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9日 星期三

提倡普通話毋須打壓方言

這兩篇,非轉貼不可!


學校不准使用上海話(張偉)
 
我是上海人,我只知道我們的孩子在學校不准使用上海話。而且一些外地老師灌輸我們的孩子說,說上海話是可恥的行為,是排外的行為。上海話土俗不堪。不能表達意思。是無用的語言。然讓孩子感覺到,江南文化落 ,北方文化發達,普通話發達。

現在中國一直這樣洗腦。前不久廣東發生撐粵語行動不是孤立

中國政府一直在倡導簡體字和普通話,高度限制繁體字和方言的發展。甚至禁止使用。且在方言問題上,利用 “排外”“歧視”等接(筆者註:藉?)口,挑起本地人外地人的矛盾。在簡繁問題上,一直在媒體上諷刺或者變相諷刺使用繁體“ 過時”“腐朽”等。
(http://newsforums.bbc.co.uk/ws/zh/thread.jspa?forumID=13235&start=0&zh=trad)

**********************************************************************

普通話不可獨大(陳雲)

普通話來自明清之交的北京官話,乃女真人及後期的滿洲人學習南京官話之後,簡化語音及增加外族語音而成。簡化語音方面,北京官話丟失了四聲之中的入聲(p、t、k結尾的音)和合口音(m音),讀舊時文章詩詞,不止味道全失,且是不得要領。增加語音方面,則是引入明顯的翹舌音(即是zh、ch和sh的開首輔音聲母),有助分辨某些發音類同的字,例如此(ci)和遲(chi)。
總體而言,丟失的聲母和韻母太多,引入的聲母太少,在中文的辨義和音義關聯方面,得不償失。例如引入翹舌音的聲母,北京官話分辨了「此」和「遲」,但廣東話仍是可以用音韻將兩者分辨出來的。只是簡化語音之後,方便外省人和外族人學習,加上官方強力推行,北京官話 乃成為中國的交流語。

然而,正因為北京官話是清朝乃至民國和中共政府用政治力量強行推廣的官方交流語,其流行程度不足以證明語言的社會選擇後果。例如嶺南的粵語(粵語),其語音之複雜及詞彙之古雅,遠高於客家話、閩語及其他少數民族語,廣州人或廣州府衙也不強行推廣粵語,而粵語依然經得起悠久的社會選擇,流傳於兩廣、港澳及海外僑社。更且,粵語在流傳期間,在宋朝之後增加開首的鼻音(如「我」ngo5 的ng音)、第十聲(高平聲),乃至在近代增加眾多的變調及語助詞。例如有了現代樓房之後,樓(lou4)下與落樓(lou2)、地下(ha2地面、街鋪)及地下(ha5地下室、地庫)的音變.......

......至於第十聲,則由第九聲分化出來。粵語之第九聲(陰平聲)(筆者註:陳先生這裡有誤,請讀者看留言#4),在近代分出高降與低降兩音。箋注的箋(高平)和煎魚的煎(高降),是不同的調。方糖的方和荒唐的荒,是不同的調。例如罵人:「你真係荒唐嘅唧!」 荒字便很高音。命名烏頭、烏鴉的烏,和責罵人家烏龍的烏,也是前者低音,後者高音的。 

故此語音之演化,有以複雜化、精密化為主的廣東話例子,也有以簡化為主的北京官話例子。文明的進路,有趨向簡化明朗的,也有趨向精密深邃的,中國南北語音有別,正顯示中國文化的多元生機。

強行用北方的簡化明朗來淹沒南方精密深邃,是中國文化的大災難。更何況,北方官話及後來的國語、普通話的語言簡化,令許多 中文的音義關聯丟失了。共同語值得推廣,但卻不可以消滅方言,特別是消滅南方的精密古雅方言為代價的。(原載http://hk.news.yahoo.com/supplement/column/article.html?aid=id-1200)

47 則留言:

  1. 阿拉閑話老靈光,「平、上、去、入」四聲完整保持了。

    伐要打壓嗎 ~ ~ ~

    回覆刪除
  2. Guybrush Threepwood下午7:38

    "至於第十聲,則由第九聲分化出來。粵語之第九聲(陰平聲),在近代分出高降與低降兩音。箋注的箋(高平)和煎魚的煎(高降),是不同的調。方糖的方和荒唐的荒,是不同的調。例如罵人:「你真係荒唐嘅唧!」 荒字便很高音。命名烏頭、烏鴉的烏,和責罵人家烏龍的烏,也是前者低音,後者高音的。"

    呢段我唔係睇得好明... 究竟第十聲係點嘅呢? 乜"方糖"同"荒唐"唔同音咩? 我真係唔知。"烏鴉"同"烏龍"﹐個"烏"字嘅分別又係咩呢?

    回覆刪除
  3. catcat 儂是上海人?

    回覆刪除
  4. Guybrush Threepwood,

    你試下講「恤衫」和「三萬」的 saam 音,有分別無?
    香港人很多是一樣的,但是廣州人講就很明顯,前者比後者高一點點的。

    陳雲說粵語之第九聲(陰平聲)變出第十聲,這裡有誤。

    「陰平」就是「上平」聲,第一聲。

    「上平」(1 聲):詩
    「上上」(2 聲):史
    「上去」(3 聲):弒
    (舊說以 1, 2 ,3 為「陰」)

    「下平」(4 聲):時
    「下上」(5 聲):市
    「下去」(6 聲):是
    (舊說以 4, 5, 6 為「陽」)

    「上入」(7 聲):色
    「中入」(8 聲):錫
    「下入」(9 聲):食

    回覆刪除
  5. 如果要計十聲,
    「三萬」的「三」是第一聲。
    「恤衫」的「衫」是第十聲。

    回覆刪除
  6. 我係呢度親身體驗嘅現象,反而係:
    1. 好多學過普通話而身當漢語教授/教師的意大利人,都表示非常有興趣學廣東話
    2. 北京漢語學者教授也覺得普通話嘅狹窄,四聲如果用節奏補充,事實上係唔止四聲,例如全部系一聲嘅句子:今天星期天,他喝咖啡。講出黎就會有分別。
    3.有邊個唔知普通話有好多發聲同發音嘅貧乏,同上海話比,唔知;同廣東話比就差好遠啦。
    仲有好多比唔上廣東話一針見血嘅用詞添...
    我以識廣東話為榮!
    ^-^

    回覆刪除
  7. 澳洲昆士蘭州今年開始,小學生要學澳洲土著語言,作為國家文化的延續。
    這些土人「蠻語」,學來在生活上也沒甚麼用,澳洲人都要這樣做。

    回覆刪除
  8. Guybrush Threepwood下午9:09

    係我嘅認知,廣州人嘅第一聲讀起嚟唔係同一個音高,而係有啲似普通話第四聲咁有由高至低嘅音高。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nxfkuKqz1o

    廣州嘅"州"字係第一聲,片中個呢位仁兄嘅 "州" 字 (同好多第一聲嘅字) 嘅讀法就同香港有啲分別。

    回覆刪除
  9. 這片段的報幕員的「州」字是講了第十聲,和我以前聽長輩的第一聲不同。
    街頭受訪者#1的「州」字,就講第一聲。
    報幕員講關「心」的「心」字講第一聲,有些香港人就傾向講第十聲。

    回覆刪除
  10. 睇過youtube,原來有咁多嘢睇嘅,特別係支持廣東話嘅添!
    講得岩,外國人去到廣州,以為普通話行得通,一個讀咗十幾年普通話嘅意大利人,娶咗個中國老婆,去廣州附近做嘢,竟然得個喊字,話讀咗咁多年漢語,到頭來一竅不通,要從頭來過。
    澳洲要學生學‘蠻語’,係政治活動。可憐莘莘學子。相反,係意大利千祈唔好提出方言或土語,肯定有人指歧視,雖然用南方方言土語係電視、電台處處皆是。

