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日 星期四

談中文教育,憶良師

4月30日晚上,陶傑和葉輝批評香港的中文教育,語多譏諷,我覺他們是說對了。

講到現在香港中文教師水準下降,使我想起中學時代教過我的老師宿儒,後悔當年不多多
請教他們,如今老師大多都過世了。

陶傑提到,以前的老師給學生作文練習 ,出題目別出心裁,批改用心,評語詳盡,而且用硃砂紅筆....

我還存著1970-71年讀中五時的中文作文簿,業師劉繼業先生的批閱,可為明證。現在貼幾頁給大家看看,兼且紀念劉老師。


劉老師的書法極好。我那時沒練字,字體很,是抵鬧的。
 


文章尚可入老師法眼,但是字體無改善,慚愧!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

37 則留言:

  1. 劉老師的字真美.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的,可以做字帖。

      刪除
  2. Raymond上午9:47

    第一篇文題,應是中文應否成為法定語文。最後一篇當是討論美蘇太空競賽。可以放心,美蘇只是浪費金錢,甚麼核彈、導彈不會使用,只求維持阻嚇力而已。
    小弟那時讀慈幼會辦的中學,中文作文要用墨水筆書寫,謄文則用毛筆。每一個錯別字扣兩分,不能塗改多過限定次數,字體不可潦草。作每篇文都戰戰兢兢,有疑問,翻查辭源求證。
    小弟教私立中學時,也曾用心批改作文[那時任教的學校規定,作文用毛筆、謄文則用原稿紙],並選出理想者代學生投稿到香港時報學生園地或大拇指。學生只知那篇文章獲刋登,那篇不幸投籃則不知道。看見學生拿著刋登了自己文章的作品坐在椅上細閱,我很高興。有一個文章經常獲刋登的女學生,現今替香港一份戲曲雜誌當特約記者,青出於藍!

    回覆刪除
    回覆
    1. 「慈幼」是英文中學,也這樣嚴格,可敬。
      我的學校沒規定,不過我堅持用墨水筆。

      刪除
    2. Raymond下午7:13

      不是慈幼,是香港鄧鏡波,我是第一屆中一入學的畢業生。校長首兩年是荷蘭神父,接著三年是波蘭神父。
      中三至中五國文也是老先生教,姓何。可惜,有些同學上課時經常談話,影響教室秩序,範文無法授完就要會考。
      中六那年在筲箕灣聖馬可,國文老師港大畢業,和鄧鏡波的何老師比較,相差遠了!

      刪除
  3. 現在香港的中文教育, 接受簡體字, 做成的文理字義混亂, 阻礙了由過往的經典汲取養份, 才是致命傷

    回覆刪除
    回覆
    1. 香港是「特別行政區」,何必用簡體字!

      刪除
  4. 得一良師,終生受益,果所言不虚.

    回覆刪除
    回覆
    1. 老師在我畢業後不久退休,但沒多久就去世了。

      刪除
  5. 此師此生,今世不復多見矣!

    回覆刪除
  6. 呵呵,原來博主也聽光明頂。我近來無意發現佢,也來聽下,增長認識。

    仰慕您們也良好的中文教育根基,自己慚愧萬分,從小沒良師指導,沒中文根底,一直自己摸摸走走至今。。。。。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常聽的。陶生引用資料不時出錯,但見解有參考價值。

      刪除
  7. 香港教育局出d中文試題也離曬譜,聽陶傑葉輝所講,我講制定試題的人,頭腦有問題!

    回覆刪除
  8. 以前的教書先生的字體個個都有番咁上下, 不知現在是怎樣的.重有樣袞,香港現在無論文字傳媒或電子傳媒.不是大陸化就是日本化,april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最不喜歡大陸這幾十年的中文。
      傳統中文在台灣得到保留。

      刪除
    2. Raymond下午7:17

      我也不喜歡。可憐以前每天都要細讀兩報一刋研究大陸國情者。

      刪除
    3. The first time I saw the expression 釋善意 (short for 釋出善意) in a headline, I thought it was the name of a Buddhist monk. LoL. --zpdrmn

      刪除
  9. 我好慶幸自已身為八十後都仲有機會領受博學宿儒的教誨。
    跟我文學老師學習的幾年,獲益良多。後來在大學中和修讀中文的同學接觸,才發覺自已對文學的認識比他們還透徹。他們不懂的問題都來問我,真是不好意思……

    以現時的趨勢,十多年後碩學鴻儒真的會絕種了吧。香港根本沒有空間培養新一代的國學人材。很多入大學讀中文的學生中小學時都沒有讀過中史文學,,又那能延續國學?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以前的中學中文老師藏龍伏虎,很多沒有學學位但是真有學問。

      刪除
    2. Raymond下午7:15

      五六十年代的私立小學也是!

      刪除
  10. 很有趣,寫字美麗的人,未必能讀成書,我眼見有真學問的朋友,其書法多不堪入目。
    KL

    回覆刪除
    回覆
    1. 書法是要練的,練到見得人也不難。
      現在我的字完全不是這樣的了。

      刪除
  11. 文章尚可入老師法眼,但是字體無改善,慚愧!
    你幾自量,巴金的字都不美,你D字靚過巴金,清末宣統漢字美。
    文章好,字未必美。

    回覆刪除
    回覆
    1. 宣統有幾個溥乜溥物的兄弟,是書法家,作品有價。
      我現在的字方正整齊,不像那時的搖風擺柳了。

      刪除
    2. 溥儒、溥傑是也。近代國畫大師有號南張北溥者,南指張大千,北即溥儒。
      或曰溥畫之成就,乃日夕觀摩宮中珍藏書畫精品而得,此與大千居士臨摹
      敦煌壁畫而藝臻上乘,頗有異曲同功之趨。溥氏亦屬書法名家,其避秦於
      寶島,尚有墨跡存於古舊之店招。

      刪除
  12. 這應是你高年級時之作了。我知華記中作80分滿分,老劉給你幾多,近滿分是吧。

    他F.5教我中史,但未見有紅筆給評語如此。老兄果然是有心人,連這些歷史性文件都保存著。我F.4時有篇“新春記趣”,記得我大膽談了當代世界政治問題,江Sir給72分。作文簿好像還在,用毛筆寫的。

    早年已知道劉Sir後來死不安寧。可否私下講講故事如何?!

    回覆刪除
    回覆
    1. 劉老師有心栽培我,這本作文簿的得分,步步高,是69, 70, 76, 78, 75, 81, 84。

      刪除
    2. My late father excelled in Chinese calligraphy, but I never learned much from him. --zpdrmn

      刪除
    3. 評語充滿激勵, 博主遇上貴人栽培, 令人既羨且妒.

      刪除
  13. 香港的填詞人也水準下降。以前的黃霑,鄭國光,盧國沾和現在的林夕,黃偉文相差甚遠。

    回覆刪除
    回覆
    1. 語文教育失敗,造成文化斷層。

      刪除
  14. 淨看劉老師的書法,批改也用毛筆,就可以想像到他是多麼一絲不苟的讀書人。
    也讚賞你把這些東西都留下來,將來可以開博物館啊,難得!

    回覆刪除
    回覆
    1. 劉老師指導母校同學的「書道學會」,我那時沒參加,可惜。

      刪除
  15. https://www.facebook.com/secretswyk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