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3日 星期五

粵語趣談:變調

粵語的變調例子不少,尤其是呼喚名字時,為著表示親暱而變為上上聲(第二聲)最多;

例如:王(枉)、梁(両)、林(諗)、黎(?)、陳(診)、何(可)、胡(壺)、麥(?)、錢(淺)、趙(勦)、鄭(井)、徐(取)、馮(俸)、葉(?)、劉(摟)......括弧內為變調的讀音。

另外一些是為了音便,聽起來比較順耳。


如「樓」上 /「二「樓」,
舞「台」/ 天「台」,
碼「頭」/ 鋪「頭」,事「頭」
劉德「華」/ 新「華」,永「華」,
「文章」/ 一篇「文」,
「糊」塗 / 芝麻「糊」,
「明」白 / 我「明」啦,
狐「狸」精 / 狐「狸」

轉上去聲(第三聲)的例子:甚麼意「思」/ 唔好意「思」。

轉下平聲(第四聲)的例子:「哥」、「姐」

一字三音:

人(仁、忍、恩)

(大、歹、die)

必讀舊文:十分鐘教識你粵語「九聲 


附送甜品:最新上載 潘國森評劉殿爵《論粵語時間一詞的讀音》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

32 則留言:

  1. Raymond上午7:10

    又有一個例子,半山的堅道,老香港會讀堅島。

    回覆刪除
  2. 銅鑼灣、土瓜灣 -- 把陰平的「灣」讀作陽平的「環」。

    回覆刪除
  3. Raymond上午9:24

    澳門的南灣,老澳門會怎樣讀!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哈,拋磚引玉,歡迎大家補充。

      刪除
    2. > 澳門的南灣,老澳門會怎樣讀!

      Because I was born in Macau some forty years ago despite having left since I was nine, I guess I am qualified to answer this - "南環", just like how you say 銅鑼灣 in Hong Kong.

      Actually what I find interesting is how some people in Hong Kong pronounce 澳門 because everyone in Macau pronounces "澳滿". Not until I moved to Hong Kong did I realized how I pronounced it was a '變調'

      刪除
  4. 名字:阿“潔 ” 讀 阿傑

    回覆刪除
  5. 蝴蝶--> 蝴?
    光碟--> 光?
    --zpdrmn

    回覆刪除
  6. 牛尾(下去聲),考第「尾」(上上聲)

    回覆刪除
  7. 之前在荒言老師那邊討論過一個問題
    XX銀行﹐我們讀「銀航」﹐但我聽過老一輩讀「銀巷」
    正如南北行﹐讀「南北巷」一樣﹐現在已沒人這樣讀。
    究竟「行」在哪時候讀「航」﹐哪時候讀「巷」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Raymond下午3:28

      南北行,今天仍有老一輩或住在中西區的街坊讀南北巷!

      刪除
  8. 我讀銀行(航,下平聲)
    50年代,真的也聽到有人把銀行讀成商「行」(上上聲)的行。
    文少說的「巷」字,也有 橫「巷」(上上聲 )和 橫街窄「巷」(下去聲) 的讀法。

    回覆刪除
    回覆
    1. Raymond下午3:21

      倘若講去銀行,行讀巷會順很多!

      刪除
    2. 講起變調﹐又諗起「調」的發音
      變調﹑音調﹐我地讀「掉」(diu6)
      調整﹑調和﹐我地讀「條」(tiu4)

      至於調查﹐有人讀「掉」有人讀「條」
      民調我細個則好多人都係讀「條」
      唔知搞乜鬼﹐而家電臺﹑電視台都讀成「民掉」﹐真係好哽耳。
      我有理由又係唔知乜鬼正音運動搞的鬼。

      刪除
    3. 50年前先生教我讀 「Tiu 查」,「音Diu」,
      我話之你白頭何講跟據甚麼宋朝廣韻,要讀「Diu 查」!