    回覆刪除
  11. 今日的意大利,一向都係分為幾個國家,南同北都有不同文化,統一之後叫「意大利」,至今只不過百零年歷史。

    回覆刪除
  12. 不好意思﹐又是我包拗頸的時候了

    坦白講﹐所謂推廣官話的行為﹐自中國自秦代一統天下後﹐歷朝歷代都有這樣做。

    所謂打壓方言﹐只不過是推廣官話的副產品﹐根本無需要大驚小怪。

    事實上﹐語言統一運動的主張﹐和白話文運動﹑文字簡化運動一樣﹐查實早係晚清時代已經萌芽﹐到新文化運動時代成形。中共統一天下後﹐只不過係秉承新文化運動時期的主張﹐將白話文運動﹑文字簡化運動﹑語言統一運動的主張﹐化為現實的政策。

    因此﹐我時常覺得好奇怪﹐既然大家認為文字簡化﹑語言統一等主張﹐係破壞中國傳統文化之時﹐何解你地又要用白話文溝通﹖

    又事實上﹐現在大部份漢族只懂用白話文寫作﹐喪失語體文寫作能力﹐白話文運動本身﹐難道又不是窒礙中國傳統文化之舉﹖你們又何曾批判過白話文運動﹖

    至於你們現在大書特書的所謂方言﹐說到底﹐原本就是中國不同時期所推行的官話。部份方言﹐則是當時的漢族宣揚官話後﹐與當地少數民族結合而成。

    換言之﹐大部份南方方言誕生的背後﹐本來就是漢族一頁又一頁血腥腥的帝國主義侵略史。他們南下霸佔當地少數民族的土地﹐破壞當地少數民族的原有生態﹐再透過推行官話﹑通婚政策﹐令當地少數民族漢化。

    例如﹕古粵語﹑古閩語的誕生﹐本身就是漢族南下侵略嶺南地區的結果。秦代始皇派兵討伐百越﹐再奉行以吏為師政策﹐在嶺南地區推廣當時咸陽官話﹐成為古粵語雛形。到唐朝﹐建廣州﹐將當時長安官話傳入嶺南地區後﹐唐代官話吸納部份傣族﹑京族語﹐成為現代粵語的根基。

    至於南方方言何解和北方方言﹐差異如此之大﹐這也只不過是因為是「山高皇帝遠」這個地理因素。中國歷代首都多處於北方﹐歷朝建都後推廣的官話﹐通常先在黃河流域﹑華北平原推廣開來﹐南方地區「山高皇帝遠」﹐不便推廣官話﹐才使南方方言保留所謂「原來古音」...

    我就是不明白﹐你們要為自己「保留古音」而自鳴得意。這種現象本來就不是甚麼保護方言政策﹐方言的衍生本來也不是官府的原意﹐而是古代中國資訊科技不發達的結果。

    至於方言所帶來的排外現象﹐那個張偉說是籍口﹐更是荒謬!或許他沒做過新移民﹐或者未當過外省民工﹐他沒有切身感受過「撈佬」(即「北佬」)的痛苦。

    我就不說其他省份﹐我單說香港的問題。現在你們在擔心著普通話會出現語言霸權﹐但我則認為香港一直是粵語霸權。

    事實上﹐廣府話本來就不是香港的本土語﹐香港本土語本為莞寶片(即圍頭話)和客家話﹐廣府話本為外來語﹑買辦語。然而﹐因為廣府話作為當時粵東一帶的商業語言﹐慢慢便成了市區的主要語言。打後的一百年﹐則是一頁又一頁廣府話打壓其他方言的歷史﹑懂說廣府話的移民打壓不懂廣府話移民的歷史﹐懂說廣府話的移民打壓圍頭話﹑客家話﹑潮汕話﹐握殺其他方言生存空間的歷史。

    懂說廣府話的移民﹐無情嘲諷不懂廣府話的移民﹐強逼不懂廣府話的移民學習廣府話。到他們學習廣府話﹐又無情嘲諷他們發音不準﹐以此作樂﹐以建立廣府話在香港的文化霸權﹗

    這種現象﹐直到現在還是不斷的重複著﹐甚至不斷在大眾媒體中出現。TVB的娛樂節目﹐甚至以嘲諷外來人粵語發音不準﹐作為娛樂賣點(例如﹕獎門人時常取笑台灣來的金剛發音不正)...

    雖然現在我的廣府話很好﹐我還時常以廣府方言書寫文章﹐但我對於自己和同鄉們﹐在港學習廣府話時所遭受的排擠﹑歧視﹑嘲諷和打壓﹐還是記憶猶新。

    你們﹐尤其是香港人﹐現在大聲疾呼﹐叫官方要保護方言﹐但你們曾幾何時尊重過方言文化﹖你們何時尊重過說其他方言的人﹖你們何時出力保護過﹐本來是香港本土方言的圍頭話﹑客家話﹖

    百多年來﹐香港舊移民用自己慣用的方言﹐去打壓其他人﹑打壓其他方言...
    若最後廣府話真是在普通話運動的洪流下﹐被人打壓排擠的話﹐我只會說一句﹕香港人﹐真係有咁耐風流囉!

    回覆刪除
  13. 唔明第十聲, 可以試試講:「雕你老味」, 個雕字拉長黎發, Guybrush Threepwood兄講得岩, 有D似普通話第四聲,不過唔係一樣。

    回覆刪除
  14. 雖然在香港出世,但自細到大,我都是在在外講廣東話,在家就講方言的環境下長大的。香港其實本來就是個移民社會,但“香港人”偏偏多年來在香港這地方有意無意地為難、打壓和歧視各種中國方言(但偏偏就不歧視英文~~~),我自少對此真係深有體會。

    宜家香港昔日風光不再,又有有班人拿著保存古音之類為理由(籍口?),起來搞所謂保衛廣東話,真係感到種道德上的無比虛偽。類似呢種話,閩南人有資格講,潮州人有資格講,四川人有資格講,甚至上海人也有資格講,但由“香港人”,和所謂香港文化人來講,我始終聽唔入耳(PS:上面文少講得很在理)。

    回覆刪除
  15. 香港在六十年代,香港電台晚上六點,有國語、潮州話、客家話新聞報道。
    日治時代,有北京話新聞。

    大陸政權的政策就是要用國語大一統,不用為這群土匪辯護。

    回覆刪除
  16. 六十年代﹖你不如講晚清好唔好﹖
    而家又何來潮州話、客家話新聞報導呀﹖
    況且﹐潮州話、客家話本來就係廣東三大方言語系之一﹐客家人更係香港兩大原居民族群之一﹐會播本來就係正常。唔播﹐反而係唔正常。
    本來我真係唔想鬧﹐但廣東佬打壓歧視來港閩南人﹐嘲諷北方省份人士﹐跨越幾代﹐豈容抵賴﹖
    如果所謂香港人真係尊重各地方言﹐閩南人佔全港110萬人口﹐何解又唔播閩南語﹖
    如果所謂香港人真係尊重各地方言﹐圍頭話本來先係兩大本土方言之一﹐點會出現滅頂之災﹖
    如果所謂香港人﹐真係尊重講其他方言的人﹐點解到而家TVB仲會以取笑人家廣東話唔正﹐作為搞笑橋段﹖
    我講緊香港人取笑人家廣東話唔正的節目﹐係上個禮拜的事!唔係六十年代。
    你地所謂本土香港人﹐有資格鬧人地咩﹖

