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5日 星期一

得戚與招積(舊式粵語趣談)

現代人語言貧乏,來來去去都是直譯英文一個Proud字為「驕傲」,真沒趣味,那及得傳統粵語花樣百出的微妙形容。


「得戚」常常用來形容有所恃而行為過份的人,例如:「你抵得睇佢個衰樣丫,懶得戚咁!」


「得戚」的正寫應該是「得敕」----「敕」是皇帝的命令,「得敕」等於奉聖旨而行,喻其得意洋洋、橫蠻無理,旁人莫可奈何。這個用語十分傳神,誰說粵語盡是粗俗?


粵語也有「奉旨」的說法,例如:「次次唔掂都要我地幫佢,家下你估奉旨架?」市井中人,有把「奉旨」說成「老奉」,奉字轉了聲調,由下去聲(第6聲)變成上上聲(第2聲),好像叫老朋友「老馮」的馮音。


和「得敕」意思相近的,有「招積」,我不知道正字是不是這樣寫。「得敕」是恃著有人寵愛或立過甚麼小功的輕佻舉止;而「招積」則暗示有其人挑挑剔剔、要求多多,以為這樣便比別人高一等。80年代某旅行社的廣告:「食得招積,住得舒適」。


 「招積」加上一個男性生殖器助語詞,變成「招鳩積」,再變成一句粗言歇後語----「黃宗迅冷衫」,這個就不是很多人知道了。


黃宗迅是60-70年代邵氏旗下的國語片硬派小生,和現在還活躍於影壇的女星焦姣結婚。黃宗迅的「冷衫」(「冷」是Laine的香港音譯,即毛線),當然是太太「焦姣」給他「織」的啦。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