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日 星期三

一次過答完

圖片來源
多謝中文大學的梁啟智老師,一次過答完下面這些,經常要與人拗到爆血管的問題:

1:香港發生什麼事了?
2:我不明白。這1200人的委員會到底是什麼的一回事?
3:香港是資本主義社會,選舉制度向商界傾斜也是應該的?
4:不要和我說外國怎麼樣。無論香港的選舉制度如何改變,也要顧及中國的國情,要按實際的情況,不可以照搬外國的一套啊!
5:民主要一步一步來,就算提名的過程有問題都好,但最終投票的人數從1200人變成350萬,這不是也算是走前一步嗎?
6:你們一天到晚吵吵鬧鬧的,香港怎麼發展?
7:但是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總不能自作主張吧?
8:但是國家安全的問題呢?許多外國勢力想借作香港來為中國製造混亂,參選不設關卡的話怎麼辦?
9:萬一選出一個對抗中央政府的特首怎麼辦?
10:其實香港已經很自由了,為什麼香港人還不滿足,還要諸多要求?
11:你們要民主是一件事,就算要爭取也不該訴諸暴力手段吧?
12:學生們不是衝擊政府總部了嗎?
13:這些抗爭只是政客撈選票的表演吧?根本是教壞學生!
14:我覺得這次抗爭一定是外國人指示的吧!
15:這次抗爭只不過是香港人憎恨中國內地,看不起內地人的表現吧!
16:為什麼從前港英時代的總督不是香港人選舉產生的,卻又不見香港人爭取?
17:既然人大常委已經決定了,你們還吵什麼?



問題1:香港發生什麼事了?

答:香港人現在正以和平方式爭取一個平等和開放的普選方案。《基本法》規定香港的行政長官最終由普選產生,而人大常委於2007年也決定了香港最早可於2017年實行普選,現在香港人對普選的期望正正是基於這些承諾。現時香港的行政長官由一個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選舉產生,候選人只要得到當中601人的支持便可以當選,整個過程和香港的民意沒有必然關係。

許多人認為這1200人不能代表所有的香港人,因此要求改變選舉制度。然而人大常委於2014年8月31日的決定卻列明日後就算實行一人一票普選行政長官,參選人也一定要先經由同樣是這1200人出任的提名委員會篩選,要得到當中的過半數支持才可以成為正式候選人。換言之,香港人爭取普選是因為覺得這1200人沒有代表性,現在改革的方案不單止沒有換走這1200人,反而給予他們更多的特權,香港人感到被忽悠了。

問題2:我不明白。這1200人的委員會到底是什麼的一回事?

答:這1200人的正式名稱是選舉委員會,而人大常委則決定要讓他們成為普選行政長官時的提名委員會。這1200人的代表性是現時爭議的其中一個核心。首先,香港現時有超過350萬選民可以在立法會和區議會選舉當中投票,但是可以直接參與產生選舉委員會的選民卻不足24萬。也就是說,一開始就已經有300多萬人是這個選舉委員會所代表不了的。


再細看選舉委員會的組成,則發現它的代表性是極不平均的。舉個例,委員會當中有30人是教育界的代表,由中小學的教職員選出,而登記在教育界的選民共有81831人。委員會當中又有60人是漁農界的代表,香港是一個現代城市,漁農業只佔人口和經濟產量很少的部分,現在只有4千多人的工作是和漁農業相關的,但漁農界的代表卻竟然比教育界多一倍。更大問題的是這4千多名漁農業工作者其實是沒有資格投票選出那60個代表的,只有政府認可的158個「投票人」才有資格。為什麼選舉委員會的代表組成要這樣分配,誰才有資格成為「投票人」,基本上都是上屆政府說了算,這點就足以決定這個委員會的組成不可能是公平的。

選舉委員會當中有不少界別是以行業劃分的,例如飲食界、旅遊界和出版小組等等,但這並不代表從事這些行業的人都可以參與,而是只有這些行業的老闆可以參與。這種安排產生了兩個問題。首先,有意種票的人可以給錢開設很多間的空殻公司,便能夠增加在選舉委員會的影響力。第二,選舉委員會明顯地向商界傾斜了,參選行政長官必須要先討好商界而不是香港市民。

(推薦閱讀:香港人給台灣人的10個快問快答:中國都給香港「普選」了,為什麼學生還要罷課?

問題3:香港是資本主義社會,選舉制度向商界傾斜也是應該的?