    回覆刪除
  17. 如此一來,不如馬上轉普通話教學,全部電視電台不准用廣東話啦?!
    順應歷史潮流,不可抗拒嘛....講到咁就無得講了。

    回覆刪除
  18. 我並無否定粵語文化價值和不值得保留的意思﹐我只想說﹐有些人批評現在的普通話運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有些人則是打著保護方言的旗號﹐掩飾自己(或所屬省份居民)的本位主義而已。

    BTW﹐我將這兒的留言改編成了文章(乘機呃post)﹐亦會轉載這文連結﹐請Chris老師唔好介意。

    回覆刪除
  19. 文少的留言,雖有晦氣話,語重深長。
    當然自己可以隨便處置,不用客氣。

    回覆刪除
  20. 如果用調值來表示,粵語的陰平聲有兩種可能讀法,一個是55,一個是53(似普通話第四聲,但普通話第四聲短促些),但這個區分大概不再重要了吧。
     
     
     

    回覆刪除
  21. 也不是每個字都有「高」(1)和「更高」(10)的分別用法的。

    回覆刪除
  22. Raymond下午4:04

    倘若大陸土匪的政策不變,相信香港特區的電視台、電台改用國語廣播,2047前會噩夢成真。

    回覆刪除
  23. Raymond下午4:08

    TVB的垃圾節目,不能代表愛護廣東話之香港人的想法。

    回覆刪除
  24. Raymond下午4:12

    如今,醒目的香港人不是努力學國語嗎!
    我贊成學國語,但反對將各地有悠久歷史的方言趕到絕路。大陸中南海班土匪沒有資格代表中國人。

    回覆刪除
  25. 其實是價值觀問題,有人會好想保留自已文化令自已自豪!
    但有人會不停吸收外來文化去接受挑戰令自已自豪!
    我不多讚成中央排斥方言做法,始終一言堂底下難令人心服.
    文化問題由時間證明好比官方自把自為的好!

    回覆刪除
  26. Chris,喺你度潛咗成年水,獲益良多,今日出嚟同你打個招呼,預祝你新年快樂。順便亦想回應一下上面兩位網友提到學外語時的辛酸。

    我從小就因家境問題常流落異鄉,在不同的外地求學及生活,飽受學外語時被排擠和歧視。不過我想指出這情況在國內外其實都很普遍。我在外地學國語/普通話/閩南話、英語、日語等外語時没有一次不被當地人排斥過。不過當我學好了外語,本事足了就没人會欺負我(來找我麻煩的我也不會對他們客氣)。往後我亦不會去記那些苦日子,事實上也没什麼好值得記。

    事實上別說言語說得不好會比人排擠,工作上表現不好別人也排擠你。我覺得這是個人能力的問題,不要賴到言語文化上。我有親戚從小就跑到台灣去讀書,他起初在學習國語和閩南話時也受了不少苦。但後來他把當地兩種語言都說得和當地人一様好,告訴當地人他是香港來的別人也不信。同様的情況我在日本求學時也聽過不少。就算是日本人在他們自己國家內到別的縣市生活,也會被人排擠。在香港有不少內地來的移民在讀書和工作的朋友,他們在短時間內就表現超卓,也學得一口流利本地話和同學同事們打成一片,根本無分彼此。問他們在香港的生活上有没有被本地人排擠,他們還瞪大眼反問我為什麼會覺得他們被排擠?這已是幾十年前的事,從那次之後我再没有問過來港的外地人這種白痴問題。

    其實全世界的人都或多或少有歧視外來人的本性(排他性)。没什麼大不了。在北京那些操京片子的難道就没有歧視外省來的人?過往匈奴清兵入關就不曾欺壓漢人?到美國澳洲南非和其他地方定居的歐洲人和後來移居日本台灣的人就没有欺壓當地土著?全世界的文化及語言都演化過,亦入侵過別的地方,然後成為取代舊有文化成為當地主流文化及方言。當這些曾入侵當地的語言及文化再被更新的文化入侵時,"舊"的言語/文化起來反抗亦是很普通的事。過往封建制度下改朝換代,新政權永遠是一言堂,舊有文化反抗不了,其文化語言被掃人歷史洪流中是時代的問題。但現今社會文明,全世界都有保留"傳統"的美德,所以現在的"舊"有文化有能力反抗要保存又有何不妥?若說入侵過別的地方的文化語言就没有"生存"的資格,那麼全世界的文化語言都没有這資格。另外,說什麼閩南人潮州人四川人和上海人有資格,四川人我没接觸過不敢說,若說本地人曾歧視和排擠外地來的人,那幾處的人會歧視排擠其他外來人就絕不會比其他地方少,問那些長期在內地做生意的港商台商就知道。那些在本地(或外地)學習求生的人有怨言的話,要怪就該怪自己學藝不精或生錯年代和地方。

    在全世界任何地方,排他性都存在。除了文化和語言外,亦以宗教、政治、專業、學術和門派等等各種不同圈子的形式出現,這不只是本地才有的特色。不論是否在香港或國內外,在一個特定的社會圈子中你的專業語言說得不對,自然不為人所認同。若是在政治和宗教的圈子中你和其他人說的政治宗教語言不是同聲同氣時,若當中再牽涉利益衝突,更很可能招惹麻煩或甚至殺身之禍。只是在學習語言文化的過程中遇過一些辛苦的日子,算不上什麼大不了的事。次文化在主流文化的衝擊下爭扎求存也没什麼稀奇,歷史只是不斷地在重演。能否存流下來就要看天時地利人和了。

    回覆刪除
  27. 易博友,

    Thank you so much to say the true words. Since I ain't literate myself, I cannot discuss & controvert so rational and persuasive like you.

    Speaking of Hong Kong people suppress other dialects like Chaozhou, Hokkien, Minnan, Hakka, Shanghai, etc., actually I don't think so. Most Hong Kong people & HK government would not dis-allow people to speak their own mother dialects other than Cantonese only. Yes, some of us would laugh at people's accents when they spoke Cantonese, though, we never or ever say that it's stupid, low class and shame for them to speak their mother tongue.

    For example, I always asked my classmates & friends like the Chaozhouese, Shanghaiese whether they still know how to speak or understand their own dialects.

    Personally I think it's necessary for people who can speak/understand their own mother tongue and that it's the way they show respect to their own heritage.

    Honestly, I think people who live in HK cannot manage to use or speak their own mother tongues other than Cantonese, I would say it's their own family's fault not to encourage or even ask their young generation to do so compulsory.

    Of course, environment, atmosphere, assimilation are some major factors to urge people use particular language within a particular place, it doesn't mean that different dialects needed to be killed forcefully by political policy.

