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2日 星期三

大眾哲學

這裡說的「大眾哲學」,就是字面的意思,並不是指幾十年前,艾思奇寫的那本大行其道,宣揚馬列主義的「大眾哲學」。

一般門外漢,以為哲學就是「人生哲學」,專門解決人生的問題。70年代我讀香港大學,第一年學生可以選三個學系,文學院哲學系很受歡迎,有七八十個同學報讀,可是升第二年要真正要選定科系專修,一時間跑掉了大部分,剩下約20人留下讀至畢業。不少人發覺西洋哲學的主流學科如知識論、科學哲學、倫理學、形上學....並不是他們原先想知道的「哲學」。

這一本100頁左右的書,是1930年代朱光潛寫的「談修養」,以中學程度的青年為對象寫成,或可以滿足一般人對「哲學」的求知欲,值得向大家推薦。

全書分為 :談立志、朝抵抗力最大的路徑走、談青年的心理病態、個人本位與社會本位的倫理觀、談處群、談惻隱之心、談羞惡之心、談冷靜、談學問、談讀書、談英雄崇拜、談交友、談性愛問題、談青年與戀愛結婚、談休息、談消遣、談體育、談價值意識、談美感教育十多個章節。

朱光潛 (1897-1986),民國初年在香港大學、英國愛丁堡大學和法國斯特拉斯堡大學讀書,研究西洋文學、藝術、歷史和哲學,得到博士學位回國,在北京大學教授哲學、翻譯西洋哲學名著。他寫的「文藝心理學」、「給青年的十二封信」、「談美」和這本「談修養」幾本普及讀物,最為膾炙人口。


近日香港政壇風起雲湧,人生百態、好醜言行表露無遺,例如最近特首侯選人唐英年的表現,可謂反面教材之最。

各路政客及其支持者互相攻擊,經常會用到「無恥」這個指控。

「羞恥」是道德的一個重要元素,現在把「談羞惡之心」一章就節錄在下面,給大家參考(粗體是我所加,幫助大家理解):

 談羞惡之心
.......羞惡之心”一詞出於孟子,他以為是“義之端”,這就是說,行為適宜或恰到好處,須從羞惡之心出發。朱子分羞惡為兩事,以為“羞是羞己之惡,惡是惡人之惡”。其實只要是惡,在己者可羞亦可惡,在人者可惡亦可羞。只拿行為的惡做對象說,羞惡原是一事。不過從心理的差別說,羞惡確可分對己對人兩種。就對己說,羞惡之心起於自尊情操。人生來有向上心,無論在學識、才能、道德或社會地位方面,總想達到甚至超過流行於所屬社會的最高標準。如果達不到這標準,顯得自己比人低下,就自引以為恥。恥便是羞惡之心,西方人所謂榮譽意識sense of honour)的消極方面。有恥才能向上奮鬥。這中間有一個人我比較,一方面自尊情操不容我居人下,一方面社會情操使我顧慮到社會的毀譽。所以知恥同時有自私的和泛愛的兩個不同的動機。對於一般人,恥(即羞惡之心)可以說就是道德情操的基礎。他們趨善避惡,與其說是出於良心或責任心,不如說是出於羞惡之心,一方面不甘居下流,一方面看重社會的同情。中國先儒認清此點,所以布政施教,特重明恥。管子甚至以恥與禮義廉恥並稱為“國之四維”
人須有所為,有所不為。羞惡之心最初是使人有所不為。孟子在講羞惡之心時,只說是“義之端”,並未舉例說明,在另一段文字裡他說:“人能充無穿窬之心,而義不可勝用也,人能充無受爾汝之實,無所往而不為義也。”這裡他似在舉羞惡之心的實例,“無穿窬”(不做賊)和“無受爾汝之實”(不願被人不恭敬地稱呼),都偏於“有所不為”和“脅肩諂笑,病於夏畦”,“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之類心理相同。但孟子同時又說:“人皆有所不為,達之於其所為,義也。”這就是說,羞惡之心可使人恥為所不應為,擴充起來,也可以使人恥不為所應為。為所應為便是盡責任,所以“知恥近乎勇”。人到了無恥,便無所不為,也便不能有所為。有所不為便可以寡過,但絕對無過實非常人所能。儒家與耶教都不責人有過,只力勸人改過。知過能改,須有悔悟。悔悟仍是羞惡之心的表現。羞惡未然的過惡是恥,羞惡已然的過惡是悔。恥令人免過,悔令人改過

