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31日 星期四

幾粒糖?

我的口味算是多樣化的,各國食物都肯試;味道方面,既可吃很辣的的泰國餐,又不怕吃苦瓜,可以吃重味多油的中國菜,又欣賞清冽的礦泉水、苦澀的綠茶、清蒸豆腐、魚生刺身。

不過有一樣是特別愛好的:甜。

2007年5月30日 星期三

公務員(下)

(續上篇)

Myers-Briggs性格分類法

有 一個叫MBTI(Myers-Briggs Type Indicator,Myers-Briggs性格分類法)的管理學工具,有詳盡的問卷,把答問卷的人分類。我以前在公務員訓練處教管理學時,也有用過這 個工具,教人認識自己、估量他人,分析16種人的長處和弱點,如何和他們相處和有效地使用之。

發洩及獲得心靈能量的方向
E 外向型(Extravert)偏向專注於外在的人和事,傾向將能量往外釋放。

I 內向型(Introvert)則專注於自己的思想、想法及印象,傾向將能量流往內。

認識世界的方法

S 感覺型(Sensing)喜歡著眼於當前事物,慣於先使用五官來感受世界。

N 直覺型(Intuition)則著眼未來,著重可能性及預感,從潛意識及事物間的關聯來理解世界。

下決定時側重的方向

F 情感型(Feeling)偏好使用價值觀及自我中心的主觀評價來作決定。可以說成思考型使用頭腦來作決定,而情感型則用內心來作決定。

T思考型(Thinking)則偏好用「是-非」及「如果...就」的邏輯來作分析結果及影響,或者作決定。

處世態度

J 判斷型(Judging)傾向於井然有序及有組織的生活,而且喜歡安頓一切事物。

P 理解型(Perceiving)則傾向於自然發生及彈性的生活,對任何意見都抱開放態度。

由這四組的不同取向,有16種可能的類型:

ISTJ ISFJ INFJ INTJ

ISTP ISFP INFP INTP

ESTP ESFP ENFP ENTP

ESTJ ESFJ ENFJ ENTJ

一個同事師兄告訴我,非正式的統計,香港公務員中,有70%以上是..... ISTJ

大家對MBTI有興趣的話,可以看看:http://zh.wikipedia.org/wiki/MBTI , 有連結到一些免費測試你自己的網站的。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7年5月29日 星期二

公務員(上)

我一輩子主要是打過兩份工,畢業後賣了一年Hi Fi不算,跟著的17年是吃皇家飯做公務員。

那時香港有十七萬公務員,是一個很大的Workforce,也是很特別的一類人。

我知道任何的Stereotyping都不會絕對準確的,一定會有例外,但也不妨談談一般的印象。

一般市民對公務員的認識,大多是在服務前線那一批,如郵政局、移民局、海關、市政署、醫院、警察局等等,查實在裡面工作,不面對市民的公務員,要多很多倍的。單做內部行政的,真有多少共通的跡象可尋。

公 務員,當然要事事「秉公辦理」,一切都遵從部門的規則,不能僭越和自把自為;升職看考勤報告和計年資,又是「鐵飯碗」,沒大錯不能炒,的確會形成「不求有 功,但求無過」、不「搏」的心態;慣性memo來 memo去,確定萬無一失不須背黑鑊才肯take action,給人官僚主義和「耍太極」的感覺。

不 過以我的經驗,香港的公務員架構已不算臃腫,效率相當高,不乏勤奮可靠的人員。尤其是這十年八年,香港政府厲行加「辛」不加「薪」、零增長政策,我的一班 舊同事,很多都是日間開會、聽電話、應付上司的突發性任務,每天要下午五時多才「埋位」靜靜地做自己的工作,清In Tray的一大疊檔案,工作到七、八時很平常。

公務員工作的需要,會特別吸引某類人來做;或倒過來說,不是某一類人,比較沒興趣呆下去。因此,
公務員會形成一個特別的社群。(明日續)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7年5月26日 星期六

18000元與600元

這是我在90年代初期買的發燒級「解碼器」(Digital to Analogue Converter) PS Audio Ultralink,當年售價18000元。

一般CD 機已經可以直駁入擴音機,但音響發燒友不滿意CD 機內「附送」的數碼訊號>>>音響的解碼器的效果。有求必有供,於是很多廠家製造獨立解碼器讓音響發燒友過癮。

CD 機背後大多有數碼訊號輸出端,有些是「同軸」、有些是「光纖」的插口,有些兩者俱備,可以用「數碼線」或「光纖」駁到解碼器,再用普通的音響線從解碼器駁到擴音機便可以了,音色登時有大幅改善。

「數碼線」也有級別之分,我也買過一兩條過千元的。

我從第一代的玩「解碼器」,由二三千元的開始玩上去,換啊換啊,到PS Audio Ultralink時,剛好是第十部,之後來了沒有多少發燒風氣的澳洲,無得換。

PS Audio Ultralink為我服務了十多年,一天在工作當中忽然發出焦味,跟著左聲道啞了。我急忙關機,打開頂蓋撿查,只見兩隻變壓器之一燒毀了。

這件當年的極品,好像同期的386電腦一樣,壞了就是壞了,宣佈玩完。

解碼器壞了,連帶另一部發燒級、價值12,000元、只是負責轉轉而沒聲出的「CD轉盤」───Meridian CD Transport也成為廢物,慘矣!