    回覆刪除
  28. 雖然我唔想將呢度變做戰場﹐但既然大家有咁多回應﹐我無奶油唔反駁。如有冒犯﹐還請Chris老師多多包涵。

    首先﹐我先講普通話運動問題。普通話運動作為推廣官話政策﹐政府即使硬性規定國營媒體只能使用官話﹐亦十分正常﹐而且普遍。至於民營媒體決定用咩方言﹐我則認為係悉隨尊便。

    當然﹐最好方法﹐乃為國營地方媒體兼辦兩種頻道﹐一為官話﹑一為地方方言。例子就如香港電臺﹐有普通話頻道和廣府話頻道﹐任君選擇。

    然而﹐像TVB那樣﹐只有廣府話/英文頻道﹐則屬奇怪現象。當然﹐TVB是民營媒體﹐香港又無公型電視台﹐所以我只能夠尊重TVB的商業決定。

    其次﹐我認為Raymond兄否定普通話運動的態度﹐是一種政治偏見﹐而且對中國語言統一運動的歷史﹐一無所知。

    中國的語言統一運動﹐始于晚清﹐由吳汝倫到日本考察其語言統一運動後提出的。他認為日本推行以東京腔為標準讀音的語言統一運動後﹐深受感動﹐認為漢語統一有利於文化傳播和教育﹐遂上書管學大臣張百熙﹐提出國語概念﹐提倡以北京官話作為中國國語。至1909年﹐清咨政院召開﹐議員江謙提倡以北京官話為國語﹐成立國語編查委員會﹔1911年﹐清政府召開中央教育會議﹐議定國音﹑方言對照表。

    民國成立後﹐1912年召開臨時教育部會議﹐決定由統一漢字讀音做起﹐1913年召開語音統一會﹐選北京話為國語﹐並擬定注音為國音拼音符號。

    至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當時的文人推行新文化運動﹐提倡“言文一致”﹑“國語統一”﹐加速了北洋政府對國語運動的推行。蔣介石掌政後﹐在1932年發佈〈國音常用詞彙〉﹐也規定了各地學校需向學生教授國語。

    後至中共得天下﹐將國語一詞改為普通話﹐它所施行的普通話普及活動﹐只不過是秉承以前國語統一運動的精神。

    如果純粹因為有人認為坐鎮中南海的人﹐是他/她眼中的共匪﹐於是就要否定一個經歷中國幾代文人主張的文化運動﹐我無話可說。

    又事實上﹐蔣介石遷台後﹐仍然致力於台灣的國語統一運動﹐規定台灣所有學校需以國語授課﹐籍此來普及國語。現在大陸做的普通話教育政策﹐人家蔣介石在50多年前已做了﹗如果這是有問題的話﹐當年你唔去鬧蔣介石﹖

    至於Raymond說反對將各地有悠久歷史的方言趕到絕路﹐我覺得更無稽。大陸又從無規定人家不准說方言﹐而且大陸在各地方言研究領域的成就﹐還要高出港臺兩地數倍。

    單以廣東方言為例﹐大陸不單有人專門研究廣府話﹑客家話和潮汕話這些大方言語系﹐細至從廣府話變異出來的寶莞片﹑從潮汕話變異出來的雷州話﹑湛江話﹑梅州客家同惠州客家的分別﹐人家都有人專門研究﹐並著書立說。相比香港的方言研究﹐人家做得好好多﹐如果咁都叫“消滅方言”﹐我真係無話可說。

    由始至終﹐話普通話運動消滅方言﹐根本就係假議題﹑不存在。有睇過央視的朋友﹐更會知道唔少劇集﹐都會特別安排當中角色講唔同方言作為特色﹐當中唔少都係主旋律劇。例如﹕主旋律劇“歷史的天空”﹑“亮劍”﹑“炊事班的日子”﹑民初劇“孟來財傳奇”﹑宣傳社會主義新農村的主旋律劇“喜耕田的故事”﹐上年十分火紅的“我的團長我的團”﹐角色來自唔同鄉下﹐就會講唔同的方言。

    相反﹐由於我經常係廣深港一帶活動﹐反而覺得廣州同香港的粵語霸權問題﹐十分嚴重﹕
    首先﹐以認識當地方言(廣府話)作為聘用條件的﹐我相信全國除粵東外﹐絕無僅有。單就廣東一省而言﹐你就從無見過在梅州﹑雷州﹑潮州﹐會以認識當地方言作為聘用條件。

    其次﹐任何約會﹐只要當中有兩個會講廣府話的人(尤其係香港人)﹐即使有其他外省人在場﹐佢地都會肆無忌憚的講廣府話﹐完全當其他外省人無到。
    有趣嘅係﹐約會中如果有鬼佬﹐好多時D香港人又會識得尊重鬼佬﹐以英文交談﹐覺得對住鬼佬講英文﹐係唔尊重對方。偏偏見到外省人﹐就完全當對方無到﹐肆無忌憚的講廣府話。

    我甚至想講﹐香港人將廣府話叫做廣東話呢個習慣﹐本身都有問題﹐應該改口叫返做廣府話。廣東明明有三大方言語系﹐潮汕人同客家人近2千萬﹐廣府話有乜資格代表全廣東﹐而冠以“廣東話”之名﹖

    事實上﹐如果話真要尊重地方方言﹐廣東的省電臺﹑電視台就應該有齊潮汕﹑客家同廣府話頻道。

    但事實則係﹐大陸只有廣府話和普通話的頻道﹐香港連一個全日播普通話的免費電視頻道都無。

    明明就係﹐好多廣東人連自己省內其他方言都唔尊重﹐轉個頭就走去叫政府應該保護方言文化。講到底﹐其實就係本位主義心態。

    至於Raymond話TVB的垃圾節目無代表性﹐我反而認為只係冰山一角﹐而這些節目得以存在﹐在於有收視﹐即係代表有人樂於見之。

    事實上﹐來自廣東的香港舊移民排擠﹑歧視﹑打壓新移民﹑外省人﹐乃至睇唔起圍頭佬﹐搞足幾十年。單稱呼以言﹐嘲諷圍頭佬的就有「牛屎仔/妹」﹑嘲諷北方人叫「撈鬆(老兄)」﹑嘲諷新移民由「阿燦」到「表哥﹑表姐」到「大陸喱」…嘲諷潮汕﹑閩南人就叫作「鶴佬(河洛)」

    無錯﹐部份稱謂﹐好多人現在用的時候﹐就如阿差﹑鬼佬一樣﹐已經無原本的歧視意味﹐但它本來就係香港人歧視和排外的產物﹐這是不能被抹殺的。

    最後﹐對於阿易所言﹐我贊同的要積極融入社區﹐亦贊同排外屬常見現象。歸根咎底﹐人會排外﹐乃源于大多數人都有黨同伐異的心態一樣。有競爭就會有小圈子﹐就會有排外。

    問題只係﹐存在唔代表合理﹐更唔應該將其合理化。我無法接受﹐一D人話要保護方言文化﹐但自己又講一套做一套﹐以其方言優勢﹐排斥打壓其他少數族裔。我更加無法接受一D人﹐明明內心係本位主義﹐但就打住保護地方文化做掩飾。

    如果因為排外﹑打壓隨處可見﹐我地就只能夠接受﹐甚至將受害原因歸咎於自己能力有限的話﹐咁點解各地仲要訂立各樣反歧視法呢﹖所謂本土香港人點解仲要大叫撐粵語﹖

    反正粵語能否繼續存續﹐都係視乎粵語族群的實力而定﹐由利用價值而定﹐係“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
    反正粵語將來會唔會被消滅﹐就好似香港將來仲會唔會行一國兩制一樣﹕只要廣東同香港能夠維持自己的經濟實力﹑經濟龍頭地位﹐粵語自然就能維持其“強勢語言”的地位...
    用你個邏輯﹐如果粵語將來被消滅的話﹐廣東人同香港人就唔好鬧三鬧四啦﹐要怪就自己廢囉﹖無利用價值﹑無統戰價值囉﹖

    回覆刪除
  29. 多謝以上的易、Fung、Raymond、賈真的意見,亦多謝文少做過很多資料搜集的功夫。
    本版的經驗是,一談到中國的問題,留言一定踴躍,也很容易動氣。大家能夠由最初的唇槍舌劍,到現在的學理討論,是我所樂於見到的。

    回覆刪除
  30. 廣東話本身點用 同打壓無關係
    就算我用普通話一樣可以鬧人。
    你講開粵語會唔會專登用國語鬧番人?
    想打人你唔俾用刀我都用石仔掟你
    唔一定係你講既語言同我唔同 可能因為你格衰。
    你唔夾硬禁還好,你夾硬禁只會令被禁果邊更加厭惡國語

    利用語言優勢打壓小數,我又可唔可以話國家利用法律打壓我地?
    依家全國來說國語是小數還是粵語?