答:選舉制度向商界傾斜不利於香港資本主義的發展。資本主義往往會拉闊貧富不均,而過度的貧富不均會引發社會的不穩定,需要政府適當的介入來維持。香港過去十多年機的貧富不均已經越來越嚴重,為社會增加了許多不穩定的因素。一個向商界傾斜的政治制度會訂出很多短視的政策,引發社會不穩定,最終其實同樣不利營商環境。資本主義的另一個條件就是公平的市場環境,而民主制度是掃除貪污腐敗的重要條件,所謂向商界傾斜很容易會變成向個別利益集團傾斜,市場也就變得不公平了。

其實環顧全球運行資本主義的國家和地區,其經濟和政治制度雖然有所差距,但公平的政治制度也是必須的。香港現在已列全球裙帶資本主義的首位,這樣的制度只會於短時期內有利於一小撮人,對其餘所有人也是不利的。

問題4:不要和我說外國怎麼樣。無論香港的選舉制度如何改變,也要顧及中國的國情,要按實際的情況,不可以照搬外國的一套啊!

答:中國政府答應了香港的政治發展要按國際標準。《基本法》規定《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在香港適用,該公約例明公民參與政府管治的時候,不應該設有不合理的限制。甚麼叫作不合理的限制呢?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對公約的進一步解釋,公民的參選權是不應基於一些不合理或帶有歧視性質的原因而被剝奪,例如參選者的政治聯繫,個人的政見亦不應成為剝奪任何人參選權的理由。

有關按實際情況這一點,香港現時的實際情況是沒有真普選的話政府將會難以運作,對真普選的追求是為了理順香港的各種政治和社會問題(詳見問題六)。事實上,沒有人要求把美國或英國的選舉模式照搬到香港,大家要求的是「確保市民在選舉中有真正的選擇」這一點能夠在選舉制度中得以落實,具體的方法可以有很多不同的方案。

至於中國國情這一點,1944年2月2日《新華日報》的社論清晰地說明:「真正的普選制,不僅選舉權要『普通』、『平等』,而且被選舉權也要『普通』、『平等』;不僅人民都要享有同等的選舉權,而且人民都要享有同等的被選舉權」。相信在承受政治改革這一方面,今天的中國各方面發展迅速,國情應該不會比解放前還要差。  

問題5:民主要一步一步來,就算提名的過程有問題都好,但最終投票的人數從1200人變成350萬,這不是也算是走前一步嗎?

答:如果按現時的方案改革的話,民主進程將會是倒退了而不是進步了。香港有過五次的特首選舉(四屆特首和一次繼任補選),每一次也是由選舉委員會過半數支持產生,但成為正式候選人只需要八分之一的委員支持,過去兩屆也出現過不同政見的參選人,可以以正式候選人的身份在電視直播的競選論壇上同台辯論。

因為選舉委員會都是由既得利益所把握(詳見問題二),把成為正式候選人的門檻從八分之一上調到二分之一(如每名委員可從眾多參選者當中選擇兩到三名成為正式候選人),那麼篩選出來的正式候選人已不能提供真正選擇,350萬選民所參與的已不是一場真正的選舉,而是變相被迫一起當群眾演員,為已經內定的候選人當橡皮圖章。因此,不少香港人也表示:「寧願原地踏步,也不要行差踏錯」。

問題6:你們一天到晚吵吵鬧鬧的,香港怎麼發展?

答:無止境的政治爭拗確實令人煩厭!那麼我們該如何解決爭拗呢?社會中總有不同利益,爭吵的出現本來很正常,我們要做的並不是譴責那些爭吵的人,而是設計出一種大家都信服的制度來在爭吵過後做最終決定。這也是為什麼真普選是必要的。有了真普選,當權者大可以說自己是民意代表而堅持推行政策,不服氣的也大可以到下次選舉時捲土重來,雙方都不用無止境的糾纏下去。今天的香港政治亂局,就是沒有真普選所做成;而萬一繼續沒有真普選,爭拗只會變本加厲。現在爭取真普選的並不是要吵鬧,而是為解決無日無之的吵鬧而爭取。

有破壞沒建設當然不好,而真普選就是糾正這問題的終極方法。在香港的畸形選舉和議會制度之下,建制派永遠在朝,民主派永遠在野,這就是政治人才凋零的罪魁禍首。無論建制派支持任何後來被認定失敗的政策,例如地鐵和領匯上市,也不用受到懲罰;相反,民主派有什麼新的政策主張也不會得到實施的機會。如是者,建制派就沒有吸納政治人才的需要,而政治人才也沒有加入民主派的誘因,最終兩邊變成海軍鬥水兵,香港的管治水平越來越低。因此,如果為了糾正「只懂反對」的問題,才更有必要支持真普選。

問題7:但是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總不能自作主張吧?