網上發現,中國有極低價的解碼器出產。廣東製的「朝露」牌解碼器,新出特價,才港幣600元,已用上以前的高價機才採用的Burr Brown元件,這個價位不用想了,馬上訂來一用。

(上面的是「朝露」解碼器,下面的是Meridian CD 轉盤,樓下的價錢是樓上的20倍!)

一個星期後解碼器寄到,駁起開聲,也有以前八九成的效果,十分滿意了。

現在買一套電腦,價錢是當年的一半以下,運算速度卻是以前的100倍,RAM記憶體和硬碟容量也是以前的100倍;所以這個600元的解碼器能夠有有這個成績,也絕不出奇。

解碼器也可接駁現在的DVD 機,專播音樂。

今時今日,純CD機越來越難買得到,人人都用DVD機播CD ,但播純音樂時音色始終不夠好,所以解碼器值得一用。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干邑白蘭地

白蘭地(Brandy)乃烈酒之一種,其實很多地方都有出產,法國出品最有名,而法國白蘭地之中,又以干邑(Cognac)地區出產的評價極高,乾脆不稱白蘭地,叫「干邑」,其他地方的出產不得冒認。
香港在50年代最流行的白蘭地是「3星」、在60年代,喝得到最好的干邑是「4星」 的VSOP,代表在入瓶前已在酒桶裡貯藏了若干年。

後來香港人經濟條件轉好,入口商便引入比VSOP更高的XO,後來更有更名貴的品種如Paradis,「路易13」...

聖誕燈飾



澳洲很多家庭,聖誕前便花幾星期的時間,設計和安裝屋外的聖誕燈飾。

傳媒還會在各區報道和評選,政府有特別的巴士載市民晚上觀看。

上圖是Brisbane北區的一個得獎之家,做得像遊樂場一樣,一定花了很多時間和金錢,贏得觀眾的一致讚美。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人生轉捩點

到底一個人的際遇,全部是命運所定的,還是人為的呢?這種辯論是很難有確定的結果的。

以個人的經驗而論,人生是有很多「偶然」和「人為」交織而成的。

「偶然」有時會對人形成具大的影響,例如你在街上行走,樓上一個花盆掉下來,一偏不倚的落在你的頭上,你就完了,甚麼都完了。美國那個發了狂的學生拿著槍到宿舍亂射,有人死也有人不死,只是間不容髮的事情,誰該死誰不該死,沒有合理的解釋的。

澳洲橙

天氣乾燥,請大家吃澳洲橙,滋潤一下!

不同大家吃慣的美國加州「新奇士」橙,也不錯的。

光是那油潤的橙皮已經夠吸引啦!

就在廚房的桌子上,用天然光,慢快門拍攝。

Pentax ist DL數碼單鏡反光機,Pentax SMC-A 35~70mm/ 3.5~5.6 鏡頭。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7年5月25日 星期五

接請願信

這張照片,攝於1979年,我代表房屋署,在房屋署大樓門外接市民的請願信。

那時候的房屋署,在九龍何文田「愛民村」外的公主道101號,十多層的自建辦公大樓內。

我的職位,是凌駕在房屋署上的「房屋委員會」的助理秘書,負責會議紀錄和商戶及工程的投標事宜。

有很多壓力團體,例如當地尚在萌芽,後來很出名的「公屋政策評議會」,時常發動居民來辦公大樓外請願,抗議這樣抗議那樣,我們見慣見熟了,反正大家都是做Show吧了。

通常接請願信的是房屋署的「助理秘書(總務) 」,這一天他告了假,於是由我暫代一次「房署高級官員」出去接信了。

我旁邊的是「一級文員(總務)」龐磐安先生,真是我見過的「一級好人」,可惜在幾年之後急病去世。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韓國餐

這個「瓦煲韓國牛肉飯」(Bi Bim Bap in Stone Pot),看見就流口水!

在澳洲的韓國裔人士越來越多,有些是移民,有些是留學生。韓國食品的超級市場和韓國餐館開了一間又一間。

早些時,到一家新開的韓國餐館,先吃這個熟悉的瓦煲韓國牛肉飯:

瓦煲燒得火熱,再把飯和配料放進去,主角是切絲的的牛肉,鋪在飯面,打隻生雞蛋。自己隨意加一點很正的韓國紅醬(不太辣)。由於瓦煲儲藏了熱量,撈一撈牛肉和蛋已熟,香味撲鼻。最精彩的是,吃到七七八八時,瓦煲的餘飯已成為「飯焦」(鍋巴),一定要把它吃光才夠盡興哩!

