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4日 星期二

1989民運日誌

 
24年前,香港逾百萬人上街,包括中資機構員工,抗議中共屠殺民運人士

今日是六四的24週年。

當年發生過甚麼事?本博讀者之中,有不少是80後,六四當日可能還是幾歲大,未懂得看報紙。

以下摘錄自親中的文匯出版的單行本給你們看,報道無花無假,比之今日的文匯報可信得多:


 




............

23 則留言:

  1. Raymond上午9:18

    港人悼念六四,不要內鬨。

    回覆刪除
  2. 轉貼網友Philip Tsang 的分析

    1989: 我的歷史角度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philip-tsang/1989-%E6%88%91%E7%9A%84%E6%AD%B7%E5%8F%B2%E8%A7%92%E5%BA%A6/180988370388)

    基於坊間開始出現一些混淆、甚至悖離事實太遠的歪論, 我這作為親身見証的一代, 實在有責任將所見所聞所想分享, 對歷史作點交待.

    (當然, “親身見証” 的定義還只限於傳媒所載, 離現場還很遠; 而每個人對一段湮遠的歷史總滲入了主觀的印象. 我只能力求客觀、公平地分析)

    這是我對那時代的點點補白.

    時代背景:
    由1979年起, 中國已推動改革開放達十年. 國家從農村土地承包到城市個體户已取得解放市場的初步成效. 但同時亦面對改革的十字路口: 富起來的階級與未受惠的民眾產生矛盾. 財富與權力掛鉤令不公平現象暴增. 大多數人未受惠於經濟起飛, 卻要面對市場競爭與物價飛漲. 另一方面, 保守派對改革大有怨言, 伺機而動. 同時社會開放令西方思想湧入, 人權、民主意識萌芽. 社會已浮燥不安.

    加上中共建國40年, 文革等傷痕仍未磨滅. 另適逢法國大革命二百周年, 情緒找到了發洩點.

    1986年, 安徽合淝早已爆發學潮爭取政治改革. 此事件被保守派利用, 次年借 “資產階級自由化” 之罪名成功打倒改革大將總書記胡耀邦, 其位由當時總理趙紫陽接任. 諷刺地, 三年後趙卻因胡之逝世而招致相同命運.

    分析關係:
    要分析89民運, 需分為4個層面.
    1/ 黨內開明改革派與強硬保守派之爭
    2/ 開明改革派與特權官吏之矛盾
    3/ 學生內温和派與激進派之分歧
    4/ 最高領導人鄧小平之取向

    1/改革派vs保守派
    如前述, 保守派看見社會日趨西化、資本主義化, 偏離原有社會主義路線, 更令社會道德急速 “敗壞”, 更重要的可能是改革開放削弱了其權力及影响力, 令其越趨孤立而深感不安. 改革對他們來說形同 “改朝換代”, 所以保守派對之恨不得除之而後快. 而他們的 “頭號敵人” 其實是一手推動改革的鄧小平, 但礙於鄧在黨、政、軍的巨大聲望而不敢妄動.

    學運爆發正好給予口實, 上佳結果是一併打倒鄧小平與改革, 取而代之; 次佳則仍可重創改革派陣營. 而中後期學運蔓延到民間甚至黨、政、軍系統, 更給予他們 “亡黨亡國” 之理據瘋狂攻擊改革派. 保守派的中堅是陳雲, 另有王震等, 皆是黨內重量級元老.

    2/ 改革派vs特權官吏
    弔詭的是: 改革既帶來黨內及社會的民主思想, 也帶來特權官吏. 改革派或想借用民運之聲勢來進一步提出政治改革, 鞏固法治, 推動民主以壓制貪腐特權. 另一方面, 特權官吏也想保住既得利益, 又或掩蓋失職無能. 而學運之矛頭一直指向他們, 一旦失勢, 不止失去利益, 甚至會大禍臨頭. 所以這些人必定拚死相搏, 甚或欺上瞞下, 將學運說成 “動亂”, 務求快速 “平亂”.

    當然, 改革派也不盡是聖人, 也可能有混水摸魚爭奪私利者. 肯定的是, 至此保守派與特權官吏有共同敵人, 反可連成一線, 成為力主鎮壓的強硬派. 一些保守元老的後代也可能是 “太子黨” 特權階級 (不排除他們的最終目的只是保住親人與家族利益). 這就是一個很強大的利益集團.

