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1日 星期六

全民投票

香港人,識做喇!


策劃攻擊投票網絡的人,是作賊心虛

因為他們不敢面對投票的結果,無異乎掩耳盜鈴

光是看到對手方寸大亂,手騰腳震的樣子,

你就知道你這是做對了。

網上投不到,就親身去票站投!

..................

30 則留言:

  1. 為顯示泛民的政治決心 , 最好何俊仁辭職補選 , 啟動真正的公投 (雖然在法律上是變相的 )

    回覆刪除
  2. 投咗喇 ! 未就快啲去「公投」,顯示大家有幾不滿香港人被人 (如 689) 愚辱的現狀。

    - - - -
    致 : asdf001997

    小寶的公仔是 「比斯利」 太太。

    回覆刪除
  3. Raymond上午7:20

    投了。很順利!

    回覆刪除
  4. 用少數人篩選了的候選方案,要人去投票反篩選。是否太幽默了點。

    笑不出的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笑不出的人:
      睇清楚第三幅圖.第七格先啦!

      我未能投,因傳送不出SMS。

      刪除
    2. 如果棄權,我為何要投票,讓人將自己的意願搓圓撳扁,各取所需,讓自己被代表。

      笑不出的人

      刪除
    3. 笑不出的人:
      並不幽默... 如果你不同意這方式,不投票就可,投票的人都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反篩選。對我來說任何一個有公民提名的方案的都可以用來表達反篩選,方案的本身不太重要。
      讓人將自己的意願搓圓撳扁...? 你的意願是什麼?

      同樣是笑不出的人

      刪除
    4. 「和平佔中」是政治群體,如一般政黨,有其政治取向,你可同意或不同意,不同意可當佢唔存在,沒甚麼幽默不幽默的。

      你當然有權笑不出,但我覺得好興奮。

      刪除
  5. what next, man?!?!?!

    回覆刪除
  6. 投好逼的一票. 抵抗壞逼. -zpdrmn

    回覆刪除
  7. 有人被投棄權票,點睇?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被投棄權票而不自知,就算再去投實票(不選棄權項),真不知主辦者如何處理?到現時我都未能傳送出SMS,或者我可能是其中之一人已被投棄權票!

      刪除
    2. 主辦單位說了,投實體票的人話就會override你用手機投的票。因為手機投票要用身份證號碼,投實體票也要登記身份證號碼,可以trace返。

      刪除
    3. >> 到現時我都未能傳送出SMS

      咁奇?SMS係經 電話網路(??) 架喎... SMS選票係比 傻瓜電話 (??)用架喎...

      上網後,在限時內 (約半小時),打入"身份證號碼",加"手機號碼",加"是否十八歲香港居民",加檢證碼。

      傳送成功後,網頁會顯示要打的 SMS 電話號碼 及 SMS 內容的 "四字密碼"。

      立即在在限時內(約九分鐘),用已填報的 (自己) "手機",開啟 SMS 功能,打入"四字密碼"作為 SMS 內容,並傳送到 "SMS 電話號碼",成功後網頁便會變成選舉票。填好後傳送大會... 就係咁多.... (其間咪離開自已部電腦...)

      刪除
  8. 今次如果投票超踴躍,多得白皮書和那班癈柴官員癈話連遍,無啦啦做了助選團.

    回覆刪除
  9. 何以見得「對手方寸大亂,手騰腳震」?「對手」又係邊個?

    回覆刪除
    回覆
    1. 李怡 - 中共為甚麼會「驚到咁」?
      (蘋果日報 2014年6月21日)

      1993年3月18日的《人民日報》發表當時任港澳辦主任的魯平的談話,他談到香港的民主發展時說:「基本法對前三屆立法會直選議席作了明確規定……至於第三屆以後(2007年以後)立法機關怎樣組成,將來完全由香港自己決定,只要有三分二立法會議員通過,行政長官同意,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就可以,不必要中央同意。將來香港如何發展民主,完全是香港自治權範圍內的事,中央政府不會干涉。」這裏所引的都是原文。經過人大一而再釋法和作出的甚麼「五步曲」決定,這些話當然全不算數了。

      基本法剛頒佈時,《文匯報》出了一本書《基本法的誕生》封面字是鄧小平題的,「序言」由當時的港澳辦主任姬鵬飛寫。書中訪問的大陸官員,都指基本法是香港的憲制文件,時任港澳辦副主任的魯平說:「當時我們還考慮過叫甚麼名稱。當然不能叫憲法啦,香港不是一個國家。後來我們查了各個國家的法律,有的國家把憲法也稱基本法,像德國那樣。」這說明制訂基本法時,是賦予相當於憲法地位的。書中訪問人大法工委主任項淳一,他說:「基本法在憲法體系中沒有問題,具體說就是大家都不用顧慮將來藉口不符合憲法而將基本法否定了,也不會用憲法去干預香港高度自治範圍的事務。」這些也都是原文。

