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3日 星期二

國民教育必修:毛澤東的大饑荒

52分鐘英文片,加印中文字幕版:




香港大學歷史系講座教授馮客(Frank Dikötter),專門研究中國近代史,已有多本著作。2010年出版「毛澤東的大饑荒 —— 1958-1962的中國浩劫史」一書(中文版的介紹   The Guardian 英文書評 維基條目)

本書序言:
 1958-1962 年間,中國陷入了人間地獄。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帶領全國投入瘋狂的大躍進,企圖在十五年之內趕上並超過英國。毛澤東認為,中國有廣大的資源,即數以億計的 勞動力,足以一舉飛越他的競爭對手。他沒有仿照蘇聯單一發展工業的模式,而是「兩條腿走路」:發動廣大農民同時改造農業和工業,把經濟落後的現狀,轉變為 物質極大豐富的共產主義社會。為了追求烏托邦天堂,一切都集體化了,把農民集中在龐大的公社裏共同生產勞作,這些公社就是共產主義的試驗性標誌。農民被剝 奪了他們的工作,他們的家園,他們的田地,他們的財產和他們的生計。食物由集體食堂根據工分按勺分配,於是就成為迫使人們服從黨的領導的武器。多達一半的 農業勞動力被迫投入大修水利的群衆運動,這些大規模的蓄水工程的所在地往往離家很遠,勞動者必須在那裏長時間地連續工作,缺乏足夠的食物和休息。這場實驗 最終為國家帶來了史無前例的災難,奪走了數千萬人的性命。
至少有四千五百萬人非正常死亡

相比同類的災難——例如波爾布特、希特勒或者斯大林統治時期的災難——發生在中國的情形有所不同,即,大躍進期間發生的災難的真正規模至今鮮為人知。因為長 期以來,共產黨的檔案是不公開的,是機密,只有極少數持有證明信的最受信任的歷史學家才能看到。但是最近,新檔案法出臺,大量檔案資料得以向專業的歷史學 家開放,這就使得學者們對於毛澤東時代的研究能夠較為深入。本書參考的檔案文件多達一千餘份,歷經幾年收集,從數十個黨的檔案館中遴選,包括位於北京的外 交部,還有來自河北、山東、甘肅、湖北、湖南、浙江、四川、貴州、雲南、廣東等省的材料,分佈在全國不同地區的市縣檔案館,行政級別雖然較低,但其資料同 樣珍貴。收集到的材料有公安部門的機密報告,黨內高層會議的詳細紀錄,未經刪節的重要領導人講話,農村工作研究,大規模死人事件的分析,對死亡數百萬人負 有責任的幹部們的檢討,大躍進晚期派去的特別小組對饑荒真實程度的調查,農民抵制集體化運動的綜合報告,秘密意見調查,以及普通群眾的上訪信等等。
這些浩瀚詳細的卷宗推翻了我們對大躍進的理解。例如,關於最終的死亡人數,迄今為止的研究者只能根據官方的人口統計數據下結論,其中包括19531964 1982年的人口普查數據。他們估計,非正常死亡人數在一千五百萬到三千二百萬之間。但根據公安部門同期整理的報告,以及大躍進最後幾個月內中共彙編的 大量秘密報告顯示,上述數字是遠遠不足的,災難的實際程度要嚴重得多:19581962年間至少有四千五百萬人非正常死亡 

