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6日 星期一

調景嶺

調景嶺現在是新發展的公屋住宅區,地鐵直達,很方便,前身卻是荒蕪怪異的「吊頸嶺」。

一般說法:1905年左右,加拿大人Alfred Herbert Rennie在這個人煙稀少的地方興建麵粉廠,經營失敗欠債累累,麵粉廠於1908年倒閉,Rennie上吊身亡()。

1949年大陸變色,大批擁護國民政府的難民(其中有些是軍官和士兵)到了香港,先在摩星嶺然後被政府強遷到該區聚居,自成一國。初期由香港政府救濟,兩年後撒手不管,由遷台的國民政府和不同的教會接手。

吊頸嶺地點偏僻,交通不便,香港政府採取隔離分治,易於控制,同時依「吊頸嶺」的諧音,改稱為「調景嶺」,英文名則沿用其舊:「Rennie's Mill」(倫尼的磨坊),1997年後易名為直譯粵音的Tiu Keng Leng。

1949年之後的四十多年來,調景嶺不啻是台灣在港的「租界」。居民一面倒的傾向國民黨,到處高掛「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開設親國民黨的中小學,日日有升旗禮,學生肅立唱「三民主義,吾黨所宗」,部分畢業生赴台灣升讀大學,多數出市區謀生,融入香港社會。

描寫調景嶺初期的遺民生活,有這本趙滋藩的「半下流社會小說,由反共的「亞洲出版社」發行,還在1957年拍成電影。我買了一本,整本讀完,後來丟失了。


1981-84年我在觀塘警區總部任行政主任,警區轄下的分區是觀塘、牛頭角、調景嶺,共有三間警署。調景嶺的人口少,警署也很小,不過因為政治環境特殊,也有其存在的需要。當時的「署長」只不過是一個員佐級老差骨晉升的「一粒花」幫辦(見習督察)。

我坐警員駕駛的吉甫車,去調景嶺警署辦些甚麼公事,要走那條路窄多彎、沙石滿途的安達臣道(附近是一個大石礦場),很多段路僅容一輛車通過,兩車對頭相遇的話,一架必要退車讓路,險象環生。

調景嶺猶如理論上仍是中國領土的「九龍城寨」,俗稱「三不管」地帶,大抵由當地居民自己管治,香港政府如非必要也不會主動介入,只是在旁監視。居民的政治活動、聚眾賭博、吃狗肉等事情,如不太離譜政府也會隻眼開隻眼閉。

記得當年「大Sir」(總警司)的每月例會,調景嶺警署署長的報告,總是以Village affairs remain quiet作結;總之,無事就阿彌陀佛。

現在就重溫一下歷史,從容易消化的浪漫角度開始;第一、二段拍於1993年,即大遷拆之前三年,原居民電視藝員陳玉蓮出鏡介紹,還有在這裡讀過寄宿學校的外人周潤發:

再造的空間 - 調景嶺2.3事-1

.............................
再造的空間 - 調景嶺2.3事 -2

.........................
 想當年 調景嶺1

.............................
想當年 調景嶺2

................................
調景嶺 1995 ﹣最後的雙十節

.............................
解密百年香港 - 遷拆調景嶺

 
這是一篇研究調景嶺的博士論文:http://hub.hku.hk/handle/10722/50177


: 關於麵粉廠主人Rennie的真正死因,吳昊的「懷舊香港地」,博益 1988)有講: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

78 則留言:

  1. another researched presentation with videos on hk, man!!!

    回覆刪除
    回覆
    1. 趁未失憶寫下來。

      刪除
  2. Raymond上午9:40

    沒有到過調景嶺,非常可惜!

    回覆刪除
    回覆
    1. 老兄是港島人,難怪。

      刪除
  3. "1997年後易名為直譯粵音的Tiu Keng Leng"
    抹殺香港歷史,不遺餘力。

    回覆刪除
    回覆
    1. 97年前剷除國民黨的最後巢穴,一切已在「回歸」的準備計劃之中。

      刪除
  4. 大概在 1984 年〈如無記錯的話〉,曾入住調景嶺度假營〈鋅鐵屋頂那種〉一晚,如 Chris 兄所言,要從彩虹邨坐旅遊巴,途經「險象環生」的石仔路到達。

    沿度假營旁邊小路下行,可到位處海邊的靈實醫院。當時的海岸線,現已前遷〈數公里?〉,變成公路和屋邨,果真是往事如煙。

    Chris 兄當時辦公的觀塘警署,面對茶果嶺,也頗為「山卡啦」,觀塘警署可幸現在還「健在」。

    回覆刪除
    回覆
    1. 署長曾領我步入村內遊覽,感覺難忘。

      刪除
  5. 原來有叚 [故],Chris兄有縁親身参與見証歴史,讓大家知多一點點.

