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1日 星期三

斷片

我這次做的檢查叫「支氣管鏡檢查」,(http://www.supermt.com.tw/edu/Common%20disorder/Bronchoscopy/Bronchoscopy_TW.pdf),須入院半日,全身麻醉進行,即日可以出院,之後要回家休息一整天,不能開車和單獨出外。

先前身體並沒有怎樣不適,沒有長期咳嗽,踩單車也很夠氣,只是每日早上醒來,都會咯一小口血痰。

普通科醫生是我的老朋友,為我詳細分析,說有多個可能,最輕微的是天氣乾燥,呼吸管道裡的微絲血管破裂出血,晚上平臥數小時積在喉頭,早上起來就是血痰。最嚴重的,當然是肺癆、肺癌、或鼻咽癌了。

看了X光照肺片和CT Scan片,他說肺部有個幾厘米大的白影,看來是一個囊腫,形狀不像是癌,有可能是病菌、霉菌或寄生蟲。他開了抗生素和驅蟲藥給我,但進一步的診斷他做不了,要轉介呼吸系統專科醫生。

三數天之後,血痰情況已經消除。專科醫生聽聞我的症狀,幾天之內看了我(專科醫生通常很忙,在澳洲約見,就算你有錢看私家醫生,排期一兩個月也不出奇)。他給我做了呼吸測試,詳細的做了「望、聞、問、切」,主張我做支氣管鏡檢查。試問,我還有選擇嗎?於是馬上預訂醫院手術室,一個星期後進行。

我供了十幾年醫療保險,今次算是「標會」了,但是每次入院要自己墊底1000澳元,正是「人出雞我出豉油」。

檢驗前12小時要禁食禁水,餓了一個晚上。躺在病床上由護士推進手術室,我一生人頭一次。 我的心情很平靜,沒有一點擔心,因為一切結果,包括一睡不醒的安排,我都已經做好,這個我不詳細說了。

麻醉師在我的喉頭噴了兩次麻醉藥,味道像「天拿水」,很難受。跟著在我的手背血管扎了一針,專科醫生進來,跟我說哈囉 How are you today,我看著兩人就轉身出去了,時間是上午8點45分左右。

我躺在床上,雙眼瞪著天花板等候,等了很久很久,好像是有半小時的樣子都沒有動靜,覺得很悶,手繞到床下,從我帶來的背包裡摸出一本雜誌來看。護士進來,在我面前放一份早餐,叫我起來,換回衣服吃早餐。

我很奇怪,是不是檢驗取消了:「吃早餐?不是說檢驗前不能吃東西的嗎?」

護士微笑說:「檢驗已經做過了。」我一看,果然!醫生的初步報告,就在早餐的盤子下,報告說看不到有氣管內部出血和表面畸變,抽出來的組織樣本有待化驗。

抓來手錶一看,已經是10時45分。這回真是「斷片」了!


檢驗當中的過程完全不知道,這個我不覺得意外;奇的是由清醒到入睡,和甦醒睜開眼睛那一刻,應該還有多少印象的吧?

如果「安樂死」是這樣安樂的話,真不錯了。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65 則留言:

  1. Hope you well.

    回覆刪除
  2. 說起「一睡不醒的安排」……

    我不久就要做心導管檢驗,從而決定用微創還是傳統手術,治療近來發現的先天心漏病。

    我尚有幾年才四十歲,有丈夫、兩個兒子(一幼兒一嬰兒),還有不是同住的母親、弟弟。我是家庭主婦,信基督教,身在香港,家住自置物業,尚未供完,沒甚麼儲蓄或投資,所有財產都是與丈夫共同擁有的。

    請問可不可以請教一下,我應該考慮哪些「一睡不醒的安排」?希望不會太煩到你,不好意思。

    IcedLemonade

    回覆刪除
  3. 之前膝蓋脫臼,要全身麻醉,我分明還在「聊」護士姐姐,但是一睜眼已經打了石膏。其實如果安樂死就像全身麻醉一樣的話,我真的會選擇這方便結束自己生命 (當然要到垂垂老矣)

    回覆刪除
  4. IcedLemonade

    為什麼在生命還沒有放棄你時,你要思考如何一睡不醒, 而不是思考如何讓你和你所愛的人活得比現在更充實、快樂?