      刪除
    4. //變調﹑音調﹐我地讀「掉」(diu6)
      調整﹑調和﹐我地讀「條」(tiu4)//
      Would this be 「掉」 when it is a noun and 「條」 when it is a verb?? Anyone knows about it? --zpdrmn

      刪除
    5. Chris sir﹕

      其實何文匯下下話以廣韻作準好好笑﹐點解會係北宋廣韻﹖要復古點解唔推前到東漢說文解字﹖
      其次﹐查古典都可以出好多亂子
      例如﹐洪武正韻話嘲諷的調﹐讀「掉」(杜弔切)﹐調侃個調字自然讀掉
      http://ytenx.org/tcyts/cio/3/162/
      但到康熙字典﹐又引《正字通》嘲笑的調﹐讀「條」(徒遼切)﹐現代北方人講調侃都係讀tiao
      http://ctext.org/library.pl?if=gb&file=77415&page=1166#08
      唔知何文匯又點解釋﹖讀「掉」定讀「條」﹖

      個人愚見﹐「調查」由於調字在前﹐讀「掉」沒多大問題﹐如毒品調查科﹐讀成「掉茶科」無問題
      但去都「民調」﹐調字在後﹐如果讀「掉」會令人諗起「音調」個調﹐就會好怪。

      刪除
    6. zpdrmn:

      根據康熙字典
      調 讀成「掉」既可是名詞亦可是動詞﹐名詞用是音調﹐動詞用是調動(遷也)﹑調查(算也﹑度也)
      調 讀成「條」﹐則是動詞﹐解調和﹑調解(和也)或嘲諷﹑調戲(欺也,啁也,譀也)
      調﹑嘲﹑啁古代三字相同。

      免責聲明﹕呢類語言學發音問題﹐最好問meshi﹐佢教語言學(閃)

      刪除
    7. 轉名詞、動詞時的變調變聲母,有些有規可循,但非絕對。
      隨俗變音,本是平常。例如英文,且不論英、美、澳音不同,就算在英國境內,簡單如一個head字,多數讀 hed,但有些地方是讀 heed 的。

      刪除
  9. 重有"糖"果同一粒"糖"。

    一個小問題:
    究竟林語堂先生個名係讀課堂個堂,還是一粒糖個糖?我聽過兩個讀法。
    我自已讀課堂個堂。

    回覆刪除
    回覆
    1. 林語堂是福建人。
      如果用廣州話來讀,應是下平聲,課堂個堂。
      如果用普通話來讀,就真的是上上聲了。

      刪除
  10. 只記得歌星梁漢文叫梁炳也是將梁變音!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那是變上平聲,即是西人講Leung,我們說某人的打扮很「娘」的leung 。

      刪除
  11. Scorpio上午4:59

    「上上」、「下上」云云,何不正名為「陰上」、「陽上」?可免讀者混淆。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上」和「下」標示音調的高低,我覺得比說「陰、陽」清楚。
      一般人還以為「陰」是低,「陽」是高的。

      刪除
  12. 大嶼山讀成「大魚生」就斃家火!

    回覆刪除
    回覆
    1. 「嶼」字廣東話本來讀jui,但是香港大眾有邊讀邊幾十年(不過普通話也是讀yue)。
      現在你讀大「聚」山的話,反而是很怪了。

      刪除
    2. 大嶼山(粵語本讀「大罪山」,為避諱,香港粵語借音讀作「大娛山」)

      大嶼山亦稱大溪山、大崳山、大魚山、大漁山、大庾山、南頭島、爛頭島、屯門島、碙洲、大蠔山和大濠島等。大嶼山的英文名「Lantau」相信是粵語「爛頭」或「南頭」(縣城)的音譯。雖然「嶼」字的粵語正音同「罪」(zeoi6),但「大嶼山」則讀成「魚」(jyu4)。這是因為大嶼山舊名「大魚」、「大漁」、「大俞」等,皆是「魚」音,「大嶼山」一名是從清朝道光年間才開始的官方名稱。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4%A7%E5%B6%BC%E5%B1%B1

      刪除
    3. 原來有此因由,謝謝。

      刪除
  13. 「思」在《廣韻》已經有平、去兩聲了。又如東坡《水龍吟》「拋家傍路,思量卻是,無情有思」一句,第二個「思」是仄聲韻腳,必須唸去聲。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多謝Meshi Sir指點。

      刪除
  14. 廣州亦有很多地名變調的例子,如「黃沙」,黃字唸「枉」(陽上),「楊箕」楊字唸映 (掩映的映)同是陽上。這讀音非老廣州的專利,現在仍是這樣讀,二者也是地鐵站名,地鐵廣播也要這樣讀。

    這些讀音,恐為廣韻所無,可是一直這樣讀,不知何教授會否認為全廣州人讀錯呢?也可能地名人名不在他限。

    早前無線的「義海豪情」說廣州的故事,多提及廣州的地點﹐可惜「黃沙」一地讀成黃(陰平),不知能否說他們讀錯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說的兩個例子,我是現在才知道,大概要老廣州才懂。
      廣韻成書到現在近1000年,音調改變是不能避免之事,「錯」得久,也變正了。
      硬要復古,舌頭打結,吾不為也。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