    3/ 學生温和派vs激進派
    學生內也分温和與激進派. 這可由時序劃分: 從最初北京各院校組成的高校學生自治聯到後來進駐天安門的廣場指揮部 (絕食團). 王丹與吾爾開希等皆屬前期 “北高聯” 領袖, 柴玲等則屬後期 “廣場派”. 王丹表現冷靜, 主張有進有退之抗爭,後期應是支持撒出廣場一派. 吾爾開希屬 “魅力型” 領袖, 理論見解卻未必深厚. 柴玲則稍激情, 或至少是受制於廣場上的激進學生. 她後來被千夫所指的 “讓別人流血論” 可能正暴露其心理矛盾: 本人或想撤退, 卻被激進派挾持. 激進派在民運拖沓、屢次失望之下似有絕望自毁傾向, 作好流血準備以將運動推上高峰 (當然應該沒人會想到是機槍與坦克的鎮壓).

    廣場中後期也分為北京學生與外省學生. 因民運拖得太久, 政府卻無回應, 甚至呈癱瘓狀態 (其時政府也在內鬥), 北京學生已呈疲態, 正討論新的運動策略. 外省學生卻適時趕來, 激情令他們要死守廣場絕食. 當時也有人怕一旦撒出廣場, 整個運動就被打散. 所以兩派呈分歧, 甚至已有內鬨迹象.

    4/ 鄧小平vs元老
    這時候--不幸地, 因中國依然是人治社會--最高領導人鄧小平之取向至關重要. 尤其他是有實無名坐擁兵權的統治者 (軍委主席).

    這裡或要分析鄧之背景: 在文革中慘受整肅, 三上三落. 批鬥他的很多也正是年輕紅衛兵. 不排除他對學運已存陰影 (其實很多元老皆受文革之苦, 對學生早有戒心). 加上後來有學生將矛頭指向他為 “昏君”, 或正是老羞成怒動殺機.

    下屬或有虛報 “軍情”: 如前述, 特權官吏或誇大情勢, 諉過改革派, 為自己開脫, 卻誤導了鄧.

    保守派脅廹: 此乃決定性因素. 保守派多屬元老, 雖地位未及鄧, 但團結起來足可與其抗衡. 其來勢洶洶, 直指鄧本人--改革引致亂局, 可“亡黨亡國” (中共的最高原則是一黨專政). 元老在軍隊亦有人脈、聲望, 決裂的後果可以很嚴重. 不排除鄧為求自保, 或想保住開放改革, 又或本身政治觀也屬保守, 而與強硬派妥協, 終背棄自己的改革班底, 站在鎮壓一方.

    趙紫陽見鄧小平漸已離異, 也就帶領改革派孤注一擲 (又或想釐清鎮壓責任). 在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面前爆出鄧才是 “主子”, 是公開與其決裂, 並將民憤轉向鄧身上. 可惜民眾赤手空拳, 而趙並無軍權. 在戒嚴頒佈之前一夜, 趙已被架空. (當時温家寶只屬趙的隨從, 無甚實權, 所以未受波及.)

    總理李鵬只是檯面人物, 是保守派傀儡, 本身也有可能是特權官吏. 楊尚昆等是一介軍頭, 只能跟在鄧小平身後.

    由此可見, 最深層是鄧小平與保守元老暗鬥; 繼而是改革派與保守派、特權官吏之對抗; 然後是學生陣營內温和與激進派之爭拗.

    最後, 鄧小平背棄了當時的改革派, 頂住了保守派, 保住了純經濟改革與及特權官吏. 學生與人民則是為改革派陪葬了.

    至於血腥鎮壓大概是因為民運已蔓延全國, 甚至於黨、政、軍系統, 有人認為必須血洗京城, 才能殺雞警猴, 穩住全國局勢. 於是部署大殺傷力武器, 令北京民眾無辜犧牲.


    整個民運有幾個轉折點.

    4.15--4.20開始時是悼念胡耀邦, 然後開始借胡之清廉反諷貪官, 並有意重推胡之政治改革概念. 起初官方沒多大反應. 直至後來學生於新華門前(領導人辦公地)靜坐--當然官方版本是 “衝擊新華門”. 廣場上的聚集人數亦愈來愈多, 有數萬至近十萬多, 引起官方警戒, 但無正式回應. 遊行集會靜坐一直進行.