海鮮火鍋:那個湯,嚇死人,「瘀」紅色的,吃來尚不算太辣。蝦、蟹、青口、魷魚的一大堆澳洲海鮮、蔬菜、金菇….韓國老闆說,韓國人吃海鮮火鍋,可以喝下酒,飲一些湯,吃些吸納了湯味的海鮮,又喝點酒,對著它一個晚上便過去了。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7年5月24日 星期四

崇禎皇帝


崇禎皇帝是明朝最後的皇帝,「崇禎」是他的年號,也以他的廟號稱為「明思宗」。


這個皇帝可謂「當衰」之極。當年我遊北京,便到過煤山,是他被流寇李自成殺進京城,走投無路,上吊自殺的地方。


一般香港人對這段歷史的認識,不外乎武俠小說中的「獨臂神尼」或粵劇「帝女花」。前者說崇禎皇帝出走之前要手刃自己的女兒,以免為反賊所污,沒有斬死,只斷了她的一條手臂,後來公主到學得絕世武功,是為「獨臂神尼」。後者則說「長平公主」遁世為尼,後來與駙馬周世顯重逢,卒之服砒霜殉情殉國,這一段更為人所熟悉了。

澳洲楊梅

請您們吃澳洲特產的楊梅(士多啤梨):

澳洲楊梅又大又甜,今年更是大豐收,澳幣 $3 便有350克的一盒。

這張照片在廚房桌子上拍攝,我想起日本某攝影家擅長用室內現場光,不用閃光燈,用慢快門來捕捉現場氣氛的拍攝方法。

我乃依樣葫蘆,用一支約30年的賓得SMC A35~70mm老鏡,16光圈,快門約2秒。相機裝在前幾個月前回香港時買的迷你三腳架上,出來的效果超乎理想,楊梅顏色嫣紅,嬌艷欲滴。

蜥蝪晒太陽

這條蜥蝪身長近一米!它一動也不動,在享受澳洲春天風和日麗的中午。

蜥蝪是涼血類動物,很喜歡晒太陽,這個場景我看見過很多次。

這一天我的相機裝上了遠攝微距鏡,正好把它記錄下來。

這條蜥蝪是甚麼品種,我不知道,公園裡有很多,爬來爬去,與人類和其他飛禽相安無事。除了爬樹,還會跳進湖裡遊泳哪。

香港人初來澳洲,尤其是女士,來到這裡見到來去自如的蜥蝪,都會花容失色,緊緊挽著男伴的臂彎!

地道的澳洲小孩都不怕,尤其是一種Blue Tongue 蜥蝪(舌頭長長、藍得發亮,相當「核突」),當是寶貝一樣,追著來玩的。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7年5月23日 星期三

阿豬的近照



收到愛貓「阿豬」在香港的近照:
看她天真爛漫的樣子,真的不像一隻18歲的貓呢。

野花香

這株野花,生在一條人跡罕至的小徑上。

我到Sirromet釀酒廠去,它佔了幾個山頭的土地,有好幾百萬平方尺,種了不同品種的葡萄。

一般人去Sirromet釀酒廠,多數是買酒或在附設的豪華餐廳吃餐、飲下午茶,我這天卻沿著指示通往 Lagoon的小徑步行而下,一路上沒有見多少其他遊人,有的是三三兩兩的澳洲小袋鼠(Wallabies)。

在路旁的野草叢中,我發現了這株花。

真的是「怒放」哪!在這個遠離塵囂的環境中,它不管有沒有人欣賞,不顧一切,拼命地開,呈現自己的美。

古人說的「空谷幽蘭」,我有多少體會了。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7年5月22日 星期二

玩大戲


這張照片攝於1974年,照片中人,當然是我啦!


那時讀香港大學,在升第二年的暑假。應學生會的委託,讀哲學的我,和另一位讀社會科學的粵曲同好鮑少明君,負責一個30分鐘的粵劇,作為歡迎新生之夜的節目。


我們從零開始,首先由鮑少明構思劇本,劇情是圍繞古代一班考科舉功名的書生,劇名就叫「天子門生」,實行以古喻今。


我們把自己唱慣熟的粵曲之內的甚麼滾花、二黃、南音、二流、中 板、士工慢板、嘆板、手托、龍舟等等曲調,加一些大家熟悉的小曲,如「戲水鴛鴦」、「小桃紅」之類,穿插一些「口古」、七字清、數白欖和對白,幾個星期便把劇本弄了出來。

雨後彩虹


9月,澳洲的春天,傍晚下起大雨來,還刮起大風,陣陣寒氣逼人。

雨勢稍歇,天上現出一條大彩虹,啊,不是一條,是一大一小兩條!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7年5月21日 星期一