    回覆刪除
    回覆
    1. 正是在下的心意了。

      刪除
  6. 剛查過,那書香港圖書館有。
    Dash

    回覆刪除
    回覆
    1. 書名為何?請賜教。

      刪除
    2. 就是你文初提及的《半下流社會》。
      Dash

      刪除
  7. 這些紀錄片段, 大家要好好保存, 無線, RTHK, 已經轉變, 沒有了公信力, 它們會用不知不覺的方式, 消滅香港的舊記憶

    回覆刪除
  8. 90年代初,我有在香港做工。曾聽說此地方,冇去。可惜。

    但去過中港邊界的某處“觀光”(旅遊地點,好多鬼佬遊客),可望往大陸那邊,田地(水田)一片,景色也特別。老港人可提供地名叫乜?謝謝。

    回覆刪除
    回覆
    1. 「落馬洲」,是嗎?

      刪除
    2. 可能是中英街

      刪除
  9. 早幾年天地圖書出了一本“日落調景嶺“, 由原居民林蔭所寫。Chris 兄可能有興趣!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之至,會入我的搜購名單。

      刪除
    2. 我都是次次都要“填數字同字母,勿誤會.在名稱/網址欄只填KF不填網址

      刪除
  10. 對,系落馬洲。 謝謝。 記錯,應該系86年去。

    那時若想去中英街系需要申請紙正可以去。

    另外請問,想好似樓上個位kf網友整個名,在此發言,如何做呢? 免於次次都要“填數字同字母”。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無高人可以教教?

      刪除
    2. 開個 Google 戶口 & sign on before posting。 或在 "發表留言的身分: 選取簡介",選 "名稱/網址"。鍵入 "名稱" (,"網址" 可留空)。

      關於 {{次次都要“填數字同字母”}} ,應該是 梁 Sir 建立的保安"設定",人人要鍵入。祇有梁 Sir 可以 改變 / 取消 該"設定"。

      - Nth 匿名

      刪除
    3. 早些時遭受廣告垃圾留言,一日幾十個,保安設定是不得已的阻擋措施。
      令大家不便,抱歉。

      刪除
    4. Chris 兄所設的 password check 是有個 bug 的。輸入數字並不須要入得正確,求其輸入相同位數的數目個 checker 也收貨,我已試了幾次。

      刪除
    5. Google大機構都這麼甩漏!

      刪除
    6. 我都是次次都要“填數字同字母,勿誤會.在名稱/網址欄只填KF不填網址

      刪除
  11. happy tsang
    早安!
    夜校認識一彭同學,居調景嶺,她帶我由港筲箕灣乘街渡前往。涉水登山,窄巷穿插,小小石屋仔,左鄰右舍,很親和。
    剛看:
    http://hktext.blogspot.hk/2013/12/patriotism.html
    安裕周記:愛國心...紅線女 吳楚帆

    http://vicsforum.blogspot.hk/
    練乙錚 - 犬決

    都啟發茅塞!

    衷心謝謝你們。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去的80年代,已是建設得不錯,雞犬相聞,路邊小店和茶寮、攤檔,有如長洲、坪洲等的風味,但規模更大,且有特別的氣氛,因為很多「撈鬆」。
      我很慶幸曾經到過這個地方。

      刪除
    2. 吳楚帆當年金句:食碗底,反碗面。

      刪除
    3. Nth 匿名下午5:06

      到過幾次。(照片中的) 小海灘有很多垃圾,應是打風時吹去的。亦有人在小海灘燒垃圾。(區內)早期很寧靜和整潔,海水很乾淨。後來區內居民多了(家庭團聚 from mainland China),小碼頭附近的海水也多了垃圾。人對大自然的破壞是不可逆轉的,人卻不明白。

      刪除
    4. 清拆前的鑽石山有去過嗎?
      調景嶺多將軍,鑽石山多教授。

      刪除
    5. Nth 匿名下午7:29

      祇到過鑽石山一、兩次。從前以為是牛頭角。剛查證 喬宏 、許冠傑 曾住在 鑽石山,即現時的志蓮淨苑。所以是鑽石山。

      年代久遠,已經無甚印象,祇記得到訪的石屋外,有一個小花園,還有小噴泉 + 數尾小魚,有遠景。從前逃難的人多有些學問,家居環境也有些講究。(及後屋主搬家至窩打老道,便不曾去鑽石山,直到 志蓮淨苑 "開張"。)

      刪除
    6. 說漏了,還有大墈村,50年代藏龍伏虎。

      刪除
    7. 全港最具規模塑膠注塑機械厰 [震雄] 創辧人蔣震在大墈村白手開始他的傳奇,他本人在大陸時也是軍人. 現今議事堂内[蔣元秋]是他其中的一個女兒,另一個是八十年代歌星蔣麗萍有首流行曲[我為你狂].

