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7日 星期三

挖苦香港的英文詩

2011年12月16日,華裔美國詩人,加州(Santa Babara)大學林玉玲 Shirley Geok-lin Lim 教授到訪香港理工大學英文系,晚會上分享她的作品和對文學的心得,即席有一個從大陸來理工大學讀英國文學碩士的Dominique 張同學,也朗讀他新作的英文詩,之後大學的刊物有報道,並且刊出訪問張同學的紀錄(http://www.engl.polyu.edu.hk/newsletter/documents/2011_Q4.pdf)

這首詩的內容尖酸批評香港,在網上引起網民聲討。作者在3月6日現身道歉,有中英文兩個版本(http://badcanto.wordpress.com/2012/03/05/a-mainland-chinese-student-from-hong-kong-polytechnic-university-wrote-a-poem-called-ugly-hong-kong/)。他說詩文不是自己的意見,只是用擬人法以大陸憤青的觀點看香港,從而對比中國的更不堪:


大家好,我是那首Ugly Hong Kong詩的作者,因為苦於沒有高登論壇的賬號,所以想請人代我在這裡澄清一下。在下不才英文水不高,所以語句方面還請大家包含,這首詩的前段我是借 用一個大陸左翼憤青的視角來寫的,因為內地香港差異如此之大,所以感覺有些迷失,因而一些本來是好的東西,例如,高樓,汽車都被戴上了有色眼鏡來看待。我其實能夠體會大家對香港這座城市的愛,所以我這首詩中有失偏頗的陳述確實會傷害到大家的感情,這個不是我的初衷,也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所以在此,我願意就這些描述向大家道歉。對不起。
 
但是,我這首詩絕對不是為了挑撥中港矛盾 所作,也不是為了批評香港所作,我真的希望大家能夠把這首詩看完,因為我真正想表達的意思其實是在詩歌的最後,是想說就算香港有這麼多的不好(而且不是我 自己個人的觀點,而是一個左翼憤青的視角),香港也是一個發達地區,而中國目前還是個第三世界國家。 所以我希望中國能夠有一天跟香港一樣的繁榮昌盛。

所以請不要因為那些不恰當的言語而受冒犯,香港的成就有目共睹,就算是我說他再不好,他也是所有華人的驕傲。(這首詩歌的主題是對中國進步發展的盼望,所謂的貶低香港都是為了反襯,當然這個地方也可以換做是美國,歐洲,)

最後,我想說的是,這首詩的寫作背景其實是在港鐵事件發生之前,只是現在這個時機真的很不當,做得不對的地方我自己當反省,但是還請大家能夠見諒。

香港萬歲!


用這樣的藉口想脫身?讀者接受不接受,悉隨尊便了。 

不談內容,我認為這首詩寫得很平庸。

英文詩也有字數長短不限,不遵守傳統的押韻要求的 Blank Verse,甚至不押韻又不依抑揚音節(metre)的 Free Verse,例子古今都有。

有些人以為這樣寫詩很容易,把散文斬開,分成一小行一小行不就是了哇!問題是「詩」要有難以明狀的所謂「詩意」....

張同學這首詩的詩意平淡如水,運辭遣字都有很多砂石,串連起來連好散文都談不上。英文不夠好不是罪過,肯嘗試總是好的,我不想對他大加鞭撻,最重要的是從錯誤中學習。

全文轉貼如下,方便大家cut and paste來討論
  
Hong Kong — an Ugly City (by Dominique Zhang)

In Hong Kong, they have red devil-like taxis
They never have an industry
They import cars transported from Germany and Japan
They have crazy drivers on the road, racing and drifting.
In Hong Kong, they have stick-like high risers
People there say they have two thirds of their land being
Unexploited and forest-covered
They work like ants and never have a decent place to live in
In Hong Kong, they speak a language hardly understood
By outsiders, like me
We call the language they speak a dialect, only a dialect
But they are proud of it!
In Hong Kong, they have Falun Gong demonstrators
Marking on Nathan Road
When the National Day comes
Dressing like zombies and making noises everywhere.
Hell, they have so much ugliness and the city is still
A developed one, a prosperous one!
I do not give a damn about politics, seriously
But why the hell I am from a Third World country!
大家先看看,有甚麼意見的話,我們在留言版討論。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P.S. 作者張同學為了這件事,開了一個網誌:

Growing Through Tough Times





30 則留言:

  1. 我不覺其可恨,但只覺可悲。

    因此君視野、心胸皆狭窄,似乎並不明白甚叫海納百川。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一些的確是香港的特點,你說不喜歡,無所謂。
      粵語「只不過」是方言,香港人引以為榮都不對,那就是撩交嗌了。

      刪除
    2. 我覺得粵語是語言,不是方言,而且上通古文,比煲冬瓜更正統的漢族語言。反而很多香港人不明白粵語的淵源,以煲冬瓜為正統才叫人可惜。但這樣說又會被人當成香港人「莫名其妙」的優越感。

      刪除
    3. 我認為「推普存粵」,並行最好。
      普通話應該成為一獨立科,校內也可以設立「Putonghua Corner」,裡面全用普通話交談,讓學生和老師練習;又如常舉辦普通話辯論和演講比賽;而不是把中文科改為用普通話教授。
      全部學科都用普通話教學,就完全沒需要。

      刪除
  2. Raymond下午7:03

    在此君眼中,香港甚麼也不好!

