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日 星期二

選班長看普選

我的小一成績表的操行一欄
我從來都是操行欠佳的學生,不守校規,時常搗蛋;所以小、中學的幾位老師,隔了幾十年重逢,還記得我,叫得出我的名字,講得出我當年的劣跡。

可是陰差陽錯,我在小、中、大學、研究院,我都做過「班長」或相等的職位。

我讀「九龍循道」小學,是很嚴的教會學校。我的操行之差,每年都在手冊上記幾個缺點,考試成績雖是五名內,也被取消「優異生」資格 ,剝奪減免學費的獎賞。我想我以此劣跡,創造了歷史。

每年老師會指派品學兼優的學生做班長,到我畢業前小六那一年,班主任楊秀寬老師見我們長大了,竟然實行民主選舉,叫我們公民提名,不設篩選。同學一時貪玩起哄,提名我這個案底累累,班中唯一記過「小過」的學生,而且一致通過!楊老師沒有指斥有人別有用心、不愛學校、搞顛覆,結果尊重民意,沒有行使她的否決權,真的讓我做了一年班長。任內我也洗心革面,循規蹈矩,盡忠職守,服務同學。此乃「真普選」........


中學讀「九龍華仁」,中六預科學年開始,班主任是大名鼎鼎的江之鈞老師,喜歡率性而行,隨意點了我這個他不認識,只是在之前他客串監督「自修」課時見過幾面的學生做班長,一做就是兩年。此乃阿爺欽點」。

然後是讀香港大學哲學系,每個學系都有「系會」,負責代表同學和香港大學校方和其他系會、友好院校的哲學系會溝通。會長大多是由二年級學生擔任,因為毋須預備畢業試,空閒時間較多。讀哲學系的人已經少,很多還是神神化化,或埋頭書堆,或在校外兼職,不大過問系內的事,找人出來捱義氣主持系會不容易。上任會長陳啟祥兄提議由他提名,央我找同學組閣「競選」,結果就是得我一個閣入閘,ipso facto當選出閘,與港大學生會選舉的激烈競爭迴異。此謂政黨參選的真普選」。

畢業後十年的80年代,我回香港大學讀公共行政碩士,全班廿多人。我從以前讀過的師兄師姐處得悉,校方因版權問題,不會給每個同學課程派發選自必讀名著的文字資料,必須有人負責課前從個別教授/講師處取一份,幫全班同學在外面書局影印,教授眼不見為乾淨。整班同學聽到我這樣說,一致意見是「這樣,就由Chris做好了」,有一個同學馬上拿出一百大元給我做基金,其他同學紛紛「數龍」把錢塞給我,一時之間收了二千多元,於是我又莫名其妙的做了班長/財長/打雜。這無以名之,姑謂「里糊塗普選」。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P.S. 給留言的Timmy看的書目:






 ............

32 則留言:

  1. 絕!!

    煥松老師這一篇文章使我聯想起小學時代中文課的造句功課,要運用當天學到的單字或詞語寫出一個句子。

    回覆刪除
    回覆
    1. 發揮詩經「賦 比 興」的要旨,哈哈。

      刪除
  2. 你既收了二仟多元,是否「袋住先」?

    回覆刪除
    回覆
    1. 當然是。
      不過我當然是感覺一點壓力的。
      一班同學都是在職人士,也不計較三幾百元。
      我誠實記帳,也從沒有人要查看,錢快用完了,我一出聲他們馬上再科款,無麻煩。

      刪除
    2. 「袋住先」不能物盡其用啊 , 去玩兩手可能收獲仲大 , 反正資金沒有成本

      刪除
  3. Raymond上午9:28

    兄此文甚妙,由學校選班長看港情,佩服佩服!

    回覆刪除
  4. Because of your poor conduct, you were deemed ineligible for a discount on school fees. How did your parents react? Did they beat you up?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一定很生氣啦,但我的確考試名列前茅,打不下手。
      但是記缺點就次次都打鑊甘了。

      刪除
    2. 哈哈,聰明仔大多頑皮。

      刪除
    3. 對呀,多年後有校長同我講,教學生是「寧願教曳仔,不想教蠢仔」。

      刪除
  5. 梁sir再加點每個"體制"下當班長的點滴, 事例, 評價, 就成完整的政評. 老師通常會給頑劣學生一些職位(如風紀, 班長), 訓練學生責任感, 以身作則. 有點統戰味道.

    回覆刪除
    回覆
    1. 好的,想一下再寫。
      你說「統戰」,有例子。
      小學時有個同學在學校附近的士多偷錢,給人逮住,送到學校,警告了事。以後班中有甚麼學生交費事宜,班主任總會點名叫他出去幫手數錢,以收感化懲教之效。

      刪除
  6. 1962年班主任在班內宣告我被挑選為少先隊三柴大隊長,我還未配戴臂章前我們班去參觀毛澤東在廣州的農民起義會堂,路上班主任問起我父親退休生活如何,我就坦白告訴他,家父被批准剛到了香港,翌日班主任又宣布另一位同學當選大隊長,有幾位同學仔知道此事他們走去跟班主任理論,其中有一個小隊長及中隊長隨即搣了柴。
    當年暑假我媽知道政策通過關系,搞到個暑期港澳探親証給我,我要𠙖學生証(手冊)到羅湖才放行的,家母多次請求學校給我放行學生手冊,總是不得要領,最後我有一位好同學不知如何半夜將我的手冊交給我,讓我順利到火車站,這是小學鳮的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多謝分享.

