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8日 星期六

夏健強小畫家

看到這些圖畫,很美麗,很溫馨,充滿童真;但是如果知道背後的故事,有情眾生皆會為之淚下。
...............................

小畫家名叫夏健強,這幅是畫他和爸爸夏俊峰。夏俊峰日前被槍斃了。

事情的本末 ,請大家用「夏俊峰」這三個字來Google一下。

夏俊峰是中國遼寧省瀋陽市的失業工人,上有高堂,下有妻兒,惟有做小販街頭賣串燒肉以維持生計,2009年某日被「城管」人員驅逐、沒收貨物,並帶回辦事處。

之後的詳細情形,外間還不是很清楚,盛傳他被幾個比他高大的城管人員圍毆,他用隨身的小刀反抗,城管人員二死一傷。經過四年的拘留和審訊,夏俊峰罪名成立,被判死刑。行刑當日清晨,有人通知夏俊峰家人與他訣別30分鐘,其間不得有身體接觸,連拍一張照片也不允許。

夏媽媽怕健強不能面對這個場面,沒有帶他前去,他是過後才知道永遠不能再見到爸爸了。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js.xinhuanet.com/2013-09/25/c_117502528.htm
這裡還有兩個連結,分別是香港大陸的,大家可以看看。

潘小濤:中國最著名的小販

王石川:“夏俊峰案”倒逼城管制度革新--法治--人民網

為免大陸官方刪貼,以後無以為據,剪貼內文如下:

那把小刀本來是用來割香腸的,2009年5月16日,33歲的小販夏俊峰用它刺死城管中隊長申凱和隊員張旭東。2009年11月11日,沈陽市中級人民法 院一審以故意殺人罪判處夏俊峰死刑,夏不服提起上訴,現在仍在等待二審開庭。三個家庭的頂梁柱倒了,這一起悲劇本來可以避免。(5月9日《南方都市報》)

據最新消息顯示,夏俊峰二審被判維持死刑,這也意味著一把香腸刀,毀了三條命。夏俊峰是不是正當防衛,抑或是否防衛過當,屬於過失致他人死亡,尚有待專業人士繼續辨析,也有待司法部門深入討論,但不爭的事實是,這是一起不折不扣的悲劇,這不是一個人的戰爭,而是攤販與城管的血腥對壘,在這種對壘中,沒有贏家,只有輸家,無論是夏俊峰還是被刺身亡的申凱和張旭東,都是輸家,而且輸得很慘,輸得一無所有。

表面看,這起悲劇有其獨特的個性色彩,但放在雖不長卻復雜的城管史中,這又是多麼讓人熟悉的血案場景?比如,該案與2006年北京無証攤販崔英杰刺死海澱區城管副隊長李志強一案,極其相 似:相同的原因,相同的情節,相同的結果,甚至連凶器都相同——都是香腸刀!不同的是,崔英杰最終被判死緩。再往前追溯,死於非命的並非僅有申凱、張旭東、李志強區區幾名城管人員,衝冠一怒、揮刀相向的也絕非僅有夏俊鋒、崔英杰等幾名攤販,可以說,難以盡數。當然,悲劇的情節不只是攤販刺死城管隊員,還包括城管隊員打死攤販,有的城管隊員甚至還打死過建築公司總經理——湖北省天門市水利建筑公司總經理魏文華,因用手機現場錄像城管執法情景,慘遭城管隊員 群毆致死。

悲劇一起又一起,令人錯愕而黯然,原因究竟在哪?在一些地方、一些時候,城管和攤販為何成了勢不兩立的雙方?針對夏俊峰一 案,在沈陽市沈河區當了24年人大代表的中科院教授馮有為感嘆,“他們都是制度的犧牲品”,這是執法者權力無限度擴張,老百姓的權利卻沒有得到保障的失衡 下的惡果。誠哉斯言!夏俊峰是犧牲品,申凱與張旭東同樣是犧牲品,他們的父母同樣經歷了白發人送黑發人的酸楚與悲涼。

說是制度犧牲品,並非虛妄之談。毋庸回避的是,當前,城管存在“一重一多”現象,一重,即承擔的任務繁重,城管動不動就被推到一線,大大小小許多事情都交給城管﹔一 大,即手中的權力多,城管到底有多少權力,又有多大自由裁量權?很難說得清,有人粗略統計,城管的執法覆蓋13個領域:市容、環衛、城市規劃等,擁有三百 多項職權,有城管隊員甚至自稱,隻要沒人管的事兒民眾就會找城管。一方面是任務重,另一方面權力大,這是城管氣勢洶洶、怒向攤販的主要原因