孟子說:“不恥不若人,何若人有?恥使人自尊自重,不自暴自棄。近代阿德勒(Adler)一派心理學說很可以引來說明這個道理。有羞惡之心先必發見自己的欠缺,發見了欠缺,自以為恥,(阿德勒所謂“卑劣情意綜”),覺得非努力把它降伏下去,顯出自己的尊嚴不可(阿德勒所謂“男性的抗議”)於是設法來彌補欠缺,結果不但欠缺彌補起,而且所達到的成就還比平常更優越......(略)......中國左丘明因失明而作《國語》,孫子因臏足而作《兵法》,司馬遷因受宮刑而作《史記》,也是很好的例證。阿德勒偏就器官技能方面著眼,其實他的學說可以引申到道德範圍。因卑劣意識而起男性抗議,是“知恥近乎勇”的一個很好的解釋。諸葛孔明要邀孫權和劉備聯合去打曹操,先假勸他向曹操投降,孫權問劉備何以不降,他回答說:“田橫齊之壯士耳,猶守義不辱。況劉豫州王室之冑,英才蓋世,安能復為之下乎?”孫權聽到這話,便勃然宣布他的決心:“吾不能舉全吳之地,十萬之眾,受制於人!”這就是先激動羞恥心,再激動勇氣,由卑劣意識引到男性抗議。

孟子講羞惡之心,似專就己一方面說。朱子以為它還有對人一方面,想得更較周到。我們對人有羞惡之心,才能嫉惡如仇,才肯努力去消除世間罪孽過惡。孔子大聖人,胸襟本極沖和,但《論語》記載他惡人的表現特別多。冉有不能救季氏僭禮,宰我對魯哀公說話近逢迎,子路說輕視讀書的話,樊遲請學稼圃,孔子對他們所表示的態度都含有羞惡的意味。子貢問他:“君子亦有所惡乎?”他回答說:“有,惡稱人之惡者,惡居下流而訕上者,惡勇而無禮者,惡果敢而窒者。”一口氣就數上一大串。他嘗以“吾未見好仁者惡不仁者”為嘆。他最惡的是鄉愿(現在所謂偽君子),因為這種人“固然媚於世,非之無舉,刺之物刺,居之似忠信,行之似廉潔,眾皆悅之,自以為是而不可與入堯舜之道”。他一度為魯相,第一件要政就是誅少正卯,一個十足的鄉。我特別提出孔子來說,因為照我們的想象,孔子似不輕於惡人,而他竟惡得如此厲害,這最足證明凡道德情操深厚的人對於過惡必有極深的厭惡。世間許多人沒有對象可五體投地地去欽佩,也沒有對象可深入骨髓地去厭惡,只一味周旋隨和,這種人表面上像爐火純青,實在是不明是非,缺乏正義感。社會上這種人愈多,惡人愈可橫行無忌,不平的事件也愈可蔓延無礙,社會的混濁也就愈不易澄清。社會所藉以維持的是公平(西方所謂justice),一般人如果沒有羞惡之心,任不公平的事件不受裁制,公平就無法存在。過去社會的游俠,和近代社會的革命者,都是迫於義憤,要“打抱不平”,雖非中行,究不失為狂狷,仍是有他們的用處。

個人須有羞惡之心,集團也是如此。田橫的五百義士不肯屈伏於劉邦,全體從容就義,歷史傳為佳話,古人談兵,說明恥然後可以教戰,因為明恥然後知道“所惡有勝於死者”,不會苟且偷生。我們民族這次英勇的抗戰是最好的例證,大家犧牲安適、家庭、財產、以至於生命,就因為不甘做奴隸的那一點羞惡之心。大抵一個民族當承平的時候,羞惡之心表現於公是公非,人民都能受到的法律的裁制,使社會秩序井然。所謂“化行俗美”,“有恥且格”。到了混亂的時候,一般人廉恥道喪,全民族的羞惡之心只能藉少數優秀分子保存,於是才有“氣節”的風尚。東漢太學生郭泰李膺陳蕃諸人處外戚宦官專權恣肆之際,獨持清議,一再遭鈎黨之禍而不稍屈服。明末魏閹執權亂國,士大夫多阿諛取容,其無恥之尤者至認閹作父,東林黨人獨仗義直言,對閹黨聲罪致討,至粉身碎骨而不悔。這些黨人的行徑容或過於褊急,但在惡勢力橫行之際能不顧一切,挺身維持正氣,對於民族精神所留的影響是不可磨滅的。
目前我們民族正遇著空前的大難,國恥一重一重地壓來,抗戰的英勇將士固可令人起敬,而此外賣國求榮,貪污誤國和醉生夢死者還大有人在,原因正在羞惡之心的缺乏。我們應該記著“明恥教戰”的古訓,極力培養人皆有之的一點羞惡之心。我們須知道做奴隸可恥,自己睜著眼睛望做奴隸的路上走更可恥。罪過如果在自己,應該懺悔;如果在旁人,也應深惡痛嫉,設法加以裁制