    4.26社論--第一個激化點. 一般相信鄧小平本人授意將學運定性為 “動亂” (人民日報社論一向反映最高領導人之意旨). 此舉激怒在廣場 “跪求民主” 之學生. 學運轉向激烈--指數以十萬人上街大遊行而言. 社會各界亦開始響應號召. 運動更蔓延全國.

    學生訴求一直無回應, 只收到強硬警告, 情緒更激動. 各界包括官方人員亦開始動員參與民運.

    5.13絕食--民運新階段, 學生正式進駐天安門絕食, 牽動全國以至世界更多人心, 但亦為悲情結局埋下伏線.

    5.16戈爾巴喬夫訪華--趙紫陽一段談話公開與鄧小平決裂. 黨內權力鬥爭白熱化.

    5.18--學生與李鵬對話, 不歡而散. 學生不滿加劇.

    5.19戲劇性的一天--凌晨趙紫陽往廣場探望學生, 含淚勸告學生撤退. 此時趙可能大勢已去, 並知當局決心鎮壓, 或趁最後機會力挽狂瀾. 學生討論應否撤退.

    晚上, 李鵬召開黨、政幹部大會, 宣佈翌日戒嚴.
    深夜, 運動再被激化, 學生宣佈廣場上20萬大學生同時絕食.
    同時軍隊已開始入城, 但被群眾堵截.

    5.20戒嚴--至此鐵定鎮壓, 悲劇無可挽回.

    5.20至5.30--北京局勢外弛內張, 消息紛擾. 全國風起雲湧, 而香港、台灣等地也出現百萬人大遊行聲援. 但廣場上學生卻早現疲態, 甚至有出現內鬨、權鬥及貪污現象.

    5.30民主女神像豎立--重新為運動注入理想與動力. 但其壽命亦進入倒數階段.

    5.30至6.3--在激情與迷惘中度過, 黑夜卻已迫近.

    6.3晚至6.4翌日--血腥終結.

    回覆刪除
  3. (續上)
    教訓:
    本來有幾次可和平化解的契機, 但雙方也未有好好把握, 反而不斷激化對方將行動升級, 至雙方也沒有下台階的地步. 在拉鋸過程中, 似乎兩方陣營中的強硬與激進派也佔了上風, 悲劇至此成了不能扭轉的命運, 叫人惋息.

    當然, 一開始學生是較温和的. 但官方立場從一開始已是拖延復而強硬 (*當時趙紫陽正出訪北韓, 被強硬派有機可乘), 最後更以一種原始而殘暴的手段結束紛爭, 以不必要的過份武力對付平民, 從任何角度看也是難辭其咎.

    鄧小平在整個處理過程中有不能推卸的責任. 雖或有為勢所逼之態, 但相信其個人政治取態仍傾向保守, 擺脫不了老一套黨教條與傳統管治思維, 既不能接受學生 “鬧事”, 更無法接受下屬 “抗旨”. 政府最初一直迴避, 令事態升級, 後再強硬表態進一步激化事件. 無論在判斷與處理上, 相信連鄧本人也一早咬定是有預謀的 “動亂”, 立心鎮壓. 如當初能快刀斬亂麻, 承諾學生大舉反貪, 或可迅速消弭一場抗爭, 堵住保守派之口.

    六四之後, 中國改革停頓, 白色恐怖瀰漫. 至92年鄧小平南巡才真正重新啓動, 但只屬純經濟改革, 胡與趙的初步政改構想被拋棄. 此後雖造就新一輪經濟奇迹, 但權力架構與分配依然不完善不公平, 與89年情況相若. 更多財富只意味更嚴重的貪腐與迫害. 現只靠國家機器強力鎮壓受害者才能得到所謂 “和諧社會”. 而六四更加是統治者與知情民眾之間的巨大心結, 意恨難平. 可見當時之社會矛盾, 只是鎮壓住, 至今未解決. 加上統治層權力更替與化解爭議的機制未真正完善, 這樣高壓的政治與社會局面, 誰能擔保六四不會重演?



    *意義:
    學生或許天真激情, 妄想一夜之間能解決上千年的人治問題, 實現民主. 至後期或其內部也出現權鬥與腐化. 但從歷史角度看, 這確是中國人第一次真正自發的要求人權、自由、民主的運動. 辛亥革命由孫中山等人打響第一槍; 五四運動最初打著保家衛國的號召, 後期始對民主有初步的訴求; 往後的革命與政治運動也是由少數領袖帶領, 夾雜不同主張; 八九民運卻是民眾集體自發、清清楚楚發出對人權、自由、民主的嚮往之聲.