高壓恐怖和制度性暴力無處不在

 「饑荒」,或「大饑荒」,這兩個詞常被用於形容毛澤東時代那四五個年頭,但它無法概括過激的集體化運動所導致的各種死亡情況。同樣,不負責任的「饑荒」二字有 助於形成一種流行的觀點,即死亡是由於經濟計劃匆匆上馬、執行不善的無心之失。通常也不會將毛澤東、大躍進與大屠殺聯繫起來。通常認為,中國當時的情況和 緩得多,這是沾了柬埔寨或者蘇聯的浩劫的光,與二者相比仿佛如此。但本書披露了新的證據,顯示大躍進期間高壓、恐怖和制度性暴力無處不在。這歸功於中共自 己匯總的極盡詳細的報告,我們從中推斷出,1958-1962年間,粗略估計有6%8%的死者是遭酷刑致死或直接處決的——僅此一項至少有兩百五十萬 人。至於其他受害者,有的是被有意剋扣食物而餓死的,還有許多死於衰老病弱或喪失勞動力——因爲不勞動就無法得到維持生命的食物。被故意整死的人,有的因 為富裕,有的因為幹勁不足,有的因為直言不諱,還有的僅僅是莫名緣由不討食堂掌勺人的喜歡。當地幹部出於壓力,千方百計迎合上面下達的指標,只抓數字,不 顧人命,間接導致不計其數的人因此喪生。
物質極大豐富的空頭支票,不僅造成人類歷史上最慘重、規模最大的死亡,還給農業、貿易、工業和交通帶來前所未有的破壞。鋼鐵產量被視爲經濟發展的神奇標誌, 於是鍋碗瓢盆和農具都被扔進後院的熔爐以增加鐵水的產量。興辦萬豬場本來是讓家家戶戶有肉吃的偉大宏圖,但事與願違,牲畜數目驟減,不光因為大量宰殺供應 國外,還因爲是成批牲畜病餓而死。原材料和資源隨意配置,加之工廠領導們為了增產無視生產規程,使浪費越來越嚴重。人人都在偷工減料,盲目追求更高產量。 生產出來的劣質產品堆積在鐵路兩邊如同廢物。腐敗滲透到日常生活的每一根纖維,從醬油到水壩一起變質。交通系統陷入停滯,最終全面癱瘓,再也無法負荷計劃經濟的需求。價值上千萬元的貨品堆積在食堂、宿舍甚至是馬路上,就此爛掉或者生銹。浪費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穀物堆積在塵土飛揚的阡陌之間,而人們則在啃樹根或者泥巴果腹。
本書同樣記錄了「跑步進入共產主義」如何造成人類歷史上對財產的最大程度的破壞——超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任何一次轟炸。40%的民房變成瓦礫,有的被推倒, 用來製造肥料、建設食堂、安置農民、修建公路、留出空間創建更美好的明天,甚至什麼都不為,單單為了懲罰住在房子裡的居民。自然界也未能倖免。我們永遠無 從得知大躍進期間究竟減少了多少森林面積,我們知道的是,在某些省,長期過度砍伐所毀掉的樹林高達一半。河流和水道同樣遭殃:水壩和運河遍佈全國,數以千 萬計的農民參與修建,耗掉巨大的人力和財力,絕大多數毫無用場,反而成為禍患,導致泥石滑坡,河流淤積,土地鹽鹼化以及洪水氾濫。

毛劉周形成的利益鏈和派系聯盟 

因此,本書並不局限於論述饑荒本身。它披露了許多災難的細節,詳細記下毛澤東如何在一個瀕臨崩潰的社會和政治制度上建立自己的威信。隨著災難的展開,毛澤東 對批評自己的人殘酷打擊,以維護自己作為中共領袖的不可替代的地位。然而,饑荒結束之後,形成了一些對毛不滿的新的派系:為了牢牢把握政權,毛澤東不得不 發動文化大革命,將整個國家搞得天翻地覆。大躍進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上最關鍵的事件。若想真正瞭解共產中國,必須將大躍進放在整個毛澤東統治時代的核心位置來考量。從更宏觀的角度說,現代社會致力於如何在自由和制度之間尋找平衡;而發生在那個時期的災難,則時刻提醒人們:把國家干預當作解決社會矛盾的良藥,實在是錯上加錯。
本書提供了新的線索,說明一黨制政體下權力如何運轉。政治學家研究大躍進背後的政治,都是基於官方聲明、半官方文件或者文化大革命時期流傳的紅衛兵材料,但 這些經過審查刪剪的資料無法透露內幕。人們無法完整地瞭解核心領導人的真實的所言所為,除非北京的中共中央檔案向研究者開放。這在可以預見的將來是不可能 的。但在省級檔案中可以找到許多關鍵性會議的紀要,因為地方幹部經常參加重要的黨內會議,以隨時領會北京的領導意圖。這些檔案披露了領導層的另一面:隨著 一些極機密的會議內容逐步為人所知,我們看到中共內部成員之間的勾心鬥角互相傾軋。其中毛澤東的面目很難令人恭維,與他精心樹立的公眾形象相差甚遠:談話 漫無邊際,老子天下第一,沉湎於於陳年瑣屑,開會時擅長虛聲恫嚇,最重要的是,他無視人民死活。
我們知道,是毛澤東一手策劃了大躍進,因此對於此後的災難,負有主要責任。為了實現目標,他使出渾身解數,協商、哄騙、煽動他的同僚,有時還要折磨或者迫害 他們。他不像斯大林,不是把他的對手投入地牢處決,但他有權罷他們的官,撤他們的職——作為黨內的最高統治者,他還有其他許多特權。趕超英國的運動是毛澤 東發起的,幾年後他勉為其難地允許他的同僚重新採取較為和緩的經濟發展政策,大躍進才算壽終正寢。但如果劉少奇和周恩來這兩位權勢僅次於他的領導人帶頭反 對的話,他也不可能一意孤行。劉周二人輪番驅策黨內其他高幹支持毛,由此形成的利益鏈和派系聯盟一直深入到基層農村——本書對此首次作了記錄。黨內的殘酷 鬥爭無情打擊,使表現一般的幹部被撤職,而強橫霸道的角色則借助於從北京颳出的極端過激主義的狂風,橫行不法。