天下有不是的父母

先前寫過「天下無不是的父母?」文章。

我認識很多父母,都是深愛甚至「溺愛」兒女,自少到大照顧無微不至,給他們最好的教育,簡直是兒女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兒女長大後又為他們的就業和婚事頭疼,為他們打本做生意、付新居的首期,甚至於付清整間房子作為結婚禮物,孫兒出世後又為兒女看孩子,讓他們無後顧之憂,安心上班或出國旅遊的。

我有個姑丈,兒子和孫子都在大陸,寄錢回去起新房子不在話下,孫子大了,連結交女朋友相約去旅行「談心事」的本錢,都攤大手板向爺爺索取。到戀愛成熟要結婚時,所有開支當然是阿爺負責。

天堂鳥

明明是花,卻叫「天堂鳥」(Bird-of-Paradise)。

「天堂鳥」的學名是Strelitzia reginae,原產地是南非洲 。

看它橙黃式的花瓣,又真的好像一頭振翅欲飛的鳥。

無視您種下的時候放它的位置,它會向迎著最多太陽那一方奮力生長哩。

Pentax ist DL數碼單鏡反光機,Pentax SMC-M 135mm/ 3.5 老爺鏡頭拍攝。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7年5月20日 星期日

昆士蘭大學校園

昆士蘭大學佔地很廣,有幾十棟建築物,新舊穿插其中。

舊的樓房多是古典英國式建築,用Sandstone做材料,有點像香港大學本部的「陸佑堂」。

大學Campus的中央有個大湖,香港大學的「荷花池」沒得比矣。湖邊有很多棟學生宿舍,環境優美。幸福的澳洲學生和留學生!

初春至此,滿天滿地的藍花,水鴨繁殖的很多,到處都是,與人各不相干。小橋流水,可以比美西湖,雖然還欠一點「靈秀」和深厚文化氣息,而寧靜安詳猶有過之。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可愛的小狗

攝於星期日市場,一個攤檔的檯底。

星期日市場中人來人往,很多人逛市場也拖著愛狗同行,大大小小各種不同的狗都有,好像狗展一樣。開檔的人也有愛狗人士,人狗一塊兒看檔。

這一檔的主人很細心,在地上先鋪一張小地氈,讓愛狗舒服一點。星期日市場很早便要開檔,通常早上7時便要準備好一切。那天我到達的時候已經是11時多,快要收市,小狗也早累了,在檯底睡得很熟。

我剛好在網上拍賣中以高價投得一支古老Pentax K 100mm/4 Macro鏡,到處找尋拍攝對象,就用它來拍了這小狗的大特寫。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古怪小車


這是 Smart 小車(在黃金海岸街頭拍攝),是由德國Mercedes Benz 和瑞士手錶廠 Swatch合作生產的。

只有兩個座位,車長僅2.5 米,比英國的「迷你」還要短很多。引擎是「蚊型」的 700 c.c. ,內籠也很寬敞,但車身頗高。 有人說,Smart 好像超級市場的購物手推車上,裝上一個剪草機的引擎。

當然不是啦,它可以開到90公哩以上,上Highway是有點搖幌,還是可以應付的,雖然用來跑長途、穿州過省就不大適宜了。

用來在住宅區和市區內代步,去購物飲茶沒問題,街邊和超市停車場的車位,多刁鑽多狹窄的,也可以迅速駛進去。

在街上行走,由於Smart 樣子趣怪,惹人憐愛,一些平時慣了以大欺小的四驅車、貨車和小巴,都會暫時對它按捺一下霸道作風。有些公司知道這車引人注目,故意買來做公司車,在車身上噴上廣告,以收宣傳之效。

價錢方面,一點不便宜,20, 000 澳幣以上,可以買一輛 1300 c.c. 的日本小車了。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7年5月19日 星期六

吹波記


前晚開車回家,慣走的道路三線被攔截成為單線,幾輛警車加上「鐵馬」,築起路障,閃耀的藍色警告燈在黑夜中特別觸目,全部汽車要排成一字長蛇陣。

幹甚麼?逐一要司機「吹波」也。



「吹波」是這裡的香港人的叫法,官方名稱是RBT,即Random Breath Testing,要司機向一個手提的儀器吹氣,可以即時顯示他的血液內酒精含量。

澳洲每年因醉酒開車出事的傷亡數字很高,這是執法當局的措施,凡捉到血液內酒精含量超標者,重罰不赦,希望可以起到阻嚇作用。

怎樣才算「高」的極限,據說是零點零幾%。這數字對一般人沒意義,實際上來說,以一般正常成年人的肝臟分解酒精功能而論,是三小時內喝三杯紅酒或白酒。

澳洲人很喜歡喝酒,中午吃很普通的東西,兩三個人也可以買一瓶餐酒喝光它,皆因餐酒太便宜,10元澳幣左右也飲得過;算起來,一人喝一杯果汁,也差不多這 個價錢了。晚上泡酒吧,更是本地的文化,星期五下班,大小酒吧裡裡外外站滿人,要企出行人道,人聲加上音樂聲,吵得人頭疼,跟本很難聽到對方說甚麼,但他們樂此不疲。

