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0日 星期四

「支持佔中」智者一席話



我昨日在大商場的休憩座位呆坐等人,一個朋友走過,他也是閒來無事,乃坐下攀談幾句。

他說早些時去了香港,回來澳洲不久,去過金鐘看那些佔領的人和帳篷:「其實我都支持佔中㗎!」

接着大發議論,吾洗耳恭聽:

佢地目標好正確,不過手段好錯囉!


阻住人返工,D小巴同的士都行唔到,搵唔到食,佢哋實反對你架。

(你話咁樣唔好,咁你有咩辦法?)

我點知道?總之犯法就唔好啦。

(「公民抗命」,梗係犯法架啦!就係要犧牲自己,道德感召,喚醒大家,引起國際注意嘛。)

佔中唔應該咁佔法。你話咩佔完就去「自首」,或者坐係度「等差人拉」;唔通我殺咗你,然後走去自首,我嘅道德又好高尚咩?

佔中都原本係合法嘅。

(合法?)

哪,去維園呀,或者係中環警察劃定地區內來佔,佔幾耐都好,表達意見姐,咪阻人搵食吖嘛。

而家阿邊個戴耀廷,都返去教書啦,你幫人仲係度唔走,有乜用?

(我同你都係怕97移咗民,有D人無得移民,起來反抗,我地唔應該撥冷水嘅。)


係,我都唔鍾意共產黨,但你地搞乜都好,共產黨都唔會聽你嘅。若果有用嘅,1989年天安門,班學生已經搞掂咗啦。你睇下,吾爾開希而家都走咗去台灣啦。


(聽到呢度,電話響,我急急腳走人)

27 則留言:

  1. 在高牆同雞蛋對陣之中 , Chris你的朋友的言行 , " 實際效果 " 是在幫忙高牆的 , 俗語是所謂 " 勸降 " , 也是中共的統戰手段 , 想達到的戰略效果 , 特別是那些 " 真心膠 " , 容易中招 , 想想 " 陳凱文事件 " 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同意梁 Sir 友人是在做等同 "統戰" & "勸降" 的 "思想工作"。

      刪除
  2. Raymond上午8:47

    倘若2003年,香港人甚麼都不做,不上街抗議,坐以待斃,香港的今天恐怕會更慘!
    佔領街道,爭取真普選,即使對市民、商戶帶來不便,即使訴求不會立即如願,但已喚醒全球,重新注意香港。不要說有多個記者長駐香港、大陸的NYT,即使遠到蘇格蘭的報章,都有報道。正因如此,梁某和大陸才不敢亂來,強行清場,改用時間戰略,爭取民意支持[如只看東方日報、只看無線新聞者],再用法律手段拆除障礙物!拉人,慢慢來!
    倘照那智者意見,坐在公園爭取,坐到天長地久,誰會理會。

    回覆刪除
  3. political awareness, participation and mobilisation being three main steps in people re-empowerment and perhaps change of government. god-damn Americans say, no free lunch, man!!!

    回覆刪除
  4. 梁兄,又走咗鬼。

    回覆刪除
    回覆
    1. 定啲嚟,一定幫你搵番。

      刪除
  5. 我一早就知道有好多這些智者,所以最後移嚟PHOENIX ,小地方唔使見咁多膠人,六四後幾個月同樣的說話都聴到唔小,頂心頂肺,美加大城市都充斥唔小呢類膠友,最近有位老友連大學頒個榮博佢都唔要,仲高調哋宣布,佢早過我移民到加拿大,最近被人發現在大陸近香港有一塊值成百億以上的地,報戴曾志偉經常陪佢玩,曾的表兄馬時亨在嶺大出醜而做啲搞作,好招,等啲人唔敢搞佢塊地,佢請過我一位朋友食幾次飯,十年前他又請我老友食飯,他點菜點酒我老友覺得很簡單的晚飯加兩枝紅酒,又食過佢幾次飯,呢次爭住埋單,亦爭得好辛苦,才能成功,薟名時睇見單尾個數目手都振哂,凈係一支紅酒就成兩萬幾,我老友當然硬住頭皮繼續薟,我老友一早七十年代移民,又唔係炒地產,當然肉赤,老友呌我有機會返香港千祈唔好亂搶單,香港好多新發彩的人,不過近幾年國內也唔小,最近香港的中資咪比人爆料,一晚凈係酒錢都過百萬。

