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31日 星期二

甚麼「食物銀行」!?

天!香港、台灣都有把Food Bank 譯做食物銀行的:

台灣Foodbank的官網:http://www.foodbank.org.tw/front/bin/home.phtml

香港新報的報道:http://www.hkdailynews.com.hk/news.php?id=33495

Bank就一定是「銀行」?做翻譯的,連查一查字典也懶。那麼,Databank 就是「資料銀行」囉。

Picture

引自 陸谷孫「英漢大詞典」(上海譯文出版社) 這詞典我鄭重推薦

Food Bank,就算一字一字的直譯,中文裡不是一早已經有「糧倉」這個詞語的了?

難怪Sperm Bank也有人譯做「精子銀行」: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may/11/today-life4.htm

http://www.chinanews.com.cn/gj/dqsj/news/2009/03-26/1619470.shtml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9年3月30日 星期一

卓越的猶太民族

最近在看一堆有關中東文化、猶太教、伊斯蘭教的書。

今時今日我們看舊約聖經,看猶太民族怎樣在周圍的民族中間,看自己是神的「選民」那種民族豪情;再印證聖經裡也不諱言的在公元前的猶太人怎樣遭外族欺壓,以及猶太人慘遭滅國,耶路撒冷聖殿被毀至今這2000年的歷史-----尤其是20世紀,納粹德國屠殺了600萬(接近當時地球上三分之一)的猶太人,不禁令人慨嘆,神真會與他們開玩笑!

有土斯有民,一個沒有了國土,流離失所要託庇於外國的民族,居然經歷千百年還能保存自己的文化、語言和身分認同,不由你不佩服他們的堅毅。你看移民外國的華人的子弟,不消兩三代幾十年,中文連聽講都不行了,可以知道這有多麼不容易。

現在全世界的猶太人口大約有2000萬,其中有約三分之一在二次大戰後歐美力保得以「復國」,建立在巴勒斯坦一帶的「以色列」居住,有三分之一在美國,其餘的散居歐洲及亞洲各國。

猶太裔的物理學家最出名的是提出相對論的愛因斯坦、「原子彈之父」J. Robert Oppenheimer,心理學家有Sigmund Freud, Erich Fromm 和 Alfred Adler。猶太裔哲學家特別多,20世紀的 Ludwig Wittgenstein, Henri Bergson, Karl Popper 都有劃時代的影響。

美國文化和政治力量影響全球,而猶太人在美國人口以佔不足5%的比率,發揮的影響力十分巨大,也是異數。不論各行各業、學術領域,猶太人都有舉足輕重的名人,足以左右政策變動。例如前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美國央行總監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國際金融投機炒家索羅斯(George Soros)。

雄霸全球,潛移物化影響世界文化的美國電影,更是猶太人的基地;很多影藝名人,不說你也不知道「原來他是猶太人!」續文再談。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9年3月29日 星期日

又一台灣素食

這家位於唐人街,名為Tea Master ,不是「純吃茶」,而是食小餐館,台灣人經營的。

這是「素鰻魚套餐」(澳幣11.90元),是日本式的便當了:

素鰻魚疑幻疑真,有紅茶布丁為甜品。

還包特製冰鎮泡沫綠茶一杯,這是正宗台灣式的了:

Miso湯麵,用煲仔上桌(澳幣6.50元):

台日風味,一般是鹹中有甜,此店也不例外;喜歡與否,悉隨尊便了。

Tea Master:Shop 8, 115 Wickham St., Fortitude Valley, Brisbane, Queensland 4006, Australia. (Tel. 61 7 3257 0038 )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9年3月28日 星期六

跳舞粵曲

1950年代開始,香港的粵樂界,產生了一種叫「跳舞粵曲」的新曲式,那是為了應付新時代的要求,在一些「中式夜總會」或舊式舞廳裡表演,真是可以用來讓客人聽著跳舞的。

節拍方面比較明朗,大多是:

「蓬拆蓬拆」的「快四」(Quickstep):如下面的「一枝梅」、「慢板」二段;

「蓬拆拆拆」的「慢四」,或

「蓬~拆拆」的「狐步舞」節拍,如下面的「石榴花」、「長句」二段。



2009年3月27日 星期五

和菜戴帽

我一向在香港的北京和上海菜館吃到的,都是叫「菜戴帽」的,近年卻在澳洲有不少菜館稱為「菜戴帽」----「和」與「合」的發音在粵語完全不同,在普通話則是一樣的,算啦,吾願從眾。不過有些餐館寫合菜「」帽的,雖然也是同音,肯定是錯字。

你看,一塊蛋皮覆蓋在配料上,就像戴帽的樣子嘛:

是典型的北方食物,通常是配左邊一碟粉皮,像包烤鴨來吃的,中間的是甜醬。下圖可以看到配料:

綠豆芽、木耳絲、韭黃、筍絲、蘿蔔絲、豆腐乾絲、豬肉絲、粉絲.....甚麼都是切絲。

上圖的和菜戴帽,我是在布里斯本南區的「京采」吃的。

京采小館 Shop 5, 70, Pineland Rd., Sunnybank Hills, Brisbane, Queensland 4109, Australia. (Tel. 61 7 34237188)。

台灣中華文化天地網頁介紹的製法:http://edu.ocac.gov.tw/culture/chinese/culturechinese/vod15html/vod15_07.htm

大陸天天美食網頁介紹的製法: http://www.ttmeishi.com/CaiPu/53148ace3e2d87c1.htm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9年3月26日 星期四

