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7日 星期二

不認不認還須認

「不認不認還須認」,我不是說「帝女花之庵遇」中的一句唱詞,而是說「漢語拼音

上星期一班FB網友,發現世界足協(FIFA)網頁,把香港的Official Name 寫成 Xianggang Tebie Xingzhenqu,而不是慣用的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罵聲四起,發起合力投訴運動,三兩天之後,FIFA改了。

在討論當中,我有過這樣的留言:「漢語拼音是天下之至醜」,這當然是我厭惡中共的偏見和氣話,美醜沒絕對標準,我覺得醜有人覺得美,這樣拗到天光都不會有結果。

在原有的方塊漢字系統上,製作羅馬字母(又稱拉丁字母)拼音系統,主要原因不外乎:

1. 看不懂中文的外國人,藉此可以讀得出辨認得到中國的人名地名之類---這是中國與世界接軌的必須。

2. 取待以前如康熙字典的反切注音系統,使中國人有一套更好的方法標示讀音----民國初年那套像日文字母的注音系統,重新學習起來比通行的羅馬字母難學。

3. 羅馬拼音,或可最後完全取代方塊字。

上述第一、二個理由完全正確;第三個理由,經過試驗,因為漢字同音靠聲韻和字形來分辨的字太多,只用羅馬字母勢必引起混亂,而且不習方塊字就不能讀傳統文字,等於自斷文化經脈,已經公認是「路不通行」,沒有人會再提。

「曹雪芹」的漢語拼音是 Cao Xue Qin,讀死鬼佬,十之八九會獨讀成 Kao Su Quin,因為他們不知道「漢語拼音」用的是「英文字母」,發音系統卻自成一系,不是「英文」!

在中共實行現在這套「漢語拼音」之前,民國初年也用過例如英國人Thomas Wade(威妥瑪)建立,中英翻譯家Herbert Giles(翟理斯)修訂而成的威妥拼音系統,會是怎樣拼?

Tsao Hsueh Tsin,u 上面還要加兩點,一樣讀死鬼佬。

如果像香港式廣東/英文拼音 Cho Suet Kan會容易讀得多,不過和原音很有距離。

台灣一直用威妥瑪拼音,上世紀末陳水扁政府又弄了一個大同小異的「通用拼音」 ,意在來取代慣用的地名街道譯音名字,地方政府有跟有不跟。到了2008年,馬英九政府宣佈跟隨大陸的漢語拼音,威妥瑪的歷史任務就此完結。

漢語拼音把音分得清楚,四川的「四」是si,習近平的「習」是xi,唐詩的「詩」 是shi,另外那些古怪的 j、z、 zh,cqch都是為了準確標示讀音

要是為了外國人容易讀而重新建立另一個系統,也不知道怎樣弄,現在鼻孔朝天的中國,當然也不會做。

日文拉丁化做得比較成功的地方,是外國人容易讀,不過也常會給英語系的人「英語化」地唸而唸錯。例如「三菱」mitsu-bishi 這個字,99.99%的外國人都唸錯為 mit-su-bishi,其實要唸成 mi-tsu-bishi。「京都」Kyoto,香港人讀 kee-oh-圖,日文讀音是kee-屙-拖。

要外國人(主要是英美人士),知道「漢語拼音」不是英文拼音,通曉其獨有發音系統,讀Cao Xue Qin 時,雖不至字正腔圓,起碼接近一點「曹雪芹」的原音------像他們見到法文 Chanel會讀 Shon-nel 而不是 Chan-nel見到Francois會讀  Fron-sh-wa 而不是Fran-koise,恐怕還要很多年的時間!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

42 則留言:

  1. 只談三點:
    1. 用拼音正名,好。但我們身份證件上用的英國佬翻譯的名字拼音,就得因為不符合而改過來嗎?我姓的Huang一直是Wong,每次我都得詳細解釋。
    2. 拼音用羅馬字母的主要對象當然是外國人,但它的功用只不過是用來配合每一個漢字,不能用來代替漢字,更不能長期使用,缺點是如果配不好聲調,真的會不知所謂。所以,我從來就堅持用拼音記住那個漢字的讀音,完了就要把它扔掉,是一種費勁的練習,不過是應該的。
    3. 羅馬字母代替漢字,希望沒有這樣的一天吧!太可怕了!