    回覆刪除
  6. 梁 Sir 友人說的,講咗等於無講。奇怪在那些說 "佔中阻住人返工" 的人,從來不向政府施壓,要求展開有成效﹑有誠意的對話,卻任由特區政府忽視民意及亂嚟。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那些人專向雞蛋埋怨 , 對高牆屁也不響一個 , 是人是鬼 , 很清楚吧 , 他們遠離現場 , 連精神支持也吝嗇 , 是想掩蓋自已心裡的矛盾吧

      刪除
  7. 其實佔領行動已有成果,懂先生腳痛好番,重出江湖,組織個唔知乜叉基金,擺明是第二權力中心,掃涼突手出街,冇得做多五年。

    「去維園呀,或者係中環警察劃定地區內來佔」,挑,雜主席剛剛去完布里斯班,不如去布里斯班揾個公園佔領吖,白癡。

    回覆刪除
    回覆
    1. 布里斯班的中國人有沒有收到雜總大禮呢 ?

      刪除
    2. 對不起,沒考究他簽了什麼益敝巿的合約。

      刪除
  8. 一個FB網友的有趣觀察:
    我前兩日都同個C9同事嘈完來. 同你個朋友差不多情況, 佢話佢支持D學生爭取民主喎, 但唔應該佔領, 話"無用". 我話咁冇用就唔做, 咁坐喺屋企就有真普選? 佢就話唔係, 話可以用其他唔影響人既方法, 我問佢例如? 佢話謝乜野(應該係謝廷駿阿哥)都冇攪事, 等左幾年咪又爭取到! 我話好似係人民力量幫佢追撃CY咋喎... 佢又話三子之前都佔領左中環成年, 都冇用而家又佔... 我話你係咪攪錯左佔領華爾街衍生出來既佔領匯豐呀? 佢話唔知, 總之去佔匯豐都總好過而家咁阻住條路, 攪到佢有日要花兩個鐘轉車去大口環. 佢認為我地唔係中環返工唔受影響先可以貪得意收工放假出去佔下, 一啲都冇諗受影響人士既痛苦.

    好無言, 支持真普選但就反對人家阻你搭車... 我朋友話呢D叫勝利球迷, 永遠支持勝利一方. 未做就猛咁話冇用, 得左就安心享用成果. 你個朋友都算離開香港上左岸. 我呢個同事身受其害還是如此. 除左講抵佢死都唔知講乜好, 慘就慘在要全香港人陪佢做隸.

    我哥我姐都係中環金鐘返工, 所謂"中環精英"連揸車返工都唔得, 但都冇怨, 因為明白這只是為了香港未來. 住在香港有邊個唔受影響? 倒是海外華人明明無關卻偏愛說三道四, 中國人真是有趣的物種.

    回覆刪除
    回覆
    1. 所以行動派 , 根本不會理這些 " 港豬 "C9的意見 , 話之你乜9民意調查 , 所以180萬個 " 張融 " 的簽名 , 對佔領者毫無影響 , 只有香港那些主流傳媒日吹夜吹

      刪除
  9. 每每和反佔中的朋友說到,我都會反問他們,若果唔佔,仲有乜方法可以令普選變成事實。
    我不在香港,不是身受其中,只是隔岸觀察,無權說什麼,只能默默支持。

    回覆刪除
    回覆
    1. 十居其九的答案是「唔係話唔爭取,總之犯法就唔啱啦」。

      刪除
  10. 倪匡:強權與愚民相輔相成

    讓子彈飛: 老百姓邊個贏就跟邊個

    回覆刪除
  11. 佔領係因為社會不公義而起,唔支持就因為阻佢兩粒鐘,移民海外的港人比他們反應更大,講啲嘢過晒火位,唔佔領請問有什麼其他辦法,大隻講。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 , 參考台灣南韓點爭取民主囉 , 不過人地會笑9香港人的佔領 , 點解鵪鶉咁溫和 ?

