  8. 網上成年人唇槍舌劍句句尖銳鋒利冇問題,成年人你應學識爭拗評論唔上心,但對細路,標準唔同,未成年未必識對尖酸刻薄言辭一笑置之,所以大家慎言呀。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慣常"唇槍舌劍句句尖銳鋒利" 又叫人"大家慎言呀" ????

      刪除
    2. @匿名(2:55):原來閣下係未成年細路,唔怪之得喇!我鄭重向小朋友你道歉!不知者不罪,請諒解諒解。咁喇,下次你留言,留下「朋友仔注名」,我保證會好好呵護小朋友你。

      刪除
  9. 這個算如此,中學時我還見過更作狀
    只是這些學生的臉部表情有點怪

    回覆刪除
  10. 和 Horai 一樣,我也覺得應與人為善,不應譏笑梁同學,他只是個好學生,按照老師的指導表演,而老師也按照一些既定朗誦標準,訓練梁同學,問題是那些既定標準,和大眾口味有極大落差。

    回覆刪除
  11. 好彩中學時沒有給選入朗誦訓練班,做出這樣醜怪的表演,如果還被上了youtube,真是一生的醜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唓,梁同學又冇做錯事,醜乜醜?你只係唔喜歡佢朗誦風格,咁佢使乜介意你點諗?佢父母自然會教導佢,只要冇做錯事,別人嘲言譏語,毋需理會!做人要有自信,但求無愧於心,不求盡如人意。。。

      刪除
    2. " 醜怪 " 同 " 錯事 " 有乜關係 ? 小朋友不要包拗頸了 !

      刪除
  12. 一字評語 : 妖。

    回覆刪除
    回覆
    1. 匿名下午8:19,低劣留言,網絡霧霾,污染網頁。

      刪除
  13. 朗讀一向都係假,不過假成咁就真係第一次見

    回覆刪除
  14. 本博園地公開,言論自由,諸君留言,毋須先批後登,以利大眾。
    留言除了傳教及廣告,無論意見左中右,或與版主意見相反,也不會刪除。
    網友多數是互不相識,但光臨本博,應是風雅之士。
    網絡活動可以不用實名真身,大家萍水相逢,講話留三分情面,帶個微笑,好來好去,其實與真實世界的要求並無分別。
    有些網上討論區,物以類聚,獸以群居 ,動輒冷嘲熱諷,惡言相向,刀光劍影,有人或會覺得痛快過癮,但我不希望本博變成這樣。
    總而言之:君子自重。

    回覆刪除
    回覆
    1. 梁兄這番話很公正厚道啊!

      刪除
    2. Francis下午2:47

      梁兄不愧是我的師表, 句句忠言. 願各位諸兄能接納。

      刪除
    3. Right on Chris, I like your advise from the bottom of my heart. It said it all : 總而言之:君子自重。

      One thing I do not quite get it in your article. You said, " 請大家聽聽甄妮的「奮鬥」和陳慧嫻的「人生何處不相逢」,便會明白我的意思了。" Do you mean both of them are good example or bad example? I don't have much knowledge about 朗誦, but I do like both of the songs and the way they sing.

      By the way, 梁逸峰 is also not my cup of tea. The way he presents the poems cannot really lead the audience into the scenery. I was quite distracted by his exaggerated facial expression and his body movement. For me, some of his expressions looks too feminine .

      Rosemary

      刪除
    4. 我的意思是,甄妮唱廣東歌的發音差,太突兀;陳慧嫻的好,夠圓滑。
      奇怪的是,甄妮唱國語歌,完全不是這樣的。
      可能因為她是外省人唱廣東話,誤以為咬字要清楚到這樣才及格吧。

      刪除
  15. 作狀的表演,有人欣賞,又講系藝術的一種,又講要包容。哈哈。中國文革的作狀“革命高大型”當年也獲“廣大革命群眾”和偉大領袖欣賞。

    不過幾年,紅線女的《沙家浜》和其他革命樣板戲將在香港大行其道!
    祝賀香港人民回歸偉大祖國!