答:中國政府答應過香港人可以自作主張。以立法會選舉為例,《基本法》例明立法會的產生方法如果需要修改,只要向人大常委報備就可以,不需要批准。回到1993年時任港澳辦主任魯平也表明:「將來香港如何發展民主,完全是香港自治權範圍內的事,中央政府不會干涉」,立法會的組成方法「不必要中央政府同意」。

回到行政長官選舉,香港有許多政黨和學者也提出過各種改革方案,當中不少都能完全合乎《基本法》的要求,完全沒有挑戰中央政府在香港的權力。舉個例,如果把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改為立法會議員,只要有若干比例的立法會議員支持便能夠正式參選行政長官,這樣的安排完全合乎《基本法》的要求,而立法會相對於現時的選舉委員會也明顯地更能廣泛代表民意。這些相對溫和的方案很不幸地也被人大常委的決定排除了,才是做成今天民怨的原因。

問題8:但是國家安全的問題呢?許多外國勢力想借作香港來為中國製造混亂,參選不設關卡的話怎麼辦?

答:真普選和國家安全沒有矛盾,大多數香港人也接受中央政府在行政長官選舉當中的最終決定權。《基本法》規定香港行政長官的人選於選舉後要報中央政府任命,也就是說中央政府有權不任命,而這一點在之前的諮詢當中沒有多少爭議。

如果有什麼外國特務要參選行政長官,中央政府可以⽴即公開相關線報然後表明拒絕任命,事情有根有據也容易操作。 相反,提名委員會的成員⼤多不是什麼國際關係的專家,他們根本沒有能力按國家安全的需要為港人排除外國特務當特⾸候選⼈。除⾮提名委員會只由國際關係專家組成,又或參選提名委員會之前要考一個國際關係基準試,否則所謂要為國家安全把關只可能是一個借題發揮的差勁藉口。

問題9:萬一選出一個對抗中央政府的特首怎麼辦?

答:那麼我們就要相信制度。美國總統由美國選民選出,紐約市長由紐約市民選出,兩個人不用是同一個政黨,紐約市長有時候會罵美國總統,也不見得紐約市的發展因而受到影響。曾幾何時,英國保守黨控制國會,工黨則控制倫敦市議會,議長天天在市議會拉橫額批評就對岸的西敏寺國會,這些都是成熟政治制度的表現。就算時在華人社會,中華民國的總統和台北市的市長也不一定是同一套政治觀念的,一樣可以運作如常。如果我們對香港市民和中央政府有足夠的信心,就不用擔心這個問題。

問題10:其實香港已經很自由了,為什麼香港人還不滿足,還要諸多要求?

答:自由民主和法治三者是相輔相成的。不是由人民選舉出來的政府,就沒有壓力保持人民的自由。就算有公正的法院,如果法例本身不是按民主程序訂立的,法院還是要跟着來判案。過去十多年來,香港人發現香港的自由和法治正在不斷受損,而原因正正在於沒有民主的保障。《中英聯合聲明》要保障香港既有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但是沒有民主制度的支持,這個承諾又可以由誰來監管呢。

問題11:你們要民主是一件事,就算要爭取也不該訴諸暴力手段吧?

答:沒有任何一個爭取民主的團體提出要訴諸暴力。示威者現在是透過公眾集會向政府提出要求,他們唯一的行為就是在這些地方出現,沒有帶同任何攻擊性的武器。現在唯一使用暴力的人士,是強行把這些示威者趕走的警察。號召示威的團體也多番強調,當警察要清場的時候他們將不會作任何的抵抗。事實上每次警察和示威者衝突,示威者的第一個反應也是高舉雙手,表明自己手無寸鐵。

在示威集會之前,香港人其實試過很多不同方法,和平地表達意見。例如香港政府就政治改革所作的諮詢,市民提供了124,700份的書面意見,然而當中的許多意見卻被香港政府所曲解,沒有如實反映給中央政府。今天示威者選擇以直接行動的方式表達不滿,是因為其他的方式也得不到回應。

問題12:學生們不是衝擊政府總部了嗎?

答:學生沒有衝擊政府總部,學生是爬過圍欄進入政府總部外面的廣場靜坐。這個廣場一直被認為是一個公共空間,也有負責的官員答應開放公眾使用,市民過去也是一直使用這個地方進行公眾集會,圍欄是最近才加上去的。及後的衝突都是因為警察不容許市民在政府總部外面聚集而來的,並不是因為直接衝擊政府總部。(本段原稱此處規劃上為公共空間,唯有報導此說法存疑,現予以修正。)

問題13:這些抗爭只是政客撈選票的表演吧?根本是教壞學生!

答:這次抗爭完全由學生主導,政客一直被批評未能跟上時勢的發展,實情和所謂的「學生受政客唆使」的說法完全相反。

宏觀來說,有時候一些人示威看起來很激進,後面的原因卻很理性。在今天的香港,就算你獲得多數的選票,也只會得到少數的議席,更完全沒有機會執政。不正常的議會政治,源於不公平的政治體制。與此同時,我們也不要忘記過去數年以來,特首以及眾多問責高官醜聞不斷,官商勾結指控不止,卻往往連立案調查也困難重重。常言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香港官場卻是背道而馳,這才為我們的下一代豎立一個極壞的榜樣。

問題14:我覺得這次抗爭一定是外國人指示的吧!