喝完了總要回家,不開車難道搭的士?於是醉酒開車十分常見。

「吹波」捉醉酒開車的行動很大陣仗,通常選定今晚出勤的幾條主要幹線,每隊有五六個警察,一字排開,每人手持一個儀器,戴上膠手套,同一時間可以讓幾輛車的司機吹波,吹管用過即丟在他們身旁的垃圾桶裡,換一支新的給下一位吹。

澳洲的警察很有禮貌,Good Evening、Could you please.....、Thank you very much、Have a safe trip home不絕於耳的。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出淤泥而不染

墨黑的污水中,真的可以生出潔淨清香的荷花,下圖攝於Brisbane的植物園。
「荷花」是「蓮花」的近親吧,我的生物學很遜的,不大清楚。

宋朝的周敦頤寫過一篇「愛蓮說」,小時背熟的:

水陸草木之花,可愛者甚蕃。

晉陶淵明獨愛菊;自李唐來,世人盛愛牡丹。

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予謂菊,花之隱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貴者也;蓮,花之君子者也。

噫!菊之愛,陶後鮮有聞;蓮之愛,同予者何人?

牡丹之愛,宜乎眾矣。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7年5月18日 星期五

後悔

法庭上,被告的代表律師每每向向法官求情,說被告對所犯的罪行「深感後悔」(Deeply remorseful),希望法官能夠判刑時網開一面,判輕一點。


有些夫妻吵架,吵到撕破臉皮時,女的會哭著說:「真後悔嫁了給你!早知道你是這樣的,我就嫁豬嫁狗也不嫁給你了!」

「後悔」就是「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的感嘆了。

人雖然是理智的動物,不是每件行為都經過深思熟慮的,不一定詳細想過行為的一切後果;而且人又怎樣能知道將來是怎樣的呢?因為變數太多了。

一旦後果事與願違,不是自己想見到的,後悔之情油然而生。

單是後悔,沒有用,只有汲取經驗,當「交學費」,下次做得好一點吧。可是有很多事情牽涉太廣,付出的代價不少,例如讀大學時選了甚麼科系。

認識某位成功的外科醫生,希望兒子克紹箕裘,也從事醫生行業,兒子為了考順,勉強完成了大學的醫科課程,畢業後卻發覺真的不喜歡做醫生,結果沒有實習掛牌,從事廣告業去了。

我不知道,醫生父親有沒有「後悔」逼兒子唸醫科?那個做兒子的,有沒有「後悔」聽了老爸的話,浪費了幾年時間在一門自己沒興趣,對自己將來的職業沒幫助的學科上。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也許那個兒子,覺得用這幾年時間來報答老爸,也是值得的吧。

談到戀愛和擇偶,牽涉的感情問題更為複雜,「後悔」的情況更難說了。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鴛鴦男女

「只羨鴛鴦不羨仙」。

動物相愛,一雙一對。情的世界,大概「快活似神仙」也及不上。難怪中國古時也有人編撰一些仙女也思凡,下來人間嫁給農夫、牛郎或書生為妻!

這對是鴛鴦、水鴨還是甚麼,不要緊,最重要它們表現的溫馨感覺 (攝於布里斯本Southbank公園)。

似乎動物的配偶關係是一生一世的,例如雄雌雙鳥其中一隻被獵人射死,另一隻戀戀不去,甚至自投羅網或衝地自殺而死。豐子愷先生的「護生畫集」,裡面有就好幾個這樣的故事。

但是動物的夫妻關係是「先性後愛」的,求偶的階段很短,有些是幾分鐘,長的也不過是一天半天,合眼緣的便馬上交配;接著下來,一些動物是各奔前程,但如果留下來的便是永遠的廝守關係。


2007年5月17日 星期四

失戀

愛上一個人,但他不愛你,這也許只是未成功的「單戀」,不一定是「失戀」。

曾經是你擁有過的,現在沒有了,這才是「失戀」。

兩人吵架之後分手,也不算真正「失」戀,最傷的失戀,是你癡心一片,始終如一,但介入了第三者,而對方移情別戀。或雖然沒有第三者,對方乾脆說不再愛你,叫你收皮.......

