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0日 星期二

當代文藝叢書

文友馬吉的 《當代文藝》與徐速 文章,勾起我很多回憶。

「當代文藝」由作家徐速先生經營,是香港出版年期最長的文學月刊,1965-1979年之間出了161期;另一份是作家王敬羲的「純文學」 (前文介紹),都在香港的文學史上有重要的地位。

在香港辦文學雜誌是很苦的,迎難而上的嘗試不是沒有,但絕大多數出幾期就無以為繼了。這兩位前輩做得成功,主因是他們本人是著名作家,已經有相當大的讀者群,人脈網絡又好,能夠招攬好些名家供稿,保證雜誌內容豐富,有一定的銷路。


徐先生也經營出版社,印行大量文藝創作;須知道那時沒有互聯網,作者要發表創作,就要仰賴報章和雜誌的青睞,至於出版單行本,找肯投資的出版社更是困難。徐先生的「香港高原出版社」的「中國當代文藝叢書」,一共出版了幾十本,扶助了很多作者,值得表揚。


最初接觸當代文藝叢書,時維1965年,我還是小學五年級學生。當時我還未夠資格到大會堂圖書館借書,有人介紹我到附設於尖沙咀柯士甸路聖瑪利女書院的「玫瑰堂圖書館」。

那是書院所屬教會為本堂教友而設的小圖書館,也開放給公眾;在地下的一個房間,只在週末開放,由一班教友哥哥姐姐管理。館藏以文學藝術和宗教書籍為主,數量不多,只有幾個書架;但是我這個文學新丁,看到一架的散文和小說集,已經歡喜若狂了。

我最早看的一批小說,就是當代文藝叢書的出品:黃崖的「迷濛的海峽」、「紅燈」、熊式一的「天橋」、司馬長風的「驪歌」,和徐速的「星星月亮太陽」、「櫻子姑娘」。

現在這批當代文藝叢書,很多已經比較難找得到,我不如就掃描貼出幾頁簡介,為香港文壇留個紀錄吧:



「齊桓」是學者孫述憲;「愚露」就是商台音樂節目主持陳韻文,後來成為出色的電影和電視編劇。
著名教授余英時的書也有!「艾群」也是他。

重溫這些書籍的介紹,我不禁悠然神往;就算是50年前,香港也不盡是「文化沙漠」,一樣有芳草處處的文藝花園啊!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

17 則留言:

  1. 有了互聯網, 一班文痴詩怪可低成本聚集, 互相慰解, 互相撕咬, 這個新土壤很適合文學, 文學本就是很虛擬的, 壞消息是少了一個賴的藉口

    回覆刪除
    回覆
    1. 沒有互聯網,大家不會見到我的文章。

      刪除
  2. Raymond上午9:48

    恐怕愚露的小說,要到大學的圖書館才有機會找到了!

    這批小說,相信再版的機會很微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徐速兩本最出名的,「星星月亮太陽」和「櫻子姑娘」,有電子書和網上閱讀
      http://haodoo.net/

      刪除
  3. happy tsang
    每天看'風雅兼備' '圖文並茂'的"子貓物語"--喜悅!

    回覆刪除
    回覆
    1. 與眾同樂,吾所願也!

      刪除
  4. 「當文」是我做文藝青年時代的閱物,亦投過稿(結果是退稿,於是文藝青年夢醒)。除速的幾本大作、與及熊式一的「天橋」我都看過。「天橋」好像是說一個虛構的青年人名叫李大同的故事、穿插着辛亥革命大時代。

    回覆刪除
    回覆
    1. 圖一那兩本是我自己的藏書,天橋的情節你的記憶是對的。

      刪除
  5. Chris支唔支持將來西九設立香港文學館?雖則個人好支持,但總是覺得唔支持會好d。因為若真是設立了,好像斷言香港文學己死,需要一處墓地悼念。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中大已做著同樣的資料庫,由他們做也很合適。

      刪除
  6. 看見此文,恍忽又再重回到青少年時,那時世界艱難,加上年紀尚幼,花費不起購買文藝刋物,又記憶當時的圖書館不多,借書亦不太易和不懂得,到中一二時,才有一些零用到舊書檔購買一些平價和過期的刋物。記得那時最喜買的是「文檀」文藝刋物,除覺得文學作品好看外,書價亦是主因。還記得該刋物主編是李金髮。

    不知梁先生對此刋物有沒有印象?

    謝謝博文。

    回覆刪除
    回覆
    1. 資料更正:應該是《文壇》編輯盧森。

      刪除
    2. 李金髮的確編過一本「文壇」刊物,不過是1941年。
      這一本和閣下說的那本,我都未有緣一讀。
      我那個年代,記得有「蕉風」和「海光文藝」,後來還有「大姆指」。

      刪除
    3. 那年代我也有在舊書檔買過「海光文藝」其後不見再出版,但《文壇》就一直買到七+年代。

      多謝綱上博文。

      刪除
    4. 海光文藝內容不錯,可惜只能維持幾期。

      刪除
  7. Muzikland下午5:37

    請問你有保存當代文藝麼﹖有一本以前看過﹐屬70年代出版的﹐有點印象﹐經常想有機會重溫~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可惜當時只看不買。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