我是山人的小說

前文網誌萬歲 提到 2009年3月1日的亞洲週刊,封面專題文章「葉問現象重現一度湮沒的武林」。裡面有講到:
 
「.....有一本雜誌叫《新武俠》,十天出一期,記者經常跑武館報道武林消息,還邀請一些武林名宿寫文章,黃師傅就有一個《黃淳樑專欄》........... 當時,在報章上,除了有金庸的連載小說之外,還有一種今天近乎失傳,但當年非常流行的「技擊小說」,如作家「我是山人」撰寫的系列小說,均膾炙人口,小說 主角多以真實歷史人物的故事為主,而且功夫招式也多考究求真、少虛構,如講述詠春宗師梁贊的《佛山贊先生》和洪拳開宗祖師爺洪熙官的《洪熙官三建少林寺》 等。」

我想補充一下,「我是山人」(原名陳勁)是在50-60年代寫武俠小說在報上連載的,比較「新武俠」雜誌的70年代早很多。「新武俠」記者「念佛山人」是原名許凱如的另一人。

2009年3月25日 星期三

Zero Gravity 安樂椅

布里斯本市長今年撥款買了一張這類所謂 Zero Gravity 安樂椅 (圖片來自http://www.relaxtheback.com/zero-gravity-recliners-subcategory-6389767) ,給他的司機享受小憩,據說花了三千多澳幣!

這種 Zero Gravity 安樂椅有甚麼特別?銷售商稱,是用上了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科技來設計,人坐在安樂椅上面,就有太空人飄飄然的失重感受,Relaxed到不得了,有助恢復疲勞。

記者問,有必要買那麼貴的安樂椅給司機嗎?

市長說,政府應該注重職場健康,身先士卒為僱主作好榜樣。他認為這三千多元絕對值得花,因為司機時常等市長結束會議或宴會,要長時間當值,用這張椅等候兼休息,總比多聘一個司機上算,云云。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9年3月24日 星期二

旅行團包餐記趣

說到旅行,當然是自助式的好玩。不過香港人喜歡參加旅行團,也有省錢、不用動腦筋的優點。

為了招徠顧客,旅行社用「豪華」的形容還不夠,你看那些旅行團單張,都是用上「 超級豪華」、「特級豪華」的名堂的。你知我知,旅行社競爭激烈,鬥平的結果當然是將貨就價,慳得就慳,永不會做虧本生意。總之,你付普通價錢參加那些街坊旅行團,不能期望真的有甚麼豪華享受。

無論如何,我認為旅行團的包餐,就算不是山珍海錯,起碼也要讓客人填飽肚子,這基本要求不算過份。

我在香港時,除了自助旅遊,一年都會參加三四次外遊的旅行團,前前後後有幾十次。印象中最差的幾次,現在寫出來,博大家一笑。

一次參加韓國五天團,團友到達漢城(現在叫首爾)時是下午4點多,領隊即帶我們一團人到飯店吃晚餐。一到步就有得吃,令人雀躍,還是韓國特別的「人參燉雞」 呢!但見每人自用一盅,不過是小小的一盅:裡面一隻雞,小得像乳鴿,浸在雞湯裡,雞肚子裡填了一些類似人參物體和糯米,就是那麼多,沒有韓國餐例有的前 菜、白飯。人人不用幾分鐘便把人參燉雞幹掉了,跟著是------領隊帶大家上車到下榻的酒店分房,宣佈今天節目完畢,明天一早X時 Morning Call !

5點左右吃的一頓迷你晚餐,試問怎能捱過漫漫長夜?人在酒店,望不見有外面甚麼夜市,人生路不熟,不敢跑出去亂闖。到了10時多,飢腸碌碌,無法再忍,於是到酒店的咖啡廳叫一客意大利粉充飢----當然是自費了。

參 加東三省哈爾濱8天賞冰雕團那一回,接連幾天都是吃過早餐離開酒店上火車,下午到一個新城市,午餐在火車吃。四人一桌,每人一碗熱湯、一碗白飯(可以 添)、一小碟小菜,僅此而已。小菜有幾種任擇,團友大多是一人點一樣,放在一起分甘同味。但是菜的份量實在太小,當時又是嚴寒天氣,車廂內的玻璃都結了 冰,人需要熱能就特別餓,於是菜已吃光又要吃第二、三碗飯的時候,惟有白飯泡熱湯、菜汁、豉油了。

又一次,我參加福建武夷山9天團,到步的一天在廈門的南普陀寺嘗了一頓很豐富的素菜,但是跟著幾天的膳食都不大好,其間吃到一個前所未有、最寒酸的旅行團包餐。

每桌八個團友,只有四小碟的菜:

蒸雞

炒芽菜

炒菜心

最後一碟是

油炸鬼(油條)切粒蒸水蛋 emotionemotionemotion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9年3月23日 星期一

生骨大頭菜

「生骨大頭菜」是廣東歇後語,即「種壞」,諧音「縱(寵)壞」。

我明白,以前的父母有時是管教過嚴,還動輒施行體罰,「係又打、唔係又打」,會在兒童的心靈造成陰影,起了反作用。看現在有些父母,又是走向一個極端,完全不施管教,一味縱容,在自己的家也算了,在公眾場所或其他人面前闖禍時,父母還是採取放任政策。