玫瑰


「玫瑰,叫甚麼名字都是一樣的甜美」:莎士比亞在「羅密歐與茱麗葉」中千古傳誦的一句。

這張照片攝於斜陽下、晚風中,信手拈來即成。

送給各位愛美的女博友。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7年5月16日 星期三

好做唔做的澳洲傳媒

一個人犯了法,經過警方偵訊,提控於法庭,如果裁定有罪,便要接受應得的刑罰。

澳洲已經廢除死刑,通常是罰款或監禁,判終身監禁的少之又少。

即是說,通常監禁的期限滿了,犯人便要放監,享受一個正常人的自由。

如果他死性不改而再犯的話,便要重新偵訊,提控於法庭,法官得因他死性不改,為社會的威脅,加重刑期,這是另一回事了。

我在「天下無不是的父母」文章中,曾提到:「我發覺澳洲沒有甚麼本地大新聞,傳媒很obsessed追那些甚麼由受害人爆出,幾十年前某教會孤兒院的牧師、神父或修女虐待和性侵犯的案件,大事渲染,不停地報道,達到變態的程度。

對那些犯了非禮兒童、強姦婦女的嚴重罪犯,在他們獲釋之日,往往大事渲染。那些記者大爺,把陳年舊帳都翻出來,然後文筆之間,明示暗示這個人是多麼的危險,一旦回到我們中間,對兒童和婦女真是一個計時炸彈,隨時會重蹈複轍。

到底他們想怎樣?是要刑滿還不准他出獄嗎?還是要出獄後要警方嚴密24小時監視他?我相信警方會Alert及關照分區警署留意一下他的行動,24小時監視,卻是違反公民權利的行為。

我認為傳媒這樣做,真的有點譁眾取寵,而且不問好歹假定人家不會改過自新,擺出姿態要趕絕,要人家住到哪裡都被人歧視,找工作自食其力也有很大困難,真是「好做唔做」!

我知道香港轟動一時的「紙盒藏屍案」的被告歐陽炳強,服刑二十多年後出獄,教會機構輔導和照顧他,為他安排工作,又有一位教會姊妹肯和他結婚。想到這一段新聞,我覺「香港人情薄過紙」,也有溫馨的一面。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青松觀內外




香港有青松觀,澳洲也有青松觀,都是世界道教青松觀的分支。

澳洲青松觀在布里斯本北區,距市中心約15公里,比較偏僻,環境很幽靜。


在西方國家,卻有這樣一座紅牆綠瓦的傳統中國建築,頗具特色。澳洲青松觀還附設老人宿舍,租金很低,入住的大多數是西人,有時閒極無聊,竟然幫手打掃神壇,表現出澳洲的多元文化。

從青松觀出來,開車5分鐘便到海邊。

哈,又是一幅「典型」的澳洲風景:停滿遊艇,有人玩獨木舟。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7年5月15日 星期二

問世間,情是何物?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這幾句,因金庸的「神雕俠侶」武俠小說而為人所熟悉。小說之中「赤練仙子」李莫愁全身著火飛墮而死,口中猶唱著這幾句詞的一段,是小說中最凄厲和動人的場面之一。

這些歌詞原來是來自金朝(北宋戰敗,康王趙構南渡為「南宋」之後,中國北方被金國統治)的元好問填的「摸魚兒」詞曲。原文如下:

Pelican(塘鵝)



身形龐大的Pelican,兩翼張開時橫寬逾一米,是水、陸、空三棲的。

在水中游泳的姿態很沉靜優美,在陸上行走時左搖右擺地很滑稽,在空中卻飛得很高很快。

Pelican不大怕人,看見有人釣魚便會在附近遊遊蕩蕩,很多人釣到魚會打賞它們一兩條的。

這隻Pelican在我住的Brisbane市東北的Shorncliffe區海濱,大刺刺的踱步,被我攝進鏡頭。

它在盯著那個釣魚人的黃色膠桶哩。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7年5月13日 星期日

功德

以下是「印造佛經佛像的功德」,印在很多免費流通的「佛經」的內頁,是由幾十年前的印光大師所述。

我懷疑這些說法是否全部出自「佛經」------即是由佛親口所說,由後世輯錄成的「佛經」。

即使是「佛經」,所有佛經原文現在已經散軼,僅存漢文及一些其他亞洲語文譯本,其中有很嚴重的後人偽造虛託的問題。

請大家來看看這些「功德」,以平日的經驗和用一下理智分析,到底是不是這樣(括號內的是筆者的疑問):

1.從前所作種種罪過,輕者立即消滅,重者亦得轉輕。(善和惡的行為能夠相抵,似與佛祖原義有出入)

2.常得吉神擁護。一切瘟疫、水火、寇盜、刀兵、牢獄之災,悉皆不受。(好是好,但不大會發生)

Lorikeet小鸚鵡

Lorikeet小鸚鵡,也有人叫「彩虹鸚鵡」,顧名思義,七彩繽紛的羽毛是它們的特色。

它們也不怕人,上圖便是我在山中和朋友在一間波蘭人開的咖啡店喝茶聊天時,它們跳上桌子為我們清理倒瀉的沙糖。

這兩隻更跳上杯緣上,把頭鑽到杯子中,吃剩下的的甜飲。

Lorikee體形不大,比那些白色的能學人言的「葵花鸚鵡」小得多,但是聲音很大,而且喜歡聚在一起,一大群的吱吱喳喳,跳上跳落,很是活潑可愛。

喜歡它們的,可以在花園中種一種紅花植物,Lorikeet小鸚鵡最喜歡啜花蕊的蜜汁,自然會大批來聚集。也可以每天定時出去,餵它們愛吃的穀果之類,它們甚至於會跳上你的掌心來吃的。

有個朋友告訴我下面的經歷:

一天她在露台上,發現一隻受傷的Lorikeet,大發慈悲,把它收留了。給它一個小紙盒暫時棲身,天天給它水喝,又餵它吃雀粟,還煮雞蛋,挖些蛋黃讓它補身!

