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9日 星期五

中詩與英詩

中國詩在唐宋大盛,稱為「近體詩」,以別於之前的「古詩」,格律更為嚴謹。

請看以下一首經典作品,杜甫的七言律詩「詠懷古跡」五首的第一首:

支離東北風塵際,漂泊西南天地間。三峽樓臺淹日月,五溪衣服共雲山。

羯胡事主終無賴,詞客哀時且未還。庾信平生最蕭瑟,暮年詩賦動江關。

很多人連語音的平仄都不懂得分辨,每以寫詩要遵守格律為苦差,以為是限制了他們的「創作能力」,所以寫「新詩」的人比寫傳統詩的多。

殊不知格律之為物,不一定是障礙,是幫你寫出鏗鏘可誦的文字;字數有限,就逼你精鍊出含義深遠的修辭。有人小孩時讀過的唐詩,隔了幾十年還記得,隨時背得出幾句,就是詩文配合格律之功。試問有多少人,能夠隨口唸出一些新詩?


有人以為新詩字數不限,不用押韻,很容易寫;把文章的句子拆散,長長短短,分成很多行,就是一首「詩」了。問題是:讀者能夠感受到「詩意」嗎?所謂「詩意」不容易立定義,不過文字不能平鋪直敘,要有弦外之音,引起讀者的想像,感覺餘音嬝嬝,才算是好詩。

中文新詩的體裁來自英詩,英詩之中有自由如我們的「新詩」但也有守格律的。請看以下一首我很喜歡,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 (Sonnet):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e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e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e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英國寒冷的日子多,冬天又早日落,夏天有長時間好陽光的日子,十分珍貴。每逢到這時候,英國人會十分興奮,湧到戶外曬過不停。

莎翁用「夏天」來比喻他的寫詩對象,真是非常「俾面」了。

十四行詩主要分兩大類,以上的叫「英國式」也乾脆叫「莎士比亞式」,一般每行是五個音節的「抑揚五步格」(Iambic Pentameter),每行最後一字隔行押韻,形式是:a-b-a-b, c-d-c-d, e-f-e-f, g-g.

另一種是「意大利式」,押韻形式是: a-b-b-a, a-b-b-a, c-d-c-d-c-d
(前八行固定,後面的六行可以有其他變化)。

至於我們的新詩向之取經的「自由詩」,百餘年前已經有,例如這一首,Walt Whitman(1819-1892) 的 Song of Myself:

I celebrate myself, and sing myself,
And what I assume you shall assume,
For every atom belonging to me as good belongs to you.
I loafe and invite my soul,
I lean and loafe at my ease observing a spear of summer grass.
My tongue, every atom of my blood, form'd from this soil, this air,
Born here of parents born here from parents the same, and their
parents the same,
I, now thirty-seven years old in perfect health begin,
Hoping to cease not till death.
Creeds and schools in abeyance,
Retiring back a while sufficed at what they are, but never forgotten,
I harbor for good or bad, I permit to speak at every hazard,
Nature without check with original energy.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

43 則留言:

  1. 多謝梁生,讓我對英詩開始有點認識。
    比較之下,小的覺得,用「新詩」形容非「古詩」、非「近體詩」的中文詩作不太貼切,流於籠統。
    這無異將詩作形式創新的可能推向絕路,難道更新形式的中文詩要稱做「更新詩」不成?未來還有「更更新詩」...

    回覆刪除
    回覆
    1. 「新詩」這個名堂,初時是這樣叫,表示是新體裁。
      因為如果單叫「白話詩」,古時都已經有,胡適就介紹過很少人提的王梵志。
      現在都叫「詩」了。

      刪除
    2. 梁生,我又要致謝了:原來除了中唐有位白居易,早一個世紀前的初唐亦有位王梵志。

      刪除
  2. Raymond上午9:46

    可以隨口背出來的中文現代詩,能有多少首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只記得一句:「我是天空裡的一片雲」,就是這麼多。

      刪除
    2. 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刪除
    3. 梁兄,你那句好像是一首國語時代曲的歌詞....我是天空的一片雲,偶然在投影你的心波.....RT