答:如果你擔心外國勢力影響香港選舉,你最好去查一查選舉委員會那1200人當中有多少人有外國護照。除非政府把他們驅逐出選舉委員會之外,否則外國勢力這個說法還是不要提了。

問題15:這次抗爭只不過是香港人憎恨中國內地,看不起內地人的表現吧!

答:這個問題其實倒果為因,應該說是因為沒有真普選,香港人的不滿無路可訴,加速了香港人對中國認同的抗拒。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有很多個面向,有些時候香港人會刻意和中國人認同區分開,有時卻會表現出極大的愛國情懷。香港這個地方之所以存在,本來就是因為有很多害怕共產黨的人在從49年起從中國大陸逃到香港,而他們的選擇使他們逃過了中國多次的政治動盪,故此對中國一方面會有情感上的聯繫,同時又充滿懷疑。

以九十年代為例,一方面有數以十萬計的香港人移民外國,91年華東水災卻又於短短十天之內向內地捐出4.7億元賑災。這些都是香港人身分認同的一部分,那一個面向被反映出來,在乎於當時的社會環境。我們甚至可以大膽假設,如果香港能有真普選,現時刺熱的中港矛盾或能得到舒緩。

問題16:為什麼從前港英時代的總督不是香港人選舉產生的,卻又不見香港人爭取?

答:這問題很常見,但也錯得很離譜。首先,港英時代有大量針對港英政府管治的民間抗議活動。遠的不說,「爭取八八直選」運動就是這問題最好的反證。第二,港英政府其實一直有打算在香港推行更多的民主管治,但是因為中國政府表明反對而沒有推行。

早於1956年時,周恩來便向英國政府提出不容許港人治港的改革,當時英國政府為免給予借口讓中國政府提早收回香港,才沒有在香港推行政治改革。近至90年代,港督彭定康提出加快香港民主化,卻被中方批為「千古罪人」。因此,如果你認為英國在九七前沒有給予香港充分民主的話,請向中國政府而不是香港市民投訴。

順帶一題。從前香港是英國的殖民地,現在中國如果要拿當年英國人的做法來把自己在香港的做法合理化,邏輯上說不過去,從人民立場上說也未免有失尊嚴。

問題17:既然人大常委已經決定了,你們還吵什麼?

答:人大常委提出的是香港普選的框架,還要變成具體立案,經過立法會三分之二多數的同意,行政長官許可,再交回人大常委確認或備案。換言之,人大常委提出的並非定局,香港人還可以否決。

文章來源:梁啟智Facebook專頁



54 則留言:

  1. Raymond上午8:23

    相信洗了腦者會看不入眼!

    回覆刪除
    回覆
    1. Mike Chan上午10:10

      冇錯,受洗咗腦既中國人係睇入眼。睇睇呢兩日海外眾多中國人嘅網上留言就知道。破口大罵香港人唔識好歹有之。罵香港人係殖民地走狗,英奴,賤種。甚至希望派解放軍坦克車輾死佔中D大學生。香港人,你哋應該睇清楚中國人心中對香港人嘅仇視。

      刪除
    2. Mike Chan上午10:12

      Sorry, 應該係睇唔入眼。

      刪除
    3. 請不要用「仇恨」二字。相信,那只是誤解。任何與平常不同的思想,總會先被罵...好彩得到人民漸漸增加關注和支持,才會成主流。要互相理解,本來就不是一蹴而就的事。

      刪除
    4. 有理性的人在自由社会里接触各种信息以后,是有机会改变的。

      我也是曾被北京洗过脑的。我没花太多时间便已经能接受香港同胞的价值观,与香港同胞一同反对西环治港。

      谢谢!
      梁老师的回答精悍而有份量,我将很高兴与内地朋友们分享。

      刪除
    5. 的確不少人能自己思考、比較,而後理解。但誠如你所說,前提是 "有理性的人" 吧。我們要明白受限於成長和生活環境、教育程度等因素,有些人是不易明白(對他們來說的)新事物。

      刪除
    6. A very simple question:
      If Basic Law already promised HK free election per this professor, why not take HK Government or 人大常委 to court. There are courts in HK, Beijing, Holland Internation
      court. All will give a fair review. Why all this trouble to burden the average HK citizens
      trying to earn an honest living.
      I cannot understand?