    如果只是經濟實力等的自然發展 應該無人會出聲
    依家係有國家做催化劑 無奈係呢樣野。

    -------------

    最後我無知,想問下

    單以廣東方言為例﹐大陸不單有人專門研究廣府話﹑客家話和潮汕話這些大方言語系﹐細至從廣府話變異出來的寶莞片﹑從潮汕話變異出來的雷州話﹑湛江話﹑梅州客家同惠州客家的分別﹐人家都有人專門研究﹐並著書立說。相比香港的方言研究﹐人家做得好好多﹐如果咁都叫“消滅方言”﹐我真係無話可說。

    研究果班人同規管媒體果班人係同一班人嗎?

    回覆刪除
  31. Chris, 之前見有人說得激動了,我也來幾分肉緊。若然失言了還請見諒。

    賈真,過獎了。I'm only sharing the things I'd seen and gone through while I was studying and living overseas. (For the sake of this discussion, I'll switch back to Chinese) 你說你很多朋友連他們的家鄉話也不會說,這現象其實十分普通。我相信Chris在外國亦見不少華僑第二代大多連自己父母的母語也不太會講,更莫說寫和看了。同様的情況在其他國家移民後代中亦會出現,就算那些移民的後代願意去學,一般來說也不會很流利。充其量就像亞洲人在自己本國學英文一様,即使文法全對,要說起來也是甩甩咳咳。除非是因為工作上有需要或周遭環境被逼使他們要用,否則在外地要學好一種語言,非有十分熱誠不可。

    然而,你說香港人只能操本地話就錯了,時下年青人根本連本地話也說得不好。在香港的快餐文化下,他們懂的只有懶音和潮語,許多有廣東話特色的俗語如「一碌木」、「執死雞」、「扯貓尾」、「搵鬼信」、「滾水淥腳」、「七國咁亂」、「死雞撐飯蓋」、「見牙唔見眼」、「有早知冇乞兒」、「橫紋刀遇著扭紋柴」、「跌落地都要楋番揸沙」等語句在時下年青人口中已差不多成絕唱。即使是所謂有代表性的電視劇中也只有老一輩的演員才比較會講。再過幾十年,即使阿爺不打壓,廣東話也只會死剩個殼或者變成另一種新時代的地區性方言而失卻舊有的文化氣息。

    剛在Cup Magazine網頁上看到高級編輯唐明說:「我不是廣東人,來港之後才學廣東話,始得中文之奧妙樂趣。反之,中國其他方言的特色流失殆盡,今天的上海,年輕力壯者都擠進外資公司,開口不是英語,也必為普通話,上海下一代會講上海話的,十無一二,上海話已淪為弄堂退休大媽蜚短流長的二等語言。」我不知道現在上海是否真的這麼少人懂上海話,還是文人大話誇大其詞。但一種語言的承傳絕非只靠研究和書本的教育,若單靠書本就能學會流利的外語,那每年就不會有這麼多人到外國留學讀英文日文,外國人也不用來中國學中文了。

    語言是一種文化,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 與其地理和歷史有着不可分割的關係,也是當地的人與人之間交流過程中洐生出來的一種文化產物,每個地方的語言都有其獨特的味道,是別的地方所没有的。有些方言是翻譯也翻譯不來,充其量只能近似而已。中文有的英文不一定有;日文有的中文也不會完全一様;同様是中國方言又秉承古漢語的特色,廣東話、閩南話和上海話等等說出來各有千秋。所以語言是活的,他不單只有身軀(文法)也有靈魂(文化)。

    所謂「大陸不單有人專門研究廣府話...人家做得好好多﹐如果咁都叫“消滅方言”﹐我真係無話可說。」,會說這種話我猜閣下對學習語言的體會並不夠透徹。你或許能用學回來的語言,卻對之無什感情,只得其形而失其神,更別說精通了。事實上,在你對廣東話有覇權這種觀感上,真喺盲嘅都睇得出你心底裏對這語言文化有一定的排斥。拉丁文、古英語、瑪雅文字、古埃及和中國的象型文字等等全世界也有很多人在研究,可是有人還在用它們溝通嗎?那些都是一堆已死了的語言。若群眾不能使用該種方言溝通而只在書本上研究就不叫消滅方言的話,那恐龍現在以化石的形式存在於世上也可以算是另一種"活著"。活著的語言是要來用要來交通的。會被拿來分析研究的語言通常是已經死的語言,又或是非本地人學外語時才會研究其語法從而學習掌握該種外語。没有人在說自己母語時會拿來分析,因為語言是用來說的,不是用來研究的。閣下若以為喺咁依喺電視度安排吓一啲角色講唔同方言作為特色就算喺鼓勵方言的話,咁荷里活啲電影都有大把呢啲劇情出現,呢啲極其量只可以算喺招徠,同鼓勵使用方言重差十萬八千光年。

    回覆刪除
  32. 事實上一種文化的蘊釀是需要極長時間「浸」出來的。語言作為文化的一部份更容易在長時間的影響下受政令引伸出來的利益和潮流效果所左右其生死存亡。不是說今日政府没有完全禁用某種語言就不算亦不會消滅方言。當一種文化的利益減低,人們自然會趨炎附勢地傾向利益較多的一方。這種潮流一但成型,利益低的文化就注定歩向滅亡。情況就像破壞環境所導致的沙漠化一様,一開始了就很難復原狀。所以人們才會在未出現危機時,群起保衛自己的方言。若等到看到危機時才動手,九成已回天乏術了。

    當年琉球被日本佔領,從此琉球國內使用日文發佈政令,雖則當時琉球王府對外文書都是使用漢語書寫(除對日本外),但中文免不了首先在琉球式微。二戰後當時的琉球本欲歸附當時的中國失敗後,琉球被美國扔給了日本。二戰至今才多少年?先不說在琉球幾已没人懂中文,幾十年下來在以日文為主的潮流下,今日也就只有約一百萬人仍以琉球語作為母語,且多為年長人士,縱有一部份孩子學習琉球語,但卻只作為日文以外的第二語言,在二十歲以下能流利使用琉球語的人不多,琉球語已被認為有衰亡的趨勢。所以絕不能低估政令對地方文化和語言的影響力。一種語言不一定要到外國其僑胞後代手上才會「絕後」,在外來的政令影響下也可以在其土生土長之地被握殺。 今日在粵語還未凋零時不站出來,難道要等到好像琉球語的境況才來大聲疾呼嗎?

    至於什麼「蔣介石遷台後....規定台灣所有學校需以國語授課﹐籍此來普及國語... 」請閣下多點了解正確和update的民生才來指摘別人吧。無錯當年國民黨正是在全台灣不單學校裏並所有政府部門禁用閩南話,但你就算没有去過台灣也看過台灣電視吧?閩南話不單愈來愈多人用,現在連學校,電視電台政府部門也在用,甚至連山地話也要教以免將來山地話會絕後! 如果共產黨只會歩國民黨幾十年前錯誤的後塵,那國民黨敗給民進黨的歷史怕也會在不久的將來,要在海峽對岸重演一次。

    霸權問題嗎?我倒覺得老兄比中央更覇道。廣州的法律如何我不清楚就不多咀了,難道閣下没聽過一國兩制嗎?香港喺攞正牌自己管自家事的,中央還未出聲閣下倒好像要干涉香港內政及民生了。甚至乎連別人叫自己的方言什麼名字,有什麼語言的電台也要管?廣東話這名稱由來已久,是多年來大眾約定俗成的叫法。你要改嗎?可以去和幾千萬同胞和那些清末時就來到廣東的外國人說!改得到話你叻又點話?