      刪除
  12. 溫和係會得到全世界熱愛民主的人的支持,政府有無限的權,為什麼要出橫手去出禁制令,夠膽咪律政司申請囉,你哋唔肯平衡呢班未來社會的棟樑,再加上未來十年新一代又出現,香港爭取真普選的精神會更強,共產黨一定會在未來的日子將香港的教育打針落藥。

    回覆刪除
    回覆
    1. 政府有足夠法理依據和權力清場,沒有政府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的道理。
      政府不做,卻由土共安排旗下機構申,請民事禁制令,是將政府的責任推卸給法庭。

      刪除
    2. HKG Raymond下午9:05

      如果我是法官,會叫禁制令申請者報警好了。

      我常跟人說,政府讓步,事情就解決了!

      刪除
    3. 單是 " 阻街 " 罪, 政府已經可清場 , 旺角幾場大戰 , 警察不需要什麼禁制令 , 咪一樣郁手 , 不過清唔到場o者 , 今次連法庭都一齊陪葬了

      刪除
    4. 戴耀廷 - 誰擺法院上枱?

      明報 2014年11月22日

      不容置疑,即使沒有法庭頒的禁制令,特區政府按現行法律是有足夠權力去清場的。就算是以公共秩序的原因向法庭申請禁制令,律政司在法律上也是比受佔領影響的私人團體更適合。但律政司卻沒有這樣做。

      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在被問到特區政府以民事訴訟的禁制令去協助清場,那是否「擺法院上枱」時,他回應說:「法庭只能解決法律問題,不能解決政治問題。學生對民主的訴求是一個政治問題,不能透過法院解決,要透過磋商才能解決,法院只可維護法律。」

      誠然,如李國能法官所言,法院有其局限,只能處理法律問題,法院也沒有權去處理沒有放到法院面前的爭議,更不可能處理一些表面是法律的問題,但深層次卻是政治的爭議。當然任何人都有權把涉及他們利益的法律爭議,向法院提出申請要求法院裁決。但本身有公權力去清場和申請禁制令的特區政府,卻什麼也不做,最後容讓了私人團體去把法院推到清場的最前線,有沒有人把法院擺上枱和誰把法院擺上枱,已是甚囂塵上了!要擺法院上枱,也不一定要直接做什麼,有時候,不作為也可以把法院擺了上枱。

      當律政司長袁國強被問到為何不向法院申請禁制令時,他只解釋律政司申請所考慮的因素與私人不同,平衡各方因素後,才決定不向法庭申請,但他卻沒有透露考慮過哪一些因素。當然我們不是司長肚裏面的蟲,故不可能知道他考慮過什麼因素才決定不申請禁制令,也不知特區政府考慮過什麼,決定不引用現行法律賦予的現行權力去清場。


      合理的懷疑就是特區政府本身無力清場,故利用法院的認受權威去支持清場。但無論律政司是基於什麼理由不提出申請,及警方基於什麼理由到現在還不採取行動清場,把法院擺了上枱已是不爭的事實!語言偽術是幫不了你們的!誰是破壞香港法治的罪魁禍首,也是顯而易見!最淒慘的是,法院在這情况下也只能啞子吃黃連。

      刪除
  13. http://www.zonaeuropa.com/OccupyCentral_1.htm#054

    回覆刪除
    回覆
    1. 提供連結請略加說明。

      刪除
  14. 是日金句 : 「請羅范轉告那位朋友,他可以移民到一個沒共產黨的地方,但不能移民到一個沒年輕人的地方。」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