      刪除
  2. 其實不明白的只剩兩種人
    裝睡的人 (大概有財力有勢力)
    無知的人 (信晒CCTVB果D "師奶")
    裝睡的人不願醒, 無知的人不會理, 解釋佢都唔會聽, 一句"政治D野我唔知"就咩都唔理

    我係香港D大學同學,捱過催淚彈,胡椒噴霧,結果比屋企人話佢搞亂
    我E+都係brisbane讀緊D專科等PR
    真係好心淡,香港,難救

    回覆刪除
    回覆
    1. 請不要定性什麼無知的人...每人都有自由..不跟你的想法就是無知..這也太霸權了吧,你有知識請回港爭取吧...

      刪除
    2. Take court action if you believe you understand Basic Law.
      Don't mumble, your are a student not a politicians yet.
      Wake up, don't sleep and party on the street.

      刪除
  3. Chris, 今時今日,仲有好多人話香港未ready普選,仲要係三十多歲而已。覺得好悲。

    回覆刪除
    回覆
    1. Much older people in Thailand are not ready for 普選. But they are actually doing it.
      Pre-mature democracy is more harmful than you realize.

      刪除
  4. 香港人不是中國人 , 香港人同中國人是兩個不同的民族 , 所以海外的中國人一副侵略者的咀臉 , 是可以理解的 , 中國人侵佔香港的地方 , 當然會有這些言論。

    回覆刪除
    回覆
    1. Based on your 不同的民族, China need to rule HK as a colony.
      The barbaric south, just like the good old days!

      刪除
  5. 問題15:這次抗爭只不過是香港人憎恨中國內地,看不起內地人的表現吧!

    答 : 對侵略者 , 你會喜歡嗎 ? 你們中國人 , 對日本70年前侵略中國的事 , 也經常掛在口邊啊 , 兩三年前 , 中國還發生了大規模的反日暴動 , 如果按照中國人的邏輯 , 中國人憎恨日本 , 是因為看不起日本人的表現吧!

    回覆刪除
  6. 問題14:我覺得這次抗爭一定是外國人指示的吧!

    答 : 每一個民族 , 在爭取自已天生的權利時 , 尋求各方面助力不奇怪 , 這是人類歷史的常態啊 ! 中國人孫中山 , 不是得到日本很多資助 , 才能推翻滿清帝國嗎 ? 中國共產黨 , 不是得到俄國的資助指導 , 才能打敗中華民國嗎 ? 沒有外國勢力支援 , 有今天的中國嗎 ?

    回覆刪除
    回覆
    1. Now you are promoting a revolution!

      刪除
  7. 一個再容不下真相和理性的社會,無疑衹是個吃人的喪屍地方。

    回覆刪除
  8. 問題7:但是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總不能自作主張吧?

    答 : 英國殖民統治香港時 , 這不能發酵成一個社會的議題 , 何解 ? 香港人也知道英國侵佔香港 , 但英國有文明的優勢 , 也將這些引進香港 , 例如法治 , 言論學術自由 , 文官制度 , 現代商業文明 , 也尊重香港傳統的文字語言風俗 , 很多地方 , 也懂得收斂權力 , 一般市民 , 覺得港英的決策高明 , 有時也接納民間的主張 , 所以問題常常消弭於無形 , 但這不是中國那種 " 消滅於萌芽狀態 " 的手法啊 !

    回覆刪除
    回覆
    1. Put it this way, HK students asked the colonial government so politely but demand so
      rudely on Beijing government.

      刪除
  9. 中国收回的祇是香港這遍土地。 所以中国無權要求我們全然接受 "它" 那違反我們意願的一切,而 "它" 就明顯地在玩弄政治手段,胡亂及無恥地解釋「基本法」。

    回覆刪除
    回覆
    1. Wrong, China got back control of HK. Basic Law was negotiated in writing. If you want to argue on the interpretation, you can take legal action: HK court, Beijing court, International court. I cannot see why so many lawyer politicians are no taking action so far!
      What do you mean by 胡亂及無恥地解釋「基本法」。
      Just to argue?

      刪除
  10. 共惨党上台后死几千万人,还有禁多FANS,呢D 就系大陆同香港人既分别。大陆人好多仲感激共惨党带来新中国,经济起飞后,自我感觉良好。有D 似宗教之争,两方意识形态完全吾同,连基本沟通都好困难。

    回覆刪除
    回覆
    1. 啲 FANS 都是利益既得者。

      刪除
    2. Let me remind you in historical term: 8th Army united China in one of the most
      dangerous times. They may made mistakes, you need to think the overall contribution
      they made for China.

      刪除
  11. 明日,我會去買-把最貴嘅遮,呢D錢值得。

    回覆刪除
  12. >> 問題16:為什麼從前港英時代的總督不是香港人選舉產生的,卻又不見香港人爭取?