    八九民運更有別以往的革命與政治運動, 是中國人數千年來首次以和平非暴力手段推動歷史. 這種覺醒否定了 “以暴易暴”, 反省了人治之禍, 追求長治久安的制度, 在歷史上意義非凡. 可惜最後卻再次換來暴力血腥鎮壓以告終.



    *駁斥:
    關於八九民運, 有兩大主要指控: 1. 有外力介入. 2. 民運是暴亂.

    1. 所謂外力介入, 尤指美國為首的西方勢力. 整個指控從未有真憑實據支持 (如果有, 為何中國政府多年來不大力宣揚, 而要噤聲避談?), 所以純屬推測. 有說中國科技大學前副校長方勵之到處宣揚人權訊息, 是西方間諜, 是86學潮與89民運的黑手. 如果一個教授一張咀巴可以動員數十以至數千萬人, 這個確是 “神人”. 如果美國中情局間諜如此神通廣大, 可以撼動一個十幾億人大國的政權, 此大國也太不堪一擊; 又或數十年來無數極權小國都已紛紛瓦解, 然則美國 “後院” 為何尚留一個共產主義古巴? 西方思想確有湧入中國, 但是否外國政府有組織、有預謀之行動? 這種指控完全漠視中國當時的社會狀況(如前述): 物先腐而後生俎.

    至於以往後蘇聯東歐之 “亂局” 作反証也難將鎮壓合理化. 因為鎮壓以外還有途徑合理解決, 選擇鎮壓也不必以重型武力進行.


    2. 從89年4月15日胡耀邦逝世起, 至6月3日鎮壓前, 我從香港傳媒收看直播畫面所見, 整個民運也是克制、和平的, 未見過也未聽聞過大規模暴力場面. 聽聞有個別零星衝突, 而受傷的也是民眾居多. 當時甚至有說, 由人民自發維持的京城治安, 是中國歷史上最好的狀態. 民眾以身軀阻擋軍車入城, 對解放軍也只以口頭游說. 遊行時或有肢體推撞, 但從未有打、砸、燒、搶, “暴亂” 之說難以成立.

    但從6月2、3日起 (或更早), 氣氛開始緊張. 有不配武器之軍隊突然衝進人群, 引起肢體衝突--這成了日後 “襲擊軍隊” 的指控. 又有載負大量槍枝之車輛突然橫躺路中, 有市民拿起槍向傳媒展示 “鎮壓迹象”, 但迅速有人規勸放回車上--這卻又成了日後 “暴徒搶槍” 的証據.

    至於後來扔石、燒車畫面, 都是開槍之後發生--總不能指望民眾站著待宰, 而不拿起有限武器如石頭、磚塊、鐵枝 (或有汽油彈) 去對抗機槍、裝甲、坦克吧? 而學生卻始終堅持不反抗. 確有軍人被慘殺, 但問題是誰先動武? 軍民傷亡比率又若何?


    作為親身見証的一代, 我們這些年來是怕的太多、說得太少; 是形式悼念六四的太多、詳述八九民運起因過程的太少, 以至年輕一代被人有機可乘, 扭曲了史實過程的理解. 我不怪年輕人, 只怪自己與造謠者. 但因缺乏足夠資料 (最多資料應在官方手上), 我這個歷史角度也只是由目擊所推斷, 也絕不等同真相, 但相信也貼合當時國情以至中國歷史演變規律.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真相,也是通識教育. 謝謝!

      刪除
    2. 現在看來,就算學生們早早收旗,鄧小平還是會秋後算賬. 儘管那時國內經濟未好,大陸有權的人一直在香港 (&內地)賺錢 (-> 無本生利, such as 暗賣古董...華潤系...),點會自斷財路? 六四後,祇是貪就一齊貪,故做大個餅,容許多些人賺錢,以收買人心. 唉,可憐無知的學生們 !! -M&M

      刪除
    3. Simon CHEUNG上午1:48

      I can't agree more with you!