      前天《人民日報》發表文章指香港社會和法庭解釋基本法,「鮮能看到我國憲法的影子」,這是「用外國的經來解中國的法律」、「『一國』就從憲制上悄然消失了」,因此「這種只講基本法不講憲法的傾向必須糾正」,又說有人稱基本法為「小憲法」,「這當中,多少看出了把香港視為一個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的心態」。基本法頒佈時所有中共官員的話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如果現在才看出中共的過河拆橋、翻臉不認賬的本色,就未免太後知後覺矣。早前有人把中共在建政前呼籲民主、自由、法治的領導人談話和黨報社論編輯成一本書《歷史的先聲》,在大陸卻被列為禁書。建政前講要與民主黨派組聯合政府,要「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結果在權力穩固時,一個反右就把民主黨派打翻在地,莫說完全沾不到權力的邊,而且所有民主黨派領袖都成了唯唯諾諾的龜孫子,簡直不似人形。

      二十年前,有人在《九十年代》寫了篇《李瓶兒的夢》,話說李瓶兒原是花家貴夫人,跟西門慶暗通款曲,西門慶使出渾身解數,去討她歡心,李瓶兒也就編織起好夢來了。等到西門慶奪得花家的財與人之後,過了門的李瓶兒還想擺個身段,沒想到西門慶一下子變了臉,拿起皮鞭就抽,因為這時瓶兒已是他的人也。李瓶兒的夢也就是許多想委身事中共者的夢。

      現在香港已回歸17年,按中共變臉的本色,即使不是把堅持維護基本法的香港人打翻在地,皮鞭也應該抽上來了吧。但中共似乎是色厲內荏。自去年起,中共各級高官就對普選議題定調,又不斷出言恐嚇,最近拋出狗屁不通的白皮書,出動國家級的黑客攻擊6.22公投的網站,還大規模攻擊壹傳媒的網絡。壹傳媒主席黎智英也似乎不解:「泱泱大國,你唔使驚到咁吓嘛!」

      首先,它雖是大國,但不是泱泱大國,泱泱大國除了講國力之外,還指懷有寬大的氣度與良好的風範。中國何來氣度與風範?中共幾乎用吃奶的力去反對香港人要求的真普選,用國家機器,用各種人脈關係,不惜讓一些被它統戰的人士在全香港人面前出醜。用這麼大的成本,就是因為香港還不是已過門、可以被關起來抽打的李瓶兒,香港仍在全世界注目之下。而香港發出準備公民抗命──佔中的聲音,許多人包括發起者原來以為這只是溫和的非暴力的抗爭,應該不算甚麼,現在才知道中共會「驚到咁」!

      「驚到咁」除了因為香港還不是中共予取予攜的囊中物,還因為普選挑戰中共的絕對權力,它擔心這會是一黨專政的一個缺口。「驚到咁」還因為它知道自己違反諾言,儘管一開始它就沒有想過要遵守;因為它知道缺乏正義,儘管它也從來沒有心存正義;因為它知道多數意向在哪一邊,儘管它要硬說甚麼外國勢力;因為它虛偽並由此而產生恐懼。

      中共的過度反應,給了一些投機者乘機表態、諂媚、爭寵的機會。愛自由爭民主的香港人則從這些反常的反應中,知道我們原來不是弱者,儘管表面看來力量懸殊。但中共可以「驚到咁」,就無疑讓我們平添了勇氣,正義在手,勇者無懼,我們不須妄自菲薄了。

      刪除
    2. 首先,我要講明,討論必有反駁,但唔代表我立場。李怡文章中有好多未證實嘅前設。
      1. 基本法唔係香港獨有,所以經常要講明「香港基本法」。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makes all the most important laws all known as "Basic Laws". Basic Law of HKSAR is only one of the many other basic laws. Yes, it does contain many elements a constitution has, but it is not totally independent from the PRC's constitution. There would be no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if there were no art. 31 PRC.
      2. 香港人痛恨中共因為中共以前欺壓中國人(依家都係),可以明白。但係點解中共要同香港玩對抗,佢點解咁憎香港人?當初為咗打擊法輪公想香港立 art. 23,香港人唔肯。呢個可唔可以都係拉緊控制嘅原因?唔一定純粹要同香港人對著幹?
      3. 其實每 17 年檢討一次係定咗。所以好似咁啱咁中國領導人要會一會英國嗰邊。2030 又會嚟一次,剛好係50年不變前嘅17年!
      4. 攻擊投票網站邊個都可以。Pro-china 嗰班人都得。倒轉話依家咁多人出嚟投票全靠做場被 hack 嘅戲一樣成立㗎喎!陳水扁都有被懷疑過自篇自導自演被搶擊。點解今日就一面倒認定係中共做?
      5. 香港人都好驚中共吖!講真,係中共驚啲定我哋驚啲?邊嗰身經百戰啲?以為中共驚會唔會太過一廂情願?好頭痕就真嘅!
      Okay Okay. 唔啱聽就算啦!我明大家好興。就當我無知。不過冷靜落嚟係咪都可以諗諗佢哩?所謂知己知彼吖嘛!