    港英時代的總督,比較接受﹑考慮或照顧民間意見 (if ever presented)。亦無個人 (隱藏的) 利益和過份強調的 "個人名譽"。比較下... 阿爺欽點的那幾位就... 你是懂的。

    回覆刪除
  13. 縱有道理但面對是一個不講理的政權
    最終還是武力結局浴血收場
    時間問題早些遲些都是香港人是輸家
    英美執言只是旨在抽水出出口述
    死傷都是港人
    希望聽聽夫子在港台“左右紅藍綠”之言
    形勢發展就好像六四天安門的全翻版

    回覆刪除
  14. 暴政之下,兩條路:
    1。 什麼都不做,任由宰割,等運到
    2。 奮力抗爭
    什麼都不做是最容易的,抗爭的人有些要犧牲。
    選擇什麼都不做,等搭順風車的人,不要譏笑抗爭的人蠢,不要指責他們搞亂檔。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但會希望他們適可而止。行動已進行了超過100小時,又被各地爭相報導,相信市民的決心與訴求已不可能再被忽視。要求的都是大改變,也要給些時間D官決策和做事,不可能即時回應的。
      再拖下去,只會損人不利己。更甚的,是整個香港的內耗。

      刪除
    2. 抗爭就是要有損耗 , 才有殺傷力 , 才能迫對手妥協 , 這是很簡單的道理 , 想什麼也不付出 , 便想享受自由民主嗎 ?

      刪除
    3. 未聽過孫子兵法有云 :「不戰而屈人之兵」為上嗎? 要付出的是智慧,不是蠻力。損耗太多和久只會令到兩敗俱傷,誰勝都將是慘勝。

      借用樓下 英倫南蠻 的留言 : 「長此以往,只會惹起市民的反感,徒増被鎮壓的危險(解放軍一出,以後乜都冇得傾,六四事件便是一例)。倫敦地鐵工人罷工也是講策略的。通常罷一兩日,罷完又傾過,不會搞無限期罷工的。」

      能明白咩叫收放自如嗎? 凡事不要去得太盡,否則...記得本地傳落來的下句嗎?

      刪除
    4. 「不戰而屈人之兵」是兵家大法 , 唔識唔好吹水

      凡事不要去得太盡 , 是投降主義

      " 臥底和事老 " , 小心被香港人的遮( umbrella revolution )追打

      刪除
    5. 你識的話,請話俾大家知「不戰而屈人之兵」是點樣的兵家大法? 誰在吹水?
      「凡事不要去得太盡...」及「得些好意須回手」都是一種智慧。有點人生經歷和智慧的人應該會明。

      唔通真係要心口掛個勇字就亂衝亂撞的,才不是所謂的" 臥底和事老 "?

      刪除
    6. 學生哥已經下了最後通碟 , 689唔回應 , 明天便主動出擊 , 動手最實際 , 免費教精你啦 , 在對抗胡椒噴霧時 , 口水佬的口水要來自已抹眼啊 , 唔好浪費啊

      刪除
    7. Student protest degrading into rubbish talk of revolution.
      I hihgly doubt HK people have the capability.

      刪除
  15. 又一篇好文 http://windowseathk.blogspot.hk/2014/09/blog-post_27.html

    令我不安的十種講法

    我不是盲目支持學生,只是支持追求公義的人。最近聽到或讀到很多人對抗爭人士的種種評論,一次過講我的想法。

    1.「一人一票選特首已經是進步,為何不袋住先?」
    你父母大發慈悲准你自由戀愛,前提是由他們去選定兩個女人給你選擇,假如你喜歡的是其他人,Sorry,沒有這個 option。這樣算不算自由戀愛?你會否袋住先?

    2.「沒有真正民主又如何?對我沒有影響。」
    很多人以為有沒有民主對他們沒有影響。事實是,人民沒有權利選舉當權者,意味着當權者無論如何惡名昭彰,都可以繼續掌權。他們根本不必理會平民的意願,繼續官商勾結,盡心盡力保衛少數富豪的利益;制定各種政策方便內地人來香港落地生根,無視中港矛盾,滲透香港人口;蠶食司法獨立,下令要法官愛國;繼續鬼話連篇,說中共是香港最大的民主派、說泛民能活着證明了國家多包容;扼殺言論自由,令幾乎所有報章和電視台都成為政府喉舌。
    或許你還是覺得以上對你都沒有影響,但對很多追求公義的人來說,卻很重要。即使你不支持他們,也不要因為事情影響不到你自己,而向爭取的人潑冷水。

    3.「學生鬥共產黨,一定輸。學生做得到什麼?無用的!」
    面對掌權的一方,要爭取任何事情從來都不是容易的。當年,馬丁路德金和甘地身邊多少人亦說:「公民抗命無用的!」假如他們因而中途放棄,非裔美國人和印度人會有今天的權利嗎?
    如果人人都認為平民「鬥不過」政府而甘願做順民,這世界就不會有人權、公義、民主;平民百姓永遠只會是當權者和少數有錢人的奴隸。