      刪除
    8. 蔣麗萍的老公陸志明,是我的中學同學,粵語片導演陸邦的兒子。

      刪除
    9. 陸生也是幫岳父打理厰務,當年入大埔震雄厰見到蔣震巡厰,他穿的一隻褲管腳已磨穿了.

      刪除
    10. 有錢佬不注重衣著的,大有人在。

      刪除
  12. o華 ! 陳玉蓮, 靚女呀, 同e+8,90後的港女真係唔同靚法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嗎?標準不同了。

      刪除
  13. 70年代去過調景嶺,是在筲箕灣乘街渡前往。朋友一家住在大間石屋,屋前有水泥空地作花園,我們在那裏雀戰和BBQ,風涼水冷,比市區的小居所好多了。忘记問朋友其長輩是否前國民黨人員,可能也是吧。姑勿論國民黨在大陸被人民背棄是對是錯,而幾萬名孤臣孽子,始终堅持信心,凡數十年,也是值得人們欽佩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從筲箕灣坐街渡去,舒服多了。
      當地居民要出市區,大多會是這樣。

      刪除
  14. 以前去調景嶺還有一方法, 由油塘或藍田的山路可以直達調景嶺, 現在也可以這樣行, 但路線要稍改, 及部份地方己改成車路或需透過屋苑.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說的「以前」,可能是90年代了。

      刪除
    2. 再早些! ;) 我很小就跟大人去行山, 所以對這有點認識.
      調景嶺跟官塘是兩個很不同派的地方. ^^ 單看旗就知, 旗幟大又多, 很精彩的, 場面可觀.

      刪除
    3. 觀塘極左,現在是民建聯的重鎮。

      刪除
  15. 感謝Chris兄這篇文章,還我一個清白!你以前在政府工作過,說話有公信力。

    前幾日留言後,昨晚同朋友(兩家人)晚飯,傾計講開政治,有講番上次國共的話題,食飯期間大家係咁拗,俾佢激到生蝦咁跳。

    我朋友細我14年,今年30,佢家境同出身好,未住過木屋區同屋邨。所以聽完我上次講後佢就話唔信有咁多黑暗嘢,唔信政府當時唔做嘢,係咁話:「咁誇張?有冇咁多黨員同黑社會呀?英國佬邊會俾佢地插旗慶祝又打架搞事呀?死都唔信!」

    我話當時嘅70年代真係咁,你都未出世又冇住過舊區唔會知,連我老婆(同我一樣住木屋區和屋邨大)平時唔會插嘴都同佢講係真事,無加鹽加醋。佢都仲唔信…
    我話佢地兩邊國慶期間政府真係半容忍態度,唔爆大鑊嘢都會俾你慶祝俾你玩,差佬行過都唔理㗎。
    佢聽完係咁話:「未聽過以前政府會咁!」都算,我話旗海你一定見過啦,以前調景嶺同好多地方周圍都係㗎,佢又話未見過。我已經火火地話:「有冇搞錯呀?你住香港30年,調景嶺旗海你都未聽過?」佢又話冇。

    最後我都嬲到唔想嘈,同佢講你唔信就自己搵番舊新聞或問吓老一輩啦,佢竟然話:「咪搞,搵嚟都真係多餘」(我最嬲就係呢句)

    頭先見Chris兄登呢篇文章,我即時打俾佢同佢講:「喂,你唔使搵,依家上子貓物語,睇完你就知㗎喇」朋友啱啱打番比我講sorry,我先下火。

    有感而發,如果同朋友政見南北極/對方政治冷感都係少講為妙,免傷和氣… 如果唔係拗起上嚟真係隨時谷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剛退休中學教師,在電郵講明:不談政治 家事 宗教,其他可論.

