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4日 星期二

70年代大學歲月:校園生活

由「校風嚴謹」的天主教男校,進入完全自由的大學,令我有很大的Culture Shock。

畢業35年之後留影
讀大學不用穿校服,衣著豐儉由人,有女同學穿套裝高跟鞋上學(我見過戴著「窈窕淑女」式大帽子,進課室也不脫下的!),背心短褲踢拖鞋也不少。

老師邊講課邊抽煙,學生在下面齊齊抽的很平常,學生會餐廳每張桌子上都有煙灰盅。於是乎我扮有型文青,抽小雪茄和煙斗。

老師上課從不點名,一些同學神龍見首不見尾,間中在上課時匆匆一瞥,其他時間絕少在校園出現,原來在附近的中學做兼職老師賺錢,月入千元。至於教夜校的更多了,有一個同學貴為副校長,失敬失敬......


同學忙於賺錢,有些是要應付宿舍費用,每個月約三百元。有些不住宿舍,在外面租房間住,也是無財不行。我是走讀生,家在佐敦道碼頭旁,渡船角的「八文樓」,坐渡海輪再乘巴士,一小時內到大學,很方便。家父除了交通和吃飯開支,每個月給我100元零用,另外我買書的開支給予無限量支持。我能夠心無旁騖讀書,還夠錢交女朋友(那時在「大會堂酒樓」飲茶,兩個人可以十元埋單),十分幸福。

那時港大的學生只有三千人左右,校園之內,綠茵處處,人在其間,頗覺悠閒。主樓後面的斜坡,便是學生會大樓,之後是圖書館和大學書店。主樓旁邊的,是剛剛入伙,校園內最高(十多層)的鈕魯詩樓 (Knowles Building),兩者之間有條林蔭小徑,經過那著名的「荷花池」,很多同學在那草地上或坐或臥,有單人的,當然也有男女雙雙對對的,有人帶著一身的草屑進課室。

我在中文系和哲學系都頗活躍,做了一年的哲學系學會會長,亦因此有機會在文學院官方諮詢委員會中列席。我參加了英文系同學製作的話劇的演出,在大會堂演出的「四川善人」(德國左翼作家Bertolt Brecht原著),一試不能自拔,跟著的兩三年參演了約十齣,自己也技癢製作過幾齣,包括丁西林的「酒後」,何其芳的「黃昏」,和一齣山寨粵劇「天子門生」。

下圖是我負責翻譯,導演,演出的喜劇(契訶夫的 The Jubilee),在新年春茗之中,娛樂中文系的師長和同學,右下角背鏡頭的是當時已退休的羅香林教授。我扶著的是胡燕霞同學,15年後和我在教育署共事,她是首席視學官。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

20 則留言:

  1. 請幫忙寫封信比英國國會,10月14日截止,謝謝!
    http://www.parliament.uk/business/committees/committees-a-z/commons-select/foreign-affairs-committee/inquiries1/parliament-2010/hong-kong/commons-written-submission-form/

    回覆刪除
  2. Sorry to bring it up here, but somehow I have been failing to log into Apple Daily in the last two days from the U.S. If the 佔中 wants to disrub the lives of most people to raise attention, they have succeed.

    回覆刪除
  3. 今早,連由蘋果代印的International New York Times 都不能送出。小弟是訂戶,迄今仍未收到今天的報紙。
    那班建制派、中聯辦爛仔,收錢圍蘋果,可耻、賤格。

    回覆刪除
  4.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finance/20141013/53013960

    (2014/10/13 08:16pm) ...

    P.S.反佔中人士包圍壹傳媒總部,試圖阻撓《蘋果日報》出版,這正正凸顯《蘋果日報》嘅存在價值,真係唔該晒!雖然公司上網有如56k,email全部開唔到,《蘋果》網站亦極不穩定,但面對呢啲下三流滋擾手段,壹傳媒仝人更加有決心捍衞新聞自由,捍衞香港核心價值。

    回覆刪除
  5. 彭浩翔 = 支持香港特區政府明年應該在大紫荊、金、銀、銅紫荊勳章外,再加設藍紫荊勳章。勳章可以14K黑金打造,配以尊貴籃絲帶。藉以表揚今年只收薄酬,為政府及警隊作爛頭蟀貢獻之人士。

    回覆刪除

  6. Chris 兄留影的平台,向下望就是荷花池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非也,背後是主樓的天井。

      刪除
    2. 天井內有一小水池,可以種睡蓮(,不夠水深種荷花),請看影片 「色戒」。荷花池在鈕魯詩樓後面。

      刪除
    3. 荷花池 -- the current one is so artificial now.

      刪除
  7. 哇,當年竟然那麼的自由! 現在大學很怕學生走堂,又要點名又要認人臉,差在未印指紋!!

    猶記得Tolkien教書時都喜歡去酒吧授課,只不過我不肯定那是課堂期間還是課堂以外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哲學老師Ian Watson上tutorial在自己的房間,落厚窗簾!開燈,抽捲煙,煙霧彌漫來討論,一對二,師生距離無間,想不成材也難。

      刪除
    2. Raymond下午7:54

      那時,浸會倘設導修課,獲益會更多!

      刪除

  8. 「老師邊講課邊抽煙,學生在下面齊齊抽的很平常」,太難想像了,現在咪話在課室,在走廊吸煙,都是「人人得以誅之」的死罪。

    回覆刪除
  9. Raymond下午6:47

    讀中學時,有地理老師就是港大學生,不懂教書,又沒有愛心,老師名字,早忘記了!

    回覆刪除
  10. Raymond下午6:58

    那時,浸會比港大嚴了!沒有多少學生一年只露臉兩三次。走堂,會有,但只因完全聽不懂老師說甚麼,而堂上講授者又不用考試,才偶然走堂,即使考第一名者同樣走。同一老師,講授詩經、楚辭時,就不敢走,因走了就不知教了那幾篇,非法在家自修了!
    章群的秦漢史、隋唐史,中國文化史,司馬長風的中國新文學史、徐訏的課,不會走堂。大一英文、大二英文,亦不敢走,因上堂會有突擊作業,計入考試分。大一國文、大二國文亦不會走,因委實獲益良多!文字、聲韻、訓詁,上堂雖然要狂抄黑板,亦不會走,因抄黑板之餘,亦想聽老師又罵誰為爛仔。訓詁學排星期一、三、五上午八時十分上堂,無命。

    回覆刪除
    回覆
    1. 現在何須抄黑板,用手機拍下來就行了。
      老師的PowerPoint功課資料,也在課後可以下載的吧。

      刪除
  11. Raymond下午7:53

    抄黑板,其實是好事。文字,聲韻、訓詁因要抄黑板,而老師的筆記沒有標點,要自行標點整理。整理筆記,也就溫書了!

    回覆刪除
  12. 廿歲做副校長?莫講夜中學,在幼稚園也嫌過於年輕吧!

    回覆刪除
  13. 那個同學是mature student,年齡約30。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