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2日 星期一

恍如隔世

圖片:英國 The Telegraph
看到這則新聞,令我十分感慨:

越南廣義市附近村民在砍柴時發現一對「野人」父子於是報警,由當局派員把他們帶出森林。據當地傳媒報導,野人父親是一名北越士兵,40年前家園被戰火摧毀後,便帶同其中一名年幼兒子逃進森林,從此在森林過著野人般的原始生活,在樹上搭屋居住、靠野果及粟米果腹、以樹皮織衣蔽體。

他們分別為 82歲的父親胡文成,及其41歲兒子胡文朗.......胡文成的家園在1972年被毀,更痛失妻子和兩名兒子,大受打擊之下,帶同胡文朗到森林逃避戰火, 展開原始生活,但未帶上當年只得六個月大的小兒子胡文智
............(詳全文)



人類戰爭,製造出很多人間慘事,隔幾年便傳出一則類似上述的新聞。軍人因各種理由,或逃走、或戰敗,遁跡森林幾十年才為人所發現,可算是現代版的「魯濱孫漂流記」(Robinson Crusoe  ,Daniel Defoe 著,描寫主角魯濱孫因沉船流落荒島28年,英國文學最早的小說之一)。

「魯濱孫漂流記」主角獨居求生的故事,描寫得是浪漫有趣,後來還多了一個叫「星期五」的土著忠僕聽候差遣。現實生活之中,一個人與世界隔絕這麼久,沒有溝通的對象,語言能力會逐漸退化;長期孤獨一人,很容易有精神疾病,而「重返文明世界」後,會有很多適應的問題。

這個越南的例子之外,以往還有二次大戰流落在東南亞的日本兵。

我記得看過一段新聞,有一個日本兵匿藏馬來亞森林中幾十年,網上搜索不果,但找到另一個日本兵橫井莊一(Shoichi Yokoi)流落關島28年的故事。
橫井莊一,二十餘歲戎裝,和57歲被發現後不久的照片,來源 :BBC新聞
他深受軍國主義國民教育荼毒,對戰爭無悔,對天皇愚忠;1972年被發現後送回日本長住,幾個月後,便有日本女子下嫁為妻,一直活到1997年。他夢寐以求的是參見裕仁天皇,可惜已沒有機會,接見他的是繼任的明仁天皇。

他對現代的社會制度和民眾的思想很不滿,曾多次攜妻回關島重溫舊夢。期間他寫了回憶錄,其遭遇深受重視,被稱為「昭和最後的老兵」。他在名古屋住的房屋,當局正改為紀念館,展示有關橫井在荒島求生的模擬實態、洞穴模型,還有他晚年埋首製作的三百件陶藝作品,計劃在2014年開幕。

P.S. 
FB網友提及另一個日本兵小野田寬郎拒不投降,躲在菲律賓叢林,繼續上級交下的遊擊任務30年!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

30 則留言:

  1. Raymond上午9:45

    戰爭的受害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樣就把大半生浪費掉了。

      刪除
  2. 見到殺人場面,殘缺不存的屍體。人都癲。
    KL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在澳洲也有很多是前越南難民的朋友,講起以前都搖頭嘆息。

      刪除
  3. 現代城市的小資產會覺得很浪漫,過了幾十年很環保很有機的生活,又唔使俾老闆卒數。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浪漫埋我份矣。

      刪除
  4. 戰火下,平民須付出和犧牲最大。

    那人不是北越士兵。報導有誤。
    越南廣義省在峴港以南的省份,即屬越南的中部,遠離南北分界線。BBC 報導說他家被美機炸毀,妻女被炸死,他便抱小兒進入森林。

    回覆刪除
  5. 戰争、權力、金錢可以摧毀扭曲人性及一切.

    回覆刪除
    回覆
    1. 人變魔,或變回動物。

      刪除
  6. 他們令我想起Great Expectations 內的Miss Havisham。其實不獨是戰爭會令人離棄現實世界,放逐自已。即便是文明社會也有不少事例。

    不脫下婚紗的女人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應老實朋友及熱心讀者的查詢,專寫一篇夏薇香老小姐。

      出自狄更斯晚期的長篇小說,《大期望》(《Great Expectations》),寫於一八六一年。

      比起他早期的《苦海孤雛》、自傳式的《塊肉餘生記》或略帶童話色彩的《聖誕述異》,這部《大期望》的故事結構,以及人物描寫等,相比起複雜得多,而且調子陰暗。

      筆者唸中學四年級時,初次接觸,是校方指定的英語讀本,當時一知半解,但是跟許多讀者一樣,在書中眾多人物裏頭,最記得這位夏薇香。

      因為最夠變態:原名Miss Havisham,在當地富甲一方。許多年前,在出嫁前一刻,準新郎忽然悔婚逃去,扔下身穿新娘禮服,充滿喜悅期盼的夏薇香小姐。當時的情景,一定極之難堪,中國人所謂的「下不了台」,紫微斗數則稱之為「地空」,代表一腳踏空,好事難成,除了令當事人丟臉,亦換來無窮的失望悲傷憤怒與怨恨。

      我們會偶然遇到這些不幸事件,不管原因、不管對錯,總之即時發生了,兜口兜面,試問應怎樣反應?