    回覆刪除
  2. 我知道起碼兩家人,兩代之中,有人拿大陸的護照有人拿香港的護照來澳洲,因為姓氏拼法不同,澳洲佬都不明所以。
    姓黃的,現在有多種拼法:Huang(中、台), Hwang(台)、Wong(港、馬、新加坡)、Wee(新加坡)、Ooi (馬)....真是煩到你死。

    回覆刪除
    回覆
    1. 更正:是Oei,不是Ooi。

      刪除
    2. ...and Huynh (Vietnam Chinese) and Wang (China)?

      Irene

      刪除
  3. 首先日語讀音比漢語簡單得多,外國人容易掌握.日語拉丁化自然容易成功.

    第二,每一個民族對於相同的羅馬字母都有自己的讀音.因此出現了國際音標.可惜,書寫國際音標很不方便.漢語拼音所用的方式相對方便.韻母上面還要加兩點,東歐中歐北歐也習慣使用,只是英美不採用.

    回覆刪除
    回覆
    1. 用英文發音來唸日語拼音,準確性一樣打折扣,例如拼音用r的聲母,日語中是介乎 r, l 和 d 的發音。

      刪除
  4. FIFA班友食咗s*it定乜乜痕,無啦啦做乜Q做啲咁超低B乞人憎既勾當,抑或收到某國壓力或賄款,真想開機關槍掃低哂班FIFA班白癡。

    回覆刪除
  5. muzikland下午7:30

    FIFA抵鬧~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可能是資料來源,或叫了一個甚麼「懂中文」的人來做的問題。

      刪除
    2. 我覺得只是請了劣質翻譯,鬧出了如之前牛柏葉給譯成Albert Yip一樣的笑話。
      我實在想不到用漢語拼音譯香港官名何以可以討好中共搞政治獻媚(若漢語拼音翻譯官名可以討好中共,為何不直接將People Republic of China用漢語拼音翻譯?),倒似是反對者上線上綱多。

      刪除
    3. 我都肯給與FIFA一個下台階。
      給任何人搞一個幾十個國家/語言的團體,也很容易犯同樣錯誤。

      刪除
  6. 我对于马来和印尼华人姓的拼法完全不会念,好像说是潮州话还是闽南话(我不记得了)译过去的居多。
    感觉东南亚比如说印尼因为以前被荷兰占领过,他们的语言有很多荷兰的外来语,他们对于读那些奇怪的名字反而比我这样的大陆人更加顺口。我如果碰到不会念的是完全卡住念不出来。
    记得以前有个马来的同学姓law,我一直以为她姓罗,后来才知道她姓赖!

    回覆刪除
    回覆
    1. 拉丁化加上拼的是其人的家鄉話,偏移之大難以想像。
      新加坡人姓Tan是「陳」,人人都知道了。但Hong 原來是姓馮,Teo是「張」,Tay是「鄭」,Goh是「吳」。

      刪除
    2. Tan(陳)是潮州音或福建音,Hong(馮)、Teo(張)、Tay(鄭)、Goh(吳)也是。

      我姓鄭,客家音是Chang。

      香港人可能不知道,東南亞各國政府並無限制華人姓名拼音,很多姓氏拼音有超過百年歷史。不能只以廣東話(音)猜測。

      刪除
    3. 呵呵,真是百花齊放了。
      沿用的就不要改,因為是其人的heritage。
      我再舉一些越南華人的譯法:
      Nguyen(阮), Ly (李), Le (黎), Tran (陳)、Truong(張)、Hyunh(黃)、Pham(范)

      刪除
    4. do you know what last name is it for "Poh"?

      Irene

      刪除
    5. Poh這個姓就不懂了。

      刪除
    6. 查到了,Poh是姓「傅」。

      刪除
  7. 如“陳”,客家人就是Chin了。

    “張”的客家音就是Chong了,不是香港人慣認的Cheong。

    邱,客家人是Hiew,潮州人或福建人就是Khoo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陳雲--Chin Wan
      丘世文---Simon Khoo,當年寫號外雜誌「周日床上」,筆名顧西蒙,讀者諗爆頭都猜不道是他(他又用真名寫另一專欄)。

      刪除
  8. 我記得好似曾有外國通訊社定乜鬼機構或政府?不理三七廿一,將人家台北官方英譯由 Taipei 無啦啦轉做 Taibei,你話呢啲唔係向中共獻媚獻到上哂腦會係乜,人家台灣政府立刻提出嚴重抗議及要求,做咗蠢事個班契弟先禽禽青改返正。

    雖然話中共現時來講是唯一係聯合國組織內中國代表,但唔係就一定全世界華人華僑都認同,有時啲捉蟲***類唔做蠢事無人會拉佢地去打靶,但係佢地就係咁鍾意將自己個面貼強國屁股。