一個詭異的現象是,不少城管隊員原本出身社會底層、基層,甚至也是被侮辱和被損害的群體,比如有的城管隊員本來也是攤販,但搖身一變為城管之後,不到多久便變得暴戾而傲慢起來,對昔日的攤販吆五喝六、拳腳相加,這種“制度化生存”委實耐人尋味,這就說明城管隊員並非天生邪惡,只不過在執法過程中日益脾氣見長、充滿戾氣,由此便可追問,為何在一些時候,城管隊員如此傲慢與暴戾,這恐怕不只是個人原因。

很顯然,權力如果缺乏有效制約,必然傷及合法權利。權力越多,權力的觸角越容易旁逸斜出,就越容易危害民眾。因此可以說,當前諸多因城管執法引發的悲劇,往往是源於體制積弊,誠如學者所 言,如果不能從根本上、體制上解決問題,就會有兩種極端結果,城管要麼暴力執法,要麼不作為。在當前語境中,取消城管,或者讓城管不作為,可能不太現實, 惟一可行的路徑就是約束城管權力,從制度上保証城管執法時“循規蹈矩”,保持克制。

猶記得,湖北天門城管打死魏文華事件發生後,坊間情緒激烈。有網民追問:孫志剛死了,用生命讓我們反思了城市收容制度﹔魏文華死了,用鮮血讓我們拷問著城管制度。誠然,城管制度無論何去何從,都必須進行大的手術。一方面我們應該看到,維護城市環境,疏通城市秩序,確實離不了城管,另一方面攤販要生存,要活路,如果斷了他們的生路,他們就難免選擇極端手 段。因此,必須找出城管與攤販共存的最大公約數,確保兩者共存。

其實,城管與攤販絕不應該成為貓和老鼠,兩者的關系也並非無解,據報道,就在該血案事發前半個月,風雨壇街的另一邊,一個“小販專區”開張營業,小販們安心地做著買賣,城管與攤販相安無事,這就說明隻要願意化解,城管和攤販完全可以和諧共存。


死者已矣,希望夏家母子能夠度過難關。

台灣藝人伊能靜收遺孤為義子,並與遺孀張晶結為姐妹,將資助孩子學費、培養他的繪畫天賦。(東森網新聞)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

14 則留言:

  1. Raymond上午1:05

    哀悼。

    回覆刪除
  2. 令人抑鬱的新聞,更可悲的是類似事件極有可能重複發生。

    別忘記在事件中死亡的城管中隊長申凱和隊員張旭東,對他們和和他們的家庭,同樣是悲劇。

    事件提醒我們法治和社會公義是何等重要。

    回覆刪除
  3. 今年在網上看到的雜誌封面,印象特別深刻。
    原圖可見 http://goo.gl/yRLtZJ

    一眼望過去,象“爛仔”多過象“城管”

    回覆刪除
  4. 三個家庭受害,令人傷感!每個社會都有不公義、貧富懸殊的事情。在美國、香港很多有錢、有權勢力和有學問的人會內心看低或賤視某一族群或階層的人,但他們只能在心想,不能說出口或付諸行動,因有法律和輿論的制約。美國的警察有時會過火,但受害市民很多時能從刑事或民事訴訟取回公道。有法不依是徒然的,權力是需要制約的,中國邁向法治社會的路途還是很遙遠,不能永遠用籍口說甚麽中國有十三億人,讓每人吃得飽已不是易事,人太多,不能亂,中國一亂,外國勢力便會伸手進來,中國便會回到以往苦難的日子。

    回覆刪除
  5. 類似的悲劇在中國社會實在太多, 更大的悲劇是有太多人因此而變得麻木.

    回覆刪除
  6. Raymond上午9:48

    大陸不知到何年何月何日才有真正的法治和法治精神。香港喪失英國管治後,法治和法治精神日見褪色,深恐大陸這樣的悲劇,終有一天會在香港重演。

    回覆刪除
  7. 一點安慰,可幸世上還有伊能靜伸出援助之手承擔供養遺孤生活和教育,不致更埋没了世上一個有天份的小孩,誠不幸中之幸. 特向伊小姐致敬.

    回覆刪除
  8. Nth 匿名下午3:25

    >> "不少城管隊員原本出身社會底層、基層"

    咁點樣申請做 "城管"? 有冇 "唉思欸司" (HK 叫 "icac") 去制衡 ? 唉!!

    回覆刪除
  9. 大陸官埸和民間,有句口頭語: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回覆刪除
  10. 多謝各位留言,很心酸,不一一回覆了。

    回覆刪除
  11. 在山東可看到您的文章。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在酒店內放鬆網管之故?

      刪除
  12. Close to tears whenever I see these paintings...

    回覆刪除
    回覆
    1. 誠心祝福他們母子。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