      刪除
    4. 找到了,是偶然,徐志摩作品,亦有人配上曲唱過。詩我沒有讀過,曲有聴過。RT

      刪除
    5. 是的。
      Heiman兄引的兩句也是徐志摩的作品。

      刪除
    6. 徐志摩的兩首名作(偶然和再別康橋),除非跟著音樂唱,否則,全首背出來也做不到。不過,胡適有一首新詩叫《希望》,就是劉文正唱的《蘭花草》。小學時學的,現在也可以全首背出來。

      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開花早。
      一日看三回,看到花時過,蘭草卻依然,苞也無一個。
      眼見秋天到,移蘭入暖房,朝朝頻顧惜,夜夜不相忘。
      但願春花發,能將素願嘗,滿盆花簇簇,添得許多香。

      potato

      刪除
    7. 「蘭花草」歌詞半文本白,寫得也好。

      刪除
  3. 來自廟宇的詩,很有趣味。

    君不須防人不肖,眼前鬼卒皆為妖;
    秦王徒把長城築,福去禍來因自招。

    何為邪鬼何為神,神鬼如何兩不分;
    但管拒邪修正處,何愁天地不知聞。
    KL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作簽文的可能是高人呢。

      刪除
  4. 為甚麼詩非要背得出不可?

    f

    回覆刪除
    回覆
    1. 背得出不是目的,而是文字寫得好,令人印象深的結果。
      不單是詩,好的文章一樣讀來好聽,也容易背。

      刪除
    2. 好文時時唸,唔會水過鴨背。唸得多就識背,背得多就曉寫。正所謂,熟讀唐詩三百首,唔識吟時也會偷,正正呢個道理。寫文借精句,妙筆生花,水準都高啲。讀熟好文,先知乜爲之通順。中學課本白話文,讀到嘔血,家下一篇都記唔到。反而木蘭辭,愛蓮說,岳飛之少年時代,燕詩等等,家下重記得到喎。其實有心寫文,真係要讀幾次,修修改改。好文唔單止寫畀人睇,更應該寫畀人讀。

      刪除
  5. 殊不知格律之為物,不一定是障礙,是幫你寫出鏗鏘可誦的文字;字數有限,就逼你精鍊出含義深遠的修辭。
    很贊同先生的見解。問好。

    回覆刪除
  6. 大學學的literature知識,出了社會沒有多用過,現在都忘卻大多數了。
    唯一sonnet這部份,印象非常深刻,用字語言都美極了!

    回覆刪除
  7. 我得名師引導入門,認真博覽英國文學的時間,也只是五年左右,但已經受用無窮。

    回覆刪除
  8. xiaohua下午8:44

    我最喜欢的诗之一:
    《断章》
    卞之琳
    你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文字简单,但立意非常巧妙。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首應該是卞之琳最有名的作品

      刪除
  9. 文字淺白,但有詩意存焉。
    聽過蔡國權的「不裝飾你的夢」,原來出於此。

    回覆刪除
  10. 天穹之鏡下午10:22

    喜歡拜讀大大的文作
    但實在不太懂廣東文字
    請問Chris大有可翻廣東文/普通文的網頁嗎?

    回覆刪除
  11. 閣下是台灣人吧。
    像google translator的網頁?我就不知道了。
    我的正文是用白話的,只有確知留言者同是老廣,才會回覆時加點粵語調味粉。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中學時要朗頌英詩,但始終達不到老師的要求,要抑揚頓挫又要有感情,發音要清淅。中文古詩就讀得多,新詩就少讀。下述一首不知是否新詩,我小學時讀過,到現在還記起,但作者已忘記。詩名「明日歌」
      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萬事成磋跎,
      人生苦被明日累,春去秋來老將至,朝看水東流,暮看日西墜,
      百年明日能幾何,請君聽我明日歌。

      刪除
  12. 這首我也記得,是小時候的勵志詩。
    文字是淺近文言,就算是現代人所作,也不是新詩體裁,說是模仿古詩更對了。

    回覆刪除
  13. 當年讀大學時修讀過一科Approach to Poetry,讀過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方知道原來英文詩也有押韻(中學時參加英詩朗誦比賽卻沒有發覺!),也有其美妙的地方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詩之所以係詩,在於押韻,中外皆焉。歌詩同源,大家都押韻。我甚至懷疑,古代人吟詩,係唱出來嘅。舊時有個中文先生,敎我班同學唸詩,唔敎北話朗誦嗰款,而係朗到似唱歌,稱之爲韻律誦。