有時大人帶著孩子到朋友家作客,一坐便是幾個小時,孩子覺得悶,會諸多要求要這要那的扭計,無非是Attention Seeking,可以理解;但是如果小孩動手搞人家的東西,甚至造成破壞,父母都不制止,就是太不像話了。

在香港時有次幾個老同學在一人的家中敘舊,某人的兒子便是一個小魔怪,不斷大吵大鬧。此君還是持牌的心理治療師呢,還向我們說小孩都是這樣的,不用管教,大了就會好。

又一次在澳洲我家中,來作客的朋友之中有對夫婦,都是在大學教書的,一雙幾歲大的兒子老是在追逐,又亂翻東西,做父母的視若無睹。我忍耐力有限,半開玩笑的向孩子說:「喂,唔好搞呀。」他們好像有父母默許撐腰,一於好少理。

我的客廳裡放了幾個寶貝結他,豎在專用的結他架Stand上,被他們追追逐逐,轟然撞到兩個在地上。

(就是這幾個寶貝結他)

我沒好氣,一把拉著最頑皮一個,拿著他兩隻腳,把他倒吊空中幾秒鐘,登時使他號啕大哭。他父母見我這樣,露出很不高興的表情,媽媽馬上擁著他細加安慰,但沒有對他說「你打壞了叔叔的東西,下次唔好啦」。

這小孩倒也奀皮,過了一會,竟然走到我身邊,還偎著我說:「叔叔,你再倒吊我丫,好玩呀。」

你說,這些小孩是不是「出爐鐵」-----唔打唔得?!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9年3月22日 星期日

新派韓國餐

韓國餐不一定是燒烤,試試這家新派韓國餐。

這是海鮮飯,那個汁調較得幾好味,有帶子、墨魚、青口、蝦,連Side Dish兩碟,豆豉湯,只是澳幣13元

這是牛肉飯(12元),賣相已是相當西式:

傳統的韓國年糕餃子湯(12元):

地方很大,陳設雅潔,客人不多,好過擠唐人餐館,食物的味道也過得去;晚市收這個價錢,算很便宜了。

Cafe Hancook: 3/14 Annerley Rd. Woolloongabba , Brisbane, Queensland 4102, Australia. (Tel. 61 7. 3217 3188)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9年3月21日 星期六

今日昆士蘭州大選

前文:「對手衰我就惦」的民主政治

今日是昆士蘭州大選,早上8時所有票站開門讓人投票,下午6時關站,馬上點票,預計3小時內會有結果。

我預測工黨執政4屆11年半的今日,會輸得很難看,是有史以來的最慘敗,立此為記。

求神拜佛,一輸要輸遠一點,千萬不要與在野黨平分秋色得票 50-50,然後由那個老虔婆 Pauline Hanson 掌握那決定性的 Balance of Power 一票!

今晚我會更新本文報告結果。


澳洲時間晚上9時更新我的預測錯誤,雖然工黨喪失席位,仍能在89席之中取勝得約50席,可以連任。(澳洲ABC大選網頁http://www.abc.net.au/elections/qld/2009/)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古老美髮品

今時今日的年輕人梳理頭髮的用品五花八門,就我在超市所見,大都是Gel的一類,平的也有,貴的很貴。

我頭髮很硬直,不用美髮品不行,但是到現在還是用這些古老的:

它們在貨架上到被擠到角落去了,是因為現在買的人不多,價錢也定得不高,沒甚麼錢賺吧。

百利髮乳」(Brylcreem) 是百年英國老牌,油質很重,好處是不損髮質,有滋潤作用,洗頭後可以省回用conditioner的一重手續,用一點點頭髮很黑很亮。

凡士林髮油」:在以前的年代,香港男人沒甚麼選擇,不是英國「百利髮乳」便是美國的「凡士林髮乳」,兩種其實用起來差不多。凡士林(Vaseline)除了髮乳,也出產髮油。

士高玻璃爽髮膏」 :最初是加拿大的出品,現在歸了日本LION(獅王牙膏)集團旗下,澳洲買不到,我要每次回香港時在灣仔的小藥房大量入貨。它的好處是完全水溶性,一洗即淨,但沒有甚麼香味,頭髮看起來也不很烏亮。

丹頂髮臘」:這幾年來又時興用髮臘,髮臘比髮乳的定形力更強,用電風筒吹熱風梳理之後,頭髮像鋼盔一樣,大風也吹不亂,但是真的很油很膩。新興牌子的髮臘賣得很貴,其實和古老的也沒有甚麼分別。丹頂是日本牌子,除了髮臘還有瓶裝的水質髮乳,十分好用,我前前後後從香港買來的十瓶現在都用光了,聽說現在已經很難買得到,也許已經停產。

用這些美髮品的效果靚不靚,你看我的個人簡介上的小照就知道啦。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9年3月20日 星期五

網誌萬歲

2009年3月1日的亞洲週刊,封面專題文章是「葉問現象重現一度湮沒的武林」。

裡面有一小段資料(30頁),是記者謝曉陽從香港打電話來澳洲訪問我所得的:

都只因為我在這裡寫過一系列的功夫文章有提過當年的舊事,謝小姐是由互聯網搜索引擎找到我的文章,再用我網誌上的電郵地址先和我通訊的。拜現代的資訊大道所賜,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滑鼠點擊一下就可以跨越了。沒有網絡發表平台,我寫的東西是不大可能去到那麼遠的。

其實在兩年前,也有過一次。那一回並非是我的文章,只不過是我在網友的網頁上,就影藝戲院結業的新聞留言的結果。2007年10月7日(1984期)的明報週刊上,有影藝戲院結業的專題文章(84~90頁),記者搜集資料,在Sinablog上找到幾個發表過意見的博友來訪問,包括 Miranda, 譚劍笨爸 和我:

網誌萬歲!

