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7日 星期一

古文粵譯:楚辭 漁父


屈原既放,游於江潭,行吟澤畔,顏色憔悴,形容枯槁。
屈原遭受放逐,係河邊行下行下,係湖邊吟下詩;面青唇白,成個落晒形。

漁父見而問之曰:「子非三閭大夫與!何故至於斯?」
漁夫見到佢,就問:「咦!你~~唔係三閭大夫?點解會來到呢度呀?」

屈原曰:「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是以見放。」
屈原話:「成個世界都污糟邋遢,得我一個清白;個個人都醉醺醺,就得我一個清醒;所以被君王放逐囉。」


漁父曰:「聖人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世人皆濁,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眾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醨?何故深思高舉,自令放為?」
漁夫話:「聖人唔會俾外物拘束,能夠隨住時世來改變。你話成個世界都污糟邋遢,何不索性攪動水波,整到佢更污濁?人人都醉醺醺,何不舉杯飲勝,灌醉埋自己?為乜諗咁多嘢、搞到自己週身唔惦,仲要燉冬菇喎?」

屈原曰:「吾聞之,新沐者必彈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寧赴湘流,葬於江魚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塵埃乎?」
屈原話:「我聽講,剛剛洗過頭既人,一定要彈咗帽上D污糟嘢,剛剛沖過涼既人,就一定要揚乾淨件衫上既灰塵。我又點能夠俾我既純潔身軀,蒙受外物污染呢?唉,我寧願跳落條湘江個度,葬身魚腹好過咯;試問我點可以忍受自己既清白,蒙上世俗既塵埃呢?」

漁父莞爾而笑,鼓枻而去,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

漁夫聽佢咁講,就笑一笑,扒動支船槳,仲唱住歌:「滄浪之水咁清呀,可以用來洗我頂帽上條纓;滄浪之水咁污濁咩,就要來洗腳吧啦。」 

遂去,不復與言。 
越扒越遠,無再同屈原講話咯。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

22 則留言:

  1. Raymond上午9:56

    讀過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漁父」和「卜居」兩篇短小顯淺,是入手「楚辭」的佳選。

      刪除
  2. 黃鐘毀棄,瓦釜雷鳴正是現今香港寫照。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今日看網上流全一頁來自香港學校用的普通話讀本,居然把「竹」、「菜」、「蓮藕」、「橙」當作是「廣東話」,要學生寫出「普通話」的正確講法。
      黐線!

      刪除
  3. 比很多所謂白話文語譯,精煉和易明白,如果一些僻字有粵語注音更好。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在課堂上教這篇文,就是這樣用廣東話解說的。
      注音問題,以後會留意的,謝提醒。

      刪除
    2. 原來梁兄曾為人師表,難怪譯文如此傳神。

      刪除
  4. 好正,粵譯盡得廣東話神韻。

    回覆刪除
  5. 楚辭用粵語朗讀(無需特別技巧),好似好過用國語好多。
    唔知用湖南湖北方言朗讀會點?有冇人聽?

    amo

    回覆刪除
    回覆
    1. 楚越本為一家,即同族同宗也。故此粵(越)語與楚語言文化有相同之處。

      刪除
    2. 是嗎?詳情如何,請教於高明。

      刪除
    3. 我90年代初開始對百越有興趣。也開始收集一些關於百越文化歷史的書籍閱讀。
      大陸八十年代輿論也算開放,故此出版不是百越研究的書籍。其中也有談楚文化。
      古代長江以南(其實包括部分江北地區)都是越人的天下。

      手上一下找不到那些書名。待日後找到再奉告之。

      刪除
    4. 先行謝過。

      刪除
  6. Chris 老兄喺度同我惡补古文? 嘩, 正!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開了「古文粵譯」這新欄目,有朋友喜歡看就陸續有來。

      刪除
    2. 古文粵譯粵講,好 !
      如有韻文駢文的,更好 !

      刪除
    3. 有的,等我去選擇一下。

      刪除
  7. 我只有十三年正式中文教育(上堂),典型香港小學中學所教嘅中文,我嗰年代有讀詩辭歌賦,上堂亦係用廣東話,但譯「古文」用書寫口語化廣東話,我打十個冷震。。。

    嗚呼哀哉,吾不欲觀之矣。。。
    哎吔么心,我冇眼睇囉。。。

    回覆刪除
  8. Chris兄,

    唔該哂!

    廣東話翻譯,易解易明,合哂合尺,我鍾意呀,情繼續。

    '淈'係呢篇文應讀為'骨'定'掘'音?餔其糟讀為'煲'or'哺'其糟?敬情一一指教!

    回覆刪除
    回覆
    1. 讀「掘」和「煲」。

      刪除
  9. 岀位才有人看,正正經無人理,下次可以港式中英渾雜語言文字翻譯上文,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