      刪除
    2. Youtube這麼方便,一看就水落石出啦。

      刪除
    3. " 不談政治 家事 宗教 "

      這都是人生重要又不可逃避的事實, 華人文化中, 反而應該反省用什麼態度, 在什麼場合來討論這些問題

      退休中學教師, 人生經歷與學識, 都應足夠應對這類問題, 千萬別抱年輕小藝員的態度 : 「我對政治冷感」, 否則華人社會的所謂民主制度, 便沒有社會基礎

      刪除
    4. 有些老「華僑」,坐埋黎就讚中共好,搞到現在中國人有錢有面、食得飽、唔駛俾鬼佬恰,真是吹Q漲。

      刪除
    5. 以前香港人講嘢會暢所欲言,現在的氣氛已經變哂,身邊親戚朋友或其他人不停自我審查,個個都怕將來被人秋後算帳。
      收入中上又有樓有家室嘅更加唔會走出嚟同你博,真係連講都唔想講,依家你一講政治佢地隨時會當你「異類」。

      刪除
    6. Nth 匿名下午10:37

      中國人一定是最愚蠢的民族,所以上帝至要在「舊約」寫得清清楚楚邊個壞啲。(注意:係「舊約」...That was written much more than two thousand years ago !!) 最詭異的是老蔣 (as a Christian) 在睇聖經時,你估佢有否睇到關於佢點解會輸的經文??!! 唉 !!

      刪除
    7. 唔好意思各位,有題外話想講講。

      Chris兄,星期日捧你場聽你講功夫,你時間好似少咗啲,唔多夠喉…

      另外如果有機會幫我轉告一聲,你之前返工間澳洲4EB電台個粵語新聞報導妹妹把聲好掂,又得意。我同老婆一聽都話佢把聲正,哈哈…好有60-70年代感覺,仲要帶少少口語報導,一流。

      佢係咪香港移民澳洲嘅第二代?聽佢的粵語讀音正確,但有時唔係太自然,不過整體都ok。

      我都明白外國多數網上搵香港新聞照讀,但大陸用語可能要執執佢,例如月球「軟」着陸嗰啲…

      刪除
    8. 我都向John Lee兄預告,得20分鐘的了。
      不知道你講「以前」即是幾時?我有過幾個女拍檔,都是我自己搵返來的,最初一個是中文博士,第二個是中文碩士,第三四個都是留學澳洲讀新聞學的,當然有番咁上下啦。

      刪除
    9. Nth, 好多基督徒不看聖經的,相信老孫、老蔣都差不多。

      刪除
    10. Nth 匿名下午11:56

      "老蔣 was a Christian" almost spells out the answer for "who was the better one among the two, in 中國內戰", without any need to read the Bible。But the Bible still confirms it through a > 2000 yrs old prophecy -> and thus... "中國人一定是最愚蠢的民族"... !!!

      刪除
    11. 應該係你上次客串早晨節目嗰段時間(我聽到中午之前)嗰位,估計係第三或第四位。
      哈哈,原來個個勁料,失覺哂!唔怪得一聽把聲係唔同其他電台,字音好清,原來老兄親自挑選。

      刪除
    12. 「上次」即是幾時?
      我提到的四位是我的基本班底,先後退出各奔前程多年了。

      刪除
    13. 舊約提「中國人是愚蠢的」?咦,咁神咪係最先玩種族歧視?我仲以為神一視同仁,原來舊約同法輪功寶典內容差唔多。。。嘿嘿嘿嘿

      刪除
    14. Nth 匿名上午3:10

      愚蠢的人見不到上帝。倚~... 又多一名...

      刪除
    15. 關於耶教聖經的這個討論到此為止,好嗎?

      刪除
    16. Let me have the last word: 做人如果選擇要有原則,就不能擇義而戰。即是只要是你擁護的,就怎樣說也沒問題。。。公義女神 Themis 雙目蒙蔽,深意就是做人在大事大非上要主觀。。。容許人為了政治目的而去利用一個原本善良的宗教來曲解宣揚種族歧視而保持緘默,我做不到。我可以不再拗細節,但這起碼的直斥其非,我有責任去做,你不同意可以刪我留言,但我做了我應做之事,就夠了。

      我不知閣下對各宗教教義認識有多深,但我對各宗教教義頗有興趣所以有渉獵。各宗教本義宗旨要宣揚其實都是以「善」為本,以宗教為藉口行惡,是人,與教義本身無關。

      刪除
    17.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以宗教為藉口行惡,是人,與教義本身無關。善哉,善哉,教義是不能離開人而獨立存在的,沒有了人,也便沒有一個善的教義存在

      刪除
    18. Nth 匿名上午2:00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哈哈哈... 「六祖壇經」 係犯了邏輯謬誤架。惠能又"壇經",又"金身",何來 "本來無一物"? 根本是自打嘴巴。最終贏的是神秀 !!

      況且如果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不就是一個 「空」 字便了?何如多用十九、二十個字?

      「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等同 "吾日三省吾身",還有點真理、道理。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I had already provided a counter-example before in the "菩提本無樹" post, showing that it is not truth。

      "中國人一定是最愚蠢的民族" 又一證明。學佛不求甚解,可笑! 可笑!

