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4日 星期五

奔波勞碌初回大陸(下)

(續上文)火車開動,逐漸遠離市區,進入郊野,從車窗向外望,左右兩面都是一望無際綠油油的農田,是在香港從來沒有見過的,心曠神怡,先前的陰霾心情一掃而空。父親感歎地說「真是錦繡山河」,我絕對同意,這是我第一次踏足祖國的大地啊!
到達廣州時,已是傍晚6點多,夜幕低垂。廣州火車站灰頭土臉,人人提著行李急步走,兵荒馬亂,我們手上有外婆朋友家的地址:「解放中路.陶街.柳樹巷」,但是怎樣去?父親上次離開廣州已是三十多年前,當然認不得路,也不懂乘甚麼公車。還有,今晚我們住在哪裡?一家人站在車站外邊,但見街燈昏暗,前面人影幢幢,不知道何去何從,十分徬徨。
這時有幾個本地人走近我們身邊,問我們是不是初來步到,要不要找嚮導?我們與一個外表較老實的略說一下情況,他滿口答應可以先帶我們去旅店安頓行李,然後去找外婆,事後隨便打賞一點茶錢便可以了。我們沒有其他選擇,乃跟著他乘公車到廣州「大沙頭」火車總站旁邊的「南僑旅店」,租了兩個房間,便宜到沒法相信:合共7元5角人民幣!
跟著我們出發去找外婆,「嚮導」帶著我們,一邊走一邊向人問路,很快便到達。母親和外婆重逢,仿如隔世,外婆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女婿和兩個長大成人的外孫,當 然是老懷大慰。我們乃邀請招待外婆的朋友一家,一同信步到附近的老牌飯店「惠如」吃晚飯兼宵夜-----折騰了一晚,已經差不多10時了哇!
吃完飯,嚮導帶我們回到當晚投宿的南僑旅店,父親打賞了他十餘元,他高興的走了。這家南僑旅店,解放前可能是名店,房間也相當大,可是設備就絕對不符合現代的要求。房內沒空調沒風扇不在話下,浴室是公眾的,男浴室是露天的----在旅店後方的「天井」,自己拿個水桶去盛冷、熱水,當眾塗肥皂沖涼!大丈夫能屈能伸,身在大陸,房租只是7元半一晚,還能要求甚麼?匆匆沖了涼,搞了一日,人也累得要死,馬上上床找周公去了。
第二天,我們一早出去,另找好一點的旅店。白天容易認路,我們在海珠橋附近找到著名的「南方大廈」,是高層(約10層吧)建築,還有電梯的呢。一間大房,有兩張雙人床,有看到珠江的「無敵河景」,每日18元,還可以加床接外婆過來同來住,讓她享受一下。
當時大陸物資仍很缺乏,很多物品有配給限制,我們出錢買些布給外婆做衣服要用她的「布票」,好一點的布-----外婆最想要那種叫「的確涼」(Dacron)的布料,在湛江有錢有布票也沒用,要在廣州才買得到。
外婆年輕時在鄉間是出名的美女,經過戰亂和大陸艱苦的生活,這時才60歲,看來已經是雞皮鶴髮的老婦。圖左起:妹妹、外婆、媽媽、爸爸,攝於廣州烈士陵園。
跟著幾天我們都是和外婆在廣州遊玩,甚麼文化公園、烈士陵、黃花崗、動物園、沙面......在外面吃東西,在服務本地人的飯店,付錢之外還要有「米票」、「肉票」若干兩才行;這是我們在自由經濟社會長大的人,做夢都想不到的。到大一點、在另設「港澳僑胞廳」的飯店吃飯,就不用糧票。同一飯店之內,「港澳僑胞廳飯菜,質量和本地人吃的差不多,不過價錢要高幾倍,招呼也不見得好一點。
就這樣我們在廣州留了約一星期,才和外婆告別。
這次看到的中國,最開心的是能夠和外婆一起,但整體接觸到的社會,文革陰霾仍在,男男女女都穿灰灰藍藍的解放裝,面上少有笑容,風土人情我都不大欣賞。我們穿著香港衫,經常被人盯著,妹妹有一天穿了條有花邊的短裙(見上圖),在街上整天被人指指點點,像看怪物一樣,嚇得她不敢再穿。
我第二次踏足大陸,是10年之後的1983年,其時文革餘孽都已被肅清,大陸改革開放,給人的感覺好得多了。跟著的11年,到我在1994年離開香港為止,我跑遍大江南北,到中國旅行一共有40次之多!(完)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1 則留言:

  1. 看完你這兩編文章,令我想起現今的北韓!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