    回覆刪除
  16. 我就認為,冇乜人會無喇喇伸手去打笑臉人。。。但係若「技不如人」,就好心咪撩人,存心出言不遜,俾人窒番,就咪婆媽怨人,唔玩得就唔好撩人玩。。。我做人爽快,敢言率直,我只遵守我之原則,不會改變風格。不喜可刪可禁,我沒所謂,但我永遠會我行我素。

    回覆刪除
  17. 曾負責帶領學生參加朗誦比賽,就我所見,大多評判都不是有甚麼真才實學的碩學鴻儒,很多所謂評判只是因其年紀大和曾於教育界有相當人脈而被推崇。他們所這些人根本連基本文化藝術的認識也缺乏,怎能期望他們能慧眼識真才?

    回覆刪除

  18. Chris 兄君子之言,也請諸位網友,珍惜八年來不停運作,得來不易的網絡平台。

    回覆刪除
  19. 其實 RTHK 喺有將香港學校朗誦節放上Youtube, 用"香港學校朗誦節"喺Youtube搵一下就可以有一堆近幾年中小學優勝者表演片段. 呢啲"朗誦技巧"喺普遍現象, 定喺梁同學嘅獨家創意, 睇多兩段咪知囉.

    不過, 我搵咗我對馬騮望個梁同學段片. 睇下同年代啲竹昇會點睇. 我屋企對竹昇會講中文, 捱完中文學校初中課程, 領教過每年朗誦表演排練. 佢地冇笑到, 細馬騮話"We are not suppose to use dramatic skill in poem reciting." 大馬騮話"I feel sorry for the kid."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大馬騮話"I feel sorry for the kid."

      哈哈,我笑咗 :p

      刪除
  20. 永遠人地唔啱,永遠只去找人哋眼中既刺而唔認為自己眼中有柱,人家就要應份對其容忍,一有唔同意見就將人哋上綱上線,枒哂杆咁自以為是,實停係寂寞不已,就算口中不說自己係或係世上唯一能人,心中當正自己差不多類似救世主,只許佢州官放火,不許人家炊煙,善意婉謝規勸就當人家對其犯錯侵權,設定眾人皆碌庸就獨佢無瑕,佢就可對人無的放矢式指指點點,其他人就不能對其持相反意見,一有唔同波段,小心你既家人仔乸親戚妻眷同受牽連。若是受薪五毛,錢財關係生活所需還情有可原,若然真實人生性格確是如此偏激執拗,如無意外其親朋戚友早已雞飛狗走,真不知是堪悲定堪憐?

    回覆刪除
    回覆
    1. 賈真兄真言真理,摟下匿名君節錄値得細思.

      子貓物語原是附庸風雅園地,諸君到此空間一遊望尊重園主八年心血耕耘.

      刪除
  21. 偶然看見外國報紙文章,討論網上留言態度,節錄數段與網友分享。

    The freedom to express thoughts and opinions, to praise and criticise, is a precious and important right. It is the core of our democracy.

    If we could not hear alternative opinions, test them against our own views, expand and enhance them, our political processes and ability to make decisions for our community would wither. Nor would we have a creative and flourishing society, bubbling with ideas and innovation.

    This freedom, though, is not unfettered. It comes with important responsibilities, some prescribed by laws related to defamation or hate speech.

    There are limits, too, that we set for ourselves out of respect for other people, and these are the moral or ethical considerations we apply, often intuitively, because we do not want to hurt someone.

    These same rules apply on open media platforms such as Twitter, Facebook or blogs, yet a surprising number of people fall captive to the power these media streams seem to offer. They lose sight of the normal disciplines and indulge instead in insults. Their witty observations or sharp ripostes about key issues might garner them a band of "followers", but they erroneously interpret that adulation as a licence to say whatever they like.

    回覆刪除
    回覆
    1. 網絡和現實世界的禮儀是一樣的。
      初次見面的朋友會客客氣氣,熟絡了可以開開玩笑,
      再熟一點,知道對方都沒所謂的,才可以挖苦諷刺一下。
      網絡中也該如此。
      但是現在有些我是抱著「反正你唔知道我係邊個,窒你就窒你,你吹我唔漲!」的態度。
      這是會令人反感的。

      刪除
    2. 我就認為網絡世界跟現實世界是完完全全的兩回事。現實世界是人與人溝通,網絡世界只是思想的溝通。熄機後,你我不再存在。我沒興趣知任何人生平過去,而其他人亦沒閒心想知我個人歷史。我們一剎那間的短暫交流,只是兩組思想的表達,就此而矣。匿名的思想,為什麼會傷人?我挖苦了你陳小明又如何?誰是陳小明?全天下只有你自己知,你為什麼要真正上心介意一個陌生人的說話?再者,我只挖苦言論偏頗離譜,或存心挑戰之留言。。。你唔玩得,就咪學人主動去撩事鬥非!

