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5日 星期六

(校園篇)70年代的香港大學歲月

我是在1973年至1976年在香港大學讀書的,那時大學的規模遠不如今日的大,全部學生3000人左右,本部校園內的建築物,只是幾座而已。

一般人心目中的「香港大學 」的印象,就是最古舊、最具特色、圍繞著「陸佑堂」一帶的校園。真的,這是香港大學的精神所在,無論離開了多久,印象還是最深刻。

陸佑堂是一個禮堂,包含著它的整座三層紅磚建築物叫Main Building,就是大學本部。傳統英國式大學以文史哲為重鎮,正正是位於本部了。其餘的工程學系的校舍,零零星星的分散在薄扶林道一帶,與民居夾雜在一起,醫學院就更遠,在沙宣道自成一國,坐巴士也要幾個站才到的。

本部的魅力在於其高天花、闊走廊、方正開揚的課室,還有就是那說不出、只能感覺到的書卷氣,人在其中,感覺到「這才是大學」!

由於本部歷史悠久,我在本部倘佯時,每每想到這些走廊,是以前的中國大學者朱光潛、許地山教授走過的,還有才女作家張愛玲,思古之情油然而生。密不透風、像一棟商業大廈的新式校舍怎能比?

現在的甚麼「許愛周樓」、「梁銶琚樓」、「邵逸夫樓」、「莊月明樓」、「太古堂」等等,那時通通還未興建,最新的建築物就是我在入學那一年啟用的「鈕魯斯樓」,是社會科學院的大本營。

本部和鈕魯斯樓之間,有一個小林蔭區,就是最為人懷念的「荷花池」所在,很多同學在草地上或坐或臥,有時帶著一背的草進課室上課。晚上,是我們一班不知天高地厚的理想主義者擺龍門陣,或成雙成對的情侶同學談心的地方。

本部後面的山坡上,是舊圖書館大樓,我們叫「拉記」(Library 的第一音),有五六層。不是臨近考試的期間,裡面的桌椅都是空空蕩蕩,任坐唔嬲,冷氣又充足,中學的條件遠遠不及,喜歡讀書的,坐下了不願走開。我是天天在拉記打躉,連放暑假也回去的,就是喜歡它的環境,可以專心讀書和思考。

「拉記」和本部之間,是「學生會大樓」,但是只有兩層,內有辦公室和學生餐廳,是學生會的產業,自行管理,寫字樓內的職員,都是由學生會聘用。有個「發叔」, 工作了十幾廿年;學生會幹事年年換一屆,有發叔在,很多事情的前因後果,問他就瞭若指掌。

宿 舍方面,只有本部旁邊的「明原堂」(男女生),博扶林道上,一路數過去的「何東夫人堂」(女生)、「利媽竇堂」(男生)、「聖約翰堂」(男女生)、「大學堂」(男生),但是宿位有限,要揀人來收;其實也不是人人負擔得起(一個月要300元左右,整年的學費也不過是千餘元),所以宿生只佔全部同學的一兩成, 大多數同學都是走讀生。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11 則留言:

  1. Raymond上午2:31

    看完三篇,小弟只能說一句:羨慕。

    回覆刪除
  2. 那時真有「天子門生」之感。可惜有些同學日日逃課,在外面兼職。

    回覆刪除
  3. Raymond下午1:20

    我想想小弟在浸會四年要修甚麼課程:

    大一英文、大二英文。
    大一國文、大二國文。
    宗教導論、新約、舊約。
    中國文化史[文學院全人類必修、章群教、只2學分、但考試苦不堪言]、中國通史[劉家驅教]、秦漢史[其實包括春秋、戰國,章群教,所教的全部要考,考四五次試,還記得有一題:將半版沒有標題的資治通鑑標點]、隋唐史[也是。章群教。章群唐史第一冊可以帶書入場,不要誤會,很難,一條題目包括全書。即使用顏色筆劃滿都有倒瀉幾十籮蟹的感覺]
    文字學、聲韻學、訓詁學[考試全要死記]
    詩經、楚辭、韓文、昭明文選
    中國現代文學史[上學期司馬長風教、下學期徐訏教]
    中國小說史、中國戲劇史[徐訏教]徐訏望每位同學至少看二百本小說,我大概辦到了。
    還有Assembly[不計學分,強制出席、因編位點名]
    小弟畢業GPA是3.01,證書可以鍍金了。
    畢業第一份工,教私校,月薪$550。

    回覆刪除
  4. 不瞞老兄,你們的課程比我們當時的港大重,我們難入易出,要學有所成主要靠自己讀。

    回覆刪除
  5. Raymond下午3:48

    其實我還遺漏了數科未寫。我們一學年最多只可修21個學分。

    回覆刪除
  6. 老師人才濟濟,譽滿士林,一點都不失禮於港大。

    回覆刪除
  7. Raymond上午1:46

    今天浸會中文系、歷史系已沒有大師了。

    徐訏上課時,只是對著一叠叠的筆記唸!然後抄黑板。他的參考書就是王瑤的中國新文學史稿。若有人問他小說寫作,就會很生猛了。

    司馬長風的課,沒有人會走堂,霸位要霸最前面。司馬長風說國語,但國語很易聽,覺得我們聽不明白,就會寫寫黑板!可惜,他教的中國現代文學史,很多史實全錯。
    他很有心,有一次浸會有一學生不幸車禍喪生,他就提早談新詩葬歌,以示悼念!

    回覆刪除
  8. Raymond上午1:59

    章群是殺人王。中國文化史已是小兒科。這一科有不少土佬選修,要遷就他們。
    秦漢史其實包括春秋、戰國。春秋讀童書業的春秋史、戰國讀楊寬的戰國史,秦漢部份就讀錢穆的書,另要看無標點的資治通鑑五章。章群教的所有文章,全都要考,一科考四五次試。
    隋唐史包括魏晉南北朝。魏晉讀唐長孺的文章,全部要考。唐史就讀章群著的唐史,其時只有兩冊,全部都要考。唐史另要考他以頭陀筆名在星島日報發表的文章。唐史其時只有兩冊。第一冊可開卷考試!有一次,有一學生埋怨不大看明唐史書內新舊唐書的引文,他就破口大罵!
    不知他到港大後是否仍是殺人王!

    回覆刪除
  9. 上堂抄筆記,簡直浪費時間,這樣的話,學生走堂也很正常。
    教ndergrad翻炒舊教材怪不了老師,如果學生請教問題,老師能夠悉心指導,作引路明燈,讓他們自己用功的,也不失為好老師。

    回覆刪除
  10. Raymond上午8:54

    我們中文系詩選、詞選,最高紀錄全班走剩兩人。連我們系考第一的同學都走。原因:老師說的話,只有兩三人聽得明!若上堂教的要考,就不會走得這樣高興了。
    詩經、楚辭不敢走,走了,不曉得老師教那一首詩、那一篇楚辭,無法自修。

    回覆刪除
  11. 中文系的國學大師,不懂得講普通話的大有人在.....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