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8日 星期二

緣份一線間

讀小學五年級時,班上來了兩個台灣新移民同學:阿Paul和Wilson。兩個同學都是來了香港沒幾年,廣東話已經琅琅上口,小孩子就是有這個能力。

我和Paul特別要好,每個星期都趁我去在何文田窩打老道冠華園新開的九龍市政圖書館之便,到他在窩打老道山的家玩一個下午。

Wilson 和Paul 兩家人本是相識,當然互有來往。我和他們兩人都算有緣,小學會考齊齊獲派位往名校「九龍華仁」,屬於有數的幸運兒。

Paul 讀到中二,便往澳洲繼續讀中學,只是在幾年之後他回香港過聖誕時,他特別來我的家見過一面,之後的近四十年。沒有再聯絡。Wilson 則一直讀到中五,跟著去加拿大留學,聽說在彼邦做了鐵路工程師,成家立室,和我也沒有聯絡.....


倒是我另一個好同學成為會計師,幫 Wilson的媽媽在香港經營的工廠核數,他也私下和Wilson 的妹妹稔熟,和我閒談時,也會提起Wilson在香港的家人如何如何。

時光飛逝,40年過去了。

忽然之間在Facebook 收到一個短訊,是Paul 發過來,問我是不是他認識的小學同學阿松,於是乎我們兩人又聯絡上了。原來他一直在澳發展,在雪梨做建築師多年。我問伯母現在可好嗎,Paul 說他媽媽已經過來居住很久了。然後我又問起,你們有和Wilson一家聯絡嗎?他說很可惜,沒有,媽媽也很想知道Wilson的媽媽的目前情況。

當時是2011年,我們1971屆的九華學生,正預備大搞一個畢業40週年的盛宴,散居世界各地的同學能回香港赴宴,共聚一堂,邀請尚健在的師長光臨。我說我是一定會去的,到時就代伯母打探一下吧。

當晚很多40年沒見的同學,濟濟一堂,當年剛剛大學畢業初執教鞭的年輕老師,現在都垂垂老矣。席上縱目不見Wilson(聽說他後來去了非洲開鐵路,近年又到大陸去了)。不過見到一位老太太,我直覺上就意識是他媽媽,冒昧上前一問,果然!

我向伯母講起Paul的一家,她很高興,把電話號碼告訴我,請我通知Paul的媽媽。

我儘快電郵通知Paul,兩家人就馬上聯絡上了。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很奇妙,緣份不知道如何解釋;牽針引線的行動,做還是不做,有時只是一念之間,把握多口問一句的機會。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

19 則留言:

  1. remember how I started to hook up with you few years ago, man?! we didnt focking know each other at all though we were all from focking wyk, man...

    yet, old connections like that to meet again sounds fate. when actually seeing each other face to face, wonder if you got lots to talk about really, or...man!!!

    回覆刪除
  2. Mike Chan上午7:55

    依家D新移民逼你講強國話。

    回覆刪除
    回覆
    1. 「都是中國人,為什麼不講普通話?」喎。

      刪除
  3. 與一要好中學同學,中七畢業後一直沒有聯絡,三十多年後,竟在一公事會議打對面坐,我認得佢,佢唔認得我,相認後互道近況,雖過了幾十年,黑髮變白,但說話聲線、表情,完全無變。

    回覆刪除
  4. 我也找回小學一至三年班的好同學,跟著是其他的男女同學仔。不過現在大家不同住一個地方,電話也談過幾次,待日後再見面談舊。

    回覆刪除
  5. 最開心的,是見到老同學時運亨通,名成利就的新聞。
    最不好的,是去世或惹官非的新聞。

    回覆刪除
    回覆
    1. Chris 兄
      》》》是見到老同學時運亨通,名成利就的新聞。最不好的,是去世或惹官非的新聞。

      在報章常見到舊友因為成名利就而見報,他們的照片 showed 都變了 光頭佬,唯小弟只是白髮滿頭,幸而髮線沒有後退。哈哈哈哈哈 老懷歡慰,但沒有主動聯絡出了名的舊友,怕嘢人閒話就不好了。