2009年3月19日 星期四

不依常規的英文發音

英文之中最為人詬病的不依常規讀音,是這個 「--ough」。

讀音有多種,舉例如下:

rough(讀 uf)

plough(讀 au)

though(讀 oh)

through(讀 u)

Scaborough(讀 ah)

cough(讀 of)

hiccough(讀 up)

thought(像讀 ot,但拉長一點)

還有,相反來說,有些字是發 「ee」的長音的,可以有不同的拼寫法,例如:

be, sea, see, receive, people, key, believe, debris. quay, police。

最後一個常用的 Police,很多香港人都讀不準。

第一音的 Po 發音是輕和短,第二音的 lice 比較長,整個字不是讀成「Po~~lit-時」的。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9年3月18日 星期三

Mt. Nathan 酒莊獵影(下)

拍友爭取最佳角度:

是日陽光猛烈,很難採光,剛好一塊黑雲暫遮太陽一陣,才拍到這麼柔和的照片:

否則要後製照片時動動手腳,加,一點柔光效果:

紫傘紫衣,麗人在綠叢中,十分搶眼:

這兩個女孩以姊妹相稱,不知道是真是假:

Mt. Nathan 酒莊獵影(上)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9年3月17日 星期二

行路

擬本文題目時,我想「行路」要不要寫成現代漢語的「走路」或「步行」?回心一想「行路」雖是粵語,其實保存了古漢語,一點都不俚俗,沒問題吧。

李白就寫過三首,名為「行路難」的名詩,其一: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盤珍饈值萬錢。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

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閒來垂釣碧溪上,忽復乘舟夢日邊。

行路難,行路難,多岐路,今安在?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行路是很好的運動,我在香港的油麻地區長大,中小學都在本區讀,日日行路上學和回家。平日常往尖沙咀和旺角活動活動,往返都是靠一雙腿,不乘巴士。假如要到香港島,我會步行到天星碼頭,然後坐渡論過海-----那時還未有地鐵和隧巴呢。

有 個朋友也是很健步之人,可以由上環行路到筲箕灣,足足是一條電車線由頭到尾,有時還有女朋友同行----現在的女孩子,沒有幾個肯跟你這樣「齋行」的了。 不過那時街上的行人沒有現在的擠擁,車流也不繁重,空氣好一點,所以行行路也頗寫意。現在如果能在街上行半小時,回家一洗臉,洗面盤裡變成一潭黑水是肯定 的了。

我在中環上班時,家住西半山香港大學旁的列提頓道。下班懶得輪候 3號巴士,實行安步當車,沿著皇后大道西到上環到西營盤,左轉「正街」一直走上去,一眼望上去,像是35度的斜坡,真是「登高」,要橫跨第一街、第二街、第三街、高街、般咸道再登上列提頓道,鍛煉腳骨力一流。全程急步30分鐘,初時走到上氣不接下氣,慢慢的就慣了,回到家中氣也不喘,只是出了一身大汗,洗個澡之後舒暢無比,身體也就這樣更好了。

來了澳洲,出入都是開車,到了商場還挑最近入口的車位,行路的機會越來走越少。現在要刻意每日傍晚出外散步25分鐘;我用 步行計算器 計算過,走二千多步。

平日往返本區的油站買報紙,或到本區的圖書館,我都儘量不開車,一來一回就是20分鐘的路程,其中有上下坡路,可以作為不錯的運動。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9年3月16日 星期一

Mt. Nathan 酒莊獵影(上)

這是「布里斯本華人攝影組」的外影活動,2009年3月16日前往布市以南約90公里,黃金海岸市內陸的Mt. Nathan 酒莊獵影 。

一般的澳洲酒莊種葡萄釀酒的,這家也有葡萄,不過主力是種梧桐樹。

養蜂來採梧桐花製蜜,然後用蜂蜜釀酒。

又養羊:

我們攝影之友,拍風景之外,大多有興趣拍模特兒造像,今次也不例外:

其他靚女相片,請看本文下篇

Mt. Nathan 酒莊獵影(下)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9年3月14日 星期六

海邊餐廳Spanish Fiesta

我是布里斯本市東北的Shorncliffe區,一家海邊餐廳的常客。此間環境很優美,人也不多,最適宜幾個朋友吃午餐、下午茶。第一次在這裡吃晚餐,碰上了他們的Spanish Fiesta(西班牙節)。

席間有樂師Andre 的西班牙Flamenco 結他表演,一邊吃西班牙海鮮飯,雙重享受。原來餐廳每星期五都搞一次,兩個月為期,轉一個國家為主題,漂亮的侍女還穿上西班牙民族服裝呢。

結他演奏之外,還有菲律賓女歌手Frances唱西班牙歌,我們和她談起來,原來她在香港多年,是尖沙咀Holiday Inn的長駐歌手,唱完還向我們幾個香港客人說:「多謝晒!」

32.5澳元一位,有一個頭盤和一個主菜。

這是鬼佬式「白飯魚煎蛋頭盤

主角「西班牙海鮮飯」(Paela)

跟著會有太平洋群島、法國、希臘、意大利的主題輪流上場,不知道會不會來一個中國的?