過了一些時候,小鸚鵡的傷養好了,於是放它出來。它猶豫了片刻,然後拍翼飛走了。

但這個故事還沒有完…..

過了幾天的早上,朋友夫婦還在睡覺,被外邊吵得要命的鳥聲弄醒了,於是起床出去看看。

但見屋子的欄杆、周圍的樹木,站滿了Lorikeet小鸚鵡,看來有一千幾百隻,來等吃免費餐!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7年5月12日 星期六

愛貓阿花逝世一週年


去年5月13日,愛貓阿花被惡狗咬傷 不治去世,明天是一週年。

阿花品性溫柔,天下少有,大家請看照片,留意她的眼睛和神態。

阿花,契爺和契媽到今天還沒有養貓,我們永遠愛妳。

音樂劇 1975

看了一場音樂劇,叫「1975」。

香港人歷史上永誌難忘的年份是1997,澳洲人則是1975。

1975年,澳洲發生執政的總理和政府被澳洲總督罷免的事件。另外鄰區東帝汶的前葡萄牙殖民地政府撤退,東帝汶的人民想成為獨立共和國,但印尼強行侵佔東帝汶為自家的領土,東帝汶的人民軍反抗,一名澳洲記者在揭露真相的採訪中,懷疑被印尼軍謀殺。

這件事也拍過電影,叫Year of Living Dangerously,由 Mel Gibson 和 Sigourney Weaver 演出。

上圖是記者母親聽到兒子死亡的一場,演員十分入戲。

Pentax SMC M135mm/3.5 手動鏡頭,現場光,4光圈,1/20 秒,手持攝影。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7年5月11日 星期五

私人小影院(退休憧憬之3)

這個Project,要等我找到新屋,安頓下來才可以實現,現在姑且畫餅充飢。

房屋要是高架式、這邊獨有的「昆士蘭屋」(Queenslander),全部生活區在二樓,樓下是車房、儲物室,和「遊戲間」(Rumpus)。澳洲人通常用
後者來放一張Snooker球桌。近年時興用來做Home Theatre,又有一個新名堂,叫Media Room,就是我心目中的「私人小影院」。

樓下有獨立門口,獨立洗手間,方便朋友出入,又不影響自己的生活作息。

:50寸或以上的後投影式電視機。

:當然是杜比環繞聲,5聲道或7聲道加兩個15寸超低音。喇叭不需要是發燒Hi Fi級的,用抵食夾大件的Yamaha 號角高音PA喇叭便可以了。



假如給我找到一對60年代的老爺Altec A5 ,神高神大、身高5尺、大得像一個雪櫃,「陳四萬」號角高音,原廠15寸低音----名符其實的 “Voice of the Theatre”,用來做小影院的前置喇叭,發達咯,我會像中了三重彩的高興!

座位:8-12個,
好像飛機的頭等座位一樣,4個座位一排,分二或三排。澳洲的家具店,現在已經有這類豪華戲院座位出售。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

澳洲笑鳥




這是澳洲特產的「笑鳥」Kookaburra。

這一隻有天飛到我家的欄桿上,賴著不走,給我拍了近照。

顧名思義,笑鳥的叫聲像人大笑,十分滑稽。牠們三五成群的聚集,但很少站在同一樹枝上,多數是你佔一樹,我佔一樹,大家遙遙相對,又互相呼應。

如果有特殊情形,例如地上有貓經過,或天上有鷹飛過之類,他們便會大「笑」示警,通風報訊,此起彼落,聲震屋瓦。至於有沒有其他原因,我也所知甚少,要動物學家來解釋了。

牠們很雜食,蟲、小、小鴨、蜥蝪、小蛇,甚至其他鳥類巢裡的蛋和幼雛,若大鳥出去覓食沒留下保衛,被笑鳥發現了,通通無剩!

有次我在郊外的露天咖啡館飲茶,鄰桌的客人手持三文治,一邊談得興起,冷不防被一隻笑鳥整件搶走!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7年5月10日 星期四

天怒人怨的電話傳銷

信箱裡的宣傳垃圾可以看也不看,隨手扔掉。Email幾時看由自己控制,寄來的Junk Mail 可以用Spam Filter過濾、漏網之魚就Delete,有些例如Hotmail還可以用最高的保安措施,凡是不在你的通訊錄內的人寄來的郵件,一律不收。

電話傳銷則無時無刻,直接打到你的電話和手機上,往往是在你最不方便的時間才打來。

初時我是一念之仁,因為考慮到對方也是人,不好惡言相向。尤其是很多時是女性,身為男士,自然較有憐香惜玉之心。也想到對方也許是找不到工作,才會做這討厭的事,不好斷然掛線,但跟他們說下去又浪費時間。

電話傳銷越來越多,很多公司外判給工資低廉的印度的Call Centre,那些打電話的人的英文,聽死人!