      書中的夏薇香,竟選擇了將這一刻停頓:從此她拒絕換衣服,將那件婚紗一直穿得破破爛爛,婚宴的所有擺設及裝飾,幾十年紋風不動,任由一切腐爛發臭,而且大宅裏所有的時鐘,一律停止在八時四十分。

      原本待嫁的準新娘,亦隨着年華暗換,變為陰森邋遢的老小姐,後來還收養一名叫艾史提拉的小女孩,兩母女的性格與心理,俱古怪到不得了,但是夏薇香是超級富婆,益發縱容任性至不近人情。

      年輕時讀到這一段,大感過癮,還不是金庸小說《碧血劍》何紅藥?或《神鵰俠侶》瑛姑等人物?以為是作者的虛構創作。

      很多年後,才醒悟到我們的身邊,不知有多少「夏薇香老小姐」,或許形態不同,但是執着癡迷則如一。

      夏薇香為失婚而性情大變,卻有更多人為失戀、失業、失財,以及失勢等等,而心理扭曲,作出種種更變態、更不堪的行為,殘害自己之餘,亦連累身邊所有人。其實解救方法,只在一念之間而已,想開點便沒事,可惜卻甚少人做得到。

      www.winghongdon.com

      (靈氣逼人 康子)

    回覆刪除
    回覆
    1. Great Expectations,一般是用舊譯名「孤星血淚」。

      刪除
    2. 是不是後來為了避免和孤星淚混淆而改叫遠大前程?個人感覺遠大前程較符合故事主旨,和英文書名一樣夠諷刺。

      刪除
    3. Great Expectations指PiP有望承受啲遺產。

      刪除
  7. 人類歷史之中,戰爭未有停息過,不是在這裡就是在那裡。
    我們這一代,在歷史的夾縫之中,未受過戰爭之苦,算是幸運之極了。

    回覆刪除
  8. 印尼軍方於接獲村民在森林裡發現「野人」的報告,組織了 11 人的搜索隊,經過 30 小時跋踄,終於發現了一名「日本散兵」──中村輝夫,他從 1944 年 11 月間逃進摩祿泰島叢林後,與世隔離,根本不知道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消息,獨自生活了 30 年。1974 年 12 月 29 日,始被專機載送離開了距菲律賓南端約 800 百公里,屬印尼的這座孤島,返回文明社會。

    http://www.rti.org.tw/taiwan/TaiwanHistory.aspx?id=175&Month=1

    回覆刪除
    回覆
    1. 嘩!多謝幫我找到。

      刪除
  9. 當地人報警 他是否有權選擇不出來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想多數都是習慣了野人生活,不願改變,被迫回國的。

      刪除
  10. 有一個台湾的山地人被拉伕作了日兵,起了個日本名字,後來也避在叢林裏幾十年,最後也给人尋獲,回歸台灣,回復原來的本人名姓;可惜一時忘記了他的姓名。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真是命運跟人開玩笑。

      刪除
    2. 那個台灣原住民就是Marcel所說的在印尼發現的前日本兵史尼育唔,他在台東家鄉的妻子在戰後因為他被認定戰死而改嫁,當他在1974年被尋獲返鄉之後,他妻子的第二任丈夫為成全二人復合主動離婚搬往他處,使這個無奈的故事又多了一個令人動容的插曲.

      wiki 史尼育唔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F%B2%E5%B0%BC%E8%82%B2%E5%94%94

      刪除
    3. 謝謝,你不講我都不知道。

      刪除
  11. 梁先生所說很對:「我們這一代,在歷史的夾縫之中,未受過戰爭之苦,算是幸運之極。」

    所以要懂感恩及回饋社會,有學識的話如梁先生或綱友們無私的在綱上發表文章互動,以啟迪人心。

    如我之不學無術之徒只可略盡綿力資助一些為善機構而矣。

    回覆刪除
  12. 此老皇軍年青時所接受的教育,不知現時「國教」有否其影子?

    其所教出一大班愚忠閉塞者:視野狹窄,思想單一,實屬專政者最愛。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看P.S.那個日本兵小野田寬郎,他中的國民教育的毒,比文內那個橫井莊一更恐怖。

      刪除
    2. 真的會聽國歌見國旗會流淚個隻。

      刪除
  13. 某年美國國慶日我在 Las Vegas,Bellagio 的噴泉水舞伴奏的歌聲是 Proud to be an American (Lee Greenwood)。。。全曲大摡15分鐘,噴泉水湧跟著歌聲,大家(周圍觀眾大概幾百人)在當下一刻,都有些感動,歌聲表演完畢後,全場掌聲雷動(對水池死物鼓掌)。。。我發誓我看見站我隔壁的美國佬(40歲?),眼泛涙光。。。所以不要輕視愛國情懷,美國佬民主共和兩黨日吵夜吵,但一受襲擊,則槍口對外,是全國一百分之一百齊心的。

    各路政黨英雄好漢,別跟我拗美國是邪惡軸心等等。。。我以上只是描述見聞。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人發自真情對國歌國旗流淚,我無意見,
      只是認為不應該向小孩強調是國民的責任。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