Cafe on the Park: 6 Park Parade, Shorncliffe, Brisbane, Queensland, Austrlia.(Tel/ 61 7 3869 1282)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標點符號的笑話

這兩句中文給人加上不同的標點符號,意思變得相反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的了。

下雨天留客天留人不留
路不通行不得在此小便 

2009年3月13日 星期五

諸子集成

這套台灣世界書局版的「諸子集成」,是我在1974年讀香港大學哲學系和中文系二年級的時候買的,跟著我已經三十多年,總是放在手邊,時時翻閱。全套八大冊,當時售價港幣200元----你說平也可以,說貴也可以,因為那時的大學學費,也不過是每年1800元(已經加了50%,上一年只是1200元)。

中國古籍,素來分為「經、史、子、集」四大類。大致上來說,「子」是屬於思想、學術的範圍。這套「諸子集成」,網羅了由先秦開始,孔子的「論語」,到東漢、西漢以至魏晉的名著「世說新語」。

以前沒有互聯網,家中有一套諸子集成,要查甚麼先哲的原著文字,十分方便:



2009年3月12日 星期四

四驅撞Civic

這是一輛92年的本田Civic普通房車,以30英里(50公里)時速行駛,以60 英里(100公里)時速行駛的三菱Shogun(Pajero)四驅車攔腰撞擊的實驗。

Civic車廂損壞的程度,還有那幾個甩皮甩骨的假人,可以斷定假如裡面坐的是真人,決無生存機會!

統計事實表明,大多數情況之下,如果你開普通房車被四驅車撞的話,你危矣!

由於四驅車較高,它的剛硬的防撞桿(Bumper)正正是壓在客車最軟的車門部位。試驗中的Shogun,摧枯拉朽地壓入了Civic的客艙,把Civic拋開之後,還繼續以40英里時速前進。

這個試驗結果,並不表示本田的車身特別單薄、保護乘客的性能特別差勁,因為這樣撞法,甚麼車都受不了的。

那麼,你以為開四驅車就很安全和無敵,撞起來「你死我唔死」嗎?

四驅車比較高,是長處也是短處;因為重心高,出事時翻車的機會比一般車高!試驗中的Shogun,縱使重量是Civic的雙倍,行駛時速又是Civic的雙倍,但撞車之後Shogun竟然自己打幾個翻----看車內的假人的情況,裡面的人就算不死也會重傷。

所以,開甚麼車都好,最好是不要撞。

同場加映巨無霸Audi Q7四驅車迎頭側撞迷你車Fiat 500

有關文章:富豪撞雷諾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9年3月11日 星期三

「對手衰我就惦」的民主政治

政黨贏得大選中席位的多數,可以上台執政,任期有些是如美國的4年,有些是如澳洲的3年。

一般來說,執政黨除非任內表現真的很不堪,使人民大失所望,3年任滿再選,大多成功連任多一屆。做了兩屆,能否再贏第三屆,那就真是要看政績和實力了。

假如任內表現平平庸庸,兩屆下來,選民看那幫政客也看得厭了,輸的成數很大。如果表現差勁,選民不會再給你機會,勢必「為變而變」,一於投他們的所謂「抗議票」或「懲罰票」,把選票投給在野黨。

所以在野黨只要有耐心等,平日冷嘲熱諷唱唱反調,等對手失勢,總有機會捲土重來。我們看一般的民主國家,總是兩大政黨輪流上演,除了有個別具備超凡魅力的政治領袖,或政績真的久盛不衰,甚少有能夠「一黨專政」十多二十年不倒的例子。

做得多好的執政黨,也會在位太久而僵化、腐化。

澳洲聯邦的自由黨便是做了四屆,在2007年垮台,拱手讓給工黨。我住的昆士蘭州,會在今年3月21日舉行州政府大選,看來已經執政了四屆11年多的工黨,今次輸的機會很大。

對手國家黨/自由黨聯盟的表現,其實也是乏善可陳,沒有提出過甚麼好的政策兩黨政治理念不盡相同,合作起來不甚和順,而自由黨年來內爭劇烈,黨魁換了又換,連黨內事務也管不好,兩個落了下風的政黨,能希望他們合力管治好整個州嗎?笑話!

問題就是執政的工黨這12年來,政績越來做越差。照理議會之中同路人多勢眾,社會承平日久,時間充裕,沒有甚麼好政策不能付諸實行的了,偏偏就是為政苟苟且 且,光吃飯不做事,醫療系統百孔千瘡、交通問題一團糟。不做事倒還算了,政客操守有虧,醜聞不斷,期間一個資深議員Bill D'arcy 因多年前的強姦罪入獄、一個部長Merri Rose因恐嚇罪入獄、一個部長Gordon Nuttall 被控貪污在候審中,哪有差到這樣的?