這樣那樣的隱蔽的抵制和顛覆
本書最重要的工作是,將這場災難的兩個層面結合起來分析,在此之前的研究都將兩方面孤立起來。我們必須把中共權力中心——中南海——內發生的事件,和普通百 姓的遭遇結合起來。除了個別基於訪談的農村調查報告,根本沒有任何關於毛澤東時代的社會史,更罔論大饑荒了。正如檔案中的新證據所顯示的,這場災難遠遠不 能只歸咎於毛澤東一人。中共彙編的大量文獻展示了該黨統治下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這些文件顛覆了老百姓僅僅是受害者的觀念。儘管共產黨對內對外都在宣傳本 制度的穩定有序,但它從來沒有能力把它制定的宏偉藍圖成功地實施過,因爲總是遭到這樣那樣的隱蔽的抵制和顛覆,這種抵制和顛覆在任何一個民選政府的社會中 都是聞所未聞的。和有民選政府的社會相反,在實行嚴酷紀律的共產社會裏,決策層的錯誤導致整個社會機器發生故障陷入停頓。從檔案和訪談中暴露出來的,是個 正在解體的社會,是個人自為戰,但凴本能求生,不擇手段的社會。所以,正是極端激進的集體化運動本身起着破壞作用,迫使各階層的人大家都想方設法規避、削 弱或者利用中央(興公滅私的)政策,暗中演化成(極度自私自利的)利益驅動,而這正是中共致力消滅的對象。隨著饑荒的蔓延,普通人要想求生,必須越來越依 賴於各種反常的手段,諸如撒謊蠱惑、私藏欺瞞、行騙偷竊、巧取豪奪、玩弄謀術,諸如此類,和國家周旋。正如羅伯特•賽韋斯(Robert Service)所指出的,在蘇聯,這些現象並沒有使國家機器停止運轉,反而像潤滑油一樣防止整個制度完全陷入停頓。「純潔無私的」共產主義政體,不可能 提供足夠的動力推動人民合作,而沒有一定程度的利益驅動,它只能走向毀滅。共產黨真想長久維護其統治地位,就得時不時地違反自己的共產綱領。

    只有反抗,才能生存。從農民私藏糧食到地方幹部造假賬,群眾發明了種種求生存的方法,同時也延長了政權的壽命,從而成為制度的一部分。混亂是共產主義者的生 存方式。人們靠說謊求生存,結果是信息被一路篡改到黨的主席那裡。計劃經濟需要大量錄入精確的數據,然而在每一個層面,目標是失真的,數據被誇大,和地方 利益相衝突的政策則不被理睬。在求生的驅使下,個人創造性和批判性的思維都必須被壓制,終于形成了長期的封閉僵化。