    Samantha

    回覆刪除
  5. Samantha

    我想你誤會IcedLemonade的意思了!
    且看Chris的全文,一睡不醒的安排是指遺囑和身後事,而非如何安樂死
    須知道心臟病是一顆不定時炸彈,大吉利是講句,及早準備總好過……

    回覆刪除
  6. 身體健康最緊要,祝好!

    回覆刪除
  7. IcedLemonade,

    正所謂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之事
    大多數人都忌談死亡,我倒覺得人應該考慮自己有隨時離開世界的可能性

    我會考慮以下:
    財產的安排,工作(e.g. 恰當地整理資料,讓他人容易接手),器官捐贈, 電腦/email/facebook 密碼 ...

    回覆刪除
  8. 謝各位關心。
    我提到的「安排」是指找太平紳士見証和副署我簽的Enduring Power Attorney文件,交託配偶在我昏迷或死亡時可以全權處理我的財產,比遺囑更便捷了當。
    另外Matt考慮的其他要點都重要,我也做了。

    回覆刪除
  9. 很高慶梁Sir回來。這個檢查連做咗都唔知,那個麻醉科醫生技術很高明,梁Sir之福也。一睡不醒?哈,冇咁易,想得太遠了,現在還得為我們「復工」寫Blog!(我少看兩日,坐立不安!)

    回覆刪除
  10. 我上次全身麻醉也像你說的一樣,好像只睡了一會兒,但其實已是兩個小時了。
    雖然知道是做手術,但沒有了兩個小時的記憶令我有點明白失去記憶的人那種恐懼。
    Chris兄就把身體驗查到底,有事盡早治療,沒事安安樂樂去旅行,享受一下,多多保重。

    回覆刪除
  11. Tony,
    不怕一萬,最怕萬一。行衰運之時,第二樣唔見我中,假如對麻醉藥敏感,就係咁先了。

    回覆刪除
  12. Linerak ,
    正是未試過都不知道,希望破財擋災好了。

    回覆刪除
  13. 早診早治,心寬是癒,祝君安康,事事如意!

    回覆刪除
  14. 番來咯! 松兄你福大命大,無事既! 記住10月尾同阿嫂返黎香港與雙親及家人團聚至為要緊。人生無常,盡人事、安天命;毎天都是好日子. 願兄和嫂身體健康,唔好唔記得聽多D音樂。

    JL

    回覆刪除
  15. 明白更多了。多謝大家的指點。

    IcedLemonade

    回覆刪除
  16. 以後唔好再食生冷嘢,冇事嫁啦!
    KL

    回覆刪除
  17. JL,
    如果證實是寄生蟲,以後不敢再吃生牛扒和魚生刺身了。
    不覺得可惜,食過嘆過就得了。

    回覆刪除
  18. IcedLemonade,
    祝你也大步攬過。

    回覆刪除
  19. kl,
    明白晒啦。

    回覆刪除
  20. Chris,你就好咯,咁舒服,我試過全身麻醉,但藥未生效前醫生已落刀,痛到我史呀!!

    回覆刪除
  21. 咁大意的醫生都有?告得佢架!

    回覆刪除
  22. 我試過三次全身麻醉,三次都係澳洲。

    第一次係十幾年前,個麻醉師打完針之後,我就感覺到有D野由隻手湧上去頭度,我心諗:好快喎!然後就唔知點解想大力索一下,想快D,跟住一索就即刻暈左!

    第二次係今年年頭,由於有個上次經驗,個麻醉師打完針我就等幾時又有D野湧上去,點知今次唔係咁喎,係俾野我聞,然後就好似拍戲中左迷暈黨既迷煙咁,醒番係兩個鐘後!

    第三次係早兩個月,今次係打針,等佢打完我又諗,幾時又湧上去呀?但係今次完全冇,因為一打完就即暈!

    回覆刪除
  23. 我係一打完針,眼光光睇住他們兩個出去的,條片一直在行,但完全無暈的記憶。
    看報告他們是檢查完,再落一劑藥的,可能幫我delete了一些 data。

    回覆刪除
  24. 應該會,因為我覺得自己越來越冇記性,我懷疑係有影響。

    回覆刪除
  25. D中醫成日執住來講,話西藥霸道,副作用多.....