今回反對黨「冷手執個熱煎堆」啦,因為縱使他們不濟,但對手比他們更衰。選民明知道兩邊都投不過,但把票投給工黨益他們三年,又心有不甘。

任期原本是9月才屆滿的,但工黨提前六個月便宣佈大選,大概也是打定輸數,落雨收柴,提早不玩。

為甚麼我會這樣看?工黨有九個現任議員,其中不乏連任多屆的,也聲言不再參選(http://www.brisbanetimes.com.au/news/queensland/deserting-anna-and-bomber-makes-nine/2009/02/19/1234632960541.html)。就像一條船快要下沉,Now everybody for himself,走得快好世界了。

根據澳洲的制度,州議員和聯邦議員倘能連續做三屆的,退出政壇之後終生俸祿可拿,加上一大筆退休酬金,與其灰溜溜的敗選,不如自動引退早一點收錢,要多寫意有多寫意啦。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9年3月10日 星期二

Mack the Knife

Mack the Knife 這首歌,旋律你一定聽過,原本是是德國社會劇作家 Bertolt Brecht (1898-1956)的戲劇「三毛錢歌劇」(The Threepenny Opera*) 的插曲,Mack the Knife 是主角MacHeath的綽號。歌曲是由德國作曲家Kurt Weill (1900-1950)作的, 旋律很簡單,只有四句,反反覆覆,但是很動聽。怎樣把它唱到高潮,很考編曲和演唱者的功夫。

爵士喇叭手/歌手Louis Armstrong在1956年,首先在美國推出配上英文歌詞的版本,風行一時。這是他1956年在倫敦現場表演的版本:

另一流行歌手 Bobby Darin的1959年演繹,現在也被視為經典,這是他一個較後期的版本:

爵士歌后 Ella Fitzgerald 也經常演唱這首歌,在Youube上可以找到很多個版本,這個很不錯,還有扮Louis Armstrong的鬼馬唱法呢:

Oh, the shark has pearly teeth, dear

And he shows them, pearly white

Just a jack knife has Macheath, dear

And he keeps it out of sight


Oh, the shark bites with his teeth, dear

Scarlet billows start to spread

Fancy gloves though, wears Macheath dear

So there's not, not a trace of red


On a Sunday, Sunday morning

Lies a body, oooozin' life

Someone's sneaking 'round the corner

Tell me could it be, could it be, could it be

Mack the Knife?


* The Threepenny Opera 取材自英國劇作家 John Gay (1685-1732) 的 The Beggar's Opera。

What's the story behind "Mack the Knife"

電影Mack the Knife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9年3月9日 星期一

Call Centre

Call Centre 中文是甚麼?我就叫它做「電話服務中心」吧。

幾年前開始,在澳洲打電話到銀行、電話、互聯網等等的服務熱線,或是不時收到的傳銷電話,另一邊跟你講話的人,越來越多是帶印度口音的,就是這些公司把服務交到印度的 Call Centre 的結果了。

(下圖為一個印度的Call Centre,圖片來源:http://image.politicalbase.com/uploads/issue/1000/47/1397508india_call_center_600.jpg)

電影Slumdog Millionaire(一百萬零一夜/貧民百萬富翁)中也有一幕,男主角在這些位於印度的 Call Centre 工作,但見一排一排的人坐在那裡,每人在一個狹窄、有一點點間隔的的空間之中,不停的在講電話。

靠著現代先進科技,我打電話到銀行熱線辦甚麼事,答我電話的人在悉尼的銀行總部、在4000公里外的西澳柏斯,抑或身在離岸的印度 Call Centre,其實都是一樣靠電腦連線,程序上沒有甚麼分別,要做甚麼一樣可以辦得妥當。

印度懂英文的人很多,雖然很少人沒有濃重的印度口音;他們又不理外國人聽不聽得懂,還是用他們一貫的急速語調來講話,有時令人聽得一頭霧水!

碰到這個情況,你不要和他們鬥快和鬥大聲,不妨你這邊先講得慢一點,他們或會也放慢。也可以直言說:「你講得太快,我聽不懂」。尤其是那些遊說你Upgrade你現在用的服務計劃的電話,他們說的東西,不要隨便的答Yes。

公司outsource 客戶服務熱線到這些離岸的 Call Centre,不用本地員工,原因當然是省錢。印度人多,薪金又低,一個人工作一日講足9小時,可能只須付他十來廿元美金。

我從另一個報道知道,印度現在有六億人口是25歲以下的;相比之下,很多已發展國家,連同人口最多的中國,都有人口老化,未來二三十年內,有人口收縮,勞動力不足夠的危險。

「六億」?是世界人口的一成呢!所以印度這支人力資源,不論你喜歡不喜歡,都會越來越重要。

兩家專門提供Call Centre 服務的印度公司:

http://www.callcentersindia.com/

http://www.callcenterinindia.net/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9年3月8日 星期日

靚絕的法國餅

正宗的法國餅店,真是可遇不可求;市面上很多以甚麼Michel為名的餅店,都和法國風味大異其趣,完全澳洲化了。換言之是「抵食夾大件」的餅,重牛油味又甜得要命。

這一間就真正是法國人經營的,甫入店一看,便知龍與鳳。

這是招牌餅,就用店名做餅名:Le Bon Choix手藝精細,你看那圍邊像Givenchy商標的圖案!

味道清香,甜而不膩。叫「餅」不叫「蛋糕」,因為不一定有蛋的成分的。

咖啡也不俗:

這是「楊梅果撻」(Tarte Aux Fraises):

Le Bon Choix121 Racecourse Rd., Ascot, Queensland 4007, Australia (Tel. 61 7 3630 1114)。

2009年3月7日 星期六

植物也有情志

我是不喜歡做園藝的,所以我打理自家的花園,只是剪剪草,修修蔓生的植物,僅此而已,其他的都不施肥、不美化,由得它們自生自滅。(下圖:我種的「天堂鳥」)

我對植物的認識也很有限,只懂得最常見的那幾種;但是以我極有限的經驗,也聯想到一個問題:到底植物也有情志的嗎?

