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7日 星期五

高行健抄錯對聯

「靈山」1990台灣聯經版,22頁
高行健抄錯對聯

手上有本2000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的小說「靈山」(網上閱讀),講到主角遊山時到了一的兩條個涼亭,正門柱子上有一副對聯,後面的兩條柱子上有另一副對聯。

中國式涼亭,那方是正面,通常很容易分辨,會有三兩石級引進,左右兩條柱可以有一副對聯,你抬頭一看,常常有一塊橫匾,註明涼亭的名稱,或有一句四字的主題描述,無可能搞錯。


文中說前面一副對聯,後面的一對柱子有另一副對聯,這比較少見,但並非不可能。

但是最大的問題,在於高行健兩幅對聯的四句搗亂了。

1. 
歇坐須知勿論他人短處
起步登程盡賞龍溪秀水
  
2.
別行莫忘耳聞萍水良言
回眸遠矚勝覽鳳裏靈山


對聯講對偶,上下聯互相呼應;最後一個字又有講究,通常是上聯用仄聲收,下聯用平聲收,讀起來有餘音裊裊,意味深長之感,這是中文的奧妙。

就算在大眾文化的粵曲,口白也有上下句之分,例如大家都熟悉的「鳳閣恩仇未了情」主題曲,麥炳榮念的一句「異國情鴛驚夢,一點情淚濕青」聽來就是通順,但是如果是寫成一點情淚濕青異國情鴛驚夢」,就算不懂音韻的人,都會覺得有點拗口刺耳。


高行健的兩副對聯,從文意和音韻的對偶,都應該是:

1. 
歇坐須知勿論他人短處
別行莫忘耳聞萍水良言

2.
起步登程盡賞龍溪秀水
回眸遠矚勝覽鳳裏靈山


。。。。。。。。。。。。。。。。。。。。。。。。

*倘有留言未能即時上板,是自動過濾去了spam之故,諸君稍安無躁,版主每日檢查幾次,一有發現便會救回*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18 則留言:

  1. raymond上午7:36

    心水清!

    回覆刪除
  2. 共黨統治中國後的新中國人,對本國漢語音韻學的不多。據說那裡的大學沒設音韻學科。

    回覆刪除
  3. 高行健1940年出生。
    他讀法文出身。

    回覆刪除
  4. 多年前讀《靈山》,也在這頁眉註了這個「特點」。但想:《靈山》畢竟是小說,是真有此聯,而高行健抄錯嗎?或真有此聯,高行健只是如實照抄,而是寫/掛聯人之錯呢?抑或是純是「高」手故弄玄虛,讓自己被老者譏為無知,鄙夷一番呢?相信只有作者自己,纔知真相。

    回覆刪除
    回覆
    1. 疑中留情,老兄君子也。

      刪除
  5. 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https://books.google.com.hk/books?id=be2qAAAAQBAJ&pg=PA29&lpg=PA29&dq=%E6%AD%87%E5%9D%90%E9%A0%88%E7%9F%A5%E5%8B%BF%E8%AB%96%E4%BB%96%E4%BA%BA%E7%9F%AD%E8%99%

    http://bbs.tianya.cn/post-books-32922-1.shtml

    回覆刪除
    回覆
    1. 抄錯對聯,是十幾年前陳耀南教授向我提及過的。
      書是2000年朋友送我的,沒興趣讀完,昨日閒來寫寫吧了。

      刪除
  6. 就算不論平仄,這兩副對聯亦甚可疑:(一)不合時序。若一行人於該亭送別,時序應為歇坐、別行、起步、回眸,沒理由起步後才別行。(二)不符時代。此兩聯用字太過現代,不似是故事中所說的宋代對聯。古時一般十一言對聯,每句亦多是分斷成兩部份,例如七言加四言(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高行健書中對聯,整句十一言不分斷。我並非對聯專家,不敢妄言,書中說它是宋代大學士所寫,我只能說,很可疑。

    回覆刪除
  7. 好像是法文的獲獎不是中文的獲獎!!!

    是翻譯得好因該與翻譯一起攞獎。

    回覆刪除
    回覆
    1. 諾貝爾文學獎評審諸公,是看西文譯本的。
      其中大力保薦高行健者,是評委會內有地位,又個人很喜歡高行健作品,並親自譯為瑞典文的馬悅然教授。
      ""for an æuvre of universal validity, bitter insights and linguistic ingenuity, which has opened new paths for the Chinese novel and drama"."

      刪除
  8. 冇興趣和沒有看過高先生的大作,「找服務員登了個記」,這是甚麼中文呀,大佬。

    我讀得書少,唔識欣賞,咁有特色的中文,可能就是高先生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原因。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都唔識。

      刪除
    2. 有機會看過大陸中小學中文教科書的話,其實不難發覺這是新中國的中文教育問題。這些教科書的選文除一部份傳統中文和少量民國時期的文人文章外,更有一大堆翻譯文章。對他們來說,中文教育教的不是傳統中國語言文化,而是單單的一套語言。語言只是一套工具,內中所載是不同的思想...... 這完全是英文的邏輯.......

      現在大陸中文系所提倡的文學創作是倡導世界文學的概念的,他們常說要注入新思維,把中國文學和世界文學接軌。世界文學又是一個借來的概念......

      其實西方人對中國的認識直到今時今日都是很片面的,他們所能接觸的文學作品往往都是新中國成立後或那些台灣海外留學的人所寫的故事。這些作家不是心理負擔太重,寫出來的東西傷痕累累,就是完完全全的黃皮白心,寫表面上是中國人的故事,實則是西方人的觀感。

      現在復旦都中文系都話要搞中文創意寫作的碩士課程,傳統正規中文真是前景堪輿.......
      http://www.fairobserver.com/culture/chinese-creative-writing-degree/

      刪除
    3. 要了解一個國家或民族,最好還是要懂得人家的語言,能夠直接讀他們的書。
      如今西方英語是強勢主流,不懂中文靠讀翻譯的人,也可以成為中國通、漢學專家。
      要是有個不懂英文的華人,靠翻譯的二三手資料,自稱是英國通/美國通、莎士比亞專家的話,有人理會他才怪。

      刪除
  9. “靈山”,應該是以中文寫的,其他語言版本是譯文吧。
    我是看法文的,覺得很平常。一個母語是法語又酷愛閱讀小說的朋友說也沒有什麼很特別!

    回覆刪除
  10. 呢本書上唔到大陸,係屬禁書之列

    回覆刪除
  11. 條友办哂野,寫啲上山下鄉學嘅土話,證明佢上過下過鄉,班落貝爾佬有時黑有時蜜,唔知搞邊科,開邊瓣,奧巴馬上任不久白宮個儲密室係邊都未摸到就彈個和平獎佢,等鬆毛鬆翼,一話打就縮。
    高五六十年代讀外文,那時讀外文就要睇院挍及教授,學生就真係睇人,你睇老毛身邊嘅老翻(翻譯)同志就知,老毛同作家斯諾講和尚打傘,條老翻居然譯出毛澤東就像一位"孤獨僧人在雨中打傘",寫作,翻譯必須有一定嘅社會經驗。

    回覆刪除