      刪除
  10. 不只攻擊投票網站同蘋果,我同一啲住美國嘅朋友嘅電腦懷疑被hacked,兩日前狂hang機,應該同此有關(唔知其他海外港人電腦如何)

    回覆刪除
  11. 如果系海外人,唔系“著名人物”,中共也許“放過”。但也須小心,中國的軟件或者網站不要使用、多進入。個人經驗。

    回覆刪除
  12. 香港人,企出來,俾個死鬼中共知道香港人的力量! Bravo !

    中共(包括不少中國人)系欺軟怕硬的本性。

    回覆刪除
  13. 對於我這一代的人,現今的香港對我來說是陌生,報紙每天都是政治新聞,你說一句學生不好,一句泛民不好,你就是共狗,你就是不對,你說一句政府有問題,建制不好,你就是反中亂港,好啦不出聲做沉默的一群,你就是幫兇,你就是不為下一代發聲,你就是溫水內的青蛙.


    我們這一代經過了80及90年代香港的經濟起飛,有自由可罵政府,可罵某某高官不是,不會突然人間消失,可隨時轉工,可隨時去外地玩,可免費接受教育,可有自己的事業及財產(但我沒有),亦好像沒聽過有香港餓死人,生活過得也不錯,

    我的女兒,今年也20歲了,我的感覺她過的生活跟我在20歲時差不多,反而相比我們當時好像還好,她可選區議會議員,可選民選的立法會議員,我當時沒有,她可接受高等教育(如大學/副學士)的機會比我們當時多,她出外地旅遊的機會比我們當時多,接觸外國資訊的機會比我們當時多(因互聯網),她有可能選特首,我當時就沒機會選港督,而她的生活在我來看亦過得不錯.


    我這想看法不知對還是錯,我只希望有生之年能選特首,那怕只是一個已彼篩選後的特首,有時我亦想如選了一個跟中央處處反對,但現實香港又是在中央的管治下,那時不知香港又會變成怎樣..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只答你最後一段。
      在外國,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處處作對的情況很常見,澳洲就試過中央政府是自由黨控制,而全部的州政府到都是工黨的。
      有州政府是工黨,而市政府是自由黨的。
      甚至如美國,也試過中央政府下議院是共和黨佔多數,共和黨人做總統,而所有法案作最後拍板的上議院,就由民主黨佔多數。
      即使這樣,也不會變成無法統治。

      刪除
    2. Chris 兄

      你說的也不是沒道理,但問題是澳洲的自由黨(中央政府)工黨(州政府),美國的共和黨人總統或是民主黨控制的上議院,都是民選的,中共就不是....如果中共是民選就咩問題都無了....

      刪除
    3. 香港出現一個反共反中央的特首,只是一個想像的問題,不大可能發生。
      中共會拼了老命不讓反共的人參選。
      大部分香港人都是顧住要搵食,不喜歡激進的。
      土共還有龐大的種票和造假票的本領。
      除非是梁振英、張志剛、長毛/黃毓民來競選,香港人興過火雞,實行累鬥累,長毛/黃毓民才會有極微的機會。
      如果是梁錦松,馬時亨,長毛/黃毓民,後者必輸。
      所以我都唔知大陸驚香港乜。
      唯一是驚骨牌效應,不只是香港,而是影響中共在大陸的統治。

      刪除
  14. 我覺得是信任問題,中共覺得比香港人真普選,會選出一個係中央都反的特首,相反有一些人又會覺得有篩選就一定百份百共產黨人不會聽民意,當然我也覺得有一些政客是考慮是自己的政治利益多於考慮是否有真普選,Chirs兄你講得非常對,長毛或毓民出來選,真不一定選到.

    我自己覺得如2017可選特首(不論那一種方式),起碼如你不喜歡梁振英你可以唔選佢,如果沒得選就中央再安排梁先生做又你可以點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689 一事無成兼惹麻煩,已經搞到佢阿爺好嬲,把原本撐他的樁腳(彭清華、李剛、宋林)一條條拔掉,2017年讓他參選的成數不高。
      如果普選拉倒,要委任,都搵件好一點的,怎會再委任他?

      刪除
  15. 香港的現況實在令我很失望。只能用4個字形容,妖孽當道。

    回覆刪除
    回覆
    1. 陳茂波落區講發展新界東北,拒絕與居民交談,同日卻笑騎騎和「絕食」的李思嫣合照。

      刪除
    2. 今天沒有去政府總部,一直在家看立法會直播。看到牛鬼蛇神一大堆,覺得自己好無能。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