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7日 星期四

狼頭豬腦

練乙錚師兄1月29日在信報這篇文章,原本注意的人不多,一來信報水準雖高,卻不是暢銷的報紙,二罵梁振英罵得更兇的文章都很多了,幾天以來根本沒有甚麼熱烈討論。

怎會有梁振英這麼蠢,讀不懂練乙錚的文章,還發律師信給信報,要人收回文章和道歉,否則就告人誹謗?這兩天,反而被網友大加轉載,使更多人知道。到底這個人是狼還是豬?

誠信問題已非要害 梁氏涉黑實可雙規

重磅反水「梁粉」劉夢熊上周在《陽光時務週刊》的一個訪問裏投了一顆重磅深水炸彈,震撼之餘,不少不可告人的東西,瞬即浮出水面,呈現在大家眼前。即時引 導公眾視線的,是劉說的「交人」問題,即梁及其軍師張震遠交不出當日梁稱受他委託替他驗屋查僭的專業人士名單,因為那些驗樓專家其實都是子虛烏有。劉認為 這是點到梁身上誠信問題的死穴。

不過,孤證不立,未有更多有關事實暴露之前,大家不妨存疑。況且,經過大半年來的各種公開表演,梁在僭建事上欠缺誠信,早已是不爭之實,捅出「交人」問題,港人的邊際收益,頂多是知道貴為行會成員的張震遠乃是協助梁欺騙市民、欺騙中央的共犯而已。


突把董建華擺上枱

然而,劉在該次訪問中和盤托出的,至少還有比「交人」這點或其他枝節問題重要得多的另外兩組信息。這些信息與劉的主要立論並無必然關係,劉這個「準污點證 人」在此二環節作假的動機不強;而且,信息涉及的兩位大人物,至今並無公開否認事件具體內容,因而比較可信。兩組信息,其一暴露了紅色背景梁氏政權的不斷 黑道化。去年,梁營在劉夢熊牽頭、有前高官「梁粉」參與的「上海仔飯局事件」之後,迅速在形象上與黑勢力切割,相當成功;不料,前不久的挺梁反示威中,出 現黑道派錢計人頭的醜劇,傳媒報道人贓俱獲,梁政權的切割努力,就不顯得那麼有效。這次劉提供的有關信息,更令梁與黑道之間的盟友關係無法掩藏。其二,則是因為劉把董建華擺上枱面,致令唐梁之爭背後金權板塊的政治輪廓,忽然變得清晰。下面先談後者。

梁營後面的政治勢力,到底是團派、江派,還是什麼派?這個問題一直以來說不清,連本地左派也摸不着頭腦,以至到了「選舉」很後期,還不知道怎樣押寶。

當初,港人以為特首大位乃「儲君」唐氏囊中物,不期殺出一個程咬金,出現唐梁對峙局面,而雙方背後各有其金主,盡皆擺明陣勢,並不遮遮掩掩,港人於是漸次 明白,這是要保住一哥地位的一線財團與欲取而代之的二線財團之間的一場你死我活攻防戰,而絕非北京為了準備若干年後搞普選而設的一次彩排(後一觀點已成政 治笑話)。不過,在香港特定的政治環境底下,特首由誰當,一定深刻牽涉京港之間的「大政治」。在這些本地金主旁邊,還糾合了極具份量的京官及其黨內關係 網,再加上這些京官的經商家族成員把持的大大小小紅色財團,組成一個一個的政商三結合;這次特首「選舉」,其實就是最大的兩個這種由本地金、內地金、京官 權三者構成的金權板塊之間的政治鬥爭。由於北京政治素來不透明,金權板塊的「權」那一面如何與黨內最高層的派系掛鈎,港人無從確切知道,只能根據當時的一 些已知事實大略推測:唐家與上海幫首領江澤民關係密切,因此唐後面是江派勢力;梁營聲聲「求變」,撐腰的可能是有改革傾向的團派居多。現在看來,這個當時 很普遍的二分法錯得很厲害。關鍵是劉夢熊在訪問中提到董建華。

江握手後有江點頭

過去,董氏給人的印象是個好好先生、老好人,中國好、香港好,除了民主派,其他什麼都是好,並無明顯派性;唐、梁二人,當時都是他的重臣,董氏對待二人, 理應無分軒輊。然而,劉在上述訪問竟無意中透露了董氏的強烈派性。董支持梁,政界早有所聞,但劉提供的信息顯示,董這次不是簡單的表表態支持,而是全情投 入、死命支持。他對劉說:「夢熊,你支持梁振英,做得很好!有你幫振英,我就放心了!」董不支持老同鄉唐氏,顯然不是因為唐搞僭建暴露了。此說的證據是: 後來梁被發現也曾多次偷偷搞僭建,董卻顧不了以前曾經公開要求主要官員注意品德必須「whiter than white」,關鍵時刻奮不顧身站出來替梁脫困,着港人勿拘小節、向前看。董氏此舉降格敗德不是重點,重點是證明了梁營背後也是江派;繼江握手之後還有這 個江點頭。