      刪除
    2. 共產党非常着重意識形態,八九六四年前胡耀邦趙紫陽確係有一些思想開放,但六四后完全變得更左以便政權永保,香港人的民主希望一直是單面的,還是處在六四前的開放思維,一相情愿。

      他們的小三可以共用,但話事權就寸土不譲。人系有良知的見到不合理 的事怎不能不發聲,聲出得多,大家的矛盾更大,你想要的肯定唔會給你,袋住先更慘,干脆由中央委派更好,無眼屎干凈。民主派應該要另化時間部署下一屆的立法會選舉,隨時佢地連汁都撈埋,維穩費加上捐款無上限,到時候23條等等話過就過。

      鄧小平在接見基本法起草委員說過: 切不要以為香港的事情全由香港人來管,中央一點都不管,就萬事大吉了,這是不行的,也不需要干預。但是,如果香港發生危害國家根本利益的事情,發生動亂,大動亂,就要干預。佔中一定要和平!

      刪除
    3. 這幾日,心情很灰。

      刪除
    4. 這是有良知人之正常反應,明知難度這樣高,不爭取那對得起我們的下一代,這三天長假期每天呆在家不願外出,說話都不想,我自己移民就是不敢面對現實。
      台灣太陽花之成功因為有個內應,我想問問誰會在中央面前為香港的民主說一句話,不要說是好話,稍為公道的也不會,睇見班老左加上那些什麼代表的嘴臉,胸口悶極總是想嘔。
      我最受媽生前的一句話,共產黨反轉豬肚!我自已曾經幻想過,八七年我還轉打中资工,八九六四后完全不一樣,民主越走越遠。
      前幾天CNN訪問FUSGUSON之抗議民眾,政府用兩個不同方法去驅散抗議的民眾,在美國他們不怕荷槍實彈的防暴隊,反而是害怕放水砲的警察,因為他們相信防暴隊一定唔會開槍,大陸己經有歷史了,香港呢?真的不敢想!

      刪除
  7. ELBS的書80年代多不多?

    回覆刪除
    回覆
    1. ELBS= English Language Book Society,
      很多,奶路臣街「漢榮」有售。

      刪除
    2. 80年代中買過幾本ELBS的書,其它也是影印本,全部都是science的。記得睇過一本ELBS簡介說 price(sale) for asia only. 網上ELBS有幾個解說,認為乎合當時意思是,
      ELBS = Educational Low-Priced Book Scheme。



      刪除
    3. 我的都是英語文法書。
      上面印了ELBS的全寫。

      刪除
    4. ELBS 是否已停產/停辦了?曾試過在書局找它的出品,問店員倒被反問是甚麼來的……
      一直很想找它出版的英語文學專書,但遍尋不穫。現時在市面上所找到的,其質素與價錢往往不成正比。

      刪除
    5. 我手上的幾本,都是三四十年前買的了。
      最出名的,是Sir E. Gowers的The Complete Plain Words 和D. Jones的 English Pronouncing Dictionary,那時是幾先令一本而已。
      當時掛ELBS標誌出書的,有Penguin, McMillan 和Dent 幾家出版社。
      我稍後貼一張書目在文末,給你參考下。

      刪除
  8. faking chinese like appointing someone to authority without popular support; dont matter, man!!!

    回覆刪除
    回覆
    1. 衰起上黎,做到絕,1600人的選委會,超過半數支持先准選,次次篩剩一個,好似澳門崔世安咁,得一個候選人,香港人選條毛呀?

      刪除
    2. 繼1981年 , 1997年之後 , 2014年, 香港歷史又進入新階段 , 現在舞台上的泛民 , 特別是跟隨「民主回歸」路線的 , 輸清光了

      希望他們懂得「光榮謝幕」, 否決一切「袋住先」的議案後 , 將棒交給下一代

      今次投票 , 是有歷史評價的 , 成敗由時勢所定 , 榮或辱則是自取

      刪除
  9. 好經驗!
    我也當過幾年班長的經歷。後來在初二級開始認識並行動不接受班主任的“統戰”,主動退出“領導班子”。還在舉起“無官一身輕”的牌! 哈哈哈!

    回覆刪除
  10. 英倫南蠻上午8:41

    博主的文章,令我會心微笑。
    學生時代的正副班長和港督一樣,都是「委任制」(由上面欽點),我當時從都沒有想過為什麼手中冇票,或許當時「缺乏民主意識」吧。小學有一年,老師想我做副班長,我怕被同學排擠所以推了,所以被認定「參政意識低落」「拒絕上莊」,自此被列入黑名單,終身不得錄用!

    不過很老實說,有投票權又如何?英國的選舉制是單議席單票制,選區中得票最多票者全取,所以兵家必爭之地只是一小部份的marginal constituency而已。英倫南蠻所在的選區是保守黨票倉,學人話齋,擺隻狗出嚟佢都會當選,所以大選時毫無氣氛。
    各政黨的政綱其實都差不多,政客們不論屬何政黨,都是去攀附權貴(銀行家、媒體大亨、生意佬等),顧住自己份人工(幾乎年年都話要加一成人工,最近有個唔撈嘅,仲話一年十二萬英鎊都唔夠佢一家在倫敦生活添)。國會裏的辯論也只流於一些低級的point scoring。久而久之,我不但懶得去投票,連政治也懶得去關心。與其去關心一些我沒有能力改變的事情,不如諗吓點樣搵工跳槽,改善自己生活質素好過。

    香港有些人為了普選,真是可以去到好盡。但是就算真的到手了,會不會是淪為「蘆山煙雨淅江潮」呢?希望那些人也在晒冷之前細心想一下,is the cost worth the benefit?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李嘉誠分一半身家俾我之後 , 我都會嘆息一句 , 做有錢佬又不外如是 , 生活也是三餐一宿啊 , 只不過多了點時間去點化一些窮鬼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