    4.「他們搞亂香港、影響經濟、破壞香港在國際社會的形象,是他們不對。」
    為了爭取政治權利,而做一些當權者看不順眼的事,就是「搞亂」香港?
    佔領中環對經濟的「影響多大」,一直只是政府、權貴、親政府人士說的。抗爭人士究竟如何影響到香港的經濟,誰人說得準?就算有影響,經濟重要還是公義重要?
    香港在國際社會的形象,本來是靠自由、司法獨立、廉潔等質素去維持的。在當權者愈來愈明目張膽地漠視這些素質的同時,是公民繼續用自己的力量去保衛它們,究竟是誰人在破壞香港在國際社會的形象?
    倫敦每年的示威遊行抗爭,比香港更多更洶湧;那不見得影響到倫敦的經濟或國際形象。

    5.「他們犯規,是他們不對。」
    就因為守規矩守了很多年都無用,想透過對話解決問題但對方不聆聽,人民才去抗命。
    守盡法律、循規蹈矩,是否一定是對?設定法律和規矩的目的,本來是維持社會公平和公義,但在一個不公義的制度和極權的統治下,有時有必要透過違反一些規矩,去爭取更重要的目標。
    況且,世上並不是所有規矩都值得遵守。用同一例子,你父母說:「我選定兩個女子給你,你就得從二選一娶老婆,這是家規,你若不遵從,逕自走去私會別的女子,就是犯規,要嚴懲!」
    公民抗命的意義在於用不暴力的方法去違反所謂的規矩。抗命者明知可能會被檢控而影響前途,仍甘願冒險,不是人人做到的。

    6.「他們暴力,是他們不對。」
    沒有到過現場,請勿輕信無線新聞的報導。在現場的人,都看到警方多麼猙獰,學生多麼克制。
    假如你認為爬過鐵欄走入公民廣場、把鐵馬推在地上(然後他們才可以坐在旗杆下)也算暴力的話,我只能問你:如果一個女人被男人非禮時高呼並推開他,你會怪她暴力、不合作嗎?--「當不義成為事實,反抗就是任務。」

    7.「學生或是受人唆擺,或是貪得意,或是想做英雄而已,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說這話的人,有了解過學生嗎?有親自到現場與他們溝通嗎?
    日曬雨淋、連日欠缺睡眠、連吃飯和如廁都不方便、面對家長和學校施壓、有的被困十多小時、面對被捕或留案底的可能……這一切都是值得敬佩的,實在不是人人做得到。
    既然你做不到他們在做的事,就請你尊重自己,少說自以為是的話。

    8.「只懂吵吵鬧鬧,可否理性討論?可否做些有建設性的事?」
    說這話的人,請認真了解不同意政府決定的人,一路以來用過什麼不同方法嘗試「理性討論」;請認真了解他們提出過多少方案,希望政府會考慮。「理性討論」是相向的;假如一方已經落閘,另一方又如何繼續「理性討論」?了解過後,請自己問自己:如果我是他們,我還有什麼方法可以繼續「理性討論」?
    亦請認真了解他們一路以來用過什麼不同方法嘗試去「建設」。了解過後,請自己問自己:除了這種種,我還有什麼有建設性的事可以做嗎?
    假如你想不到,請別再這樣批評抗爭的人。

    9.「佔中班人溫溫吞吞,虛偽!」、「學生出來衝,傷幾個拉幾個,過一排還不一樣乖乖照常上學!」、「如果要爭取,就應該直接推翻共產黨,在中國治下爭取民主有屁用!」
    有一類人,同樣反對政府、不滿中央,但是,他們同時亦對其他抗爭的人非常不屑,罵泛民議員賣港、罵佔中發起人不夠狠、罵學生衝動沒用。
    跟他們討論什麼都不會有結果。我只想問他們:
    - 批評了所有人的所有方法後,請問你有什麼更好的方法?
    - 你罵過一個又一個人之後,明天又不是如常上班嗎?
    - 難道你就真的會到天安門廣場高舉「推翻共產黨」的旗幟嗎?
    即使我能夠做得比他們多,我也不會批評他們做得不夠,畢竟各人有各人的處境。更何況,我根本無法比他們做得更多更好,就絕對沒資格坐在家中批評他們去得不夠盡、做得不夠徹底、沒有死而後已的決心。別人在盡力做他們能力所及的事,我只會欣賞和敬佩。

    10.「我對政治無興趣,其實他們為什麼要抗爭?」、「我不懂政治,沒有立場。」
    的確還有一大批人,繼續甘願做一舊雲,或一隻駝鳥,不聞不問,但願可以明哲保身。
    問題是,今天的香港是一幢著了火的大廈,警鐘響起了,在三十樓的你還對自己說:「沒事的,不會燒到三十樓來的。」
    情況已不再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那麼簡單。中共溫水煮蛙,已在一步一步推翻「一國兩制」的承諾。如果人人做駝鳥,他們還不樂於加快步伐、盡快極權治港?很快,香港就與中國其他地方無異……假如有一日,你的摰親因為發表了不滿政府的說話而被禁錮、被虐打、被自殺,你還可以說「我對政治無興趣,我沒有立場」嗎?