    小弟不懂英詩,但小弟讀了不少中文的現代詩。此詩不過是分行的文章,全無詩意。倘是大學英文系習作,極可能要重作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在九龍華仁英文科江sir手上,這份作業後果堪虞。

      刪除
  3. 毫無美感,何堪自稱為詩!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大詩人Robert Browning有所謂 dramatic monologue 詩,不過當然不是這個級數。

      刪除
  4. 有小事化大感覺,始終在敏感時候容易產生火花

    回覆刪除
    回覆
    1. 貼到大陸的討論區,可能引他的同道一笑。
      但他是在 wrong place and wrong time 發表。

      刪除
  5. 梁先生您好,我是这首诗的当事人,刚刚看到您的文章,暂时先匿名回复,
    对于您的批评,诗歌本身水平不高,发表的时机大错特错,我都毫无异议,对此我也深感悔过。
    所有的这些不对的地方还请前辈您能够见谅,但是我不同意说这首诗是一首挖苦香港的诗,
    谢过。

    回覆刪除
  6. 多謝張同學的留言。
    你肯站出來承擔,向大眾解釋,是值得嘉許的。
    希望你在香港多看、多領會,只要你肯投入,學學講粵語,香港人會很樂意接受你,你會發覺在香港讀這幾年書收穫極大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梁先生,很感谢您的回复,

      我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写在了 下面这个博客里,希望您还能给点意见。
      http://www.blogger.com/blogger.g?blogID=8508528891211397810#allposts

      刪除
    2. 這個連結,不能進入呢。

      刪除
    3. 應該是:http://dominiquezhang.blogspot.com/2012/03/blog-post.html

      刪除
    4. 張同學,加油!我支持你!

      刪除
    5. 张同学:

      敢问 阁下祖家是否北方內陆人士,家里人是否在政府机关工作?谢谢!

      刪除
  7. xiaohua下午9:12

    诗最重要的是灵魂。
    如果写诗的人心胸狭隘,不能发现生活中的美,那么写出来的诗是没有办法打动人的。
    诗中描写的“丑陋”的一面,并不是香港独有的,其实可以在每一个大陆大城市观察到,并不能与结尾来自第三世界国家产生对比,怎能让人产生共鸣?
    很难想象文学专业的张同学不能理解另一种方言可能也是美的。
    另外我也很难想象诗人可以用“别人的”观点写作,如果自己都不认同的观点,怎能写出信服的好诗?
    最后想请教下Chris,third world country这个词现在还有人用吗?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来自third world country,是developing country倒是没错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Third World Countries,初時是指在冷戰時期,不與西方資本主義國家,不與蘇共集團國家結盟的國家,所以叫「第三世界」國家。
      由於這些國家比較窮,慢慢的,這個就變了一般窮國的代名詞。
      現在講求講話politically correct,不要得罪人,就用developing countries了。
      寫詩可以擬人代入角色創作,但是發揮見解的比較罕見。
      其實作者只要把題目的 Ugly,改為 Amazing, 或英國風的 Queer 或 Bizarre,人家一開始知道你在搞gag,就不大會生反感了。

      刪除
  8. 不知為甚麼,我一看這首詩,就覺得是反諷。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可以看看作者的再解釋http://dominiquezhang.blogspot.com/2012/03/blog-post.html
      老兄明察秋毫。

      刪除
  9. 梁同學,
    我不明白的是,點解大學生唔多一些了解社會,我不管那個社會,中,美,港,澳洲。。反諷好,真野好。就是唔好。
    喂!他讀文科,唔系讀醫,要死記。文科要有d思想。
    talking about HK, i like this articl by our 學長.
    http://www.wykontario.org/index.php/featured-articles/571-hong-kong-our-home-sl-kong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會去拜讀一下,觀摩師兄的大作。

      刪除
  10. 香港狗去死了!仆 .街了!

    回覆刪除
  11. 這首"詩"很明顯是反諷, 作者如何心胸狹窄? 至於遺詞用句, 大家不要太難為同學仔吧. (chris的建議用詞很好, 如果是我一定會用Amazing,用Bizare 或weird的話,「玩味」似輕了一點)

    f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作者說,看了我的建議,會考慮改題目。

      刪除
  12. 有些人一眼看出是曲線,有些則不,這似乎是個有趣的現象。

    回覆刪除
    回覆
    1. 文學就是這樣的吧。

      刪除
  13. I did not read it all, but I tend to agree with the meaning of it that HK is simply being an economic `hell' as I have been calling it. This is because, to the poor majority including working poor, no money no talk. Just the unbelievably unfair income and wealth distribution gap over there can justify the term "third world" to be used on this Chinese colony now. No wonder why recently some dirty local criminals have thought of pouring shits on people before stealing their money in broad day-light! 潑屎黨聽過未?! 如要返歸, 小心小心!!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真的是「香港乜都有」!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