董氏下台之後,本應小心謹慎,脫離所有政治派別,專心一意為國家做外交方面的實事,以彌補一己過失;但這次再以江派身份積極干政挺梁,被劉無意中暴露了,也許會觸怒胡、溫、習,再惹麻煩,實屬不智。

唐、梁惡鬥而同屬江派,此點並不稀奇;歷代帝皇膝下有幾個兒子不和、各擁重臣黨羽互相傾軋的例子多的是;就算是毛時代,他下面派系也廝殺不斷,何況江氏? 江上台之後,改了黨章,大批黨員成為資本家,他眾多的手下、親屬,挾着黨國權力、資源和關係到香港覓食,泊哪個碼頭媚哪個金主,他無謂管,也管不着。

既然梁後面是江派而非團派,那麼他的政治前途在習近平上台之後就充滿變數。大家知道,董是江欽點上台卻給胡錦濤即團派打下來的;胡、溫對梁這位江點頭,大 概也沒很大好感,故梁得勝後首度上京面聖那次,胡、溫對他的態度半慍不火。若習上台而在江派與團派之間和稀泥,梁也許不難保住特首之位,做到2017。但 顯然,年來的情況並不這樣發展;薄熙來事件之後,江派與團派惡鬥,習很快站到團派一邊。團派多次高調提反腐,江派掌控的《環球時報》卻推出「適度腐敗 論」,主張政府教導民眾養成接受「適度腐敗」的心態,以確保管治穩定;但習一上台,甚至不等今年3月兩會召開,就把反腐工作提升到首要地位,聲稱「老 虎」、「蒼蠅」一起打,也順帶打了《環時》一巴掌。留意國內政治動態的人,還可以舉出多個類似的事例,說明江、習互鬥,刀光劍影;最近的一起,無疑是轟動 國內外的「《南周》事件」。《南周》元旦獻詞支持習提出的 「把憲法落到實處」 的口號,卻被江派中宣部官員粗暴抽起;雙方最後打個平手,江派在輿論方面卻輸一大截。在香港,力推梁氏上台的中聯辦兩個領導,於去年底忽然倒台,一個下放 廣西,一個官貶澳門。兒皇帝頓失牯持,形勢如何,他自己知道。下一回梁到中聯辦,要叩見的,是一個比他年輕一大截的小伙子,真是情何以堪。

然而,更令梁氏不安的,無疑是替劉夢熊爆料的媒體《陽光時務》,據說與《南周》同一淵源,都有胡、溫、習的背景;大家若拿《陽光時務》訪問劉夢熊的原文看 看,便可知道,堂堂一個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候選人,得到「江氏紅」中聯辦的點頭去馬之後,是怎樣「斥之乞來」、「呼之不去」,怎樣誠惶誠恐,怎樣卑躬屈膝打 哈哈擺和頭酒,最後得到黑道百分百支持,神一樣替他撐住了比唐氏高的「民意」,讓當時的中聯辦領導得以「名正言順」抬他上位。是屆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可說 是紅色父系與黑色母系結合的產物。

香港社會黑道化?

不過,北京當時的最高領導(胡、溫)不一定知道梁靠之上台的「民意」,背後原來還有這麼一筆。劉夢熊指梁氏犯欺君之罪,主要恐怕不是他說的「三個專業驗樓 人士都是子虛烏有」那一條;的確,僭建對北京而言,正如劉說,「小菜一碟」而已。真正嚴重的欺君罪,乃梁氏暗地裏炮製了一個帶有廣泛欺騙性的「黑底民意」 ——技巧高得連本地一份高格調的知識分子報的高層,也給糊弄得暈頭轉向;而這個「黑底民意」,可能在北京作最後決策之時,起了作用。這是大得多的欺君罪。

香港有了這樣的一個怪胎特首,人們心中肯定產生很多疑問:特區政權往後的性質是什麼?今後五年,黑道將如何透過特首的回禮,悄悄影響香港政治、社會、經 濟?港人忍受得了?稍有良知的本地左派接受得了?(工聯會就有點受不了,認為「幾醜陋」;民建聯急急打圓場,看來還吞得下;一眾政府內外的「梁粉」新愛國 則若無其事。本應最懂得「君子不立危牆之下」這條德訓的前高官如羅范、葉劉,第一時間替梁氏擋駕;精英中的精英猶利令智昏如此,可問是什麼世道人心了?) 國際上,中國出了一個關鍵時刻靠黑道資源上台的特區首長,別的國家如何看待?梁氏外訪的時候,與別的國家、地區首長同席之際,別人會有些什麼眼光?(新加 坡和英國已經在鄙夷;台灣的民進黨肯定是笑死了。)不過,笑罵由人,政治上最關鍵的是,新上台、據說要推一番清廉新氣象的習近平,如何看待這潭江派遺留下 來新鮮熱辣上海屎蘇州屎?受得了受不了?他若受得了,本國人民、港人會怎樣看他「海涵」一個染黑特首?外國政要又會怎樣看他的魄力、取向?回想解放前的國 民黨,由最高領導蔣介石起,都黑道化了,怎麼現在梁振英也同樣黑道化?香港在共產黨員領導下回歸到萬惡的舊中國去了?

