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5日 星期一

古文粵譯:春夜宴諸從弟桃花園序

春夜宴諸從弟桃花園序(李白)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
呢個世界,只係萬物暫住既旅館;時間,就好似古往今來萬千年既過客。

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
人生飄浮不定,等於夢境一場,試問開心既事,又有幾多呢?

古人秉燭夜游,良有以也。
所以古人夜晚黑有覺唔瞓,打起晒D蠟燭,照住來享樂,直頭應該係咁喇!


況陽春加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
況且而家春天迷濛景色,幾咁吸引;大自然又顯露出,五顏六色既景致;

會桃花之芳園,序天倫之樂事!
我地相聚在桃花飄香的花園裡頭,暢敘天倫之樂!

群季俊秀,皆為惠連。
各位仁弟,個個人品俊秀,都有謝惠連咁好既才情,

吾人詠歌,獨慚康樂。
我地好應該吟詠下詩歌,好慚愧,無人及得上謝靈運既風采。

幽賞未已,高談轉清。
賞玩興致未完,我地又由高談闊論,轉為清雅之言。

開瓊筵以坐花,飛羽觴而醉月。
擺開筵席,坐賞名花,舉杯痛飲,醉觀月色。

不有詠,何伸雅懷?
呢個時候,唔作番幾首好詩,點能抒發高雅情懷呢?

如詩不成,罰依金谷酒數。
有邊個作唔出詩既話,就要照當年鉅富石崇,係佢個金谷園宴客賦詩既先例,罰佢自隊三杯!

...................................


25 則留言:

  1. 中學時讀過,當時名叫「春夜宴桃李園序」,記得開始是「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減去幾個「也」字,文章似乎更緊湊。

    回覆刪除
    回覆
    1. 係呀 , 我都係咁諗 !

      刪除
  2. Raymond上午9:23

    小學六年班讀!

    那時背的版本和這個有異!

    回覆刪除
  3. 我都認為無「也」會好D,改回。

    回覆刪除
  4. 感覺到古時年青,中年人在晚上的古代娛樂,如果被美國佬睇中,分分鐘會有人拍一套大富豪夜總會之前世今生.

    PNG Sammy

    回覆刪除
    回覆
    1. 酒和色,古今一也。

      刪除
  5. 呢篇序文 , 詩意實在太濃厚 , 粵譯成口語 , 算是幫助了解意思 , 但離開原來文字 , 會意象文采全失 , 「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 ? 古人秉燭夜游,良有以也。」 , 用粵語讀來也琅琅上口 , 光陰 , 過客 , 浮生若夢 , 也是粵語常用詞 , 當是粵語的雅文也不錯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很多文言已融合在粵語內,我們用成語的頻率也比普通話高,一點都不覺得不自然。

      刪除
  6. 是「古人秉燭夜遊」,還是「古人秉燭夜游」呢 ? 按字義似乎「遊」較合理 !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本古文觀止是「遊」。

      刪除
    2. 古時是單一個「游」字,游泳,游記;後來才多造一個「遊」字出來,以資識別。
      現在簡體字又將二者合一。

      刪除
  7. 讀此文就知道唐人講粵語。以前父母稱自己為唐人,唔會話係華人,更唔會話係中國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唐人不是講粵語,而是講「唐話」,即當時的漢語。
      宋朝之後,遼、金、元的外族入侵,他們的語音也滲入了北方的漢語,變成今日的普通話。
      古漢語在南方得以保存,加入了南方的僮(音「撞」) 語,成為今日的粵語。
      粵語和「唐話」同源,甚至比普通話更相近。

      刪除
  8. 「 古人秉燭夜遊,良有以也。」
    是出自古詩十九首吧 ?
    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
    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遊!
    但李白似乎一D都唔憂鬱,氣氛仲好hi咁 !

    回覆刪除
    回覆
    1. 「秉燭遊」,就是不要浪費時間,得歡樂處且歡樂之意。
      這個想法,古今如一。

      刪除
  9. Chris 兄呢篇粵譯,好似有啲失準噃。

    唔知啱唔啱,「吾人詠歌,獨慚康樂」,似乎是回應上一句,「群季俊秀,皆為惠連」,李白懶謙虛咁話:「我作嘅詩,比唔上謝靈運,就冇你哋啲咁好嘞。」

    望指正。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都有考慮過你說的解讀,網上已有類似的語譯,也解得通。
      不過「吾人」一般是解作「我地」,不是「我」。

      刪除
    2. 謝謝。

      刪除
  10. 印象中,他那些仁弟不是真正的親戚,只是同鄉會或李氏宗親會之類的組織。所以「序天倫之樂事」也只是門面話。

    回覆刪除
  11. 若真要我封個偶像,就只有李白一人矣!

    居士坦蕩不羈,文采風流,胸懷狂放,世間罕有,摘仙人稱號確不為過,惜生不逢時,如生於太宗朝,甚或玄宗執政初期,其志或可一舒,亦未可料。

    如有時光機器,定必要一會詩仙,以遂素願。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幾時都喜歡李多過杜(甫)。
      杜牧又唔同!

      刪除
  12. Chris兄,

    雖然明解杜甫所處年代乃寧作太平狗不作亂世人之安史之亂時期,但杜公甚多既苦過DD之作真係唔易啃,日常生活已經難捱,再讀杜工部之作,真係好易患上抑鬱症,唔係我杯茶。

    回覆刪除
  13. tienfox上午1:52

    秉燭夜遊之"燭"並非"蠟燭",而是火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