墮落成為習慣導致更大的破壞 

有些歷史學家會把這種生存行為解釋為「抵抗」的證據,或者是「農民」反抗「國家」的「弱者的武器」。但是各個社會階層都有自己的生存技巧。如果大饑荒期間從 上到下各式人等偷竊糧食都算「抵抗」行為的話,這個黨早該垮台了。乍一看,普通百姓的抵抗佔據道義上的優勢,這種抵抗文化很容易被賦予光榮色彩。實際上, 面對有限的食物,一個人吃飽往往意味著另一個人挨餓。農民把糧食藏起來,城裡的工人就沒有飯吃。這個工廠的職工在麵粉裡摻沙子,到頭來總會有人吃進嘴裡。 那不過是絕境之下的生存方式,不能把它浪漫化,就好像不能將世界看成非黑即白。事實是,集體化從不同角度逼迫每一個人做出艱難的道義選擇。墮落一旦成為習慣,勢必導致大規模的破壞。普 里莫•列維(Primo Levi)在關於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回憶錄中提到,倖存者很少是英雄:在一個奉行弱肉強食原則的世界裡,誰把自己凌駕於他人之上,就意味著他的道德觀已經蛻 變。列維在《被淹沒的和被拯救的(The Drowned and the Saved)》一書中有個灰色地帶,描寫幾個同住的人,為了獲得一份額外的食物,不得不背叛自己的倫理道德,以求生存。他盡量不評判,只敘事,層層展現集 中營的日常生活。這也是本書的主旨之一:讓讀者理解大災大難期間人類行為的複雜性。中共檔案首次使我們能夠進一步瞭解半個世紀之前人們所做的艱難選擇—— 無論是最高決策者,還是遠離北京的茅屋裏的饑餓的農家。

本書前兩部分考察大躍進是怎樣展開的,背後的原因是什麽,確認幾個關鍵的轉折點,詳細說明千百萬人的命運如何被寥寥幾個最高領導人的決定所改變。第三部分考 察破壞的程度,從農業、工業、貿易、住宅到自然環境。第四部分展示宏偉的藍圖如何在普通百姓的生存鬥爭中變形,其後果沒有人預料到,也很少有人完全認可。 城裡的工人偷竊、怠工或者蓄意破壞計劃經濟;農民則採取形形色色的手段以保命,從直接吃地裏的青苗,到背鄉離井逃荒活命。還有人搶糧倉、縱火燒黨委辦公 室、襲擊貨運列車,偶爾還組織起來,武裝對抗政權。但在森嚴的社會等級制度下,人民處於最底層,他們反抗求生的能力是極其有限的。其中有些人相對更加脆 弱,第五部分關注的就是兒童、婦女和老人的狀況。最後,第六部分試圖分析人們的致死之由,從意外事故、疾病、折磨、被謀殺、到絕食自殺。本書最後《關於引文來源及參考書目的說明》較為細緻地解釋了從檔案文件中取證的情況。



53 則留言:

  1. 請所有看見這篇報道的香港人家長,轉留給下一代吧.要認識共产党的原本面目,好一篇國民教育,多謝Chris的介紹.

    PNG Sammy

    回覆刪除
    回覆
    1. Raymond上午9:40

      在香港仍堅持洗腦國民教育,如培僑、香島、漢華、福建等左派學校,會教導學生這段歷史嗎?各左派學校圖書館會收藏這本書嗎?

      刪除
    2. 所謂「臭屎密冚」,有才怪!

      刪除
  2. Raymond上午9:34

    這段歷史,不能忘記!

    回覆刪除
    回覆
    1. 當然!
      當年我都幫過阿媽寄糧食、舊衫、藥物回大陸接濟親人。

      刪除
    2. Raymond下午2:01

      兩三粒豆豉都當寶!

      刪除
    3. 就算用錢買,買布要布票,買米要米票.....
      不夠票,就要買黑市貨。
      收香港寄來的東西要打稅,我們寄東西還要另外匯錢給親人,完稅收貨。政府兩頭賺,真他媽的!
      寄給親人的信件,也會中途給公安拆閱,你說是中國是甚麼鬼國家!

      刪除
  3. 這種在大陸大概是"禁書"吧. 那時我還沒出世, 印象也只停留在電視劇"還看今朝""燃燒歲月"那種批鬥場面. 不過我想那跟"正常人活在一群瘋子中"差不多吧. 人類的倫理, 常識全不適用的世界, 是我們生活在文明的人完全不能理解的.

