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日 星期三

歧視移民

當今之世,人民遷徙出入國境比古時自由,以往一國一族的主流國家結構逐漸解體,「移民」這個新社群的人數越來越多了。

有人看不順眼。

通常我們會首先想到的,是移民在新定居國受到先來的人「歧視」的問題,甚至會對此為決定移不移的重大考慮。我現在要提出的,卻是移民原屬的族裔對這些決定做另一個國家的國民的歧視。

我的前文唱唱反調:領土非絕對 引發了幾十個留言,其中有一個(#16)是這樣罵我的:


「......喝中國水長大的人,忘祖滅宗,自稱澳洲人......」
移民只是個人選擇,但照這個讀者的邏輯,任何人都不應入外國籍,罪無可赦。

典型中國「憤青」的態度。

移居外地的話,入鄉隨俗,認同新國-----好像從意大利到香港,幾十年來為小市民服務的的甘浩望神父,講廣東話,喜歡吃中國飯,我們都不是覺得他很可愛的嗎?

當然,這些中國憤青心中,仍然是固有的「天朝心態」、「大漢族主義」,外國人歸化我們中國就好,中國人移民外國就是大逆不道。


面對這個留言,我沉不住氣,失去慣常的風度,狠狠地回了一段話(#29):

不要挑戰我的澳洲人身分。
澳洲現在有2100多萬人,原住民只有幾十萬,絕大多數的「澳洲人」,自己或其父母都是「喝XX水長大的」,但現在都是澳洲人,不是「XX人」。
美國、加拿大也是一樣。

甚麼人都好,以自己的族裔、國家為榮是很可敬的,但請不要「歧視移民」。

翻看舊書,找出一本1989年明窗出版社的「香港是我家」散文集,內有香港著名教師又是作家的阿濃的一篇文章:



真是大義凜然!但他對「不願意做中國人」的人,也只是「為他們悲哀」、「一點也不怪責他們,人有追求美好生活的權被利」。

阿濃年紀比我大,說起來卻是做過我班上的學生----那是在90年代初,我在教育署講授學校管理課程的時候。

註:阿濃後來也移了民,去他文章之中嘲諷李司棋入籍的加拿大。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