      刪除
    3. 我上網只是遊戲人間,隨意停留,不拘小節,我風格是嘻皮笑臉,逢場作戲,玩得就玩。。。現在我似乎遇上了八股先生,連陌生的思想交流也要遵守某人特定的潛在標準,我笑了。我看是針對我在此的政治性留言反駁吧了。。。blog 主既是要維持反共的河蟹,那就一早講明只歡迎反共思想理念相同的,不歡迎挑戰是非黑白的留言,不就了?何必用「客氣禮貌」為藉口?我要挖苦人,絕對可以十萬分客氣,令你啞子吃黃蓮,發不出火。。。非不能也,不為也。

      我不熟悉網絡的潛規則,但我隱約覺得,有人是在暗示我:梁先生的 blog 非常受歡迎,在下我留言是想沾梁先生的光環。。。我笑了,哦,是有這種潛意識呀?成!

      南畝耕,東山臥,世態人情經歷多,閒將往事思量過,賢的是你,愚的是我,爭什麼?

      刪除
    4. 梁先生此標題,我冒昧提出是否有點不妥?梁同學只是一名學生,其朗誦風格雖非人人可接受,但畢竟梁同學年少,閣下你又提名道姓加連結,大家明白梁先生德高望重只是純粹想討論某種獨特朗誦風格之優劣,但此乃公開網絡平台,不排除有政治用心的,會卑鄙到利用一個十多歲小孩的表現來引申到共產黨赤化香港所以造就此等妖孽表現等等。。。我們明白梁先生不會為政治目的而去陰損傷害一個小孩,但世上總會有小人之心,誤會了梁先生你是故意的,那多無辜呢?

      刪除
    5. 本文標題是朗誦,文章分類是「文學」,內容也是談朗誦,且有建設性分析。
      我已講明不責怪梁同學,只是不欣賞這種表演方法,質疑訓練他的老師和評判標準。
      有人要誤會我的用意,或借題抽水,也沒有辦法。
      無辜就無辜,天下事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於心。

      刪除
    6. 對嘛,吾雖不殺伯仁,伯仁由我而死,幽冥之中,無負良友。。。閣下你只供應標題兼平台討論,引來什麼言論,你作得了主嗎?就算心知,但言論也是自由呀,成年人的要爭論,梁同學牽涉其中,唯有自求多福。。。

      刪除
    7. Horai君:

      我想粱生意思是"網絡和現實世界的[禮儀]是一樣",而非你認為的"[網絡世界跟現實世界]是完完全全的兩回事",相信两位係講緊两件事.

      粱生亦明言 "本博園地公開,言論自由,諸君留言,毋須先批後登,以利大眾。
      留言除了傳教及廣告,無論意見左中右,或與版主意見相反,也不會刪除。"

      意見不同,有益無害. 但與人交流(意指衆人)應具機本禮貎乃無空間之分,君認為然否?

      刪除
    8. @John Lee:

      我估是說同一回事。梁先生認為網上溝通「禮儀」應與現實生活一樣,我則不以為然。現實生活中人與人溝通,除了言辭外,還有潛在的複雜人際關係,兼身體語言及語氣等等。。。現實中面對面的語句,是可以傷人的,那除非是對真正離譜廣播仇恨言論要直斥其非,否則得饒人處且饒人。。。

      網絡上匿名言論,正所謂「人要臉樹要皮」,但大家人樹皆不見,那還什麼臉什麼皮?網絡是虛擬世界,言論的標準缐,應是粗言穢語,無厘頭的無理取鬧。。。單單風格上的差異,意見上的反駁分歧就要憑某人主觀喜好而定格,你嚴肅古板全無幽默感還不許別人玩笑不恭,輕輕鬆鬆呀?