    ====================
    上兩星期去圖書館, 在放有關香港歷史的架中看到幾本"左派鬥爭史的書", 拿起其中一本"香港左派鬥爭史"(利文出版社), 揭一下有關六七暴動的部份...

    據書中說
    -那時的"同胞勿近"炸彈有不少不是左派所為, 是有人"搏大霧". 例子是作者有朋友是富豪私生女, 小時曾差點中炸彈, 長大後跟他說起家人曾為她投了高額保險, 並聽到有親戚忿忿說"竟然炸唔死個死女包"

    -炸彈有機會是"反間計". 例子是當時有單炸死兩小孩的案, 炸彈位置不近英政府建築物, 反而更近一般市民居所, 左仔沒有理由放炸彈在那裡.

    -燒死林彬事件. 其實本來左派沒有打算殺死他, 作者引用事發前幾天的左報, 當中只是說"要給與他懲罰", 事發後才說是"制裁".

    看完有點囧... 這些是正當的理由嗎? 我也沒想到香港的圖書館會有這種"小眾趣味"的書... 孤陋寡聞的我聽也沒聽過"利文出版社"囉...

    前幾天TVB新聞透視說起共產黨在香港的秘密性, 但我想很快就可以走上檯面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_p7rjg91Eg 新聞透視"我是黨員"

    回覆刪除
    回覆
    1. Raymond下午2:26

      那時的土製菠蘿很恐怖,有真的,有假的。

      刪除
    2. Raymond下午2:32

      燒死林彬、燒死兩個小孩子後,香港人更憎恨左仔!

      刪除
    3. 林彬死後一日,左報即報導是甚麼「鋤奸團」承認是他們做的。
      http://www.open.com.hk/CKEdit/upload/images/1105p54a.jpg

      刪除
    4. 也看這裡回憶文字:http://www.open.com.hk/content.php?id=203

      刪除
    5. "同胞勿近"炸彈全是左派所為,去問葉國華,他最清楚,好過問楊光.

      刪除
    6. 也有些「同胞勿近」可能是頑童所為,不過是「詐彈」,並非堅野。

      刪除
    7. 我想提出的是, 現在這些"美化"左派的書正在香港公共圖書館供市民閱讀, 有點令人擔心. 亦在想共產黨可公然在香港活動的日子應該不遠了吧.

      香港左派鬥爭史 (不太清楚背景的有關67暴動網站, 個人覺得應該是左派弄的...)
      http://www.witnesshk67.org/cai-feng-lu/xiang-gang-zuo-pai-dou-zheng-shi

      講到明我雖無實際吃過共產黨苦頭, 但我也不想被一班自私瘋子擺佈.

      刪除
    8. Raymond下午7:31

      我始終懷疑香港特區政府內有不少黨員:

      刪除
    9. 多謝Kwok的連結,睇到火滾。
      不過,各自表述,這是難以阻擋的。

      刪除
    10. Raymond,英皇、皇仁等官立中學,以前也有地下黨員做教師收靚,其中有些入了兩間大學,出來又做教師或其他工作,滲透香港社會。詳情請看星期四文章。

      刪除
    11. Kwok, 連結的URL,香港是 xiang gang,你就看到端倪,係甚麼人搞的啦。

      刪除
    12. 睇到D拼音. 不過以前大學MASS COMM.教的習慣是最好了解資料來源背景才評論. 但CLICK來CLICK去都唔係好見到介紹... 見到"愛國群眾運動"呢DTERMS, 我都唔多想睇內容...

      星期四的文章? 是你將會寫的文章? @O@ 你一早PLAN好寫乜嗎?

      我上面貼新聞透視的YOUTUBE LINK, 也有講學校, 老師是黨員的內容. 那個葉國輝不知跟民建聯葉國謙有冇關係? 民建聯成員睇怕都有不少黨員 :X

      刪除
    13. 找到料,已寫定幾篇,否則都不會開個新的「國民教育」文章分類了。

      刪除
  4. "集體化從不同角度逼迫每一個人做出艱難的道義選擇。墮落一旦成為習慣,勢必導致大規模的破壞。"

    呢個就係反國教最大既原因!

    回覆刪除
    回覆
    1. Raymond下午2:29

      那時香港左仔的盲目盲從,全無獨立思考,簡直嘆為觀止!