    回覆刪除
  33. 潮汕人同客家人只有近2千萬?目前廣東省9千萬人口當中, 使用廣東話人口大約有6700萬,加上廣西1000萬, 香港700萬, 泰國5百萬,星馬5百萬, 美加2百萬,使用地區廣泛。廣東話具有很強的影響力,可以說是目前世界上有較強生命力的語言之一。目前廣東話已經成為澳洲第四大語言,加拿大第三大語言,美國第三大語言[6]。美洲華僑和華裔幾乎百分之90%以上的祖籍都是粵語地區。此外,廣東話亦是唯一除普通話外在外國大學有獨立研究之中國漢語,亦是唯一除普通話外擁有較為完善文字系統的漢語,而且可以完全使用粵語字表達。明顯閣下語氣中就喺唔抵得廣東話喺云云南方方言中強勢而覺得酸流流,然而這是歷史使然強求也強求不來。

    至於廣東話為什麼會有這麼大影響力,也是中央使然。1980年代改革開放後,為吸引港商、海外華人到廣東投資,廣東話不但未受到來自北方的南下大軍的影響,反而受香港電視、電影、音樂影響,大量北方人學習廣東話,令廣東話進入全盛時期。粵東的汕頭、潮陽、海陸豐等閩語區開始大量學習廣東話,逐漸變為雙語區,以便港澳人士投資。粵北客家地區亦慢慢雙語化。在香港、澳門和海外,由於不受普通話政策的約束,粵語在港澳被廣泛運用於教育、行政、法庭、新聞傳媒、娛樂、音樂、電影、電視當中,發展出獨具特色的現代粵語流行文化。如果你現在回家鄉積極推廣你的方言,或許N年後你的方言也能像廣東話一様遍傳世界。這様總比整天問為什麼為什麼來得有建設性。

    至於香港有冇曾經排外和如果欺壓外來人的事,既然閣下都同意我所講排他性在世界各地和國內外都屬常見現象,大家就不必五十歩笑百歩互揭醜事了。另外如果真喺要講冇禮貌,樹大有枯枝,族大有乞衣。香港喺有好多人冇禮貌嘅人,大陸人口比香港多唔知幾多倍,計百分比嘅實數大陸冇禮貌嘅人只會比香港更多,好多時仲丟假都丟到外國去添! 其實邊度都有好人同壞人,至於喺咪睇得開和接受全世界人都有唔完美嘅人呢個事實,喺個人眼界同胸襟嘅問題。人地幫唔到你,一日到黑喺度問邊個搬咗我舊芝士都無補於事。再講,依家香港放寬電視經營牌照,外地人有本事咪攞錢出嚟好似台灣中天咁喺香港開個唔喺講廣東話嘅其他方言台囉,又冇人唔比佢哋開,不過佢哋做得住先算喇!我驚到時你又賴本地人杯葛唔睇佢哋個台搞到佢哋折埋咋!

    什麼本位主義不本位主義的,若人連自己家鄉的一切都没有歸屬感,又怎會對國家有歸屬感?若當年日本侵華時閣下無本位主義,還會被人冠以漢奸之名呢! 若閣下没有廣闊的胸襟去面對中國和世界上存在許多不同文化的事實,和文化與文化之間接觸時除了有好亦有衝突的話,建議閣下回家鄉呆著好了,這様別人就不會犯著你。畢竟地球是很危險的地方,閣下還是回家吧,不要到處亂跑為妙!

    至於粵語會否迄立不倒,或是被人淡忘,這事誰也說不凖。但話說回來觀乎台灣的經驗,方言是禁不絕的。可能有一天老天爺開眼了,國家領導人醒悟過來決定放棄走國民黨的敗亡之路而要比國民黨走快幾十年--立即開始推廣不同方言文化好讓中國保留更多文化遺產也說不定。到時你就可以呆在你家鄉發展你們的地區的優勢而不用再來這個對你來說充滿覇權的地方了。自討苦吃,又何必呢?

    回覆刪除
  34. 語言是緊扣生活的,你指出這點,再對也沒有了。
    如果深圳的那一邊對香港的影響大到極點,香港人人的生活完全受其主宰,廣東話消亡轉是旦夕之事,我們這班人痛心疾首捶心裂肺拼了老命去保育,都不能挽狂瀾於既到。
    兩者二而一,一而二,香港人能夠保住特色的香港生活方式,廣東話才有機會保存。
    閣下有料之人,潛水這麼久才賜文高論光我篇幅,也太唔俾面了.....

    回覆刪除
  35. 見到文少,易兄的文章真是長進不小!
    沒有兩位文彩,我個人觀點是相信不小內地學者會保留方言研究!如果官方有意壓迫而達到政治目只會令文化及社會退而不進!沒有多元文化磨擦下社會難有進步,大陸近年打壓方言舉動包含政治目的路人皆知.
    至今都沒有忘記有一位普通話老師說的故事.她年青時侯學校推行普通話,校內不可再說任何方言.由於學校所教普通話斯文得體,間接令同學之間交談小了磨擦,衝突小了,犯校規機會自然小了!老師本意用這個故事表示普通話比其他方言斯文得體.詢問學生是否明白時候,有一位串串貢的同學說了一句"車!連講野都管,一定無人犯校規!"令老師立刻黑面.
    簡簡單單說明了內地迫用普通話只為了方便管治的政治目的.
    保留自己本土文化,與各種文化交流才可產生火花,令社會進步!
    其中香港是最好例子!在50-60年代不同省份操不同方言的中國人聚合在香港才孕育出獨有70-80年代香港文化!香港式獨有廣東話才開始成形!
    如果當年港英迫用全英語教育,我想香港一定沒有周星馳!

    回覆刪除
  36. 殖民地時期的香港,無民主,但有自由。
    有這個自由,反而保育了很多中國傳統。
    星爺的廣東話,其實很老派;他的用語和發音和腔調,上接吳楚帆、張瑛那些前輩。

    回覆刪除
  37. 呵呵,我講嘅除個人經驗外,不外乎喺網上面搵得到嘅資料同一啲喺人都識「鬼唔知阿媽喺女人」嘅道理。實情喺小弟才疏學淺,見喺Chris兄度討論嘅仁兄個個都見多識廣、客氣有禮,我呢啲咩都喺得半桶水嘅,唔通仲要喺度肋肋聲咩?當然要識得藏拙,喇喇臨擔櫈仔坐埋一邊學嘢喇! 況且我說話莽撞,怕會唔覺意冒犯他人,所以先會比較沈默。唯今次一時衝動填膺,有違Chris兄和氣嘅宗旨,難得Chris兄汪涵,唔怕小弟同你趕客的話,一定多啲嚟玩。

    講番轉頭有關第十聲嘅發音,可否舉多啲例香港人喺邊啲字上會用到第十聲?呢個音我只喺係閩南話度聽過..... 諗諗吓好似喺黃韻詩啲戲入面佢會用呢種「語氣」講嘢,梁家輝扮老人家講嘢都會咁,但就諗唔到有啲咩字我哋會用呢種聲調,我一直都以為喺老一輩人嘅鄉音語氣,乜原來喺廣東話嘅一個聲調?