      我留言的「你」是泛詞,不是針對閣下。

      刪除
    9. 最重要的一點大家好像忽略了:我從不伸手去打笑臉人。我挖苦窒人,大家到底有沒有留意前言後語?莎士比亞的名句: If you prick us, do we not bleed?我窒人窒的是其內容,以其人之道還諸彼身,我相同的針咭到你肉你知痛,那你的針咭別人肉,為什麼你會認為別人不痛呢?如你覺得別人的痛是咎由自取,那我為什麼不能亦覺得你是咎由自取呢?我的嘲諷,很多時是要對方反思,他們的言論荒謬之處。。。

      刪除
    10. 再者,我能遵足任何人所定的「禮儀標準」去挖苦人,這等䇦英國人最出色的陰損技巧,對我來說,不是難事。但這欠了一份光明磊落,我不為也。所以要禮儀不是難事,我一樣可以冷嘲熱諷,但笑裡藏刀的辯駁技巧,我只會用於適當對手,即雙方心知肚明是在玩文字遊戲。。。用在 unsuspecting 一方,不算英雄好漢。。。嘻嘻

      刪除
    11. Horai君的真性情在虚擬世界可真大派用場,但在下魯愚不明白對人可有積極教化作用?

      謝交流.

      刪除
    12. @John Lee

      閣下只看我窒人之言,可曾公平留意被我窒之言論?我起碼不平敢言。。。對這兒頗多(匿名或具網名)標籤性的廣泛歧視,何嘗有人仗義發言?針對共產黨實際劣行之批評,我絕對附和,但利用有劣行之人而去引申到廣泛整體歧視以激發憎恨共產黨的政治目的,非常卑鄙。。。如果只要政治理念相同,就可是非不分。做人原則若如此,如何起積極教化作用?

      刪除
    13. 知Horai君好學正義. 但有云凡事適可而止,世事真理可不永遠掌握個人手中,恰到好處,懐中庸之道心處世(帯適時憤怒亦必需)未嘗壊事也.

      刪除
    14. @John Lee

      我沒掌握真理,我只掌握父母教我做人應有之原則。我沒要別人遵守同意我之原則,這還能強求?但見不平而抒己見而矣。。。閣下口中之「中庸恰當」界線,你說該由誰定呢?

      刪除
  22. 攪單咁"口既"嘢出嚟,唔知以後重有冇學生肯參加朗誦節,
    歷屆優勝者重敢唔敢對人講自己得過獎?
    我讀小學都有參加過朗誦比賽,入唔到頭三名,攞過優異獎(人人有份);
    我估我作狀過梁同學,難睇過佢。
    好彩當年既冇人錄影,又冇youtube,否則畀人摷出嚟都幾瘀。
    呢種朗誦「門派」喺香港已經存在幾十年,除非係當年學自共產黨,
    唔係好難頼赤化。

    不過講返句公道話(我話公道就公道,唔好同我拗):個學生咁樣朗誦法,
    都係評判準則怪異,老師「教道有方」之故。
    點解大部份人都係嘲笑個學生,唔嘲笑評判同教師?
    要起底咪起教師同評判底,唔好攪細路。

    amo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睇到後尾,聽個評判講,就想“媽佢” !!!

      刪除
  23. Francis下午3:12

    我在香港讀中學時有一位中文教師,他的讀法(尤其古文)是另創一格。各位同學在他讀書時都要忍住笑, 不然他會打人唔駛本。學校是慈幼, 老師姓鐘,花名跛鍾。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本版老友記Raymond是慈幼校友,有沒有印象?

      刪除
    2. Raymond下午6:52

      老兄記錯了。我是香港鄧鏡波畢業生。
      記得讀大專時,教大二國文的講師朗讀課文時,用吟唱的方法。

      刪除
    3. Raymond兄、Francis兄、Chris兄:
      小弟82年畢業於九龍鄧鏡波學校,請多多指教。

      eddie

      刪除
  24. 睇左頭兩句已經頂唔住, 忍到佢演完得一首詩就X左佢....
    咁都叫朗誦....好似柯屎唔出咁.

    阿李

    回覆刪除
  25. I don't see anything that is wrong. All I see is a student who has the courage to speak/perform artistically in front of the public, and try to make his school proud. Regardless of whether he won or not, we should at least encourage students to participate in extra curricular activities rather than criticize. Many of us adults don't even have the guts to speak publicly but to sit in their comfy chair at home and criticize on a kid.

    Irene

    回覆刪除
  26. Nth 匿名上午3:48

    好彩任、白、波,etc. 唔識朗誦。好彩我無多口。

    回覆刪除
  27. 不知在下想法有偏差:我相信諸網友皆踏足社會二十年以上,情懷上己不可返回少年十八二+時。雖則梁同學既眉頭眼額未必人人睇得順眼,但若果佢表現得老成持重,先至係真正古怪!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