      刪除
  4. 可能好唔o岩聽, 一個大型的群眾政治運動, 總是非常複雜的, 旁觀者的注意, 都是自已感情的投射, 上一代不懷疑中國人的身份, 十分熱切投入可以理解, 新一代有些不單只在國籍上已是外國的, 感情更已淡出中國人, 有自已的身份想象, 最多只是從人道立場同情被鎮壓者, 老一輩如要求後生的, 有他們那種熱切, 可能適得其反, 被視作一種千年的包袱與枷鎖

    回覆刪除
  5. 今天的香港哩不單以認賊作父 數典忘祖 崇洋媚外
    為榮,更加站在洋人的一方欺負自己的同胞!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与现实严重脱节了, 我们崛起了, 成为强国, 把洋人打得落花流水

      刪除
    2. 中華人民共和國尊馬列,貶孔孟,搶西方國家製造的奶粉、LV 、名錶、送子女去美國留學入籍,就不算是崇洋,呵?

      刪除
    3. 「匿名下午1:26」
      fyr : http://thehousenews.com/politics/%E5%85%AD%E5%9B%9B-%E7%AE%97%E5%BE%97%E4%BF%82%E4%B9%9C%E5%98%A2/
      好好做人呀!

      刪除
    4. Muzikland下午8:23

      哈, 大陸人真是很懂自打嘴巴, 只是自己認為是的,就以為全世界都是這樣.
      笑死人.

      刪除
    5. 您這件匿名,快點返去問下您母校,您們響往的馬列是不是泊來品?

      馬列主義是違反人性、相反德先生及賽先生便合符人性得多了!

      P.S. 以往同深圳一些中資單位工作上有來往,那邊的人員是十分期待我送來的蘋果及東方日報,因他們都不相信官方媒體吧!

      刪除
  6. 回應: 自己是否中國人? 淡出中國人? 答案: 我本來就是中國人.地球是圓的,無論你怎樣走,始終會走回原地.大家都生存在這地球內,淡出淡入只是觀眾的感覺,歷史都是由人創造或改寫,但事實就是沒法改.地球上每一個國家都有其歷史包袱與枷鎖,同中國比較,無分彼此.六四事件,就是中共(其中一件最無恥的事實,事件)作為上一代應該要繼續告知下一代真實故事.

    我就層經同一位八十後出生在中國的青島人講解六四事件,她是全不知情,以為是香港人製造出來的大話故事.唉!真係好何憐的中国人下一代!!!

    PNG Sammy

    回覆刪除
    回覆
    1. 自己是否中國人? 淡出中國人? 答案: 我本來就是中國人......

      這是每一個人的選擇自由, 你選了中國人的身份就是了, 不必用下面的理據來支撐, 別人也會尊重你的選擇, 你覺得身為中國人, 該做什麼, 該負起什麼責任, 去做便是了, 但不要強迫另一個個體做中國人

      下一代也有自已想法, 他可能認同自已是美國人, 美國歷史比中國歷史更重要, 上一代的心願便自已完成吧, 下一代不是為了父祖輩的心願而存在的

      刪除
  7. 哀六四,當年的感受十分悲傷,雖時已逝,但幸有先生的說真話,多謝敢言!支持!加油!

    回覆刪除
  8. 果然做足功課。唯望六四在有生之年得以平反。恐怕非要制度,政府,人心等先變才有機會達成願望。共勉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只要班大帝瓜得七七八八,六四就可以平反
      *** 64這一天,我們不會忘記 ***

      刪除
  9. 電台這几天播出89年梁振英和譚耀宗同情學生的說話,他們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說什麼六四事情未清楚,無可奉告,瞪大眼講大話,有一個聽眾說他倆現在未死的,可以對証,他們雖未死,但和兩副腐屍都冇mug分别..april

    回覆刪除
  10. 今日TVB新聞台播的是當年士兵被包圍, 繳械的場面, 旁白介紹士兵被人打甚麼的, 唉...

    香港仲可以支持到幾耐?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有看到,雖然說的都是事實,但你會發覺沒有正反兩者的對比,因為這不是新聞,而是贊助節目。

      刪除
  11. http://www.nownews.com/2013/06/04/91-2947069.htm

    回覆刪除
  12. 六四遺舊恨, 六三添新怨!
    落淚詞 宰場之災
    人命宰場百十九,勞工火海無門走。安全漠視歛財多,大國冤魂何日夠?
    此非打油詩, 因不可詼諧也 ! "領導階級"淪落如此, 特色主義可歎矣 !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