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2日 星期一

司馬長風談北角

司馬長風(1920-1980)原本姓胡,有好幾個名字和筆名,但以「司馬長風」最廣為人知。他是來自大陸東北的作家,1950年逃避共黨統治來香港,人生的上一半的三十年在大陸,後一半的三十年,大多在香港度過。

東北作家自成一個體系,大家熟悉的,當然是蕭紅、蕭軍、端木蕻良、駱賓基那一批,他們的閱歷很豐富,在中國的土地上,卻因著歷史和政治的原因,受到俄羅斯和日本深切影響。

對他的介紹,「香港文化資料庫」許定銘寫的「懷念司馬長風先生──一位聞名中外的政論家、歷史家、散文家」很詳細,還有「百度」的條目,可以參考,省了我很多氣力。

司馬長風這個名字,現在比較少人提及了,但是在60-70年代,他的名字響噹噹,作品很受文藝青年歡迎。他有份創辦的「友聯出版社」以及其附屬刊物「中國學生周報」影響力極大,培育了很多香港新作家,包括亦舒、吳昊、陸離、綠騎士、西西、劉天賜、金炳興、羅卡等等。

他在1970年代受聘於浸會書院,講授中國文學,平日除了散文創作,也寫政論和歷史,出版過「中國新文學史」、「毛澤東評傳」、「中國近代史輯要」,網友Raymond兄是他的學生,或者會有更獨到的記述......

他這一輩的南來文人,還有很典型的「旅居香港的中國作家」心態,筆下常有遊子望鄉歸不得的慨嘆。

他的文筆很好,涉獵面廣闊,抒發個人感情之外,也談世界文學。那一代的作家熟悉的,不光是英美文學,常一開口就是甚麼莫泊桑、福樓拜、巴爾扎克、雨果、塞萬提斯、屠格涅夫、托爾斯泰等等。司馬長風還懂日語,在日本住過幾年,所以也常常寫日本文化和日本文學,我們一般愛好文學的讀者,感到莫大的興趣。

有別於共產黨的唯物論,他自稱「唯情論者」,文字很通順茂美;可是講話就有點結結巴巴,在香港幾十年,還是堅持講國語,有時接受電視訪問,評論中國時局,我只聽到一大堆的「這個」、「那麼」,不容易聽得明白。

生活上,他是能融入和欣賞香港的,也用文字描寫香港的的風物。以下是收在他的「長歌集」(天聲出版社 ,1976)的一篇「繼園的哀愁」。現在我們去到北角,只知道有個「繼園台」,讀這篇文章,就知道有這一段歷史了:



司馬長風有一本長篇小說「驪歌」,是我最早看的小說之一,是當時很流行用抗戰時期為背景的愛情故事,足以和當時最受歡迎,王藍的「藍與黑」、徐速的「星星月亮太陽」和「櫻子姑娘」媲美。「驪歌」這本書,現在已經絕版,比較少人提及,將來我會再為一文介紹。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

9 則留言:

  1. Raymond上午7:31

    司馬長風在浸會任教時,很受學生歡迎。不會有人走堂,霸位霸前面。講書用國語,但很易聽。他倘留意到學生有聽不明的地方,會將字或詞寫在黑板上。板書很有行氣,字體美觀。記得有一次有篇講述的文章,提到北平的叫賣聲,老師立即憑記憶叫了出來!
    老師到浸會教中國新文學史,是代課性質,因徐訏要到北歐開會!
    上學期考試,取了一個A。徐訏回來看,聽聞怨老師派了太多A。
    其後,老師好像到史地系教近代史!因小弟副修中史選章群的秦漢史和隋唐史,沒有再上老師的堂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那時讀的港大中文系,也有「唔肥人」的美譽。

      刪除
  2. 我有一本
    唯情論者的獨語
    也是很多描繪昔日北角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借圖書館的來看,沒買。

      刪除
  3. another 匿名下午11:57

    澳洲圖書館都有 司馬長風 的書 勁勁!

    回覆刪除
  4. 不是啦,N年前在香港看的。

    回覆刪除
  5. Raymond上午9:27

    到了今天,司馬長風的書,絕不易在書店找到了。舊書店或許會有!
    他的中國新文學史三大冊,因為有不少錯漏,分期亦大錯,沒有再版!

    回覆刪除
    回覆
    1. another 匿名下午10:55

      多倫多的三聯見過一本書名忘記了甩皮甩骨的掂都唔敢掂有冇缺頁唔知遑論買嚕!

      刪除
  6. focking ripped of focking chinese history from high school as a major subject shows they focking want the focking party history to become focking chinese history, man...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