    回覆刪除
  38. 是把上平聲(第一聲)再細分的結果吧了。
    我們日常講了也不自知。
    還有可以留意下何鴻燊講的粵語,真的很有老派風味。

    回覆刪除
  39. 新年玩完﹐本來諗住告一段落。但見回應咁多﹐又回應一下。
    匿名講乜﹐我真係唔係太明﹐唔知點回。
    我只係想講﹐有人用粵語作為排外工具﹐中意以對方廣府話「發音不準」來嘲諷對方。
    呢點﹐Chris移民前係老香港﹐我諗佢都好清楚。

    至於易兄的批評﹐我逐點回應
    (1)港式廣府話出現潮語同懶音﹐或者新一代唔識上一代口頭禪﹐呢D現象好正常。語言存在目的﹐係溝通﹐亦會隨著時間有改變。例如粵語自晚清前﹐仍然sh音﹐所以港英政府會將沙田譯作shatin﹐但到民國之後sh消失﹐所有原本有sh音的字﹐都被s所代替﹐咁先會出現而家將沙田讀成sa-tin的現象。
    又事實上﹐如果以廣州廣府話先為正宗的標準來講﹐港式廣府話已經好多「懶音」。例如﹕你去廣州會發現﹐廣州人講廣府話對有ng鼻音的字﹐講得好準﹐但香港不論後生定老一輩﹐講個我(ngo)字時﹐ng個鼻音會讀得好輕﹐甚至無咗。

    (2)我贊同語言係一種文化﹐但同時係一種工具﹐係溝通工具。如果一個國家因為方言太多﹐政府又唔能夠成功推廣一套官話去作為國民的共同語言﹐搞到雞同鴨講﹐以乜鬼「文化的多元生機」﹑「精密古雅」的理由﹐反對國家的官話推廣運動﹐我覺得係本末倒置。
    講真﹐我唔知其他人究竟有幾多機會同外省人溝通﹐或者同廣東省入面講其他方言的人溝通...如果你同其他外省人(或者客家人﹑雷州人﹑潮州人)溝通的話﹐就會明白普通話運動係幾重要。我單以廣東茂名﹑湛江為例﹐湛江市面人講土白話(湛江式廣府話)﹐茂名人講黎話(雷州話)﹐差異就好似兩個國家的語言差異咁大﹐甚至土白話同廣州廣府話(白話)﹐發音都有明顯差異﹐其差異大到廣州人覺得湛江人「發音唔正」﹐似「外省人講白話」。

    (3)對於易兄批評我「你或許能用學回來的語言,卻對之無什感情,只得其形而失其神,更別說精通了」﹐我就無謂辯解啦﹐反正我學歷就只得中三。我的廣府話應用能力係點﹐我建議你問下Chris老師。我唔單只識得講廣府話﹐我以前留言一直用廣府話﹐甚至以前寫blog都係用廣府話﹐我甚至相信﹐我對上一輩的廣府話竭後語﹑口頭禪﹑乃至廣府話粗口的典故﹑用法﹐認識多過好多所謂本土香港人。至今我同Chris老師一樣﹐仍然用廣東拼音來打中文﹐所以我深信我對廣府話每個發音瞭如指掌。(否則我根本連字都打不出來)
    我後尾唔再用廣府話寫blog﹐原因就係好多人(包括台灣人)話﹐用廣府話寫blog﹐佢地睇唔明。
    唔係我臭串﹐我相信本身對廣府話係有感情的﹐而且頗有研究。問題係香港存在粵語霸權﹐甚至有人用粵語作為排外工具﹐對外省人廣府話「發音不準」的包容性普遍不高﹐唔會因為你否認﹐就唔存在。

    (4)我贊成易兄的講法﹕「當一種文化的利益減低,人們自然會趨炎附勢地傾向利益較多的一方。這種潮流一但成型,利益低的文化就注定歩向滅亡」因為香港的圍頭話(寶莞片)﹐就係因為被廣府話雀巢鳩佔﹐而變成「方言化石」的﹐這就係活生生的例子。
    我覺得由始至終﹐你都get唔到我抨擊緊乜野囉﹗

    (a)我一直說的是﹐普通話運動的目的﹐不是要「消滅方言」的。如果一個方言在官話推廣運動下﹐被「消滅」了﹐只不過是如你所說「趨炎附勢地傾向利益較多的一方」一種方言﹑乃至一種語言會否消失﹐關鍵從來不在於政府推行官話政策﹐而在於當地人的態度。
    如果當地人堅持教下一代學習自己家鄉話﹐在家以家鄉話溝通的話﹐那種方言是沒可能消失的。

    (b)如果你係真心認為方言係一種保護的文化﹐你就唔好淨係關注自己「母語」﹐要尊重同照顧講其他方言的社群。
    例如﹐香港有110萬閩南人﹐我唔要求香港要有閩南話頻道﹐當人家用閩南話傾偈一刻﹐唔該你地唔好歧視我地﹐甚至叫人地做「大陸喱」。

    (5)我當然清楚台灣係民進黨上臺後﹐係語言政策上搞本土化啦﹖問題又返來囉﹐我地福建郎就話明D台灣節目講乜呀﹐你聽唔睇聽明呀﹖又再講﹐台灣係語言政策上搞所謂的本土化﹐又有幾尊重台灣客家人﹖

    (6)你話我比中央更霸道﹐我只係想講﹕雖然我唔係香港出世﹐但我係香港永久性居民﹐見到香港有D人口叫「要尊重方言文化」﹐另一面又唔尊重其他方言人口﹐我覺得好好笑。
    其次﹐我有一點要補充﹐「一國兩制」之「兩制」﹐係指中港兩地可以奉行唔同的政治制度﹐唔好乜鬼你都祭出「一國兩制」做擋箭牌。即係香港奉行資本主義制度﹐大陸實行社會主義制度(至於大陸而家仲算唔算奉行社會主義制度﹐香港有最低工資後仲算唔算資本主義制度﹐不在今次討論之列)
    其三﹐廣東話問題﹐又有人轉移視線。所謂香港人習慣將廣府話稱作廣東話﹐係習非成是﹐只不過係存在並唔代表合理。
    從字義上﹐廣東話理解上應該包括潮汕話、客家話﹐將廣府話冠上廣東話之名﹐言不正言不順﹐對講潮汕話、客家話的人唔尊重。
    事實上﹐方言學就無廣東話一說﹐英文譯作cantonese﹐係因為當年外國錯誤理解廣東的意思﹐才有將廣州誤譯作canton之說﹐但在當時的外國人眼中﹐canton就係解作廣州。又事實上﹐廣府話的真正主人--廣州人﹐就堅持叫廣府話做廣府話或廣州話﹔廣東廣西省的其他粵語人口﹐則將廣府話稱作白話。

    (7)我話潮汕人同客家人有近2千萬呢﹖目的只在指出「廣東話理解上應該包括潮汕話、客家話﹐將廣府話冠上廣東話之名﹐言不正言不順﹐對講潮汕話、客家話的人唔尊重。」記住﹐潮汕人同客家人都係廣東人來的。
    你話我對「廣東話喺云云南方方言中強勢而覺得酸流流」﹐我覺得真好笑。見你自吹自擂咁開心﹐我又吹先﹖但係國內﹐閩南語系的人口超過五千萬﹐而且傳播範圍跨越四個省(粵﹑閩﹑台﹑瓊)﹐東南亞大多數國家的華僑﹐都識得講閩南話。論歷史﹐閩南語係五胡亂華已經成形﹐比粵語成形時間更長﹐更接近「古中原音」﹐詞彙中更多古字。例如﹕閩南人(及潮汕人﹑雷州人)﹐稱「粥」作「靡」﹐稱「何」作「底」﹐稱「你」作「汝」。甚至日文﹐本身唔少發音都同閩南話接近。(如一至十的發音﹐兩者就好接近)