兩組信息,兩個結論:其一說明梁營是江系裏頭的一個派別(而且只是一個少數派別,得不到香港的一線資本家支持,小圈子裏頭的千二票,靠了中聯辦擔當「黨 鞭」,還不過佔了689);其二揭露梁氏取得政權,一半靠黑道,未來的香港社會各方面必定因而逐步染黑。跟隨梁氏進入本屆政府的人,要知道自己在吃的是什 麼飯,吐出來看看是什麼個顏色,就會明白(頗令筆者難過的是,這些人當中,不少是筆者以前的朋友、好友、學生。)。

由大陸什麼派的人管治香港,對港人而言,分別也許不大;國內外很多人都認為江派是中國當今李鵬那派之外的另一最大貪腐派別,但說到底,大家還不知道習與江 在本質上有何區別。光說話不算數,還要看得見他怎樣行事。另外一方面,香港黑道化,則香港有難了。當然,有可能劉夢熊也在此事上說謊;故首先應該在事實上 嚴格求證。允許立法會以各種有效機制向三個涉黑助選當事人套取材料是一個辦法,但其實效勢將因為保皇派的阻撓而大打折扣。此外,因為當事人都是政協要人, 不排除還是黨員,組織上因而都直接受共產黨領導;由中共中央循黨系統對這幾個以梁為首的涉黑當事人在大陸某處進行「雙規」,也許是一個更有效的清查途徑。 但那要假定習近平是一個有所作為的人。 


公民黨余若薇的歡迎特首告我誹謗」運動 」:練乙錚早前寫文章評論特首,特首還以一封律師信,指控內容誹謗。法律上轉發、重覆同樣內容可被指誹謗。與其譴責,不如行動。我現將練文上載,歡迎特首告埋我。支持練乙錚與言論自由的朋友,請廣傳、轉發。
我在FB也share了,現在不怕在這裡再share一次。要告都係告劉夢熊和首先爆料的「陽光時務週刊」啦!
講時講,我的好想梁振英真係告練乙錚,到時要在法庭交代清楚幫佢驗樓的是誰,以及江湖飯局之事。最好傳埋劉夢熊來作證,到時睇下邊個仆街?
不過,看來不會了:
......梁振英(2月7日)中午後透過新聞署回應說,一向尊重言論及新聞自由,但 有關文章指他涉黑,指控嚴重,不得不嚴肅處理。梁振英又說,注意到並接受《信報》,在今日刊登的啟事中的致歉。 信報今日刊登的聲明,指管理層、編輯部及文章作者,並無指梁振英已經涉黑,如果文章引起讀者對梁振英產生不公的結論或引來不便,謹此致歉。信報總編輯陳景 表示,對梁振英的行動感到震驚及失望,指本港言論一向享有自由及寬鬆的環境,認為今次事件並不尋常。但陳景祥指,並未感到威脅,信報並未改變立場,亦不 會撤回文章。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陳文敏教授:梁應收回律師信  
.....

21 則留言:

  1. 明知自已民望低,重要做d口甘口既野黎敗壞自已名聲。究竟佢腦殘到咩地步?

    回覆刪除
  2. Raymond下午6:44

    我開始懷疑梁某人的政治智慧是否屬於中度弱智!

    回覆刪除
  3. 本報總編輯陳景祥接受電台訪問表示,《信報》在聲明中提到要致歉對象是讀者,不是梁振英,他說可能有讀者看完文章後誤解梁振英的確涉黑,這並非文章的本意,陳景祥又強調,本報日後的評論及方針路線不會變。

    他又對梁振英的行動感到震驚及失望,表示報館在本月1日收到行政長官梁振英以私人名義發出的律師信,指評論員練乙錚的一篇文章涉嫌誹謗,梁振英要求本報撤回文章及不希望再有類似的言論。

    陳景祥表明,不會理會及答應梁振英的要求,又指從事新聞業多年,評論環境寬鬆,但特首以這種方式傳達要求是不尋常,但並未感到受威脅。他認為練乙錚的評論一向嚴謹,信報事後有與他溝通。

    http://www.hkej.com/template/forum/php/forum_details.php?blog_posts_id=98023

    回覆刪除
  4. Raymond下午7:33

    若非梁某人出律師信告信報及練乙錚,也不知道有這篇文章。信報易手後,小弟很少看信報了!