以前有些朋友說:「種盆栽,加一兩點愛心,會生長得特別好。」我還以為這個只是讓植物「夠水、夠陽光 」的物理因果關係;如果像有些人說的包括向它們講話,甚至於放音樂給它們聽,那就太玄妙啦,怕且那個「它」字也要改用「牠」了。

說植物完全沒有情志,也是不大正確,也許是造物主Programme了它們,對外間的變遷作出反應吧。

例如我把植物的旁生枝葉修剪淨盡,它們便會高速向上生長,再也不向橫發展;如果我剪它們的上方不讓它長高,它們變會向橫邊搶位。這是不是上天賦與自然界的求生本能?

有人還教我,植物到了開花的時節,要它們開得快開得多,可以減少淋水的份量----聽說是因為植物也有「危機意識」,感覺到不夠水,形勢不妙,趕快開花結子繁殖下一代!

以前我花園有一株幾十年芒果樹,現在壽終正寢了。澳洲佬教過我,想果樹迅速出產又大又多的果實,方法是在樹下開燒烤會,或者在樹下燒一些柴草報紙也可以。奇怪嗎?

據說樹木一遭煙燻,感覺到有火燒身的危險,會馬上趕快結果實的!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9年3月6日 星期五

命運在我掌中

我做過十年的香港政府行政主任,主要職責之一是「人事管理」,70年代還是叫Personnel Management的,這個名稱後來就被美國式的所謂「人力資源管理」(Human Resources Management)取代了。

人事管理包括員工的招聘(Recruitment)、訓練(Training, 現在都跟了大陸叫「培訓」,粵語諧音真是大吉利是!)、調配工作(Deployment或Posting)等等。行政主任屬於香港政府的「一般職系」(General Grade),大部分要派出各部門,有些要專責擔任人事管理。

「被調配」的命運,當然不在自己掌中 ,上頭調到哪裡就是哪裡。工作有難有易,上下級相處有和諧有不和諧,直接影響考勤報告,亦即升職機會,一調新職位做就要做幾年,所以事關重大。到了快要調職的時候,那種患得患失的心情,可想而知。

不過做人事管理的行政主任,有調配其屬下的文職人員的權力,這時就是「他人的命運在我掌中」啦。

調配員工,要考慮幾件事,大前題是「人盡其才」。員工之中誰擅長做甚麼?誰以前做過甚麼、做得怎樣?做得好的現在要不要讓他們學做新的東西?還有是看員工住在哪裡,調他們到比較近的上班地點,節省往來的交通時間,對署方和員方到有好處。那些「豬頭骨」(吃力不討好)工作,也是要派人去做,派誰?不聽話的員工,要不要用豬頭骨來作為懲戒的方法?......其中要處理的問題,日日層出不窮。

大家看電影,也會聽過有警官整蠱那些犯了錯的警員,派他們「去沙頭角」(行餐懵,全無油水可撈)、「睇監房」(看守被扣留的犯人)、「睇橫閘」(在警署門口當值)等等的說法。

我做警區行政主任時,也曾把一個藉家居近在咫尺之便,經常「蛇王」(開小差)買菜回家做飯的女雜工,故意由調到遠很多的另一區,弄得她跑來我辦公室大哭,要由我的「大寫」(一級文員)把她哄走。

記憶中最愉快的調配員工經驗,是我在房屋署建築處時,某天有三個新入職的速記打字員(Stenographer)同時報到,等我派給三個首長級薪津的總工程師做私人秘書。這三個總工程師在不同的樓層辦公,每人管著一個部門共幾十人。其中一個X小姐,因工作之便,不久和同部門的一個年輕工程師戀愛,最後締結鴛盟。

我當時拿著三份人事檔案,誰調到哪一層服務哪個上司,全是由我決定,結果無心插柳造就了這段姻緣。

他們沒有請我飲喜酒,但我到現在想起來,還是樂滋滋的。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9年3月5日 星期四

Meow Meow捉壁虎


「咦!牆上那條是甚麼來的?」

「等我跳到Chris個喇叭上面,睇真下先!」

讓牠逃了,Meow Meow垂頭喪氣。

2009年3月4日 星期三

述而不作的教主

我認為,信宗教要智信而非迷信,不能光聽三兩個傳道人所講或只看宣教的單張;慎重的信徒必須勤看宗教經典,如果能夠的話,追本溯源,研究一下教主創教時講的道理。

有些人自稱「信某教」,但對該宗教的經典的無知,令人啞然失笑。例如有些西人對聖經的認識,只是來自幾齣荷里活電影如:「十誡」(The Ten Commandments)、「萬王之王」(King of Kings)、「所羅門王與貴妃」(Solomon and Sheba)、「創世記」(The Bible: In the Beginning).....有人以為摩西和耶穌都是講英文,聖經是用英文寫成的(http://www.nytimes.com/2004/10/23/opinion/23kristof.html 看第3段,還是美國德州的州長哪)。有些人自稱是佛教徒,只是恪守定期吃吃齋、進廟上香和唸一句「南無阿彌陀佛」,連一篇最短的、只有二百多字的「心經」都沒看過。

現在我談談三大宗教,以教主在世時代的先後排序:

佛教

佛祖釋迦牟尼所處的時代大約是公元前500年,在世說法接近50年。佛祖自己沒有寫過書,說法也沒有即時記錄於文字,全靠信徒死記背誦、口口相傳;事實上當時追隨他的信徒,很多都是文盲。歷史上由信徒召開大會,把佛祖說過的話結集成所謂「佛經」,前後有過數次,據說第一次是佛去世後三個月,第二次是100多年後,最後一次是距佛去世已經200多年的阿育王時代。佛經的古印度梵文(Sanskrit)原版已全部散失,現 存的全是由傳出外國之後的「譯本」,如巴利文(比較接近古印度文的南亞語言)、中文、藏文、泰文等等便是。現存的佛經數量龐大,極之蕪雜,我相信編集和流傳期間,很大可能經過後人的「潤飾」,甚至於有虛構的成分,比較可靠的是「四十二章經」和「阿含」部分的經文。

漢文電子大藏經系列 http://www.buddhist-canon.com/

基督教

基督教源自猶太教,猶太人耶穌實際上出生在「公元前」數年(後世教廷創立公元歷法時有小小計算錯誤所致)。耶穌在世共33年,傳教時間僅三年。耶穌述而不作,講的 是當時巴勒斯坦地區的Araimic語,今日地球上只有少數人使用。耶穌的生平事跡和講話,記載在「新約」聖經的頭四卷「福音」書中,都是耶穌死後幾十年,才由信徒用當時的希臘文撰寫。新約27卷書,記載早期教會發展史的「使徒行傳」,和預言書「啟示錄」之外,其餘部分是一班師兄演繹耶穌的教訓、寫給教友的書信(大部分是保羅一家之言)

基督教也承襲猶太教的「舊約」聖經,原文是用古希伯來語所寫。

中英對照聖經 http://www.o-bible.com/b5/int.html

伊斯蘭教

伊斯蘭教由阿拉伯人穆罕默德所創,他的活動時期約在公元600年間,本來是一個不識字的牧羊漢,中年之後自稱曾與真神及天使溝通數次,並且口述所聽的內容,即時由人用阿拉伯語紀錄下來,成為「可蘭經」。阿拉伯人承認是猶太人阿伯拉罕的二奶所生的後代,與猶太人同源而異種,其信奉之「阿拉」亦即猶太人的「耶和華」。可蘭經也有一些和猶太舊約上近的內容,不果有點分歧,也提到耶穌,不過只承認是「先知」,不承認他是上帝之子和在十架上釘死和復活;單是最後這兩件事,便足以與基督教冰炭不相容,打生打死。

英文版可蘭經 http://quod.lib.umich.edu/k/koran/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9年3月3日 星期二

一葉知秋

踏入3月,是澳洲的秋天了。3, 4, 5 月是澳洲的秋天,6, 7, 8 月是冬天。因為位於南球,氣溫的高低是北半球的香港的相反。

地球上北半球的人口比南半球多,主要的幾個大文化也是在北半球,所以北半球總給人「正統」的感覺。澳洲的居民也是主要來自北半球,最早期的英國、中國,然後是意大利、希臘等等,不過我想要起碼一兩代之後,才會在思維上習慣南半球的氣候的。

我們只是來了十多二十年的人,不期然還是覺得,每年由新年到年底的12個月,應該是「春、夏、秋、冬」順序而下的。

每年的聖誕節,總是澳洲最熱的幾天,跟已經是根深蒂固的冰天雪地印象大異其趣,不是味兒。所以有些澳洲會在7月的冬天,另外搞一個Christmas in July,好能夠穿起寒衣,吃傳統的聖誕食品。

一些傳統的中國節日,如「中秋」其實是「中春」,還是沿用其舊。另外大陸叫新年做「春節」,有些人來了澳洲很久也是改不到口的。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009年3月1日 星期日

民主怪胎:Balance of Power

民主選舉的政體之下,有志從政的人志同道合組成政黨,在國會選舉之中得到席位最多的一黨,可以獲得執政權,實踐其治國理念----這是人人都知道的常識。
如英國,每次都是保守黨和工黨,美國則素來是是民主黨和共和黨兩大政黨之爭。其他的國家,或會由幾個中型政黨平分秋色,誰也拿不到50+% 的席位,那時就要兩個或以上的政黨「埋堆」,組織「聯合政府」了。不同的政黨或會有不同的理念,正因如此才會自立門戶嘛;但是到了那個時候,為了奪得執政權,要有不斷的Bargaining了。
今日和大家談一下「民主怪胎」,發生在這樣的情況:純屬兩大政黨角力也好,幾個政黨拉馬組成聯盟也好,總之分成兩大陣營之後還是誰勝不了誰,剛好是旗鼓相當,成為Hung Parliament,譯之為「半天吊議會」可也。

西區吃西餐

我叫的 Fillet Mignon (免翁牛扒),是比較嫩的上肉,如果煎得太熟,就真是煮鶴焚琴,浪費了。

多數澳洲餐廳通常都比顧客的要求做得熟一點,你要Medium Rare他們就給你Medium。這家做真正做到我喜歡「Rare」的要求,牛肉裡還有血的。 Mignon牛柳,重250克,份量剛剛好,還有煙肉圍邊。不要炸薯條,要焗的薯仔。沙律相當不錯。

這是鬼佬式煎魚餅,兩件疊羅漢式疊起的:

這是鬼佬式煎魚,是澳洲的海魚Snapper:

這是凱撒沙律加印度燒雞

食物都做得有水準,不過論到美味和抵食,還是我點的免翁牛柳了(29元噢幣)

餐廳靠山而建,用膳的地方在一個巨型木平台上,一邊吃餐一邊遙望西山景色,一流。

The Gap Tavern: 21 Glenquarie Place, The Gap, Brisbane, Queensland 4061, Australia.

Tel. 61 7 3366 6090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