    回覆刪除
    回覆
    1. 馬政府轉用漢語拼音,一些街名已經開始改,但我相信Taipei, Kaohsiung, Keelung等城市名他不敢動。

      刪除
  9. 呢件事另我諗起陶傑有次講過關交美國virginia,香港一直都譯做維珍尼亞州,早幾年各大小傳媒開始向強國學習,叫做弗吉尼亞州,然後就一輪弗來弗去。

    平心而論,佢平時講既野睇下就算,但果篇文係抵死。

    回覆刪除
  10. 各大傳媒,弗去來系,欲仙欲死!
    報張雜誌,吉前吉後,競作效尤!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大陸的中譯是根據甚麼音譯甚麼字的規定來做的,按字面不考慮實際讀音。
      所以Beckham就譯成「貝克"漢"姆」了。
      不過香港都是看文生音,「碧咸」也是錯的,而且用粵語來譯,大陸人用普通話讀來完全走了樣,「咸」是xian,更覺得刺眼了。

      刪除
    2. 英文有啲h係唔出聲,查實都幾提蝦人讀。不過官方,未聽過就繙,就有啲亂來。街名都見唔少。

      刪除
    3. 「般咸道」是另一個。
      本市的「唐人街」原名Wickham St.,很多華人都是讀出那個 h 音。
      不過官方譯名「威克姆街」是對的。

      刪除
    4. 漆咸道都係。另一個經典係疏利士巴利道,後尾改正梳士巴利道。

      英文讀寫時時唔一致。英文舊時有響音大移位,但唔轉寫法,同唐字音變字不變同出一徹,但拼音表錯音就好怪。

      刪除
  11. (無根據陰謀論)
    可能有人自稱權威,同FIFA講個拼音係錯的
    點知改完之後又俾千夫所指

    網民發信可以輕易改得番,話唔定先前都有人用同一方法

    回覆刪除
    回覆
    1. 現在網絡爭執,郁下就駛橫手整蠱,雙方都是這樣。

      刪除
  12. 越南人用了拉丁字母來取代源自中文方塊字的喃字,現在運作得很好。拉丁字不是一定不好的,也要它的長處。

    回覆刪除
    回覆
    1. 越南文我就不知道了。

      刪除
    2. 越南同音字少,拼音尚可通。如果好似日文咁,就好大問題。並唔係乜文都啱用,除非加長音節。

      中國北方話,明明單字可解,白話非要用多字不可,就係咁解。

      刪除
    3. 中文很多同音字,以調辯義,有其美感,不過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了。
      日文能全用拼音,一早「去中國化」,踢走全套漢字了!

      刪除
    4. 日本少用唐字及片假名,係戰敗後美國主持。以改文字去防止日本軍國主義復辟。戰前日本文告,平假名係唔入流。

      刪除
    5. 這一點我第一次聽到,研究下先。

      刪除
  13. 漢語拼音其實是超級容易的,在我這裡(馬來西亞)及新加坡可能90%年輕一輩都是用漢語拼音打中文字。

    因為漢語拼音的拼法和發音跟馬來文(及印尼文)幾乎完全相同,跟日語也幾乎一樣。

    就是5個母音:A E I O U(用華語唸:阿 餓 e 噢 U(U就像日語Toku的u來發音)。加 b d f g h j k l m n p q r s t w x y z,還有ch sh zh。

    就這樣甚麼中文字都打得出!

    這個回覆也是漢語拼音完成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從頭正式學漢語拼音,的確很容易;我都是在讀大學時上了幾堂暑期班,就學會了。
      問題是如文中所述,漢語拼音既是國人使用,也是方便外國人,但是後者,包括那些新聞報道員,絕大多數沒上過課,照英文的發音來讀,就出事了。

      刪除
  14. 漢語拼音,最大問題,係揍集成軍。呢個字母就跟呢隻文,嗰隻字母就跟另一隻。根本就唔係一個體系出來。

    回覆刪除
  15. 創新嘛。
    當初就算是決定跟單一歐洲語言系統,都會是跟俄文。
    現在英語人士最惡,自視為主流,一樣讀錯你,吹佢地唔漲。

    回覆刪除
  16. There has been Cyrillized Chinese already.
    The Dungan language is transcribed in Cyrillic letters; the Romanization of Chinese is not impractical after all--only that the Chinese people don't seem to like the idea.

    http://en.wikipedia.org/wiki/Dungan_language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