      刪除
    2. 我慶幸冇經歷過果個黑暗年代,但我唔希望我既親友有機會再一次番到去果個荒謬既年代!

      刪除
    3. 現在香港的荒謬情況,日日新鮮,也不遑多讓。
      (幸而沒有死很多人)

      刪除
    4. Raymond,
      有些是盲左,抵死。
      也有些是打左派機構的工,被迫的。

      刪除
    5. Raymond下午7:27

      暴動期間,母親在中國國貨公司工作的朋友,就多次來我家說教,討厭!

      刪除
    6. 左派控制了澳門綠村電台,日日播紅歌、假新聞、歪論。

      刪除
  5. 最近開始睇楊繼繩 墓碑,睇完睇呢本

    回覆刪除
    回覆
    1. 各位,有電子書:
      http://www.haodoo.net/?M=book&P=1122

      刪除
  6. 老毛禍延中國數十年,從百花齊放,大躍進,文化大革命,數千萬中國人就此人頭落地.但諷刺地.他那副臭皮囊和那張死人相,還高高掛在城樓上,受人景仰,可悲的中國人.april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那張死相同條鹹魚,放正京城的重要位置,最壞風水,國家想好都難。

      刪除
  7. haven't watched the video yet, but for sure it must be bad. that period of course. wonder if it was due to being an experiment where none at the time had done it before. but, when hitting rocks, any reasonable man, especially if thinking about public good more than anything, should have stopped, revived and survived. however, of course, f'king old Mao had done the opposite and therefore many got f'ked then!

    回覆刪除
    回覆
    1. 觀看後,又想起我一路在講的中國人賤論。但對比前一兩天在這網頁看到的一分鐘美國反華廣告,又覺得美國人不是一樣的賤嗎?!今時今日,怎會還有人民任腐敗政府愚辱呢?事實就有,還不分東西,每日都在進行。看看祖家就一清二楚,那港人都幾賤喎!

      刪除
    2. 怎樣的人民,就會有(或 deserve)怎樣的政府。

      刪除
    3. 比你講左添。有咁嘅人民就有咁嘅政府。跟住點?Analysis does not stop. I have found that lots of viewers on this site actually like this sort of topics as they are happening now in our f'king origin/regional. Perhaps you should start a new section to particularly talk about this from time to time, as everyday bad news come up from there, man!

      刪除
    4. 我寫好過講,講就唔好啦,珠玉在前,大家聽黎則奮Q爺、蕭若元、陶傑吧。

      刪除
    5. I meant perhaps creating a new section in your blog particularly about the development of HK, man, not speaking up like Yukman, MyRadio etc., as you haven't got the facilities either. How does that sound? Bet your viewers like it nuts, man!!!

      刪除
  8. 松兄:1967年,我親睹香港暴動,相信70年以後,年青人,應該沒有聽過"介厳",不可到街上去!那時候只有9歲,不明點解不可以出門口,全家躲在三百呎公屋,偷偷從七層徙置區(現在全拆掉)崎樓望落街,見到軍警拿著盾牌木棍,好緊張,媽媽靜靜的罵,快回屋內,警察頭都打爆你!

    有一個朋友,他媽媽極傾左,他也一同上街暴力對行防暴隊,結果被警棍打到頭暴,現今是儍子!

    我親睹到炸彈爆,放炸彈的人走避不及,炸斷整隻手及失去耳仔,在我家門前走過,另外一個炸成肉醬!好恐佈,那些景象,仍然揮之不去。到處可見竹籮反面向下,寫著同胞勿近,一見人人速閃,怕是炸彈(那時俗稱土制波蘿)。

    介嚴,土制波蘿,防暴隊是常常聴到,極可怕的!希望將來不會發生在香港,笫一次香港移民潮發生在暴動後! 所以聽到梁振英話用防暴隊,真係腳軟,好驚!

    林彬被炸死在車內,那幀照片,永遠沒法忘懷,因為他在電台大罵左仔惡行。想起來,Q仔,大班,鄭家富,常批評政府及西環,也替他們人身安全擔心,因為左仔為黨,無惡不作!

    回覆刪除
    回覆
    1. Raymond下午7:22

      我也目賭當年的暴動,小弟那時讀中一。

      刪除
  9. Sorry, 林彬被燒死在車內,據悉當時傳聞此慘案與垃圾會現今話事人"返黎就旭"有牽連!