「談修養」全書下載: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7589734.html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17 則留言:

  1. 睇咗一部分。
    覺得用「一方面自甘居下流,一方面漠視社會的批評。」來形容「謊唐英」非常貼切!

    回覆刪除
  2. 以「謊唐英」嘅行事標準,邊類人最容易跟佢同流合污呢?可想而知,新界土皇帝、財閥、大滾友、政棍...之類。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個時候,貼這篇文章出來,我的感受,大家都明白了。

      刪除
  3. 澳洲通請問滿十七歲青年,應該買什麼類別保險,因為孩子先到澳洲移民讀寄宿SCHOOL FIRST, 家人稍後才到,請指教。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最重要的是個人醫療保險。
      住宿舍就簡單,否則住自己物業,就必須買家居和對第三者責任險。

      刪除
  4. 估唔到有人在這裡問保險...夠修養嗎? 那怎樣才算有修養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睇完書,要實行囉!

      刪除
  5. Raymond下午3:52

    香港的政府官員都應看這本書!

    回覆刪除
    回覆
    1. 單看這章都夠用了。
      驃叔都講得好!

      刪除
  6. 當年楊永強就是被指:「厚顏無恥」而不得不下台,總算他還有點差惡之心。如今唐英年照講梁錦松當年所說的那類廢話…什麼很有誠意服務香港市民,還堅稱自己的表現沒有誠信問題,其荒謬已臻極點…昨夜聽港台〈講東講西〉節目,有劉銳紹等人主持,講題為:「政治一天也太長」,對香港目前的政治形勢有精闢的分析。聽罷,更加明瞭大財團操控一切的惡行,各大利益集團早已把天理良心拋往九霄雲外矣。http://programme.rthk.org.hk/channel/radio/programme.php?name=radio1/Free_as_the_wind&d=2012-02-22&p=3173&e=169444&m=episode

    回覆刪除
    回覆
    1. 既然咁口響話好有心服務香港市民,咁渴望香港大眾畀機會佢,又咁啱香港各階層咁多怨氣同矛盾,
      我有個應該係唔錯嘅建議:
      就係憑其企得咁硬嘅姿態,充作活動木人樁,再憑其獨有嘅男人大丈夫的膊頭同腰骨,結合成人肉沙包,讓廣大谷到爆嘅非選民免費得到宣洩,希望佢以其「邊處跌倒,邊處起翻身」嘅精神,堅持畀人'秉'鑊甘!
      請佢認真考慮。

      刪除
    2. 你都幾開胃。
      現在講話大聲,都被特首鬧你係黑社會啦。

      刪除
  7. 現在加上當奴曾這一單,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
    麥理浩港督30餘年一手促成的廉政,一去不復返。
    我身為退休公務員,深以近日見到的事為恥。

    回覆刪除
  8. 咁簡單, 唔係嘛? 唔好講一套做一套; 做事過得人過得自己, 咪已經好有修養?! 毓民有時開口鬧人, 但言之有物, 人或事都抵鬧, 粗口/古文都得, 咁夠唔夠修養?

    回覆刪除
  9. 鬧人、掟蕉,都是政治騷。
    毓民講道理時可以好斯文。
    大家可以睇下youtube上他對學生的演講。
    例如:http://www.youtube.com/watch?v=WRhYnaEcWeA

    回覆刪除
  10. Good, at long last, even Chrisu San comments Yuk-man and his actions positively. I, for one, am working hard in trying to keep him honest and ethical as long as he is working in the public sector over there. We, the governed, badly need pioneer or political worker like him to criticise and check the government as well as those vested interests on our behalves.

    回覆刪除
  11. 毓民是狂士之流。不是說他有對無錯,如今香港烏煙瘴氣,有需要這裡專挖當權派瘡疤的Devil's Advocate。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