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日 星期三

義氣博兒嬉

「義氣博兒嬉」是廣東俗語,意思是你用與人為善的態度待人,豈料對方利用你的善心,到頭來令你吃大虧。

澳洲人以往有比較純樸老土,頭腦簡單的優點/缺點,很多制度很寬鬆,相信國民會自動自覺遵守潛在規則,用所謂「君子自重」的 Honour System,國民行事方便。

例如直至今日,本市的火車站,除了市中心和外圍的一兩個內城區的大站,不設出入關卡,也沒有人驗票。大多數車站只設售票機(現在則可用澳式的「八達通」儲值票),乘客買不買票或在感應機「嘟飛」與否,很少會有執勤職員監視,所以有為數不少搏一搏的人坐霸王車,使火車收入大受影響

我90年代來澳洲時,聽說不久之前才取消持外國車牌可以免試取得澳洲車牌的方便,更有拿著一張香港「學神牌」(學車階段用的臨時駕駛執照)的香港人,藉着英文名稱 Provisional Driving Licence和澳洲一些州份的真正考得車牌的首年牌照名稱相同,也順利換得澳洲的正式執照......


就算是現在,本州仍然是優待遊客,只要持有他們本國的車牌,連國際牌也不用,就可以在這裡開車。如果車牌不是英文的,找合格翻譯員出一個英文譯本一同戴在身上就可以了。假如來自造假成風的某國,其人的車牌是假的或賄款買來,就真是危險了。

我來洲後,馬上到處找屋租,有次房屋經紀說屋已經空置,自己唔得閒,就把鎖匙交給我叫我自己開車入屋參觀,也沒有查看我的身份,可見真的輕易信人。

前幾年有個印度裔醫生,從美國申請來澳洲做駐院外科醫生,其判斷低能、醫術差勁,幾年來令多人命喪黃泉,後來被人揭發,要入獄。這個被人稱為 Doctor Death的醫生,原來一早已經在國因醫療過失被當局吊銷執照,而聘請他的昆士蘭政府竟然不知道,也沒有在委任前審查過。查有關的資料,記者發覺容易到Google他的名字,一秒鐘就會彈出來,政府就是沒有做。


上個星期,當選才幾個月的昆士蘭新任州議員 Billy Gordon(圖),被他的前同居女友揭發,有家暴的刑事紀錄,他還欠付法庭頒令的子女贍養費。

他屬的政黨追查下去,發覺欲蓋彌彰,唯有交給警方處理,結果臭史越挖越多,原來他還有其他刑事紀錄,包括年輕時幾次入屋爆竊,擾亂公安,不足十年前的違反交通規例吊銷牌照之後仍然開車等等。再揭下去,有他媽媽申請人身保護令以免被他毆打,又有另一名女友出來指證,也是曾經被他暴力對待。

這樣的一個人,居然可以得到政黨賞識,提名他競選州議員?原因很簡單,當地政黨和黨魁「不知道」他的刑事紀錄,他自己又「沒有申報」。

嘩!咁都得?今回是義氣博兒嬉了。

.....................................................................

*倘有留言未能即時上板,是自動過濾去了spam之故,諸君稍安無躁,版主每日檢查幾次,一有發現便會救回*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

9 則留言:

  1. just fg could-care-less attitude, man...if everyone follows, "dont fg do what you dont fg want other to fg do to you", there will certainly be much lesser trouble and plenty will be fg out of jobs, man...

    回覆刪除
  2. 澳洲是溫室小花 , 沒有英美大佬照住 , 一早被其他強鄰食了 , 其他種族 , 其他宗教 , 人多地小 , 垂涎澳洲大蘋果好耐了 , 雖然英美大佬都成日搵笨柒 , 但始終是同文同種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一向是英國,然後是美國的跟班。
      看澳洲人英語發音和詞彙的改變便一清二楚。

      刪除
  3. 25年前剛到美國,用香港車牌國際牌可以開車,唔可以自動𨍭當地牌,必須要考筆試及路試,筆試有一份中文卷,當時已經用了十多年,好多曾經考過試都有副本,好多華人去考,咪記住AABBCC DDABCDA,就搞掂,聴說十年前取消中文,只有墨文及英文,這份卷應該用了成三十年,考路試就在運輸處側邊考向前走五咪,倒后走兩咪,就搞掂。
    那個年代的朋友孩子及我的侄女來讀中學,正式攞薟證來的,去學校報到,手續辦好,我哋要交學費,學校就不知所措,因為佢哋都無學費收據,點樣收?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以前澳洲真的要考牌時都很鬆,出事的人太多,現在越來越緊,肥佬多次的略有所聞。

      刪除
    2. 美國佬最差係轉綫唔打燈,小路出大路唔理三七二十一就擦身而過,經常出事為因控制失誤而致,行人過馬又大晒,從不理會紅燈照過。

      刪除
  4. 香港都曾經有議員無牌律師. 有d人當人家俾嘅方便既得利益, 破壞Honour system. 有店舖雨天借雨傘俾客人, 結果有”” 冇還, 店方最後梗唔敢再借啦!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戴展華。
      新界鄉紳之子,英國留學畢唔到業,回港後瞞著家人,仲夠膽開律師行,做了議員。幾年後東窗事發,被判入獄。

      刪除
  5. Chris! One more very good example of the abuse of honour system is this person
    THIS FILTHY CORRUPT SCUMBAG EDDIE OBEID!!

    http://en.wikipedia.org/wiki/Eddie_Obeid

    http://www.dailymail.co.uk/video/news/video-1137533/Eddie-Obied-not-concerned-ICAC-charges.html

    This SCUMBAG who rise from a small migrant newspaper worker to a infleuntial person in labor party was the fact the Australia gave everything to him and a very sucessful migrant role model, but he abused it and became one of the most corrupt politician/ migrant in Australia /NSW history!
    And he is not shameful about it at all!! scumbag!!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