    回覆刪除
  26. Raymond下午3:53

    祝早日康復!

    回覆刪除
  27. 健康才是無價寶,幾有錢都係假。正所謂「人在天堂,錢在銀行」,所以生活愉快、平衡最要緊。願共勉之。

    回覆刪除
  28. 錢我就無幾多,不過享受過的都應該無憾了。

    回覆刪除
  29. 那一段被遺忘的時光,漸漸地回升出我心坎....

    回覆刪除
  30. 平安是福~~

    我大學時做了包皮環切手術,醫師只對小老弟進行局部麻醉。躺在手術臺上,意識很清醒。眼睜睜看著激光切割儀器來回搗騰,那一刻終於體會到“任人宰割”的恐怖滋味......

    回覆刪除
  31. 印象中好像好多年沒進過醫院看病了。年過三旬,說不定從哪天開始,要為年輕時的飲食作息無規律而種下的惡果還債了...

    回覆刪除
  32. Raymond下午5:58

    小弟2005年底施大手術,在葛量洪醫院,早上八時進手術室,下午二時四十五分才推回病房。清醒了一分鐘,又再入睡,晚上十時,醒了,吃了一碗粥。那晚,傷口非常痛,無法入睡。那年新曆年大除夕,我在醫院度過!

    回覆刪除
  33. Raymond,
    我星期二中午回家後,也是渾身乏力,睡了一天加一晚,才覺得好一點。

    回覆刪除
  34. 碧潭兄住在中國南方大都市,真是天上飛的,地上走的都有得吃,誘惑很大啦。
    家父做前列腺手術,也是下身局部麻醉,還有電視屏幕讓他看著那迷你「挖掘機」在裡面動工,真是聽見都心寒。

    回覆刪除
  35. Raymond下午6:10

    最辛苦莫過於照胃鏡,慘過日本SM女優拍輕度SMAV。

    回覆刪除
  36. 總之不要貪有保險支付或政府免費醫療,照乜照物最好咪搞了!

    回覆刪除
  37. Horray 無事lu! 好野!

    回覆刪除
  38. Raymond下午6:43

    2006年初出院後,不足一星期,又因十二指腸潰瘍致嚴重內出血,又再住醫院,這回是QM。共輸了六包血,復照了兩次胃鏡尋病源再落藥治理。
    想到照胃鏡都小生怕怕。

    回覆刪除
  39. Raymond也要保重。
    建議你玩下太極拳或八卦掌,對增強內臟有效。

    回覆刪除
  40. Raymond下午7:01

    謝謝提點!

    回覆刪除
  41. Ghris 老師身體要緊,好好保重
    祝大家身體健康!

    回覆刪除
  42. Raymond要多吃點養腸胃的藥。我好幾年前有發過急性腸炎,喝稀飯都會肚子疼,真是生不如死~~

    回覆刪除
  43. 是啊,好人好姐時,以為無事係應份的,有事的時候才知道不是。

    回覆刪除
  44. 可以幫幫忙嗎? 回應我的答覆,,謝^V^

    http://chrisleung1954.blogspot.com/2008/08/christopher.html?showComment=1316693376443#c3061291643554804224

    回覆刪除
  45. 英雄美人公主娘,
    一定囉!

    回覆刪除
  46. 匿名君,
    已經回覆了。

    回覆刪除
  47. muzikland上午1:04

    這個斷片過程我也有經驗﹐是一次照胃鏡﹐剛打了麻醉針﹐還看著醫生拿這個拿那個甚麼﹐然後下一幕﹕就是你弄好了麼﹖卻原來已做完了久﹐家人在我自已睡醒而已。

    那幾時得到檢驗報告﹖希望一切都好~

    回覆刪除
  48. 看來受麻醉之後,記憶斷片是常態了。
    報告要一星期才有,專科醫生會通知的。

    回覆刪除
  49. 哇!原来肺都会有寄生虫,我以为只是消化道才会有。真是少见多怪了。Chris 多多保重,查清楚也安心些,辛苦也是值得的。

    冬云

    回覆刪除
  50. 醫生說生肉有蟲,入胃會死。但蟲卵頑強,能隨分解食物入肝,孵化為幼蟲,沿血管入肺,因為那裡有氧有血,好食好住!