    回覆刪除
  10. 路邊社傳言,幾個月前選特首,狼豬大戰,有人想推"旭哥"
    出來玩吥,立刻有人舊事重提林彬慘案!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回覆刪除
  11. SORRY, 你個POST好似俾我騎劫左去講六七暴動... ~.~

    前幾日問阿媽有關當年, 是覺得政府還是左派正確? 從來不講政治的媽媽含蓄的回答: 當年梗係覺得左派唔好啦, 周街係菠蘿真係好恐怖架.

    不知媽媽這意見有幾多代表性. 但很好奇為什麼當年英國同中國傾交返香港會無人走出來抗議呢? 我就咁睇文革的文字圖片描述, 六七年的周街炸彈, 燒死林彬都覺得好得人驚. 香港人應該也害怕中國共產黨吧? 實在攪不懂.

    最後, 分享一個不正氣既高登製作, 個人覺得唱得幾好笑...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bzN7sG5Ro&feature=share

    (我知內容是有不當的, 但就當是給無奈的香港人一個發泄機會吧)

    回覆刪除
  12. 佢同林彬案無乜關連,只是他大佬阿成在學校派左記傳單,以煽動暴亂罪踎監,不過現在都俾番個彩佢---民政事務局長。
    如果狼英有乜冬瓜豆腐,林鄭未必能像當奴咁頂上,鼠曾分分鐘是西環的Plan B。

    回覆刪除
  13. 係個陣既火紅黐線年代,係大陸能拍到有關片段,的確有啲把砲。

    下面回應有粗言穢語,請諒:

    Dill,老毛呢條仆街,都唔知係米魔界派佢蒞收拾華人,又會有萬七咁Q多蠢貨笨sut人被佢舞,不論有知識,無知識,有銼頭,無銼頭,有軍火,無軍火,都任佢蹂躪殘害,唔敢反抗或做羅賓漢,有時諗番轉頭,中國人抵*死。

    呢段記錄片應該叫啲強國暴發戶日睇夜睇,好似寇比力克套發條橙咁睇到佢地嘔,等佢地唔好以為自己有個臭錢巴*閉。

    死鬼米特朗當時肯定食咗過期中國春藥,如過唔係,點解佢會用後欄做個腦,被老毛、尤其好似周恩來呢啲衣冠禽獸呃。

    講開老毛條鹹魚,求神拜佛千祈唔好俾佢入土,因好想見到佢被人鞭屍、分屍個日既情況,不過咁,家下個條鹹魚係米老毛真身都難講,周恩來就貫徹其陰險毒辣個性,一早將自己屍骨化灰,以死無葬身之地來換取避免鞭屍之時。

    回覆刪除
    回覆
    1. tienfox上午1:28

      毛賊東,瘟君也。---依稀記得青少年時在港看過岳騫曾撰有。
      把毛賊東視為偉人、民族救星,非愚即誣,咁撚樣嘅中國人,扺撚死啦!
      若愛中華,必先唾棄瘟君;若想中國人真的站起來,港台同胞心悅誠服,必須真正實行民主。請老共不要再愚民,人民也不要被愚弄了。資訊時代,正如滿園春色關不住,一枝紅杏出場來,人民的眼界能永久封鎖嗎?真相能永遠蒙蔽嗎?

      刪除
    2. tienfox上午1:32

      (補漏)岳騫:瘟君夢

      刪除
    3. 「工商日報」60年代初的連載,我小時日日看。

      刪除
  14. 我早前用劣質英語寫了篇書介 The Birth of a Zombie Nation) 大家有興趣可一看:

    http://2chanze.blogspot.com.au/2011/11/how-zombie-country-was-born.html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佳作也,言簡意賅,兄台過謙耳。

      刪除

  15. Chris下午3:11

    我寫好過講,講就唔好啦,珠玉在前,大家聽黎則奮Q爺、蕭若元、陶傑吧。
    bob下午2:57

    I meant perhaps creating a new section in your blog particularly about the development of HK, man, not speaking up like Yukman, MyRadio etc., as you haven't got the facilities either. How does that sound? Bet your viewers like it nuts, man!!!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