    回覆刪除
  5. 果隻狠除了生了三個子女,都冇mug邊忽似男人,你祇可以說他有生殖能力.完全冇做一個特首能力.dream bear 爆料,他gea都唔緊gea,應該在那時就要出侓師信,反而練乙曾分析劉夢熊的說話,他就要告人,最好告得入在庭上爆大獲,看到時邊個仆街.

    回覆刪除
  6. —個特首竟然要靠14k上位,睇怕香港都好快唔住得人

    回覆刪除
  7. 狼特走去扮李光耀耶?

    公信力咁差,還扮得來嗎?

    畫虎不成反類犬,誹謗唔係咁易入架咩,咪玩啦,開左咁多期票,還不唸吓點跑番D數返來填氹吧。

    回覆刪除
  8. 這個十九特首連甚麼叫「毀謗」都不知道。
    我以前編的報紙,有次有段引述外國新聞,說某直銷「健康飲品」被外國醫生批評無效,在澳洲的代理寫律師信過來說要控告敝報「毀謗」,老闆說睬佢都傻,不予回應,結果根本沒下文。
    那些律師,你叫他們寫信,就拿份範本改幾個字幫你出囉,收你幾百銀,勝算有幾多,關人個關。

    回覆刪除
  9. 這個梁振英,以前有人說他是共產黨員,他又發惡威脅要告人。
    難道他要向人表示:「做共產黨員是很污穢」嗎?怎能說人「毀謗」?
    真係懵少陣得唔得?

    回覆刪除
  10. 梁生自爆讀書程度極差。哈哈哈

    回覆刪除
  11. 如果只是梁振英政治弱治, 那尚不算最壞情況, 最怕這是一項精心部署, 由幕後策劃的試水溫行動, 看社會反應再作定奪

    回覆刪除
  12. 689是頭衝入瓷器店的蠻牛,愈遲將牠制服損失愈大。

    回覆刪除
  13. 我的中文程度不好,以下一段文字是由先生轉載文章中折錄,這例子給我的印象是特首與黑道真有連繫,並靠黑勢力登上特算寶坐....並非如信報老總所言沒有抹黑特首狼先生....

    「.....國際上,中國出了一個關鍵時刻靠黑道資源上台的特區首長,別的國家如何看待?梁氏外訪的時候,與別的國家、地區首長同席之際,別人會有些什麼眼光?.....」

    RTO

    回覆刪除
  14. 信報文章的推論建基於文章作者就是一些劉氐提及的人物沒有否認就可當劉氐之言是真....

    假如我說先生是頭豬,如果先生不出來否認,這樣我可否推論稱先生是頭豬因此如合如何....

    RTO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真正嚴重的欺君罪,乃梁氏暗地裏炮製了一個帶有廣泛欺騙性的「黑底民意」......

      文章中,誰是這「君」?是指那個小圈子抑或幕後那幕後維持隻無形之手?

      反正狼特只係由那小圈子選舉,絕大多做市民並非所提及的「君」,市民對狼特在小圈子選舉工程中,有否利用黑勢力,實無關痛痒。

      至於 閣下那豬先生之比喻及推論......還是煩請閣下看看Blog主背景描述。在下相信,一位能放下高薪厚祿 (至少對在下而言,真失禮),在一般人眼中,可能真係豬咗!但一隻懂得審時度世,而作出選擇來尋求美好生治的豬,其實已比不少盲從附和,到頭來被用完即棄既「人」有福了(笑)。

      刪除
  15. 他想製造政治犯嗎 ?
    政府首長是不能用法律工具, 打壓輿論對你誠信懷疑的, 政治上此人已不可信

    回覆刪除
  16. 話左佢係689㗎喇!!!

    回覆刪除
  17. 布巿大嬏上午8:39

    請支持余若薇發動"告我毀謗吧,特首"運動並協力share 出去!

    回覆刪除
  18. 挑,我狼震英唔 Q 告哂你呢班全世界最蠢鈍既所謂香港市民誹謗,我就唔*係姓狼。

    我告你地誹謗話我亞媽係女人!!!

    我亞媽邊係女人---咁簡單呀?

    我亞媽應該係---甚至可能係世界上最後一個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重仍然紮住腳兼後來又放腳去穿膠花 &/or 穿埋膠鞋既『女人』,所以你地話我媽係女人既通通都係誹謗。

    法律上轉發、重覆呢篇會應同樣內容可被指誹謗,我狼震英會出盡689牛二胡兼飲亞媽奶之力,用盡 noir 派之手爪及全港政府公帑發律師信告*你地。

    等着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