      刪除
    2. 我想是先民時代,先有歌,再變詩的吧。

      刪除
    3. 當年英詩朗誦比賽,九龍華仁的同學常得勝,老師說是因為很多其他學校的參加者,只注重英文發音,不知道要掌握抑揚的節奏。

      刪除
  14. 英詩只是最後一字押韻,有時一韻到底,有時隔行押;比起中詩五言、七言,字字都要要合平仄,是簡單得多了。

    回覆刪除
  15. 好不幸,香港中小學敎育,無論中英,都唔會敎聲律。莫講話聲律,連自己話,廣東話,唔曉平上去入。語文聲律咁好玩都唔敎,難怪學中英文係苦差。好羡慕先生通曉中英詩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又要幫自己賣下廣告:
      「十分鐘教識你粵語「九聲」」
      http://chrisleung1954.blogspot.com.au/2007/03/blog-post_1567.html

      刪除
    2. like!

      刪除
    3. Alfred是英文專才,你都like,令我增加信心。

      刪除
  16. 小弟不是大作家,但心存一股詩情。
    有興趣的話,可到我的網址,看小弟拙作。
    http://wattpad.com/WilsonLaw3
    好幸運,年少時,得中文老師啟蒙,加上經常參加活動,從而在書本內與外,培養出寫作的觸覺和興趣。小兵記的結語,最能道出老生的心: 三十年往事依稀,就如留在槍尖的一口輕煙。鄉音無改仍是一句:每天都是一課操練。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多謝大駕光臨,我會去拜讀的。

      刪除
  17. 不知道是教育制度問題,仰或文化或情懷的分別,台灣人對新詩的接受能力似乎很高,(對近體詩的追求也高,不斷有新作),鄭愁予,夏宇,席慕容等人,甚至可說是暢銷作者了,一般人也聽過他們的名字或作品。反之香港,一般人對新詩的印象仍停留在1920年代的徐志摩、聞一多、郭沫若等人的作品,或者會考範文內的肉麻「聽陳雷士的琴箏」,更甚者以某些自行發表、根本不足以讓人討論的嘗試之作,去跟李白最出名的詩比較,實在讓人無語。

    某些新詩也實在艱澀難明,某人也以難明代表高深,新詩的確不好讀,但的確有可讀、耐讀的作品,如樓上所引的「斷章」。以下不如分享一些很流行(?!)的詩給Chris及其他網友:

    北島●《生活》




    夏宇●《甜蜜的復仇》

    把你的影子加點鹽
    醃起來
    風乾

    老的時候
    下酒

    鄭愁予●《錯誤》

    打江南走過
    那等在季節裡的容顏如蓮花般開落...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這些作品可以媲美朝如青絲暮成雪嗎?不不不,我不認為可以,不過你也知道,這不是格律的原因)

    回覆刪除
  18. 多謝!
    我知道北島很出名,提名高行健諾貝爾獎的的瑞典教授馬悅然說他是最好的詩人。
    看這首,無語了。

    回覆刪除
  19. 最近有位在浙江出生,今年 34 歲的「先鋒詩人」,因創作中文「廢話詩」、標榜看到什麼就寫什麼,而在網上爆紅,網名叫「烏青」(原名鄭功宇)。
    有人將該批作品歸類為現代詩歌中的娛樂派。
    http://hk.news.yahoo.com/%E5%BB%A2%E8%A9%B1%E8%A9%A9%E7%86%B1%E7%88%86%E7%B6%B2%E7%B5%A1-%E5%B0%88%E5%AE%B6-%E5%8F%9B%E9%80%86%E6%80%9D%E6%83%B3%E8%A1%A8%E7%8F%BE-212437814.html
    http://www1.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20331&sec_id=15335&subsec_id=15336&art_id=16208182
    http://zh.wikipedia.org/zh-hk/%E7%83%8F%E9%9D%92
    烏青有個網誌,從 2007 年起就放上了他的「詩歌」作品,原來真不少啊:
    http://wuqing.org/p/category/%E8%AF%97%E6%AD%8C
    我好奇,所以也會「八」一下,嘗試領略其風格。哈哈。

    回覆刪除
  20. 接續起來就是文章一篇篇,甚麼「詩」!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