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5日 星期二

Bloody

字義是隨著社會變遷,和生活中使用而不停變動的,所以字典要隔幾年就修訂一次。

Bloody這個字最初當然是和血有關,Blood+y,名詞變形容詞。

20世紀,英國軍警在北愛爾蘭鎮壓「愛獨」騷動,使示威群眾死傷多人,前後發生過兩次(1920, 1972),都在星期日,史稱 Boody Sunday。


後來有人在口語之中,把Bloody 冠在可厭的名詞之前,藉此加重語氣,就像粵語中的「死人XX」、「鬼XX」、「仆街XX」,或普通話的「天殺的XX」、「他媽的XX」。


例如:


This bloody hot weather is really killing me.(這麼熱的鬼天氣真要命)

I have been looking for that bloody file for two days but still could not find it.(找那個天殺的檔案兩天了,還是找不到)

Bloody hell! Labour won the election! (仆街喇!工黨贏了大選!)

以前呢,Bloody 是粗言穢語,上流人是決不說的。多年前英國查理斯王子在公開場合說溜了嘴,還給小報大做文章。

現在不同了,只要不是很正式的場合,口語裡還可以容忍。

有些人堅持己見,甚至故意與人為難,製做事端,英文形容這心態是Bloody-minded,近乎中文的「冥頑不靈」。


最後,來個笑話:


有個法國女郎在英國最高級的餐廳用餐,彬彬有禮的侍者問:

"May I take your order please, Mem?"

法女想吃一客生牛排,要帶血的,但她的英文馬馬虎虎,就這樣說:

"Yes, I want to have a bloody steak."

英國侍應若無其事,微笑著低聲地問:

"Certainly, Mem. What f**king sauce would you like?"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2 則留言:

  1. Bloody hell, 不是粗口,報紙,雜誌,小說等文字,可以寫出來.電視訪問時,可以直說.
    FXXk, 就肯定是粗口Swear, 報紙,小說,雜誌等不可以直寫出來.電視訪問時,要用"咇咇"來遮蓋, 不可以播出來.
    LINDA

    回覆刪除
  2. 前總理Keating曾在議會中說f**k,語驚四座。

    回覆刪除
  3. 聽落好似fxxk仲常聽見....(in movies/dramas)

    ps. bloody sunday 漏了個l 了~

    回覆刪除
  4. 也不止一個....比較出名的是1905年俄羅斯那個。

    回覆刪除
  5. 見過有間 Coffee House 用 Bloody good coffee !

    最近見到.... 中文報又把 Vice-Chancellor 變身為副校長
    真係"人總要犯下同樣錯誤"

    回覆刪除
  6. 澳洲中文報常請些兼職二打六翻譯,他們自己都未明白原文,就搬字過紙了。
    那些賣車廣告,即是「送原廠附加設備」的 "Factory Bonus",他們譯做「廠方紅利」.....根本沒有把讀者放在眼內!

    回覆刪除
  7. Ronald Reagan 失言 SON OF THE BITCH.白宮代言...oh he refers SUNSHINE AND THE BEACH !

    回覆刪除
  8. Alan Koon,

    原來澳洲的華文傳媒可以離譜得如此。這是「現代人工智能」翻譯的結果吧!

    以下解釋(我希望是 user-friendly 的,可惜我未能令 "user-friendly" 這個詞本身 user-friendly 一點地用中文表達)能接受嗎?

    Chancellor:大學總監
    (即大學裏的一校之首)
    Vice-Chancellor:大學校長
    (代表大學總監處理校務的人)

    回覆刪除
  9. wiki,
    和當奴曾的「鳩up」變「鬥up」異曲同工。

    回覆刪除
  10. Kelvin,
    英國、加拿大、澳洲、香港行的制度,找個達官貴人來做大學的 Chancellor,掛名的。
    大學的最高行政首長叫 Vice-Chancellor。
    香港大學的官方譯名是「校監」、「校長」。
    「副校長」是Pro Vice-Chancellor。

    回覆刪除
  11. Kelvin : 是紐西蘭的中文報 - "華頁"
    廣告內容是校友會聚會

    外國中文報有不少奇觀,如有時間同大家分享一下!

    回覆刪除
  12. 可以的,得啖笑,當作反面教材。

    回覆刪除
  13. Bloody Mary 叫 Mary 的米好慘⋯⋯

    回覆刪除
  14. 我讀大學時懶有型,與同學去飲酒,甚麼都不識叫,只識Bloody Mary。

    回覆刪除
  15. uncleray下午8:25

    這是否英國人才用?我很少在美國電影的對白聽到這樣說,但hugh grant(英國人)就不時會吐出這個字。

    回覆刪除
  16. 英國、加拿大、澳洲都流行。
    Hugh Grant是新一代,不同以前羅蘭士奧利花那類英國紳士了。
    他的賣座片 Four Weddings and a Funeral,他的第一句對白就是-----"F**K"!

    回覆刪除
  17. 那位法國女郎應該是碧姬芭鐸,林行止曾經寫過這則軼事。

    回覆刪除
  18. 我都是輾轉聽回來的。

    回覆刪除
  19. 我都經常講bloody,時代變了,不覺得有什麼問題。

    回覆刪除
  20. 好像「戇居」,現在也沒有甚麼。

    回覆刪除
  21. 吓?原來「戇居」以前都是粗俗的嗎?
    現在講「硬膠」都沒什麼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