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4日 星期一

純文學月刊

書架上有第2期到56期的「純文學月刊」,收藏了45年了。
在香港出版文學雜誌很困難,以往很多幾期之後就做不下去,這本「純文學」能夠辦好幾年,也算是異數了。

「純文學」有作家黃敬羲經營的「文藝書屋」為後台, 除了本銷,還發行到海外;黃先生能夠請到香港、台灣、美國的著名文學教授(如梁實秋、夏志清、葉嘉瑩)和作家(如宋淇、李輝英、林海音、白先勇、於梨華、余光中、夏菁、張系國)供稿,允稱一時之盛。學術、翻譯和創作並重,的確是高水準的文學刊物。

它每期有200多頁,足堪細讀幾天。最實惠的是常常「賣大包」,例如把當年瘋魔一時的電影「龍門客棧」(第17期)和「俠女」(第56期)的劇本、日本電影「砂丘之女」所根據的安部房的同名原著小說(第2期),一期之內全部刊登出來,的確是造福讀者。
創刊在香港1967年暴動期間,當時百業蕭條,香港危如累卵,經營這本文藝刊物,多艱難啊!

售價每本港幣二元,我當時是窮初中生,要等出版兩三個月之後,在廟街的舊書店以每本五毛錢一本本買回來的。 

這套「純文學」雜誌,等於我穩打文學根基的課本了。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

13 則留言:

  1. Raymond上午9:27

    兄的收藏,如今變得很珍貴了!
    非常可惜,讀中學時並不認識這本雜誌。1971-1972,到聖馬可讀中大預科班,才從來自蘇浙的同學口中認識白先勇、於梨華......等現代作家,從此喜歡現代文學以迄今。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是從第二期起知道這本雜誌的,買不到第一期,遺憾。

      刪除
  2. Raymond下午1:58

    文學雜誌在香港,永遠都是小眾刋物。至於詩刋,就更是小眾中的小眾。我曾在灣仔的創作書舍[許定銘那家],耳聞目賭詩刋同仁取回寄存的舊詩刋,送往垃圾站丟棄。
    舊雜誌,在香港這樣狹窄的居住環境,難以長久收藏。可以租迷你倉收藏,但一入侯門深似海,又怎能經常去倉探望舊雜誌呢!真的這樣做,並非愛書愛文化之人,會覺得你是傻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新詩嘛,我一點都不懂欣賞了。

      刪除
    2. 不知道是不是新詩的先天缺點, 就是很難記憶背誦, 小時候先生教的五七言律詩, 絕詩, 讀兩三遍便琅琅上口, 詩意不妨日後慢慢體味, 新詩好像輸在起跑線上

      刪除
    3. Raymond下午7:02

      新詩、現代詩讀了不少。

      刪除
  3. 香港現在連文字都不保了, 純文學實在太奢侈, 當是留下一點回憶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Raymond下午3:14

      奈何,有這類回憶的人都老了!

      刪除
    2. 我本來還有幾本「海光文藝」,搬屋時丟了。

      刪除
  4. 請問您有用什麼特別的方法保存書籍嗎?
    你多數書籍經歲月的消磨仍保持的頗完整。
    因為最近去二手書店買書,想拿去曬殺菌,又擔心被太陽曬會變質。

    回覆刪除
    回覆
    1. 曬書,書頁會變黃變脆,我從來不做的。
      在香港,愛書唯有用抽濕機,不過一般人根本做不到,只有讓書自然變舊,最大敵人是濕氣和書蟲。

      刪除
    2. Raymond上午9:38

      印書、印報的紙都是酸紙,長久保留不易!

      刪除
  5. 好險我還沒拿去曬!!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