      刪除
  6. 在香港住的時候好多時會重遇一些很久很久末見的明友,始終在香港,但還是興奮不巳,但在外國遇到香港的同學同事或同學,那感覺非常衶奇,九O年剛移民到美國,先在三藩市,洛杉磯玩住了一兩個月才決定留在ARIZONA PHOENIX 孩子都比較喜歡鳯凰城的陽光,最重要是華人少沒有太多是非及應酬,我們第一天到氣溫是破紀錄的122度即50C,之前有一天我們一家在三藩市唐人街行街,我太太碰到一位在香港的同事在街上開工,后來才知道他來了美國成十年身份都未搞好,但孩子讀書很好,總算有些安慰,使了好些銭聽說幾年才拿到綠咭,那時我們也是在等移民局的批文,我們的案在鳳凰城辦應該簡單很多,大約兩個月我們一家就取得居留,我女兒是在移民前幾年我太太大住肚到美國生的,在鳳凰城當初只有一位台灣朋友,但幾個月他又調到香港,那時候PHOENIX的華人真的很少,賣中國食品的只有一間二百呎的豆腐鋪附設的小商店,在那里碰到一位香港人,她介紹另一位香港移民來帶我們到教堂,幾個星期后有一天有一位教友請我們一家到他家坐,傾吓偈,我們大家在后院飲吓荼,突然后面圍牆有一個中國人伸高個頭來跟我們的朋友打招呼,朋友說后面屋的主人也是香港來的,我太太馬上大聲呌你係唔鄭XX呀,跟住佢馬上呌得出我太太的名字,認真神奇,畢業時他還請過我太太參加舞會,所以大家的印象比較深,凈係伸出個頭就認得。
    我的台灣朋友介紹給我的律師原來是前州長當年已經七十多歲,現仍健在,今年九十八歲了,當大使並駐過幾個地方,卡特總統跟他是深交。他第一次見我時問我,他有一位華人好朋友姓氏也是同樣的拼音,以前住在華盛頓雙橡園,問我是否認識他,我說YES,而且非常親,隨後老州長說這位老朋友不辭而別真氣人,老實講以前的老外很有人情味的。

    回覆刪除
  7. 梁兄,又飛走咗的嘢。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很奇怪,你的長留言飛了去spam,
      但是你跟住的追問又無事,照出。
      不知道的,還以為我玩嘢。

      刪除
    2. 好奇一問,去 spam 是否可調整某些 parameters,又或是全不受控制的。

      刪除
    3. 不設調較,選擇不要也不能,好氣人。

      刪除
  8. 朋友的緣份很有趣,以前認識的幾位朋友,只是泛泛之交,也沒有多說話,之後相隔多年再相遇,竟能十分投契,成為好友。然而,一直相識十年以上的曾經相當要好的朋友,卻不再交往,仿如消失,哈。

    回覆刪除
    回覆
    1. 相識是種子,緣份是土壤環境,交情是養料和水。

      刪除
  9. 哈哈哈 為 飛錄 賣廣告!

    不過我沒有 飛錄 所以聯絡不上很多失去聯絡的舊同學舊友舊同事卻是事實。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就算用FB,不是實名現身,人家都找不到你啊。

      刪除
  10. Raymond下午3:18

    有時,重逢後,對方因為你知道了他許多不想人知的童年往事,又會疏遠,不再往來!

    回覆刪除
  11. 早陣子,收聽電台的一個節目重溫,聽到主持人介紹嘉賓名字,立刻吸引我去細聽,因為其中一位嘉賓的名字和我的一位小學同學的名字完全一樣。他開口說話,聲音也有點相似。我在綱上搜索一下,從照片上看,和我的小學同學有很多分相似,所以斷定是他。原來他在幕後工作了廿多年。小時候覺得他長相不錯,雖不是英俊型,但也頗吸引。人到中年,現在的他,髮線已向後移了多吋。

    記得當年在高考前,有次在自修室見到他,但我沒有和他相認。

    也有一次是工作之後,有陌生人到工司宣傳甚麼,竟見到中學時代喜歡過的一位男生,但他似乎不記得我,而我亦沒有和他相認。: )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很有同感的故事!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