      我已經放下佛經久已。哈哈哈... 聖經才是正道。

      香港天寒地凍,咪屣我時間、體力。

      刪除
    19. Nth 匿名上午2:15

      >> 關於耶教聖經的這個討論到此為止,好嗎?

      調景嶺 關乎 中國 「國共內戰」。而關乎 中國 「國共內戰」,有一本書叫「聖經」,其中在 二千多年前曾有預言過其中成敗。... 而 「國共內戰」 ... 今日還在進行中。這不是討論 「聖經」,是討論 「國共內戰」,咪攪錯。

      刪除
    20. "「六祖壇經」 係犯了邏輯謬誤架。"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沒有人會當這些句子是數學命題, 科學的經驗歸納陳述, 當作是用詩的語言, 呈現的某種感悟吧

      用分析哲學那一套, 什麼宗教的經典都會疑雲陣陣的, 各大宗教在21世紀要接受基佬的挑戰, 不要互相攻擊, 慳D力捱過難關再說吧

      刪除
  16. 唔記得係我阿嬤定阿爺果邊,有個遠房親戚就係住調景嶺,八十年代去個一次,直頭好似番左鄉下咁!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的呀,一入村,氣味都不同。

      刪除
  17. 我在 95 年跟學校的攝影學會去調景嶺拍照,當年應是開始收屋時期。
    可是,攝影學會的老師上年因病已經離開我地..
    調景嶺是可以"奉旨"高舉清天白日滿地紅旗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亦即是中共的眼中釘。
      97交還香港的時限一訂立,調景嶺的末日就確定了。

      刪除
  18. 拓荒者下午3:47

    請問當時調景嶺有無人反對將香港交還比中共國呢?

    定都係衰左係所謂民族大義?

    回覆刪除
    回覆
    1. 80年代中開始中英談判香港前途,很其怪,當年我完全聽不到反對大陸收香港。
      人人都認命,認為這是不可抗拒的歷史現實;還對未來很樂觀,所以香港人其實是always simple, sometimes naive的。

      刪除
    2. 我看很是香港人八十年代中左鄧小平“開放改革面目迷“, 以為中共已是改頭換面。只是到了六四,才看清鄧小平的”真面目“。香港人自中共開放以來,雖然進入大陸的多,但真正和中共(只北京高級領導)打交道,認識還甚少,未有真正親身嘗試和體會中共的”苦味“。

      刪除
  19. tienfox上午1:54

    久矣,未上兄臺網誌,今日得見一文,喜何如之!
    感謝兄臺搜集影片,讓鄙人還能一睹我老師的音容。我四十年前畢業於調景嶺中學(1969~1973)。在那裏讀了四年,住學校宿舍三年,中六時搬往嶺上免費的空屋住到畢業,然後赴台升學,驀然回首,四十年了!影片中的王國儀先生正是敝人業師。當年王師風華正茂,英氣逼人,而今垂垂老矣,唉!我亦將邁入耳順之年,歲月不留人啊!
    影片中的劉義章教授,也是調景嶺中學畢業的學長。當年歷史老師還對我們婉惜他會考成績優異,數理化出眾,竟然轉讀文科。
    我家住元朗,一或兩週往返一趟,轉車三次才能到達調景嶺。從調景嶺回家,多是爬山約40分鐘到油塘搭車到九龍城,再到佐敦道搭車回元朗。嶺上房屋依山而建,到處行走,自然練得好腳力。中六住在外面,雖然是破舊木屋,沒水沒電,卻是自由自在,逍遙快活。在教會辦的食堂搭伙,回校晚自習,住破屋,實無礙讀書。
    調景嶺當年確確實實是反共之地。每年雙十節前,慶祝牌樓蓋好,我們寄宿學生都要手持鐵棍守夜,以防左派潛入焚燒牌樓。中五那年課堂中還聽到不遠處的碼頭打殺之聲,原來是受人收買的"道友"想來嶺上為老共宣傳,結果一上碼頭被人搜出毛章、毛語錄,就被義憤填膺的居民打成痛毆,警局在山頂,鞭長莫及,下得山來,人已重傷垂危,傷人者不知是誰,不了了之。其實,當地警察也是隻眼開隻眼閉的。
    半下流社會的作者趙滋藩,後來獲准移居台灣,任教於中國文化學院中文系(現已改為中國文化大學)。卒於台灣。
    觸目有感,情難自已,拉雜寫來,有傷尊目,請見諒!

    回覆刪除
    回覆
    1. 原來老兄有此淵源,所以現居台灣。
      你的第一身資料十分寶貴,補充了本文的不足,謝謝。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