我沒有幾個印度朋友,一聽到有印度口音的電話,二話不說,馬上掛斷。

澳洲社會大眾,對這些傳銷電話,已經到達「民怨沸騰」的地步,要求政府取締。

以往的法例是晚上8時之後,不得電話傳銷,國民認為還是不夠。於是澳洲政府效法美國,較早前設立一個「不想接電話傳銷」的登記冊,由國民自動登記,並訓示公司在打這些電話之前,要查看這登記冊,榜上有名者千萬不能打,如有違者,重重有罰---.據聞達澳幣十萬元!

政府設立網站www.donotcall.gov.au,來讓國民網上登記,頭幾天由於登記過於踴躍,搞到網站也Crashed了。

政府估計,在頭一個月內,登記Do Not Call的人,會超過一百萬!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青春與老爺




這個少女,皮膚吹彈得破,洋溢青春氣息,漂亮得沒話說。

2006年12月初,我和幾個攝影同道,搞了一個模特兒造像的外影活動。

在本地華人社區,同類的活動是第一次,或起碼是這十幾年來我見到的第一次吧。模特兒有5個,到場的華人攝影同道有20位左右,難得的是,也有幾個西人拍友參加。

拍友使用的多數是數碼單鏡反光相機,以 Canon 佔了上風,只有一兩部 Nikon 和 Konica-Minolta,長短鏡頭琳琅滿目,十分壯觀。

我素來不喜歡跟隨大眾選流行品牌,所以一轉用數碼單鏡機便買了 Pentax。今次更不要大部分朋友愛用的自動對焦 Zoom 鏡,在Pentax ist DL數碼單鏡反光相機上,配了一枚35年歷史的 Pentax SMC K 55mm/1.8 定焦鏡,鏡身很袖珍輕便,但是光圈之大和畫質之佳,是Zoom鏡不能夢想的。

這鏡頭是是今年4月回香港時,在二手相機集中地---尖沙咀「香檳大廈」買的。

是當年Pentax K 系列相機的「標準鏡」,全手動對焦和暴光,更特別的地方是其 55mm 焦距 ,不是一般的 50mm。它是 Pentax 由舊的 M-42 螺旋接環轉為刺刀式 K 接環相機初期的產品,鏡片結構與以前的 M42 螺旋時代的一支老鏡頭大致相同。

55mm 鏡頭,用在感光CCD面積為135底片一半的數碼單鏡反光相機上,拍攝效果等於 55mm X 1.5 = 82.5mm,接近傳統 「85mm人像鏡」 的黃金焦距。

Pentax 的定焦「標準鏡」中,我還另外購入兩枚 50mm的,分別是 1.7 和 2 光圈。

「青春」少女,卻用「老爺」鏡拍攝,效果很好;解像和色彩還原的能力都令人激賞。

我們這個布里斯本華人攝影同道組織,叫Brisbane Chinese Photo Group,已經成立了一個照片Blog: http://www.pbase.com/bcpg2006
我也做了一個連結,在 sidebar 的連結之下的 「團體」一組。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紅土灣日落

那天到朋友家,在布里斯本東岸外的紅土灣(Redland Bay)的MacCleahy Island上,回程時已是黃昏。

在渡輪上,看著太陽降到水平線,沉落時特別快,只有幾十秒的時間便完全不見, 用相機補捉了這一剎那的美景。

Pentax ist DL數碼單鏡反光機,配一枚30年的Pentax M 50mm/1.7鏡頭。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7年5月9日 星期三

書店咖啡室


書店附設咖啡桌,環境清靜,「齋坐」打書釘不買一樣歡迎。 叫杯飲品吃件餅,約會等人、與三兩朋友聊天,都不錯的。

這是Brisbane 的著名Mary Ryan書店, 門外及戶內都有座位 。

陳列的書的數量不及大書店的多,但都經過店主精選,頗有看頭,而且服務態度很好。

我吃這件StickyDate Pudding,份量大又夠甜,A$4.95。

藍花楹之死

前文「藍花楹之戀」,講述過它和我們的因緣。

2006年10月17日星期一的早上,砍樹工人到達,用了一個多小時,把它砍下,結束了它50多年的生命。
一地的藍花,轉眼會變成春泥。樹幹和樹枝,全部在現場磨碎運走,日後會變成鋪花圃用的木屑或有機泥土。












我曾經經擁有過它的美麗,長達12年。它生如自然,現在回歸自然。


前一天,我特地到本地的公園,看今年開得比往年燦爛的藍花楹,真是一天的藍火,別處可不容易看得到的哪。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