    今天,你還以為政治很遙遠,明天,當你發現原來政治影響每一個人的生活大小事,或許已經太遲。

    回覆刪除
    回覆
    1. 早安,Chris。在閱讀上面文章的同時,剛剛發現某著名討論區,有人引用了這篇文章,但已被妖魔化。請各位看看這討論區網址:m.discuss.com.hk/index.php?action=thread&tid=23845334
      看畢,只覺可笑可恨,感到部分港人目光如此短淺。可怒也!

      刪除
    2. Chris, if your moral teachings on HK, killed the economy.
      Lots of working class with less income, no future for today's students.
      Tons of HKers rushing to Australia for freedom or fear.
      Are you glad to help them and how would you soften the Australia Government?

      刪除
    3. 我講的只是政治見解,不敢高攀「道德教訓」。
      民主運動會打垮經濟,不見得吧?
      現在香港人生活日益困苦,正是沒有充分反映民意的議會去監察政府,市民承受很多向財團傾斜不利民生的政策。

      刪除
    4. 沒有充分反映民意的議會去監察政府:
      The multi-parties are reviewing every items, this is not enough in your view?
      I think it is the endless arguement between the 2 camps that is the most worrying problem. It is a sign of pre-mature democracy, not the other way around.
      Like Thailand, the 2 opposing camps are ruining the economy.
      HK is following right bhind.
      For 7 millions to take a decline in living standards will be tough.

      刪除
    5. 現時的制度,用分區多議席多票的選舉方法,
      加上一大堆的功能組別(個別小圈子選出來,當選的議員平時少開會,遲到早退,少發言,少動議,投票時一致支持建制),
      使總數近60%選票的泛民候選人,只能變成議會的少數派,我說的「沒有充分反映民意的議會去監察政府」就是這個意思。
      很多議案的提出,動議成立小組調查,等等,都被否決,拎上台討論一下都沒機會。

      刪除
    6. When I saw the irrational actions of 泛民, HK need not move another step forward.
      To further democracy: you need to understand the responsibility, compromise,
      work together. Not pushing in dis-order.

      刪除
  16. 愛國愛黨, 如沒有金錢利益,真係搵隻鬼黎愛你,你問吓随團上京果班大孖沙.

    回覆刪除
  17. 你不攪政治﹐政治會攪你!不信?問下成龍!

    回覆刪除
  18. 英倫南蠻上午6:51

    請問有沒有人知道現在有否計劃在2017年改革選舉委員會的構成?如果到時選舉委員會更有代表性的話,我覺得可以考慮(勉強)收貨。

    長期霸佔街道,也不是辧法。沒有下台階,中央不敢妥協,長此以往,只會惹起市民的反感,徒増被鎮壓的危險(解放軍一出,以後乜都冇得傾,六四事件便是一例)。
    佔領華爾街(紐約)和佔領金融城(倫敦)都沒有阻路的,但最後都是被警察清塲。
    倫敦地鐵工人罷工也是講策略的。通常罷一兩日,罷完又傾過,不會搞無限期罷工的。
    可惜現在香港撕裂至此,像我的意見,應該沒有市場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十分認同。收放自如才是高招----對兩方來說也是。
      你的意見是有市場的,相信也是好多香港人的心聲。其實,好多香港人係理性的。只希望班搞手不要被激情沖昏頭腦,能保留理性與智慧...

      刪除
    2. 下令出催淚彈的梁振英 , 他不下台 , 表示政府有談判誠意 , 雙方對話是不能打開的

      刪除
    3. Agree, the students are digging an impass.
      The hard working citizens making an honest living will get mad or starve or collect
      welfare.
      They'll eventually rush out with sticks and booms to drive out the students.

      刪除
  19. 下台階 ? 中共把所有可能的下台階 都拆毀了啊 !

    中共決定831落閘的時候 , 一步不讓 , 連建制派那些小罵大幫忙的 , 也目瞪口呆 , 現在有點份量有點地位的 , 現在都珍惜羽毛 , 不敢出來做中間人 , 容乜易惹火燒身 , 被人指為賣港求榮 , 晚節不保

    回覆刪除
  20. Who is brave enough to act as go between for this bunch of students with multi-directions and
    nobody know when to back off! Except the 3 Stooges, they can always go back to Australia or where-ever they came from.
    The students are forcing a police clearence to end this peaceful protest. It is damaging the lives
    of too many.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