    回覆刪除
  51. Raymond下午3:47

    極可能是做第一次手術前精神緊張及手術後吃的止痛藥所致。我帶止痛藥回醫院,醫生見到,立即取走。

    回覆刪除
  52. 我檢查完收到一張一兩日內不可吃的藥的名單,澳洲做事也算周到。

    回覆刪除
  53. 麻醉藥係咪會短暫性影響往後的記憶力? 如Chris所言, 這種情況, 都係信醫生做個檢查安心d! 唔知澳洲的醫生水準如何? 聽聞香港d超貴的私家醫生多主張做手術, 無他, 錢作怪嘛, 當然可能只係少數而矣。

    還是老一句: 祝身體健康!

    回覆刪除
  54. 都是那句,不能一概而論。
    澳洲有神醫,也有庸醫。

    回覆刪除
  55. 請梁大哥保重身體!

    回覆刪除
  56. 謝Elsa小妹關心。

    回覆刪除
  57. Chris兄,

    保重,保重!

    我都有照過胃鏡,只係喉頭噴麻醉藥,人清醒,不覺辛苦,又無其他副作用發生,醫生同護士都話好嘢,照完胃鏡係醫務所休息一段時間,跟同來朋友去行街,不過,我另一位同事做同樣檢查,事後就暈到七彩。

    曾有施手術經驗,重要係全身麻醉個隻,只有手術袍及薄氈入手術室,由心凍出蒞,不停打冷震,唯有叫姑娘整多張被來冚,重係凍,跟注麻醉師同我打針,點知針藥一到,即作嘔,嘔字未講完已大吐突吐,若姑娘遲千份一秒遞個盆埋蒞,弄污床舖,未知會否延遲手術以便清潔(諗落應不會,因針藥有時限),之後俾麻醉藥我吸,就咁好好瞓,醒番後手術做完,只覺喉頭乾渴,疲乏無力,但回想麻醉那段時間,無夢無想,都幾寧謐。

    回覆刪除
  58. 我出院回家之後,足足一天半,辛苦到想死呢。

    回覆刪除
  59. Dear Chris:

    你好!

    由於家中的電腦放假, 沒法子上網. 因此, 今天才讀到梁先生[斷片]一文甚是擔心. 祝願梁先生只是最輕微的微絲血管破裂出血.

    我的祖母是98歲. 她經歷了戰亂, 饑餓, 生離死別......都可以活到98歲. 由此, 我推想, 我們新一代沒有戰亂, 不用捱餓, 又可以讀書, 有養生的知識, 醫學又進步...... 只要身心健康, 應該可以活到120歲吧!

    還有, 梁先生還有34天,就是回香港家的日子了!
    此外, 你年近八十歲的父母還在.

    (當我讀到13歲的少年自行了斷的新聞時, 我會立即對兒子說, 當我六, 七十歲眼睛老化, 你就是我的眼睛. 當我八, 九十歲腦退化, 你就是我的腦袋...... 因此, 你無論失戀, 失業......, 怎樣困難, 你也不可以尋死. 你是我的希望, 你是我的所有. 我可以活到120歲, 靠你啦! 你是很重要的.)

    每天讀梁先生的文章, 獲益良多, 已成了生活的一部份. (在100篇文之中, 有99篇是讚好, 只有1篇是另有看法.)

    祝願梁先生可以天天寫文, 起碼寫到120歲. 我們就有福了!

    萬分之多謝!

    rose 敬上

    回覆刪除
  60. Dear Rose,
    謝謝你的美好祝願,120歲?變了老友和至愛的人皆死我獨生,不容易忍受呢。
    我的身體一向不錯,但自己知自己事,也許亦是人類的普遍情況:幼年開始成長,到二三十歲時到達高峰,高峰之後就是下坡路,有人快,有人慢,但都是向下走,沒有例外的。
    頭腦學識或會到六七十都有進步,但過了50之後,記憶力和精神是顯著地越來越差的。
    我的上一代長輩大多活到90以上,我今年57,不大擔心不夠機會發出「餘光餘熱」。
    再謝謝你。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