    反而現代粵語成形於唐代中葉﹐而且混雜京族﹑傣族語﹐論漢文化正統性來講﹐粵語可以比得上閩南話﹖

    我講的從來都係﹕要人尊重方言文化﹐請你地從自身做起﹐尊重同居一地的其他方言人口﹐而唔係一邊叫政府唔好握殺廣府話生存空間﹐另一邊就玩排外(如香港舊移民排斥新移民)﹔而唔係拎自己有古音﹑雅音來吹噓﹐又或者踩人家北京話「溝女真話」。

    因為硬要拎自己有古音﹑雅音來吹噓的話﹐吳語系﹑閩語系比粵語更有資格﹐要比﹐根本無意義。再硬要講漢文化正統性的話﹐北京話「溝女真話」﹐廣府話一樣有「溝京族﹑傣族語」。

    至於你話廣府話係「除普通話外擁有較為完善文字系統的漢語」﹐更反映閣下的無知。整個北方方言語系﹐乃至吳語語系﹐每個字都可以寫出來﹐就不是「完善文字系統的漢語方言」﹖還是你根本從不當北方方言係中國方言﹖

    (8)至於香港有冇曾經排外﹑欺壓外來人﹐我根本就唔係要揭醜事。況且呢﹐我自三歲來港之後﹐而家我係香港已經住左27年啦﹐我都係香港永久性居民來的。我唔講﹐係絕對無人知我係新移民來的。所以呢﹐無互揭醜事的問題﹐要揭﹐都係自揭瘡疤~~
    此外﹐我已經講過啦﹕既然你覺得存在就等於合理的話﹐你而家又嘈乜呢﹖反正粵語會唔會消亡﹐只係弱肉強食的結果囉~~

    最後果句﹐除非你係香港原居民﹐否則你講呢堆說話﹐同講廢話有乜分別呢﹖去到尾﹐你咪又係移民或移民後代﹖
    又﹐如果你鄉下都係講粵語﹐你為粵語歌功頌德﹐我可以理解。但如果你鄉下都根本唔係講粵語﹐而你又唔識講自己的鄉下話的話﹐我就好好笑囉。

    唔該﹐你學返自己鄉下話﹐先去講咩保護方言啦~~

    回覆刪除
  40. 非常佩服文少毅力!
    我個人好欣賞你可以堅持自已觀點不停搜集資料去反駁!
    不似一些人資料搜集都沒有準備而胡言亂語!
    每一種語言,每一種文化都需要尊重.
    大家有一種共通官話溝通是一件樂事,可以增加效率,方便理解!
    但內地官方多次規範方言,限制自由才會激起社會矛盾.
    令不小人提出捍衛方言曲線保護自由政治目的!
    成功的例子是香港在68年的中文運動成功,直接保護中文香港地位和提升華人權益!
    你其中提到香港有排外性,欺壓外來人其實人性表現!全世界一樣,根本不是方言問題!幫到自己人不論你操什麼語言都會歡迎你,相反就算大家同聲同氣但做事合不來,都會請你離開!根本是人的問題!
    最後多謝你長長資料令我在方言上獲益不小!

    回覆刪除
  41. 文少本質上是贊成保留一切方言的,不過是為更小眾抱不平,及諷刺一些香港人議前歧視外人,現在知道味道而已。

    回覆刪除
  42. 知我者﹐Chris老師也。
    我更不忿的是﹐當提到香港要搞母語教學之時(記著﹐當年乃至現在﹐提議母語教學還是以粵語授課)﹐一些人的崇洋基因又會湧現﹐將自己之前吹捧粵語如何了不起的說話﹐拋諸腦後。
    既然這麼撐粵語﹐熱愛中國文化﹐何解到談起母語教學時﹐人們又作一萬個理由去反對﹖
    另﹐回fung﹐我都講過排外的本質﹐其實是黨同伐異。不過﹐以語言作為排外工具﹐或以共同語言建立歸屬感﹐是最為容易。
    亦因如此﹐我先會話﹐站在漢族整體利益的立場來講﹐我先支持普通話運動。關鍵﹐只是在於怎樣取得平衡。

    回覆刪除
  43. 我支持普通話「普及化」,以利溝通,也希望(所有)地方文化能夠延續下去。
    秦始皇統一文字2000多年,方言依舊存在,各省都有文學家出產,可見提高香港人的中文水平和能說普通話,並不是如香港一些人想像的,有一定的關係。
    廣東省用粵語教古文,也出了康有為、梁啟超等大家;同樣地,台灣以前都是用閩南語教古文的。

    回覆刪除
  44. :Guybrush Threepwood 提到...
    : 呢段我唔係睇得好明... 究竟第十聲係點嘅呢? 乜"方糖"同"荒唐"唔同音咩? 我真係唔知。"烏鴉"同"烏龍"﹐個"烏"字嘅分別又係咩呢?

    由陰平分出來,叫超平調。東方同阿東,東字,前者低音啲,係陰平,後者高音啲,係超平。

    呢啲生活上來講。一般人用都察覺唔到九聲,何況咁細嘅差別。

    回覆刪除
  45. :文少 提到...
    : 知我者﹐Chris老師也。
    : 我更不忿的是﹐當提到香港要搞母語教學之時(記著﹐當年乃至現在﹐提議母語教學還是以粵語授課)﹐一些人的崇洋基因又會湧現﹐將自己之前吹捧粵語如何了不起的說話﹐拋諸腦後。
    : 既然這麼撐粵語﹐熱愛中國文化﹐何解到談起母語教學時﹐人們又作一萬個理由去反對﹖
    : 另﹐回fung﹐我都講過排外的本質﹐其實是黨同伐異。不過﹐以語言作為排外工具﹐或以共同語言建立歸屬感﹐是最為容易。
    : 亦因如此﹐我先會話﹐站在漢族整體利益的立場來講﹐我先支持普通話運動。關鍵﹐只是在於怎樣取得平衡。

    我支持母語敎學,但唔認同政府用行政手段,限制幾何多間英文學校,限制學校用乜嘢話去敎學生。實質上,幾十年來,香港都係母語敎學,掛名英文又好,掛名中文又好,實際都係母語敎學。政府本意好,但做行政嘅人,唔係敎嘅人,只係按數字管理,無辦法睇清楚敎育。人人都唔同,自然要用唔同方法敎。家下硬性規定,反而令社會混亂。最重要,敎師係有料,可以發揮所長。政府聽商人之言,唔停搞乜嘢「增值」,硬係要搞,結果就衰咗。

    我早年學過少少國語,學國語係好得意。但我反對由商人靠政府政策推普通話,例如用口講普通話敎中文。正如我反對迫敎師口講英文敎各科。

    回覆刪除
  46. 我係一個香港女仔, 係MELBOURNE 揾食, 結識左好多黎自中國唔同地方的朋友仔.

    我學英文學普通話學得好開心, 可以流利講一種新語言的時侯,就好似走入左去一個新既世界咁. 過程都無乜俾人笑同排擠, 反而我唔地道的表達方式令人覺得好有趣, 指正我之餘, 同時又覺得我呢個古怪的表達方式好清新. 因為咁大家既了解又多左。

    以自己既母語而自豪係好幸福, 因為呢個係我自己的一部份. 對自己有sense of proud,自信愛自己的話,心境自然就會廣濶,更會包容。

    我包容到你發音唔正,但係如果你將肚餓講成肚屙, 我叫你去厠所 唔好誤會我蝦你。XDDDD

    回覆刪除
  47. 你學下我,我有學下你,文化交流就是這樣達成的,大家都有益。
    如果刻意為了尊A而貶B,就是一面倒,拒絕交流的可能。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